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 遗失的欢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43 遗失的欢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老爷子当然自己也有话,他,这是因为,季微尘因为车祸受过伤。他心痛孙女,不忍她再为季家付出,就让她自己去选择自己的婚姻。

    不过话当如是讲,可季微尘真把莫缙云带回家,介绍给爷爷时。老爷子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没少让人难堪。

    他一会嫌莫缙云家庭背景不够,一会嫌他学医赚不到大钱,一会嫌他买的房子太……硬生生把个大家眼中的金龟婿挑得一无是处。

    弄得微尘后来是轻易不敢再邀请莫缙云来家里做客,生怕爷爷咕噜咕噜又出一大堆让人难堪的话。

    陆西法识情懂趣,上季家来从不空手。今朝又给老爷子带了一把清朝陈鸣远制的紫砂东陵瓜壶。此壶模仿自然,以南瓜为壶形,以瓜蒂为盖,以瓜蔓为壶柄,以卷叶为壶流。南瓜、瓜叶、瓜蔓和瓜蒂的形态和肌理十分逼真,再配合砂质温润,近橘红。让爱茶之人的老爷子爱不释手。

    老爷子捧着紫砂壶,笑得合不拢嘴,厚实的大手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嘱咐他一定要留下来两杯好茶。现在,他对陆西法的喜爱远远超过了对玄墨的喜欢。

    鬼头源源看见陆西法来了,也像扭骨糖一样抱着他的腿道:“法叔叔,你给我带的家具呢?快拿给我看看!”

    “带来了哩!鬼!”陆西法笑着把源源抱起来挠他痒痒,“待会就给你看!”

    “好啊!哈哈哈哈哈——”源源被他挠得哈哈大笑,腻在他的怀里,两人亲得不得了。

    玄墨走过来把源源从陆西法的怀里拽出来,严肃地:“源源,陆叔叔是客人!”

    哪知源源坚决地抱紧陆西法的脖子就是不撒手,“不嘛,不嘛。爸爸,我就要和法叔叔玩。法可厉害了!”

    玄墨脸一变,似要发火,微雨忙走过去把玄墨推开。两夫妻在角落嘟囔有好一阵。

    这对夫妻最近的关系好像日趋和缓,能一起出席家庭聚会,是件好事。

    陆西法带来的家具精美玲珑,样样可放手上,均是紫檀做成。

    他一件一件指给源源道:“源源,你看。我做的这几件家具都是中式家具,这个叫灯挂椅、这个叫玫瑰椅、这个叫官帽椅、这个叫六方椅,都是我国明朝家具。这些家具都未用一钉,都是采用的卯榫结构。你知道什么是卯榫结构吗……”

    微尘躲在暗处偷听他和源源的话,心里不禁疑惑,他这样一个对孩温柔可亲、学识渊博的人,怎么看都不像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即便陈泽阳在世也永远变不得这样温润如玉。

    他的目光淡淡扫视过来,两人眼神交汇,微尘忙把视线转开。走到僻静处,手指还在微微发抖。

    微尘站在院中的水杉木树影下寻思一会,推头疼,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拿出电脑手机翻遍了所有的搜索器都找不到关于陆西法以前身世的任何讯息。可见陆家的公关部能力强大,把他过去所有的痕迹全都删除得一干二净。

    季微尘不禁有些泄气,这感觉很不好受。像走到路的尽头,你以为会出现一片海,结果出现一面高墙,阻隔所有的去路。

    她越想越沮丧,她走到露台。花园里的男男女女正在烧烤架前欢乐地barbecue,他们话大声,笑得大声。

    季老爷子忙着欣赏新得的紫砂壶,微澜和陆西法在烧烤架前忙忙碌碌。微雨、玄墨带着源源在摆弄他带来的家具。

    微尘看着人群突然很悲伤,不管多欢乐的场景,她总不能投入的融进去欢笑。她像一个冷清的旁观者,遗失了自己,也遗失了一种叫做欢乐的东西。

    ——————————

    “大姐!”

    “进……进来。”

    季微尘手里的香烟来不及掐灭,微澜就蹦蹦跳跳端着一大堆的烧烤食物走了进来。她朝簇着可爱的琼鼻,大嚷道:“大姐,你又抽烟了!我要告诉——”

    季微尘跳起来捂住她的嘴,叹道:“真是狗鼻子,我才抽一根。”

    “不可能!”微澜扒拉下她的手,指着她笑道:“待会让我找出罪证来,你可就百口莫辩。”

    微尘笑着,拉着她的手可不许她去找什么罪证,两姐妹嘻嘻哈哈笑了一阵。

    微澜笑得没力地坐在露台上的沙发躺椅上,微尘拢了拢如云的秀发问道:“微雨呢?”

    “玄墨哥哥来了,二姐眼里还有谁啊?我就没见过像她嘴硬的女人。自己好歹也是个电视台混脸熟的明星。嘴上左一个我要离婚,右一个我要离婚,女人当自强。丈夫来了,立马挪不开腿了。我猜,一定是玄墨哥哥床上活儿够好,二姐才离不开他。哈哈,哈哈哈。”

    微澜挤眉弄眼,话得刁钻刻薄。

    “你啊,有胆子把这些话在微雨面前再一次,我就服你。”

    微澜忙吐舌头,一副“死都不要”的表情。她放下托盘,讨好地向微尘撒娇,“大姐,千万不能让二姐知道啊。她会宰了我的。”

    微尘笑着在妹妹的额头上点了几下,叹道:“你别笑微雨,我看你比她也差不多,一样都是谷自新的跟屁虫。别看你现在得意,将来有得你哭的。”

    “我才不哭,要哭也是他谷自新哭!”

    微尘摇头。

    “我们都是女人,看来看去,世界上真正洒脱的女人又有几个?生了孩子就越发割舍不下,许多时候宁可自己受些委屈。”

    “那可不一定。”微澜大大咧咧,口没遮拦地道:“大姐,我就最佩服你的洒脱。放下就放下了!连孩子,也——”

    “我?”微尘不解地看着妹妹。“你想我什么?”

    微澜突然住了嘴,眼珠咕溜溜乱转。

    微尘压着心里的惊讶,笑着问道:“微澜,我到底怎么呢?你倒接着啊。”

    “嘻嘻,嘻嘻嘻。”微澜转身把怀里的抱枕放到椅子上搁好,飞快地往门口跑去,边跑边叫:“大姐,你还是先吃烤串,我先下去了!”

    “微澜,微澜——”

    ——————————————————————

    吵乱的欢乐夜,大家尽兴而返。离去前陆西法置身在杯盏狼藉之中,回身望了望站在二楼露台的季微尘一眼。他的目光可能只是无意识的扫视过来,可能只是出于礼貌的招呼。四目交汇之际电光火石,吓得微尘赶紧躲到暗处。

    夜阑人静,微尘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住叹息。

    她的身体在叫嚣,心里的野兽它不满足。

    微尘翻过身躯,眼前不禁出现陆西法离去前的那回眸的一顾盼。爱抚的目光像把她全身都看遍了。

    唉,如果目光能变成手和他的唇——

    唉唉唉,她怎么能如此恬不知耻?

    微风苏苏,吹动窗影,她翻来覆去,睡意朦胧。

    突然一双大手抚上她的腰身,她吓得欲嚷。...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