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 心里的人是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32 心里的人是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微尘的手停了下来,吃惊地看着陆西法,“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见到过自己心里的那个人。”

    “啊!”

    “不要惊讶。”他温和地道:“谁不曾有彷徨迷惑的日子?我也曾有过痛苦和迷茫,也曾求助过心理医生的帮助。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心理创伤不是**伤口,我必须往内心深处去找,他只有走到自己的心深处,找到创伤的源头,才能止血疗伤。这一步没有人能帮助我们,能帮助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微尘有惊且诧,顿时觉得陆西法和自己莫名有种亲近感,她急忙问道:“你找到你心里的那个人了吗,他是谁?你认识他吗?”

    陆西法沉沉看着她,嘴角扬起一点微笑,充满鼓励地道:“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那个人都不一样。我只能告诉你,我心里的那个他,是一个男孩。”

    “男孩?”微尘继续追问道:“什么样子的男孩?”

    “脏兮兮、破破烂,埋着头蹲在地上唱儿歌。当我走过去的才发现,他眼睛流着血,手里拿着一把刀在割自己。整个手都是伤痕和鲜血,他还在不停地一边割一边唱。我走过去问他,这样痛不痛?他却问我,陆西法,你痛不痛?”

    微尘听得毛骨悚然,她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喉咙,努力想让自己镇定、再镇定。他的这一切太可怕,像拍电影,又像是杜撰的故事。但他的表情又那么认真,根本不像玩笑或是谎。

    她脸苍白,呼吸紊乱,扶着桌沿才勉强站住。

    “对不起,不该和你讲这些,惹你不舒服。”

    “没有,没有。”

    “微尘,逃避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也敢于接受命运的挑战。因为不管你是直面还是逃避,人生从不因谁的眼泪改变。早一日面对早一日找到出路解脱。”

    ——————————————————————

    陆西法的话给了微尘莫大的勇气,她觉得事情确实便如他所的,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心里的伤口不好,病就永远好不了。

    “你——可以陪着我吗?”她摩挲着香薰灯的边沿,眼睛始终没有抬起,“我,有些害怕。”特别是在刚才听了他的故事之后。

    “可以。”他爽快地答应。

    关了灯,房间光线顿时幽暗下来。

    她点燃了熏香灯的蜡烛,淡淡的光盈满眼睛。用双手一掬,竟能感受到微微的暖意。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两次,薰衣草的香味轻轻淡淡的飘出,充盈她的肺腔。

    微尘把熏香灯放在飘窗之上。让它如豆的光明和窗外的淡月辉映。她躺在躺椅之中,慢慢调整呼吸。

    她感觉到他走了过来,轻轻蹲在她的身后。她感激他的安静的陪伴,给她一个自由而舒适的空间。

    开始的时候,微尘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总是闭上眼睛又睁开,睁开后又闭上。直到他把手按在她的太阳穴上。

    “陆——”她浑身紧张,僵硬着身体。

    “不要动,放松,放松下来。调整你的呼吸,慢慢闭上眼睛——”

    他的手指像带着魔法,揉压着她的太阳穴,她终于放松下来,在他的呼唤中合上眼帘。

    “微尘不要慌,那是你来时之路,你从那儿来,必定能回那儿去。你想像自己在一片台阶之上,现在缓缓往下行,一步一步,直到最后一步。”

    “你慢慢睁开眼睛——”

    季微尘睁开眼睛,惊奇地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她身上的衣服是白的,地也是白的。

    她要往何处去呢?

    低头一看,脚底延伸出一条雪白大路,往前是一望无际的广袤白地,往后是隐隐约约没在白雾中的家。她想了一会,此时并非要往前走,往外走。

    她是要往回走,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下去的每一步,脚趾就如触在海滩的白沙软软绵绵。寂静无声的地,看得见自己的衣角在风中浮动,却感受不到风的摆动。

    目光向前,脚不停歇地走着。

    很快,她来到一座高大如教堂一般的白房屋前。

    这就是她的家吗?

    她的手抚在白发光的墙壁上,墙壁是有温度的微温。侧着耳朵,似乎能够听见里面传来的女人笑声和童谣声。

    “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干什么?点灯话,吹灯话,早上起来梳辫……”

    女人的声音轻软熟悉,分明是她自己的声音无疑。

    她赶到一阵心慌,围着建筑物转了许多个圈。居然找不到大门。

    季微尘着急坏了,拍打着每一处的墙壁,希望能找到所谓的暗门或开关。

    直到她终于发现隐蔽角落的一扇门,她猛然拉开……

    “啊——”

    “微尘,微尘!”

    陆西法紧紧抱住尖叫的季微尘,把她的头揽在怀里。

    微尘惊魂未定,像受了极大的恐吓。

    “微尘,你见到什么,什么!”

    她的牙齿在“嘚嘚”作响,她口齿不清地道:“没——没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陆西法!”她抓住他的领子,焦急地问道:“你,你知不知道,我们心里住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

    陆西法的嘴唇动了一下,然后道:“微尘,这个问题你最好去问,提问你的人。让她来回答才最合适。”

    程露露?

    微尘捏紧他领子的手轻轻松开,面露疑惑又忧愁,她不觉地,“是吗,真是这样吗——”

    ——————————————

    春意浓浓的早上,晨风里还带着侵骨的寒气,不知不觉日历已经来到最柔美的季节。

    程露露穿着今年最新款的驼风衣,翻领的经典款式,黑的长裤,红的皮鞋,走在春意盎然的长街又美又潮,引得路人不断回头。她是美人,更是有才智和经济实力兼备的美人。国内一流医科大学毕业,跟随最好的导师攻读硕士研究生,不时在国内外的专业杂志上发表论文。年轻人中间这样的成就也算可观的了,半辈子顺风顺水。她如何不每日意气昂扬,踌躇满志。

    开设自己专属的心理工作室是程露露兴趣所在,比起每日在医院按部就班,看着常规的病人,开具常规的处方,她更中意去研究普通人的心理状况。...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