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 枯山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37 枯山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四季的流转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从初春到仲春,人们恍恍惚惚还未发觉时,路边的花草树木就迅速映着节气长得欣欣向荣。

    所有的事情就像河水缓缓淌过,毛孩子沙发客的活动影响远远大过于效益。虽然毛孩子没有领养出去几只,但是知道动保协会,来动保协会的志愿者明显增多。这也算是后福。鬼哥、萧萧还在策划下一阶段的活动,希望大家对善待动物有更深的理解。

    什么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好像就只是季微尘和莫缙云的关系,永远的原地踏步。

    星期六的约会变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微尘的意趣阑珊在慢慢加重,莫缙云也似乎进入一种懈怠。雷打不动的约会也因为阴雨连着取消几次。微尘并不觉得可惜,反而有种轻松。

    她心里很矛盾,明明是爱着缙云,为什么不见面还会感到松一口气呢?她想,一定是她的负疚。不愿意再看见缙云眼里的伤痕。

    她的心病何时才能治好啊?

    与之相比是她和陆西法的关系,在渐行渐近,缓缓靠近。知道他也有向心理医生寻求帮助的经历后,她突然对他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亲近感。

    他们都是有病的人,所以更要相互扶持。

    季微尘来陈露露心理诊室断断续续治疗两个多月。自从程医生用催眠的方法让她编故事后,她感到自己越来越累。来一次治疗室,整个人像被掏空一样。

    感觉特别累,满满都是压抑、痛苦的负能量,思想像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看不见春。

    她最常问程露露的问题便是,她究竟在一个半时里了个什么样的故事。

    程露露笑而不语,问得多了,才,等故事完结就会给她知道。

    季微尘不禁沮丧,如果这个故事一辈子不完结,她且不是永远看不到?

    “当然不会。你完全是多虑。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有时间,生命都要走向完结,何况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故事。”

    是啊,每个人的故事再惊心动魄放在长河都是人类的故事。可这些故事,实实在在地在影响了每一个人前进的方向和决定。

    正因为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活过,所以才会各有不同地结局。

    治疗结束,微尘站起来,打开治疗室的门。

    陆西法赫然坐在外面的茶沙发上,他撩起一只腿,手里举着当日的报纸。薇躲在前台后一脸痴迷地看着他。

    自从陆西法顺路做过一次司机后,从此便成了微尘的专属司机。每次做完治疗,他都一次不落来地出现。

    “结束了吗?”他笑着叠起手里的报纸整齐地放在沙发旁边的黑铁皮报刊架上。

    微尘点头,不好意思地道:“每次都麻烦你,太过意不去了……”

    陆西法笑容可掬,“这无什么!我刚好也正顺路。走,我的车在外面。”

    微尘点点头,和程露露告别。他们一走,薇兴奋地在前台后面直跺脚,“程医生,程医生,这个男人帅死了!也不是特别特别帅,但是抓人的很。他的眼睛在看着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软了,呼吸也不会呼吸,话也不会话了。啊呀呀,我的心脏啊,现在还在乱跳呢!”

    薇把手捂在胸前,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对自己:“镇定、镇定!”

    她的模样逗笑了程露露,她笑着把病历夹在薇头上打了一下,骂道:“花痴!”

    回程的路上,微尘的情绪始终不高,她怨怨地眼神一直看着车外的倒影,手指在车玻璃上划拉着,心思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陆西法打开了车厢内的音响,舒缓的轻音乐慢慢流淌。

    “季姐,可否赏脸去寒舍,喝一杯清茶否?”

    季微尘侧脸看他。最近他们关系猛进,彼此早直呼对方姓名。他此时文绉绉的模样有点可笑但又很可爱。

    “我真的只是想请你喝杯茶,保证绝不会问你不想回答的问题。”

    他慎重地保证让季微尘心酸,她病情确实堪忧啊!

    征得微尘同意,陆西法把她带到了自己近郊的家。

    微尘下车刚走到门口,眼前便是一亮。

    她站在庭院之中左右环顾,笑着自嘲道:“真是恕我孤陋寡闻,陆先生的庭院我觉得很有意境,但不知这些白沙和红参树都代表什么。这里没有水,也没有亭台楼阁,不是常见的苏州园林样式。你能为我解释一下吗?”

    陆西法莞尔,领着微尘走上木制回廊,他指着那些寂寞空庭里的落落白沙,道:“这座庭院的风格叫做枯山水庭院。”

    “枯山水庭院?”微尘站于他的身后,调侃地道:“是枯了的山水吗?”

    “没错。你得很对。”陆西法正,道:“山水”代表有山有水,“枯”则是干枯,顾名思义干枯的山水。庭院没有真正的山水,白沙即是河流,岩石就是岛屿、船只,树木即是森林。枯山水庭院最早诞生于日本的禅宗庭院内,树木、岩石、空、土地常常是寥寥数笔却包含深刻的寓意,在修行者眼里这就是森林、山脉、河流、瀑布。这样的景观和禅的思想相辅相成,而禅就是一种从自身找寻答案的修行。禅者终日面壁求的就是顿悟。开化之后无欲无求,浑然成。”

    话之间,佣人们已经摆好茶具。精美的茶具摆在回廊之间,面对安静的枯山水庭院,两人相对而坐。

    “陆先生是真风雅,我们这俗人能在家后花园修一池塘和凉风亭就觉得很有情趣了。和你比起来,真是差一大截。”

    得她的青眼表扬,他笑得不知多得意,弯起来的眼睛像两弯船。

    “这庭院是你设计的吗?”

    “一沙一石皆是亲手挑选,亲手所造。”微尘目露惊讶,他越发得意地:“我大学修读的就是建筑系,狠下过一番死功夫。曾经有一心愿就是要做梁思成先生那样的大建筑学家。”

    他边边娴熟地用右手拇指和中指勾住壶把,无名指和拇指并列抵住中指,食指前伸呈弓形压住茶盖的盖钮或其基部,提壶。接着是温壶、注汤。冲泡手法无论是常见的凤凰三点还是回转高冲低斟都做得无懈可击。

    微尘心想,如果茶如人生,那么陆西法的人生境界几乎可看是完美。先苦后甜,先抑后扬。得奇财而不张扬,难得那份把持和始终淡定。多少人忍得住贫寒,却忍不过暴富。他年纪轻轻,却在两种境界切换自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