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 毛孩子沙发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6 毛孩子沙发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的遮掩让微澜感激不尽,“亲姐姐、好姐姐、乖姐姐”的抱着微尘亲个不停。

    “你快点放开我。”微尘无奈地:“我只希望你快点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

    “知道、知道。”微澜吃完饺子,把筷子一甩。看见微尘看着她始终愁眉苦脸。

    “姐,你别看着我愁眉苦脸啊。”

    “唉,你和微雨这样。我怎么能不愁眉苦脸!”

    微澜一点都不歉疚,眼珠儿一转,走过去搂着她,在耳边悄悄道:“姐,别我了。倒是你和法哥哥什么时候进展得这么快的?两人还接吻……”

    微尘的脑子“嗡”的一响,这鬼丫头着,着,话题怎么又绕到她身上来了?

    “你别胡,我没和他有什么发展!”

    “接吻的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微尘急得面红耳赤。

    “我看你很投入啊!法哥哥的吻技一定很棒,他又那么帅。”

    “你在什么!”微尘跳起来,整个人都乱了。

    “姐姐,”微澜笑着坐在地上横七竖八的箱子上,“男人对女人白了就是那么一回事!所谓的心心相惜到最后都会变成身体相吸。有**又不可耻。正常人谁没有个七情六欲。”

    “我没有!”

    “不老实。”微澜白了她一眼,“你明明有!刚才抱着法哥哥的时候,抱得多紧啊!表情简直陶醉极了!”

    “你、你胡!”微尘拿起床上的抱枕猛扑妹妹,让她闭嘴。

    微澜笑着在凌乱的箱子间跳跃,“姐,你那么讨厌男人,却接受了法哥哥。真的可以考虑考虑,和他再来一发,不定就直接治疗好你的恐男症了!”

    “去死!”

    微澜迎面受到枕头的暴击,笑着倒在大床上。

    ——————————

    人常不能在一个水坑跌倒两次,可怜的季微尘居然被同一个人非礼了两次。

    一次在汪家的婚宴上,一次是在自家的客厅。

    她懊恼自己怎么能如此大意,让他一次次有了可趁之机?

    第二,陆西法再来季家时,微尘的脸骤然难看许多。难得升温的关系又打回冰点。

    陆西法和季老爷子仍是坐在客厅一角下棋,老头装模作样一边看棋盘一边凑过来,道:“你怎么又得罪她了?”

    “我不知道。”陆西法压低声音,眼睛飘向客厅另一头正在话的两姐妹。

    “你不知道女人要哄的吗?”

    陆西法笑而不语,面对老爷子的指教频频点头。

    两姐妹完事后,微尘上楼。不一会儿换了一身轻便保暖的衣服下楼,未施粉黛头发高高盘起,看样子是要准备出门。

    “爷爷,我去动保协会了啊!不要等我回来吃饭。”

    “嗯,好!”老爷子在桌底下猛踢了一下陆西法的长脚。“还傻坐着干啥!快去追啊!”

    陆西法赶紧起身,追着她的背影来到车库。

    车库确实乃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私密、低调,还无人打搅。

    “微尘。”

    季微尘不搭理他,故意走得飞快。

    她拉开车门的一刻被他从身后直接把门关上,整个人被压在金杯车上,困在他的怀里。

    “陆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

    她的措辞,不禁让他好笑。现在又称呼他为“陆先生”。

    他纹丝不动,绕过无谓的称呼,“你是不是去动保协会?我也要去,不如一起?”

    一起个鬼啊!

    季微尘眼冒金星,生气地道:“你去干什么?你别缠着我好不好?”

    “我没有缠着你啊!”他回答得很无辜,“我和鬼哥商量要办一场流浪动物沙发客的活动。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商讨——”

    “陆西法,你疯了吗?”季微尘怒不可遏地踢打着他,把他推开,急躁得眼都红了,“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但别打动保协会的主意!”

    一个堂堂大总裁不干正经事,围着一个江城动保协会干嘛!

    “我不是坏人,只是想帮助你们!”他回答得甚委屈。

    “这不是帮助!”微尘激动地嚷道:“知道为什么流浪的毛孩子特别乖巧和可爱吗?因为它们知道自己和有主人的狗不一样,它没有家!”

    “让流浪狗去寄养家庭做沙发客不正好让它们有个家吗?”

    他的初心是好的。

    “那然后呢?被寄养家庭玩腻了再送回协会,毛孩子的心会受多大的伤害!”

    “伤害我不否认没有,但是我相信也会有很多家庭会真心喜欢上这些动物而留下它们。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更给那些动物们一个机会?”

    他得苦口婆心,微尘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还抛出狠话,“不要以为你捐助了协会,就可以对我们指手画脚。”

    陆西法退后几步,摊开手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你指手画脚。我只是想帮助你——们。”

    他生生把一个“你”字后加上一个后缀,也未平息微尘的怒火。

    “陆先生,也许我不该称呼你陆先生。你利用这个姓氏肆意的侵犯我的生活,是不是觉得很有趣呢?我和你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认识的陆家的人也从来不是你,而是陆泽阳!你不过是在他死后,雀占鸠巢!你不过是碰巧得到本属于他的财富而已!但请你记住,你即使继承了他的一切,也没资格干涉我的事!”

    陆西法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极度难看,他深吸两口气,强压着奔腾的怒火,努力让自己平静。

    “季微尘,我们在动保协会的事情。你不要转移话题扯到陆泽阳的身上。你把你和陆泽阳之间得情深义重,恐怕也是为了气我而已。据我所知,陆泽阳不过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你才是纨绔子弟子弟!”微尘气得发抖,扬起手掌却被他在半空截住。

    他狠狠将她手掌砸在车上,微尘疼的一抖。

    “季微尘,我这一辈子被人骂过地痞、流氓、杂种,就是没人骂我是纨绔!这个称谓我绝不接受!而且,你确定,陆泽阳值得你这么去维护吗?他死了后,有多少女孩子抱着孩子来讹钱。你知不知道?”

    “值不值得是我自己的事,不要你管!”

    微尘抽出被紧握的手,不顾阻拦,跳上金杯,突突突突地开出车库。

    呛人的尾气之中,陆西法抚了抚额头,狠狠咒骂一句。

    ——————————

    今日,丁家桥的动保协会安静透了,毛孩子们也像觉察到气氛不对,吵闹的吠叫声也比往日少了许多。

    不管微尘对陆西法再有怨气,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协会和以前已经大有改观。

    最重要和困难的水,申请多年终于由自来水公司铺设到协会和狗舍,结束了协会多年吃井水的历史。有了捐助,动保协会粉刷了墙壁,翻新狗舍。招牌也焕然一新,重新钉在大门。微尘最想要的x光机预定到货。一家专营肉类连锁店也联系上协会,同意持续向毛孩子捐赠猪肺。用煮熟的猪肺切碎拌饭,这样毛孩子们的饭食也有了着落。如此七七八八一盘落下来,协会还能运营得两三年没问题。

    看见协会有了未来,鬼哥别提多高兴,大家也都志趣高昂。

    和微尘的反应不同,毛孩子做沙发客的建议,协会的其他人都很赞同。

    “协会最要紧的是可持续发展,这些救助的毛孩子,如果不送养出去。留在协会只会越来越多,协会慢慢会运转不灵,就会被拖垮,多少动保组织就是这样被毁了的。”

    “对,宣传和教育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引导市民养成正确的宠物观,建议大家用领养代替购买。不然,不管我们救助多少的毛孩子,都比不上他们弃养的速度。”

    “是,是。还有猫狗的绝育,这也是要宣传的重点。我们协会必须要走出去,让大家了解我们,了解动保是怎么回事。毛孩子沙发客,我觉得是条新鲜路。也许真能开辟出新地。”

    “嗯,嗯!”

    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鬼哥一言不发,眼睛始终关注着角落里的季微尘。和大伙的畅所欲言不同,季微尘一直很安静。讨论未结束就躲入狗舍去看毛孩子。

    她在隔离狗舍前,蹲下来抚摸着和陆西法一起救助回来的黑贝,神情落寞。

    显而易见,协会的所有变化都是她多年期盼的好的变化。

    大家默契的都不提他的名字,但而这么多的好处变化的来源是谁,季微尘心知肚明。

    不得不,离去前向他撩下的那些狠话是伤人的。

    陆泽阳是作古又作古的死人。

    干嘛提啊!

    而且陆泽阳是什么样的人?

    微尘现在想破脑袋都想不起来。

    依稀记得他的笑容,记得空难前,他最后一次来江城找她。

    对了,当时泽阳来找她干嘛?

    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照理,应该是难忘的?

    可她,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微尘。”

    微尘的指尖一抖,回过头来,鬼哥正站在她的身后。

    “怎么呢?你今整个人都怪怪的?”

    “没事,就是担心上次救助回来的黑贝和金毛。春嘛,雨水多,湿气重,怕它们得上狗瘟。”

    “是啊。”鬼哥嘿嘿笑着,伸手抚摸着黑贝稀疏的毛发,“冬要保暖,夏要防寄生虫和狗瘟。幸好今年的捐款多,我已经把夏季狗舍需要的消毒药水和杀虫剂都准备好了。你这个狗大夫终于不要再像去年一样发愁。呵呵,呵呵呵——”

    微尘低头淡笑,她不问也知道捐款来自哪里。

    尽管她为泽阳抱不平,骂陆西法是雀占鸠巢,但不可否认对于动保协会,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好的出现。

    “微尘,我们下周在阳光美地开展毛孩子沙发客的推广活动,你来不来?”

    微尘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浮毛,摇头道:“鬼哥,那我有事,就不去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