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 艰苦的生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 艰苦的生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协会虽简陋、寒酸了些,至少让动物们有了个家,不再流离失所。今虽然不是星期六的公共开放日,但是因为在寒假的尾声。协会刚好还有几位资格比较老的大学生志愿者在。她们接到通知早已经做好准备。和季微尘、鬼哥一起把金毛、黑贝抬到治疗室。微尘要为狗狗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他们就在一旁协助,然后做一些辅助工作。

    一切工作有条不紊,因为不是专业人员,陆西法被很不客气的请出治疗室。他无事可干便在协会的狗舍四处溜达。狗舍里的狗看见陌生人有些是乱吠乱叫,有些是不停地甩着尾巴向他扑过来。这些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已经离开人类怀抱太久,它们极度渴望和人亲近和玩耍。看见人靠近,一个个的眼睛都怀着喜悦。

    “嗨,你是谁?在这干什么?”

    陆西法回头一看,一个长脸,瘦高身材的女孩正站在他的身后。她的表情很严肃,身边站着一条巨大的白毛茸茸的比熊,长白的大毛把比熊的脸全遮住了。

    比熊朝陆西法咧着嘴,喉咙里呼呼喘气。这种巨型比熊现实生活中看见着实有点吓人。

    陆西法忙解释,“我是季微尘和鬼哥的朋友,他们带我来的。刚才救那两条狗的时候,我也在现场。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

    女孩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他好一会,拍了拍身边大白狗的头,“安静,大白熊。”

    她的声音宛如有魔法,大白狗立即安静下来,如白羊般老实地匍匐在地上。女孩不再和他话,径直走到狗舍前为狗狗拍照。狗舍的毛孩子似乎都认识她,看见她后又吠又叫。看得出她也很喜欢毛孩子,每一条狗都叫得出名字。

    女孩不再理他,陆西法也觉无趣,溜达一圈,来到协会的后院。地上堆满了铺垫狗舍的干草,参差不齐的各种品牌狗粮、猫粮和一大堆的旧衣服。

    “这些衣服是什么?”陆西法好奇地问刚好忙完出来的鬼哥。

    鬼哥已经把做好简单清理和杀虫后的黑贝移到狗舍。

    他拍着夹克上的灰土,道:“我们协会穷得叮当响什么都缺,这些都是爱狗人士捐赠的物资,旧衣服是冬拿来铺垫狗舍的。”

    陆西法好奇地问:“你们协会的日常是如何运作?”

    “义工志愿者再加无偿捐助。”

    “这样能活下来。”

    “唉,勉强。”鬼哥嘻嘻哈哈的脸不禁阴郁下来,“协会只能是一月混一月。下个月这些毛孩子的口粮还不知道在哪里。”

    “你们没想点办法?”

    “能想的办法都想了。”鬼哥颇有些无奈地:“大家平日都有工作,来协会都是义务帮忙。别以为协会就是救助这些毛孩子,后面的琐碎事情太多,我负责协会的日常管理,微尘负责医疗,你刚才看见在狗舍拍照的萧萧了?她负责协会的对外宣传工作,还有刚才在的乖,负责协会财务。要统计每一个月协会受到的捐助,再把每月协会的支出核算之后放在公众号上。因为协会所有的收入都是个人捐助,这方面一点马虎不得。”

    确实辛苦!

    陆西法叹了一口气,要是早几年,他一定会拼死反对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劝他们早日关门,各寻各自的出路去。就如季老爷子的,真不必为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浪费生命。

    “鬼哥,微尘来协会有多久了?”

    “有**年了。微尘的资格比我还老,她高中起就是动保协会的志愿者。除了不在江城的两年,她几乎没落下过活动。”

    陆西法点头,这么长久的时间,持续不断地付出,可见微尘对协会的感情很深。

    爱屋及乌也好,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好。他很想为了微尘帮动保协会做些事情。

    “咕咕咕,咕咕咕。”

    只是他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忙了一上午早到了午饭时间。他还粒米未入。

    听见他肚子里的空城计,鬼哥爽朗地拍拍他的肩膀,道:“走走走,吃饭去。”

    鬼哥领着陆西法来到后厨,昏暗的农家厨房里弥漫一股臊肉的难闻味道,雇请的老夫妻正在吃饭。油腻的桌子上摆着两三个碟子。陆西法刚抬腿想往餐桌边走,就被鬼哥拖了回来,“别给老人家添麻烦。走,拎壶水。我们上外面吃去。”

    陆西法不明就里,被鬼哥拉出来。鬼哥塞给他一个水壶,从车上取下一包。里面是些饼干、苹果。他拿一个苹果和一包饼干塞到陆西法手里。

    “吃——”

    “就吃这个?”

    鬼哥点头。

    丁家桥地势高,山窝窝里的协会没通自来水。饮水全靠院子里的一口水井,在缺水季节,井水常常干枯,水资源属于紧俏物资。所以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来的义工们必须要自备饮水和干粮。

    这条件委实艰苦。

    当季微尘把救助的黑贝和金毛做完检查和治疗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她才觉得自己累得恍惚,瘫软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放空脑子。

    忽然,她记起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丁家桥。好像有几个时耳边没有听见陆西法喋喋不休的嗡嗡声。

    她刚跳起来,想往门外走。义工乖就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饭菜,推门进来,“微尘姐,快吃口热饭喝口热汤暖暖。我还是第一次在基地吃到热东西呢!”

    微尘愣了一下,问道:“哪来的?是阿姨和叔叔,不是了不给他们添麻烦吗——”

    “不是,不是。”乖笑嘻嘻地:“不是叔叔阿姨做的,是你男朋友送来的。”

    缙云?

    微尘有些不敢相信,莫缙云工作繁忙,自从动保协会搬到丁家桥,他就没有来过。

    “他在哪里?”

    “外面啊,和鬼哥在一起。”

    真是缙云?季微尘抱着一线希望,兴冲冲地跑到院外。果不其然,乖的口中的男朋友是陆西法,莫缙云根本没有来。

    乖来协会时间不长,并没有见过莫缙云,错把陆西法当作了季微尘的男朋友。

    此时,陆西法、鬼哥、萧萧都在院落之中不知在着什么。季微尘惊讶地发现就连最难亲近、看事情最悲观的萧萧,今也难得的露出微笑。

    看见她出来,陆西法朝她展笑。

    季微尘裹紧身上的大衣,不怎么客气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等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