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 纾解不了的苦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 纾解不了的苦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看见仍在客厅一隅下棋的一老一少,季微尘微微愣了一下。

    “爷爷,我回来了。”她轻声打个招呼,匆匆往楼上走去。

    陆西法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抽了抽,脚步挪了挪。想到前几在车库的不欢而散又坐了回去。

    “还傻坐着干嘛!快上去找她啊!”老爷子转头看看楼上的房间,道“看样子,准是在以前的儿童室。你去找她。“

    老爷子的话像圣旨一样,陆西法立即起身就往楼上跑去。暗幽幽的楼道从窗外照进来几缕月光。不需要刻意寻找,她压抑的哭声就是最好的指引。

    他扭开门把,儿童室里很空。这里以前是三姐妹学习、游戏的地方,随着她们的成年,房间便空下来,慢慢变成了杂物间。

    “不——不要开灯。”她靠着墙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脸嘤嘤痛哭着。

    她觉得好痛苦、好痛苦,得了一个这样的怪病,她像困在一个空房间,找不到出路,也没有出路。她该怎么办?她一点头绪和希望也没有。

    “别担心,我不会开灯。”

    他慢慢摸索,直到眼睛适应了房间的黑暗。

    “嗨,别哭。”他走到她的身边,靠着在她坐下。

    “不要碰我!”她大哭着叫道,缩着身体往角落躲去。

    “我什么都不会做!”他发誓样的道:“我只是想陪陪你。”

    她像受伤的动物一样幽咽,萎缩着,不敢抬头看他。

    他们静静坐着,看月从窗外射进来,留在地上的清辉。

    “有人,没有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所以,微尘,你别灰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擦着眼泪,哭着:“我不想听你的毒鸡汤!它们对我没用!”

    “傻瓜!”他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她大喊起来,“我了别碰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他笑呵呵的,对她的又哭又叫完全不以为意。

    “微尘,真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曾经比你更伤心、更绝望。我恨得想背汽油桶去大街上烧死每一个人,但是后来,我遇到一个人,她告诉我恨是无能又无力的低级表现,爱才是最高级的存在。所以要努力做一个高级的人。”

    “那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女孩。”

    微尘马上:“她是一个笨蛋!”

    “对,对。她是笨蛋!我也是这样她的!”他呵呵笑着,显得非常开心的样子。

    “你走开——”她捂着脸又哭了,根本不觉得他的安慰有多动听。反而觉得他笨嘴笨舌,让她的伤心成了一个笑话。

    月娘的光越来越亮,柔白、皎洁。

    他举着手指在月光下做着手影游戏,鸟、鸽子、狐狸……

    “知道吗?这是没钱人的游戏。”

    “谁教你的?还是那个女孩?”

    他迟疑一会,道:“另一个女孩。”

    她这次没哭,而是笑了起来,在他身上拍了一下。

    “为什么教你的都是女孩?”

    “哭泣让人成长,而我记得生命中的每一次疼痛。”

    “肯定不是,”她头摇得波浪鼓,“一定是你喜欢的女孩。所以才上心记住。”

    他笑起来,“你真是想象力丰富,教我手影的是我时候的邻居。她也像你爱哭爱笑。我常笑她,看你那一哭,像只老母猪。看你那一笑,像河马在撒尿。”

    她“噗嗤”笑起来。

    月优美,她渐渐有些恍惚。收了眼泪,身体也柔软下来。

    他的手还在月下翻飞,嘴里边笑边念叨着那一句,看你那一哭,像只老母猪。看你那一笑,像河马在撒尿。

    她的头沉沉落在他的肩膀上,梦呓般的话在他耳边响起。

    “……洛阳,你是笨蛋……”

    —————————

    季微尘在程露露处预约的心理咨询是一周两次,星期一和星期五,每次一个半时。

    程露露的资费不便宜,微尘不在乎钱,她只在乎能不能快点治好她的心病。自从上周六和缙云的约会不欢而散后,她要治好的心情就更急切了。

    星期一阳光驱走了几日的阴霾,碧透的空云朵洁白。

    程露露心情极好,迫不及待换上最新的春衫。优美的颈脖上系着一条价格不菲的爱马仕丝巾。透过丝巾,仍能在欲拒还迎间看见点点红痕。这样的遮盖,反而更显得欲盖弥彰。

    “程医生和男朋友很恩爱啊。”

    面对季微尘的打趣,程露露面露粉红,娇羞地:“哪里。言归正传,我们开始。”

    “好。”

    “微尘,你还记得我曾布置给你的作业吗?”

    微尘恍然点头,此时,她才想起程露露让她往心里去找人的作业。

    “你一定是忘了?”

    “没有,没有忘。”季微尘撒谎,不就是找出心底最重要的人吗?这有什么难的!她的亲人朋友就这么多,十个手指头就数得出来。每一个都无可取代。想都不用想,现在最重要的人除了家人就是莫缙云啊。

    季微尘吐着舌头笑道:“程医生,只能一个最重要的人吗?可在我心里,我有许多很重要的人啊!”

    程露露叹了一口气,“看来你真是没有回去想过这个问题。”

    季微尘淡笑,并不觉得这个问题有多重要。

    程露露慎重地:“一定要去认真的想一想,好吗?”

    “可是程医生,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

    “这个答案很重要。”程露露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严肃地在她耳边道:“你回去以后找一个安静的,能让自己感到放松的地方。你可以点一根清香或是一盏香薰。然后躺下去,闭上眼睛。然后慢慢地往心里面去,一直走进去,走到最里面。你就会看见里面的人。”

    “真的吗?”季微尘将信将疑,“程医生,你得神乎其神。”

    “是啊,”程露露笑着做到电脑桌边,“心理学是一门科学,但更是一门玄之又玄的科学。”

    既然程露露对这个问题契而不舍地追问,季微尘也提上心来,不得不决定回去好好想想看。

    她开始预备打铁趁热,回到家就去卧室,点上一笼薰衣草精油,好好地躺下来想一想这个问题。

    事与愿违,不速之客总是来得不是时候,她回到家的时候。只耳闻得温室里传来季老爷子洪亮的笑声。

    “啧啧,你这伙子,年纪不大,这着棋下得不错!”

    “爷爷承让。”...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