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 浮生——惊梦(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35 浮生——惊梦(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陈洛阳突然明白,水灵儿嘴里不出的富贵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除非重新投生为人,否则永远成不了他们。他想到那些西装革履,兜里挂着大怀表的大买卖。他们嘴里冒着英文,口袋永远有花不完的钞票。

    他也想做大买办!想要那不出的富贵!

    入夜的上海歌舞升平,百乐门和桃乐丝跳着永远不会结束的交谊舞,兰心大剧院永远放着好莱坞的大电影。

    陈洛阳穿过蒙蒙细雨的街道,翻身进入一所大院。

    英国神父亚瑟在梦中睡得正是香甜,他在酣然的睡梦里仿佛回到了自己在曼彻斯顿的故乡,一望无际的草地,在花间跑动的猎犬,随时扑上来在他脸上舔上一口。

    它的大舌头又长又湿滑,冷冰冰的——

    冷冰冰——

    冷——

    亚瑟神父睁开眼睛,陡然发现床侧站着一位像狼一样的少年,他的眼睛发着凶狠的光,在暗夜莹莹亮亮像一头野兽。

    “你——”亚瑟的脸稍一转动,便感到一阵冰凉。尖利的刀刃正贴在他的脸颊之上。

    “你,你想干什么?”亚瑟质问少年,“我是一个神职人员,没有钱财。”

    “我不要你的钱,”洛阳手上的刀刃滑过他的脖子,“我要你教我学英文!”

    亚瑟大感吃惊,“为什么?”

    “原因你就不要问了。也不是你能问得了的。”

    因为陈洛阳想做买办,像陈雪斌一样趾高气扬在中英路上出没。

    但怎么做买办呢?上海的洋行买办都被宁波人垄断,即使进去做学徒,也要熟行的同乡引荐。陈洛阳啥子都没有,一穷二白的瘪三,人人看见打倒走的角。怎么可能入得了洋行的大门。他想来只有一招,先把英文学好。买办是和洋人生意,白了亦是洋人走狗。他只要学会了洋人的话,再和他们搭通地线,不愁没有未来。

    亚瑟停顿一下,看着男孩的眼睛,知道他认真的模样并非戏言。如果不答应他,恐怕有生命危险。

    “明晚上七点,你来圣心教堂找我,我们学习《圣经》。”

    陈洛阳并不知道《圣经》是一本什么书,他收好刀,只问亚瑟,“我什么时候学得好英文?”

    亚瑟神父被他的话难住了,支吾着:“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这主要在于你的赋和努力。”

    陈洛阳没有再一言,从原路又翻墙出去。街上寒风寂寂,这位瘦长少年衣裳褴褛,面带菜。穿着布鞋,裤脚也不合身的长长吊起。顶着泠冽的冬风,却毫无萎缩。他仿佛与地的清冷融为一体,穿过他的风也变得冰冻。一如这个世界从一出生就给他的寒冷,人间的冷漠和无情,他体会得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要深刻。

    ————————————————————

    去找陈洛阳的主意是康无忧的妹妹康无雪提出来来,而人也是康无雪先找到的。

    康无忧为什么要去找陈家的后人?

    在陈辉阳溺亡之后,无忧和陈家的婚约便自动解除了?毕竟新郎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康无忧为这捡来的自由欢欣鼓舞,如果陈辉阳活着,她的未来就是要进入旧式家庭,一辈子匍匐在公婆长辈丈夫脚下做牛马。那样的生活宛如灰蒙蒙阴永远没有阳光。而现在挡在头顶的乌云散去,她可以尽情享受阳光和美好的明。

    她和妹妹喜不自抑,每活得都像在堂。

    陈家老太太却向康家老爷捎来口信,陈家还有后人,婚约依旧有效。

    听到这个消息,康无忧哭了,康无雪傻了。

    无雪愤愤不平,不客气地质问陈家人,“你们当康家人是傻子吗?陈老爷就陈辉阳一个独子,哪里还有后人?你们这是耽误我大姐的青春!”

    来者客客气气,但尖酸无比地回敬无雪,“二姐嘴真是厉害,将来可要匹配怎样一位姑爷?呵呵,陈家福泽绵长自然不会真的绝后,我们老爷还有一点血脉流落在外。老太太已派人去找了,寻得回来不就是正经少爷,和大姐正好堪配良缘。这也算有缘千里来相会,千里姻缘一线牵。”

    康无雪气得面窘红,大声道:“你们陈家也太过份了!以前不要的下流种子,现在又寻回来给我姐姐做夫婿。谁不知道,那胚子的娘是上海滩千人骑、万人压的主!他流落在外十几年,早坏成不晓得什么样子,你们也好意思!”

    “我们陈家有什么不好意思!”来者冷气哼哼,竖起眉毛,攻奸道:“当年大少爷在的时候,你们康老爷子哭着求着咱们老太太给两家定个亲。老太太可没究竟定给哪个孙子?太太生的少爷是孙子,外面的女人生的也是孙子。老太太从未厚此薄彼,怎么你们现在倒先毁起婚约来了?我实话放在这,寻着少爷结婚,康大姐是陈太太。寻不着,她就准备守一辈子活寡!谁叫她这么命硬,还未进门就把一家人都克死了!”

    无雪气得倒仰,跳起来要和来人拼命,被家人死死拖住。来人慌张地弹了弹衣袖,脚底抹油,临出门还不忘再补一句,“康二姐气性真大,所以这女孩家家千万不能念书太多。不然,人大心也大……”

    “滚!”

    陡然出了这变故,康无忧的眉间能拧一个川字。她本身是颇有大局观,能为大家牺牲家的人。但面对这从而降的新夫,心里能不打起退堂鼓吗?

    陈辉阳是不好,纨绔子弟,但胜在还知根知底,他也是读了书的文明人。再坏,也还要顾及三分体面。这外面的孙子,不亚于从上掉下的孙行者。你知他是善是恶,有无隐疾?先莫将读书写字,深明大义。就是有无口臭、脚臭、刷牙洗脸这样的细节都要担心啊!

    康无忧愁得唉声叹气,康无雪嘀嘀咕咕在她耳边出着主意。无雪大部分的主意都不现实,不是叫无忧逃走,就是让无忧坚决不从。

    两姊妹来去,最后还有一个法子稍稍可行。她们也派人去找陈家的后人,如果他们先找到陈家的这个儿子,看他是丁是卯,才能从长计议。

    ————————————————————

    无忧见到陈洛阳的第一面是在无雪拿回的照片上,黑白的影像,显示出地点是在照相馆,身后的布景是白的罗马柱和鲜花,他的右手轻轻搭在罗马柱上,微侧着身体,偏过头倔强地看着前方。

    即使透过照片,无忧也感受到他的目光锐利如鹰,直射过来。

    她看了好几眼,心里翻了好几个跟头,面平静地将照片翻过来盖住,问妹妹:“你是怎么找到他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