正文 44 被求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44 被求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风苏苏,吹动窗影,她翻来覆去,睡意朦胧。

    突然一双大手抚上她的腰身,她吓得欲嚷。

    炙热的吻便马上贴了过来。

    “是我——”

    登徒浪子,居然胆大妄为到擅闯香闺!

    她在他辗转的吻下迷醉,心理是抗拒的,身体却诚实的向他靠近。

    不知这几她有没有想他,他想她却想得要命,身体的每一寸都痛了起来。

    想起他们曾经在越郡的时候,每一个日日夜夜,莫不都是纠缠在一起。

    她那时多热情,像沙漠中的绿洲滋润他的心。

    “陆西法——”

    他熟练地解开她的睡衣,手掌在她的丰盈上捏揉着。

    她喘得不行,不是因为厌恶,而是兴奋。

    “你别话。”他堵住她的嘴,知道她一话,准就是惹他生气。

    如果现在,她出莫缙云是她男朋友的话来,他会要掐死她。

    想起以前,他和微尘之间何曾插得入针,那个莫缙云是个什么狗屁东西。

    他缠着她的身体,慢慢磨了进去。上一次的急风骤雨比起来,这次他的动作要缓慢得多。

    缠人的水磨功夫,磨得她眼泪都迸发出来。双脚、双手在洁白的床单上蜷缩着,美得如图如画。

    刚才的春思已经让微尘的身体热软一片,在他怀里任由他颠来荡去的戏弄。

    此时,她哪里还想得起莫缙云这个人,虚虚浮浮像飘在温暖的海面上,从心到身都感到舒服极了。

    待她在怀里睡熟了,他细心地为她掖紧被子。穿好衣服重新走窗户跳了出去。

    清早醒来,季微尘觉得通体舒泰。若不是双腿间滑溜溜的倒流出来的东西,她真要以为昨晚的事情是一场梦。

    可哪能是梦?

    看镜子中的自己,肌肤柔光,满脸润泽,眼角的笑和满足动荡着一股成熟的风情。连她自己都要被现在的自己迷住。

    她从衣橱中挑了一件白的修身女士西装,再配上同款的白喇叭裤,显得一双长腿又美又直。走动之间不经意拂一拂耳后的长发,真是风情万种。

    季微澜看见她的装扮,点头,道:“呦,不错喔!审美水平有提高。”

    季微雨则投过来赞赏的一目。

    季微尘落座在微雨身旁,发现她面憔悴,一大早就在喝咖啡。

    “怎么呢?微雨,昨晚没睡好吗?”

    微雨不响,微澜这个多事精凑到她耳边道:“二姐,昨晚性、生活不和谐。玄墨走了——”

    微雨竖起两只眼睛,作势要把手里的咖啡泼到妹身上。

    “季微澜,你再胡言乱语,看我不——”

    “我有错吗?”微澜跳起来,躲到微尘身后,嚷嚷道:“书上都,爱情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如果你昨晚和玄墨哥哥——今早还不鸟依人,百灵鸟似的开心啊!一看这满腔的怨妇脸,就知道一定是没吃饱!”

    “季微澜!”

    季微雨手里的咖啡毫不犹豫地朝她泼了出去,微澜笑笑着往门口一躲。

    要淋的人没淋到,正好全部泼到刚刚从温室进来的季老爷子身上。

    “这是什么啊?”老爷子一摸脸,莫名其妙被溅了一身褐的咖啡汁。

    “爷爷!是咖啡——”微尘忙拿餐巾纸去擦。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多大的人了!”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骂骂咧咧往洗手间去。

    留下三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爆笑出来。

    ————————

    夏来了,气一比一明朗。季微尘和莫缙云又开始恢复星期六的晚餐约会。

    季微尘也怀疑,她和缙云这样算什么、她算什么?

    脚踏两条船的坏女人吗?

    白享受莫缙云的关爱,晚上享受陆西法的身体。

    明明知道这样不好也不对,但就是戒不掉。

    她不仅拒绝不了陆西法的身体,而且还越来越依恋。每晚都想要他来。

    他的身体成了她的毒药,饮鸩止渴,越渴越要。

    什么话都不消,黑暗中靠着他、依偎着他就感到自己还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有**,也能满足他人的**。

    太阳升起,她又陷入自责之中,觉得自己淫荡、下贱、不知廉耻。

    在这恶性的循环里周而复始,不得解脱。

    面对莫缙云,她又不出分手的话。她不忍他伤心、不忍伤害他。更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变得不像自己。无法出一个“不”字。他就像掌控了她的大脑成了她的主人。

    星期六的晚上,莫缙云一反常态,没有带微尘去餐厅吃饭。他把车直接开上江城的望鹿山上。

    “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莫缙云笑笑地打开车门,道:“这里适合看烟花啊。”

    微尘恍然,时间好快,又到烟花季。

    江城每年的五月到十月的每个周六都会在江心岛上燃放烟火。

    正对江心岛的望鹿山是最佳观景位置之一。

    他从车里取出野餐垫和野餐盒,不一会儿摆开架势。墨绿的垫子上准备了三明治、洋果子、水果和咖啡饮料。

    “缙云,你真是细心。”微尘笑着道,心里歉歉然。和缙云的每一次出行,都是他在张罗安排,她永远都是那个被照顾的公主。

    “坐啊!”缙云拍了拍身边的垫子。“微尘,我们很久都没有这样一起在野餐过了。”

    微尘点头。

    “还记得我们认识的第一,大家都一起蹲在野地里吃泡面。”

    微尘笑了,优雅地拿起一块三明治。她微垂着头,始终没有抬头正视他的眼睛。

    “虽然是吃的泡面,不过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泡面。”

    微尘仍是淡淡的笑,没有回应。

    “微尘!”

    莫缙云的步步紧逼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

    她不想面对,更不知如何面对。此时此刻,她只想逃避。

    “呼!嘭!”

    “嘭!”

    人群发出惊呼,焰火表演开始了。

    季微尘像得到救赎,跳起来眼眺远处的空,嚷道:“缙云,快看!烟火燃起来了。”

    从他们的位置看过去,江心岛屿上的焰火像雏菊一样可爱、明亮。一排排的明亮的白火焰,然后是巨大的五颜六礼花,朵朵盛。开,照亮整个空。

    “微尘——”

    莫缙云走到她身边,拿出戒指,单膝跪地,“嫁给我!”

    现场求婚自然比烟花更加好看,观景的人们也不看烟花表演了,大声起哄道:

    “嫁给他、嫁给他——”

    众目睽睽之下,季微尘整个人都蒙圈了。

    “缙云,快起来。”她有些尴尬地拉着莫缙云的手,“快起来。”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这句话简直就是耍流氓。

    起哄的人群越来越兴奋,甚至变成了“接吻、接吻。”

    微尘无奈地低声哀求,“缙云,起来。”

    “那你是答应我了!”

    完,他兴奋地一跃而起,飞速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微尘躲闪不及,被他吻过的地方一阵刺痛,心情也无理由地难过起来。

    他低头把戒指套到她的指上,微尘拒绝不得。

    “缙云,我们是不是还再考虑、考虑——”他们之间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就这样跨入婚姻的殿堂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

    “微尘,我爱你。”莫缙云开心地吻着她手上的戒指,内心的雀跃无法用言语形容。他感觉自己正一步一步坚定地迈向成功的顶峰。

    远处的焰火在闪烁,手指上的钻戒在晶莹,季微尘却感觉到心中的光在一点一点熄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