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 你和以前不一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42 你和以前不一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微澜惊讶地发现,走着出去的微尘居然被莫缙云横抱着回来。

    “我姐姐怎么呢?”她冲动地跑过去,不得不想最坏的事情,“莫缙云,你是不是怎么我姐姐了?”

    “微澜,你胡什么?”

    莫缙云怀里的微尘揉着太阳穴,抱歉地道:“缙云,对不起。微澜有口无心,你别生气。”

    她的表现让微澜更是大惊失,“姐,你——”

    出门之前态度明明是有松动,为何一回来又坚决地站到莫缙云那边。

    莫缙云是给她灌了**汤了吗?

    “微澜,你快和缙云道歉!”微尘气恼地道:“我在山上走得有些头晕了,多亏缙云把我抱回来,你倒好——居然冤枉他——”

    “姐——”微澜急得跳脚。

    “没事、没事。”莫缙云在一旁打圆场,道:“微尘,我抱你回房间。”

    “好。”

    傍晚时分,季微雨收工回家。看见微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生闷气。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呢?”

    “不是我怎么呢?”微澜指了指二楼微尘的房间,“二姐,是大姐怎么呢,才对!昨才出了那样的事,今她就像全忘了。现在又和莫缙云腻在一起。”

    季微雨心里咯噔一下,“莫缙云还没走?”

    “没有。”微澜叹气道:“两人在房间里看书、聊、看电影呆了一整。我真是服了他们!二姐,你,莫缙云究竟有什么魅力?”

    “你别看了莫缙云,他向来有这样的魅力。”

    “二姐,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季微雨耸了耸肩,“今的事,你这个耳报神没有告诉你的雇主去?”

    “我哪敢告诉法哥哥啊!”微澜尖叫,“不怕他来闹场子啊!”

    “他来闹不更好吗?”完,面无表情地往楼上走去。

    好巧,季微雨走上楼梯时,莫缙云正好下来。

    两人相顾一眼,擦身而过,彼此均未一句话。

    经过微尘房间门口时,微雨思忖良久,还是敲了敲房门。

    “姐。”

    微尘半躺在床上,眼睛有些暗淡,亦有些无光。

    “你在床上躺了一了,还要躺着吗?”

    季微尘点点头,她虽休息了一整。但现在还是感觉到很累。累得不想动、不愿想、不想话。

    “你原谅莫缙云了?”微雨没有进来,站在门口问她。

    是原谅?

    微尘心里也不清楚,她的心真的好像滑到了另一边。

    像被什么蛊惑住了一样,无法向莫缙云出再见和别离。

    这也许就是爱。

    微雨的手捏紧了冰冷的门把,鄙夷地道:“姐,你越来越不像你。”

    “微雨,以前我是什么样的?”

    “勇敢热情,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是吗?爱情也许就是让人变得卑微——”

    “季微尘,你是被莫缙云洗脑了?”

    微尘把身体缩了缩,深深把头埋住。

    “微雨,你不要对缙云有偏见,她对我很好的。”

    “他对你好,会出去偷吃?你醒醒!”

    “是我不好。是我不能——”

    “季微尘!”

    “好了。你出去,我想休息了。”她闭上眼睛,也关闭心扉。

    微雨走了。

    微尘像鸵鸟一样把头藏起来,如果可以,她想躲到地心。

    就可以不用理会这周遭纷纷的一切。

    ——————————————

    市公立医院楼下的“享·念”果子坊中,莫缙云头发凌乱地跑进来。

    他瞥了一眼落地窗前堂食的顾客,然后直接点了一杯咖啡带走。

    莫缙云拿着咖啡一出门,程露露便离开落地窗前的座位,悄无声息地跟在他的后面。

    他七拐八绕两人很快没入医院后面的老院区密林中。

    每一个有年头的老医院,大概都有这么一个地方。幽谧安静,甚至是阴森恐怖的地方。不仅病人不去,就是本院职工也不怎么去的地方。

    空飘着细雨,莫缙云靠在灰黑的墙壁上。他看着淡的空,目光烦躁。

    “云,你好久没来找我了。”程露露把身体靠在他的胸膛上,女性的柔软正抵着男性的坚硬。她的手悄悄往下,调皮地伸到他的皮带里,咯咯笑着,“你难道就不想我吗?这样常忍着可对身体不好。”

    他的火热在她的抚摸下翘了起来,她踮起脚尖吻他的颈。

    莫缙云一阵战栗,手里的咖啡掉到地上。

    他猛地把她推开,恼羞成怒地道:“该死的!我早了,不要在我身上留下痕迹!”

    程露露微愣一下,会意到什么事后,心里暗暗有些得意。脸上无比委屈地道:“人家是——情难自已。那个时候谁能忍得住吗?”

    莫缙云薄唇抿得死紧,他气程露露的故意,更气自己。在这个妖精身上,他总是把持不住。

    “下次不要来找我了。”

    他撩下这句话,甩手往前走去。

    “缙云、缙云!你别走嘛。我下次再也不了,还不成吗?”

    程露露在他身外跺脚大喊,怎么也挽留不住他,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莫缙云,你这个坏蛋!”

    程露露的眼眶浮上一层水雾,她踢了一脚身边的咖啡,没骨气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正哭得伤心,没想到莫缙云去了又回。直接把哭泣地她从地上提溜起来,狠狠摁在墙上一顿乱吻。

    她又惊又喜,接着他的吻,双腿自觉地环上他的腰肢。

    “缙云,要我,要我!”

    他的手伸到她的裙下,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你这个妖精!”

    “快来嘛!”她不知廉耻地高高把腿翘起,勾着他的脖子。

    莫缙云疯狂地把自己的**推入她的身体,马上就享受到了极致的欢愉和快乐。

    点点细雨变成蒙蒙飞雾,遮住人间这一对痴男怨女。

    ——————————

    春末夏初的夜空繁星点点,季家的后园里大家正在举行周末烧烤大会。

    熙熙攘攘的一大家子人全聚在一起,季家三姐妹,季老爷子,季源源,姜玄墨,谷自新,老爷子还把陆西法也请了过来。

    季微尘无语,老爷子要请的客人,她总不好不许他来。自从上次的事后,没一点尴尬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是同滚床单的人,赤膊相对过的特别朋友。

    一看到他的脸,季微尘便有难掩的羞愧,感到自己对莫缙云的背叛。一方面在羞愧之下,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和陆西法在一起的缠绵。那样的心潮澎湃,身体像在火里烤又像在冰里滚一样。

    陆西法无疑是比莫缙云更会讨季老爷子欢心的人,背后原因,十分单纯,因为陆家富可敌国。

    季微雨对季老爷子来一句非常中肯的评价,她的爷爷这一辈子除了爱奶奶外,然后贯彻终身的就是坚定不移地嫌贫爱富。嫌弃是赤·裸裸写在脸上的,热爱也是赤·裸裸的写上。

    季老爷子对孙女们的唯一要求和指望就是将来她们找的女婿能为季家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长孙女季微尘最被给予厚望,曾经的陆家那位名义上的未婚夫英年早逝后,老爷子不晓得多扼腕痛息。人死不能复生,再心痛也只能了了。来也是奇怪,陆泽阳去世之后,老爷子就像高抬贵手,轻轻把微尘从手心中漏了出去。放她自由去选择自己的夫婿,而不是像对底下的两个妹妹的婚姻横加干涉。

    老爷子当然自己也有话,他,这是因为,季微尘因为车祸受过伤。他心痛孙女,不忍她再为季家付出,就让她自己去选择自己的婚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