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 记忆深处的忘却 (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8 记忆深处的忘却 (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微尘也想起来,陆泽阳是自己的未婚夫是不合适的。她不过是陆老太太给他安排的一个生育工具。陆老太太和季老爷子一样,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她毫不掩饰地:“我喜欢微尘,愿意她做我的孙媳妇。不过在那之前,她必须先给泽阳生个儿子。”

    此话多么清楚明白,生儿子就做孙媳妇,生女儿就不能进门!

    苛刻无情的条件,让不羁的微雨炸毛。她不忍看着微尘为季家牺牲。愤怒地道:“重男轻女的牺牲品有妈妈一个就够了,现在还要搭上你!姐,我不同意!而且你和那个什么姓陆的根本没感情,还跟他生儿子!他干脆去找代孕妈妈好了!”

    微雨不同意有什么办法?

    她还那么,微澜还那么。

    太阳之上还有太阳,月亮之上还有月亮。季家再富有,在陆家的权势面前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毛毛雨。

    陆家希望在家世好的人家寻找儿媳。陆老太太深信,良好的清白家世是做她曾孙母亲的首要条件。以陆家条件,完全可以在各种优秀的女孩中间挑挑捡捡。季家的姑娘只有配合的份,季老爷子也愿意配合。孙女儿迟早是要嫁出去的,反正是嫁,何不嫁一个对家族有助力的人家呢?

    那年的富豪酒店刚刚落成,九十九层的高楼顶端能直落直升飞机。陆泽阳坐飞机从另一城市而来,他到达总统套房时,季微尘已经穿上最端庄秀丽的白裙等待着他。

    有些牺牲总是要人去做,不是吗?

    微尘望着陆泽阳一步一步走进来,感觉自己像粘板上的鱼,只能任他宰割。

    看见是她时,陆泽阳微有一愣。笑着道:“微尘,怎么是你?”

    季微尘的心跳漏了一拍,“泽阳,你什么意思?不是我,那应该是谁?”

    陆泽阳微微一笑,走到微尘的身后,捏起她耳边的头发,满意地看见她的耳垂红彤彤的。“我和老头子的是微雨。”

    微尘猛然回头,看见陆泽阳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男人不像女人,颜值定终身。男人则有格外多的加分项,他的财富、他的身高、他的衣品、他的学识、他的谈吐、他的出身,都可以加分。

    陆泽阳就是这样一个颜值不算特别出,但加分项特别多的人。外在的加分把他拱到高处,让他目空一切。

    陆泽阳从口袋掏出一叠照片,张张都是青春靓丽的微雨。

    “微雨是准备进军娱乐圈吗?我无意中看见她参加电视录影,还真是长大了。漂亮得像火玫瑰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的手在微尘肩膀上揉捏,唇在她脸上轻吻,“我本来想带她一同去瑞士滑雪,看来这次是不行了。微尘,你莫吃醋。奶奶的话依旧有效,只是我再加一条。你和微雨谁先生下男孩谁就是陆太太。”

    厚颜无耻的话得如此理所当然,微尘恶心得快吐出来。

    陆泽阳看货不对版,对微尘意趣阑珊,稍稍坐了一会,即重坐飞机离开。

    “微尘,再见!夜先生还在等我。我们下次再见!哈哈,哈哈哈——”陆泽阳在直升机上潇洒地向微尘飞吻。

    望着旋转升空的直升机螺旋浆片,微尘在心里诅咒:“希望飞机落下来,希望陆泽阳被撕成碎片,希望永生不复再见!”

    ——————————

    季微尘从回忆中醒来时,周围的一切是那么静,香熏灯已经早燃尽了,暗暗地呆在角落。她可以听见空气中有灰尘扑落的声音,一粒、两粒的尘埃轻轻落在桌上、地上。宛如阿尔卑斯山脉的雪花。

    “醒了?”程露露端来一杯咖啡递给她。

    “谢谢。”微尘接了,这次的催眠和往常都不用,她没有哭,没有眼泪,更没有伤心。

    噩梦醒来,庆幸所有的一切都是过去。

    幸好他死了,幸好他不用再回来!

    陆泽阳的死对她、对微雨都是解脱。

    季微尘深吸了口气,把咖啡杯放下,苦笑道:“程医生,这真的是很讽刺。对不对?没想到我从记忆翻找出来的会是这么一段不堪的记忆。还不如一开始就全部真的忘记,再不要想起。”

    “记忆——是会骗人的。”程露露十分理解地:“随着时间,人脑会对记忆进行第二次加工。它会美化某些不好的记忆,或是丑化某些记忆。比如,时候父母体罚你的时候,你对父母和体罚这种行为深恶痛绝。当你长大做了父母,开始体罚自己的孩后。你就会淡忘自己的憎恨,甚至服自己,这没什么了不起,每个人都是如此长大,孩子不听话就该体罚,我时候也是这样长大,现在不也好好的吗。所以那种痛苦只有你回到记忆中,再变成那个无助的可怜孩,被父母打得遍体鳞伤,被他们的语言暴力伤害索在角落哭泣时。你才能重新领悟,体罚对你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你有多伤心。”

    微尘久久不语,放下咖啡,默默起身步出治疗室。

    街上起了一点微风,嫩黄的树叶在风中卷曲,空气中满满都是春的气息。

    她走在风中,暂时不想回家。

    季家的安宁祥和原来都是假象,爷爷从来不喜欢她的母亲,因为母亲生的都是女儿。从到大,爷爷对她们三姐妹也多无好脸看。

    他的转变,是微雨和玄墨结婚之后生下源源后才有的。源源是男孩,季家香火终于后继有人。爷爷的怨念终于得到安放。

    微尘浑浑噩噩,不知不觉来到阳光美地,动保协会的活动现场。

    现场很热闹,横幅林立,许多热爱动物的市民都带着自己的毛孩子前来支持。她看见鬼哥、乖、萧萧他们都在尽力的向路过的市民宣传介绍。陆西法也在,穿着志愿者的马甲,被女孩子团团围住。

    微尘突然感到很羞愧,为自己对他过的那些话。

    财富应当和德行相匹配。

    如其让龌龊的陆泽阳得到丰厚的财富,她宁可得到的人是陆西法。

    陆泽阳的死她一点都不感到可惜。如果是她的诅咒让飞机失事,那么即使时间倒流,重来一遍,即使是下到地狱,她也绝不后悔。

    ———————

    黯然离开活动现场,微尘没有回家,她暂时不愿看见爷爷。脑子过滤一下,其实她可去的地方寥寥无几。

    莫缙云看见季微尘来找他,倒是没一点意外。他刚刚和程露露通过电话,知道微尘失魂落魄地离开诊室。

    “进来。”他打开门,让她进去。

    “缙云,你可以抱抱我吗?”

    他点点头,转身回到房间,拿来一个淡奶的长枕头挡在胸前。

    他们相拥在一起,隔着一个长长的枕头。季微尘的头紧贴在柔软的枕棉上,哀哀地:“缙云,我怎么就忘了呢?爷爷对我、我母亲、妹妹们的伤害。我就好像完全不记得了一样!明明那些事情就在我的记忆里,他不喜欢孙女,他怨怪我的母亲,他干涉我的生活,他对微雨动粗。我们三姐妹的名字微尘、微雨、微澜,就是他认为孙女微不足道!”

    “嘘,嘘。”莫缙云隔着枕头,慢慢把激动的她带到客厅的宽大沙发上坐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