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 浮生——惊梦(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36 浮生——惊梦(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即使透过照片,无忧也感受到他的目光锐利如鹰,直射过来。

    她看了好几眼,心里翻了好几个跟头,面平静地将照片翻过来盖住,问妹妹:“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这个遗落的种子,陈老太太找了二年都渺无音信。硬生生把无忧耽误成老姑娘。眼见身体快要熬不过了,老太便从乡下的子侄中选了个聪明强干的侄儿放在身边。看样子是边找边做不时之需。听人言,这陈家确实子嗣不丰,老太千挑万选的侄儿也有些隐疾,腿不好。

    无雪拢了拢耳后的长发,把照片从姐姐手里抽出来,道:“也算是机缘巧合。反正是误打误撞找到的。姐姐,这个男孩叫陈洛阳,今年二十一岁,现在在沙逊洋行做事,一口伦敦英语讲得地道极了。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我拿着照片找人问过,陈老爷葬礼上有人看见他来过。”

    陈洛阳、洋行、英语、葬礼。

    无忧把这些因素在心里过一遭,觉得还真是陈家的种子,行事风格如出一辙的相似。

    看无忧阴晴变化的脸,无雪伸手贴在姐姐耳边声嘀咕,道:“姐姐,其实这个陈洛阳不是陈家的孩子。”

    “啊!”无忧一惊,问道:“既然不是,你还把他的照片拿给我看做什么?”

    无雪把手一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声点。他自己都不知道呢!当初十七娘的孩子脐带绕颈生下来就死了。他是十七娘花钱从福利院买的!”

    无忧望着妹妹花容玉貌的脸蛋,实在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姐姐,他是假的才好啊!”无雪把嘴贴在无忧耳边,嘀嘀咕咕好一阵。

    “这样可以!”无忧有点怀疑地问:“他会愿意吗?”

    “那有什么不愿意的!”无雪自信地:“我有他的出生证明,上面印着他的脚印儿。事情揭穿,且容他抵赖?只要他和我们合作,老太太一走,陈家的家业都是他的,他求财,你求自由。大家各取所需,求仁得仁。”

    “老太太的身体还好着呢!”

    无雪一跺脚,咬牙道:“姐姐,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放走了别后悔。”

    无忧叹气道,“不管如何,我想先见他一面。”

    “这,我去安排。”无雪应得爽快。

    ———————————————————

    康无忧和陈洛阳的第一次见面是安排在教堂,这是陈洛阳的要求。

    静穆的午后,空旷的教堂里一个人都没有,十字架高高耸立,它的神坛下却没有祈福的民众。

    无忧并不信教,但进入这安静肃穆的圣殿心里自然涌现崇敬之心。她摘下白的遮阳帽子,放在粟的长椅子上,然后坐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大门被人推开,一阵清风随着打开的门掀起无忧的白裙摆。

    她有些紧张,应该,她非常紧张。禁闭着双眼,双手合十抵在唇下喃喃细语。

    陈洛阳站在大门前迟疑了片刻,他觉得自己该要离开,双腿却在慢慢走近。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的容颜是无可挑剔的美丽。在他见过花花世界的许多红男绿女,莺莺燕燕的流娼暗妓。和他们不同,这个女孩有着干净的眉目。

    白裙乌发,年轻蓬勃,圆润的肩膀、挺直的脊梁、曲线优美的臀背。是他不敢想象、不敢触摸、不敢企及的世界中的一部分。

    他摘下自己的礼帽顺手和她的帽子放在一起。无忧感觉到一阵凉意,他像移动的冰块在她身边跪下,“耶和华远离恶人,却听义人祷告。”

    无忧心里微微吃惊,直听见他又:“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人都必得救。”

    他的声音一点都不清润,甚至沙沙地像在地面摩擦。他的话也很少,完这两句后,便是长久的沉默。虽然两人都没话,但有股暗流在他们之间流动。

    无忧的手指曲起又松开,松开又曲起,鼓起好几回的勇气,终于道:“我们……的事,无雪都与你了?只要你同意,你的身世陈家就永远不会发现。”

    “这样算起来,我得到的好处似乎比你要多得多。”

    “不要紧,我要的只是自由。我希望当你真正成为陈家的少爷的那一能放我自由。”

    “这我怎能保证?陈老太太是多么精明干练的一个人。我要取得她的信任,让她把家业交给我,何其难?”

    “这个……我自然会全力帮你。”

    “是吗?”

    “当然。”

    陈洛阳默默低头笑了笑,他拿起帽子站起来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忍不住回过头看着依旧还在神明前微微颤抖的背影。

    多么可笑,像昙花一样娇弱的女子,甚至连正眼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居然要帮他!

    他这一辈子,靠的都是自己,从未靠过任何人的帮助,也不屑别人的帮助。

    陈雪斌和独子死亡后,他躲了陈老太太二年,就是要把自己养得强壮,可以面对一切敌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他们一招毙命。

    在他面前,他们都是蝼蚁。

    十七娘已经死了,他是她亲子还是养子又有什么关系?

    他要去陈家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叫康无忧的女人也是陈家的东西?陈辉阳未过门的妻子,半个遗孀。她和陈家所有的财富一样都是属于他的所有物,却还妄图来和他谈条件?

    真是可笑、可笑啊!

    康无忧是听见他的笑声才回头的,可他已经走出门外。

    无忧有些泄气地瘫坐在地上,真恨自己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她瞥见长椅上的帽子,他拿走了她的帽子,留下了自己的。

    “等等,等等……”她抓住帽子追出教堂,人来人往的大街,果然有一笔挺身姿的黑西装男人,头戴着一顶女士的白遮阳帽子。他翩翩走在人群之中,并不在乎众人的目光有多奇怪……

    ———————————————————

    四季的流转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从初春到仲春,人们恍恍惚惚还未发觉时,路边的花草树木就迅速映着节气长得欣欣向荣。...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