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 我很可耻,你也肮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40 我很可耻,你也肮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有权利生他的气吗?

    一个正常的女朋友面对偷吃的男朋友当然能理直气壮的生气。

    季微尘不行。

    她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不能提供给莫缙云正常的需要。

    她喂不饱他,怎么能怨怪他偷吃?

    “法哥哥,你快来!”季微澜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对着手机嘶吼,“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和姐姐在化龙池的dd酒。她喝醉了——怎么回事?哎呀,就是我姐本来想向莫缙云献身的,结果,发现他偷吃!你反正快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陆西法接到季三姐的线报,风驰电掣地赶到酒。

    夜晚的化龙池热闹非凡,豪车云集,霓虹闪烁。数十家的酒,家家爆满,里面挤满了衣不蔽体的红男绿女。

    陆西法拨开人群好不容易挤到里面,找到正在和人玩骰子

    喝酒的微澜。

    “你姐呢?”

    微澜叼着香烟,往舞池中一指,“跳脱衣舞呢!谁都拉不住!”

    陆西法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迷离灯光之下,喧腾的舞池中间,扭身摆臀、风情万种的女人不是微尘是谁?

    裙子短得不能再短,紧紧包着浑圆的屁股,搔首弄姿间几乎要飞起。吊款的上衣,露出一截白的肚皮,若隐若现的胸部波涛荡漾。

    她在舞台中间旋转着,无数的男人在她身边围拱着,大喊着:“脱、脱、脱——“有好几个都在跃跃欲试地想在她身上揩油。

    微尘醉得站都站不稳,扶着钢管,笑着从上衣中抽出隐形bra向那些叫嚣的男人扔了出去。

    人群中爆发一阵骚动。

    陆西法骂一句娘,冲下舞池,脱下自己的外衣把她包了个结结实实。

    “你干嘛、干嘛!”她醉醺醺地气嚷起来,“你放开我!我还要跳。”

    “喂,你哪儿来的?搅什么局!”

    “让妞跳啊!”

    底下的男人一个个心正旺,拍着手大吵大嚷。

    “跳你个妈逼!”陆西法忍不住爆粗,直接把季微尘扛到肩上冲过人群,径直扔到街边的车里。

    他直接发动车子,恨不得时速飙到180。

    “你干什么?”她拳打脚踢对他的相救一点都不感激。

    “我问你在干什么才是?”他气得快杀人,离开车涌人多的化龙池,把车停到幽静的巷子里。

    她怒冲冲地对他喊道:“我要男人!”

    “你真是——”

    他气急败坏地抓过她的手腕,将她提到身上跨坐着。对着她道:“我是男人!”

    一挣一扎间,她身上的外衣褪了下来。

    单薄的衣衫,浑圆的胸部,还有她夹在腰侧修长洁白的双腿。

    她咽了咽口气,脑子清明了三分。

    “你不行。”

    “为什么?我也是男人。”

    “我不知道,就你不行!”她不给理由地嚷嚷道。

    他被她的话彻底激怒了,什么叫就他不行,刚刚还哭着嚷着要男人!

    现在换成他立马就不行?

    是不是她准备给莫缙云的身体,给他就给不得?

    他低下头,狠狠咬住她衣衫底下轮廓分明的凸起。用牙齿轻咬舔舐。

    “啊——”她尖叫一声,手掌握着他的肩膀,身体笔直地拱起。

    “莫缙云也这样亲过你吗?”

    “住口!”

    她气得脸雪白,一个劲地扭动身体要从他身上挪下去。

    身体的交叠摩擦却使得他更兴奋。

    她想要走,他且会让她如意?

    特别是知道她今晚准备干和已经干了那些的傻事上。

    他不容她喘息,双手用力一扯,顶开她的膝盖,跳动的火热直堵在入口处。

    微尘畏缩地像后退去,低声叫着道:“陆西法,我不要——”

    没等她完,身体里一阵涨满,异物已经深入进来。

    “啊——”

    她抓住他的胳膊,咬牙。吃惊地感觉到他在一点一点嵌入进来。

    “不、不——”她大嚷大叫着试图阻止,但一切都太晚了。

    他们的身体像磁铁一样紧紧吸附在一起,认清这不可更改的事实后,她的眼泪坠坠的掉落下来。

    她怎么能这样?

    毫无廉耻地背叛了缙云,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接受了另一个男人。

    她的身体微微颤动,私密处一阵阵电流乱窜着。羞耻感在心里蔓延开来,让她恨不得当场死去。

    能死去倒也一了百了,偏偏还活着,受他的折磨。

    那折磨就像在她身体掀起一阵暴风,无情地把里面的一切东西都摧毁了。只剩下纯粹的感官体验,愉悦、快乐、满足和享受。

    性,确实是人间乐事。

    一切结束的时候,她软得像猫咪蜷缩在他汗湿的胸膛上。

    睁开眼睛一看,她居然在他的家中。

    掀开被子,底下的身体寸缕都无,一只男性的大手正横在她的腰上。

    昨晚——

    她又一次捂住了脸。

    好的恐男症呢?不能和男人坐爱的病呢?

    怎么一夜之间全消失了?

    她居然和他快乐地共度了一夜,开心地滚了一晚的床单。

    季微尘慢慢把头缩到被子下,想化成纸片人从他的手臂底下溜走。

    “大清早不好好睡觉,你想去哪?”

    她的完美计划被完全破坏,他的大手一捞,重新和她眉对着眉,眼对着眼。

    “精神这么好,我们再来一次。”

    他大言不惭地把大长腿压到她的腰上,两人的重点部位羞羞地贴在一起。

    季微尘呻吟一声,面红耳赤地忙不迭推开他。起身把衣裳胡乱地裹在身上,四处寻找散乱的零碎衣物。

    “昨晚上的事情你最好忘记,我也会忘记。”

    他皱眉,“昨晚的事情多美好,为什么要忘记?”

    “呸!”她的脸红得像个西红柿始终找不到内裤的踪影,“有什么美好的!都是一场错误!我们是不应该——我的内裤呢?”

    她实在找不到,只好气急败坏地求助于他。

    “在我的口袋里。”他指了指搭在床尾凳上的长裤。

    季微尘走过去,果然从里面翻出自己的内裤。不由自主地又想起昨晚在车里的疯狂。想死的念头一遍一遍在心里翻腾。

    “微尘——”他从伸手拥了过来,轻声在她耳边念道:“昨晚的事情证明,我们是多合拍的一对。你的身体——”

    身体个屁!

    她猛地捂住他的嘴,一字一顿地道:“陆西法,求求你忘了昨晚的事,那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是错误,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他的情话得飞起,她气得恨不得把内裤塞他嘴巴。

    “我有男朋友。”完,她拿起衣服钻入洗手间,开始把昨晚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莫缙云在外偷吃,你还承认他是你的男朋友?”他气得在外用力捶门,“季微尘,你未免也太没底线了!”

    “我是没底线!”季微尘用力打开洗手间的门,黑着脸把浴巾砸他头上,“我要是有底线昨晚就不会和你滚在一起!”

    “微尘!你醒醒!”

    “你别了!”季微尘大嚷着捂住耳朵,“想一想我自己做的事,不也和莫缙云一样吗?我又怎么能嫌弃他呢!”

    “你不打算和他分手?”陆西法气的牙根痒痒,他本来以为经过昨晚,他们的关系柳暗花明,更进一步。没想到居然会——

    “我从没想过和缙云分手。”

    “你——”他气得巴掌都举到空中,迟迟就是落不下来。

    “季微尘,我从没有想过你会变成这个样子——是非不分!”

    “你以前难道认识我吗?”

    “滚!”他怒吼一声,转身进入浴室,用力把门甩上。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