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备胎如许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备胎如许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谁都不知道,程露露在市一医院后面的“现代城”区里面有一套房。现代城离她的工作室其实挺远的,无论是开车还是坐地铁都很不方便。可是方便她的“男朋友”。所谓“男朋友”也不算男朋友。

    莫缙云只把她当炮。友,是她一厢情愿陷了进去。

    有人最完美的爱情必定是始于颜值,终于才华。她对莫缙云便是如此。从大学时代开始,她的眼里就只有这位才华出众的莫学长。所以她才能无怨无悔,一做备胎如许年。

    温馨的房间里还弥留着欢爱后的糜烂,程露露从激情中回不过神来。痴迷地趴在莫缙云的胸膛上,手指在他身上画着圈圈,低语道:“云,今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不行,我下午科室有活动。”莫缙云翻身起来,捡起散落地上的衣服。

    他去洗手间简单冲洗干净,出来时,发现程露露仍躺在床上没动。

    “你下午没有病人?”他问。

    “嗯。”程露露幽怨地:“本来有的,为了来帮你泄火,全推了。”

    她的话里三分调侃,七分玩笑。莫缙云轻轻一笑,扬起嘴角。他喜欢程露露这样的女孩,大胆、泼辣,凡事拎得清。但爱和喜欢是两回事,他爱的人是季微尘那种可爱、温柔,笑起来像猫一样的女孩。

    他拿起浴巾擦着头发,一边低问程露露道:“微尘最近的心理治疗进展如何?”

    “你是医生,我也是医生。知道我不能泄漏病人的资料。”

    他冷冷笑道:“你知道我有女朋友,不还不是和我上床?”

    程露露的心默默抽痛一下,脸上堆起满不在乎的微笑,希望自己看起来洒脱一点。

    “就是老样子,不好也不坏。没有进展。”她撒了个的的谎言。

    “没有进展就是最好的进展。”

    “你什么意思?”程露露笑着问:“你是不是也太漠不关心季微尘了?”

    此时莫缙云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出发去医院,他没有回答露露的问题,偏过头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再见。”

    他关上门走了,程露露摸了摸脸颊上尚且留着的余温。

    唉……

    她闭上眼睛,在心里骂自己一句——贱。多少次下定决心再不和他来往,但他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马上就让她丢盔弃甲,前事尽忘,乐颠颠跑过来。一番**,又被他扫地出门。

    季微尘那傻女根本不知道,莫缙云多少次都是在她这“吃饱”了后去赴的约会。不然,他的**要如何纾解,靠手,还是靠意志力忍着?

    程露露想了半,翻出手机,上面储存着许多资料。最近,她看得最多的,就是季微尘所写的。

    她的写得很有趣,非常……

    陈洛阳,陈洛阳,程露露皱着眉头,觉得这个男主角的遭遇实在是非常的……让人难以置信。

    虽人生往往比更精彩,但是这位男主角的经历未免也翻转得太厉害。从地上爬的虫到上飞的龙,人和人差的只是一场机遇还是一个姓氏?

    想着,想着。程露露翻身拿出手机。

    “陆先生,对,是我。你那边进展得如何?没什么进展?好,我明白了。”

    程露露挂了手机,找来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下四个名字,季微尘、陆西法、陈洛阳、康无忧。

    她仰面倒在床上,看着这四个名字,深觉有趣。

    —————————

    莫缙云是江城中心市公立医院外科医师一个,平日工作忙而辛苦。偏偏科室主任又是酷爱热闹的人,隔三差五就组织全科医生来个欢乐的晚餐聚会,还必须要携家带口,大家一起嗨皮。

    微尘精心打扮,特意穿上莫缙云喜欢的森女风格长裙。脸上的妆化得比平常的稍浓一些些。引得莫缙云盯着她的脸打量半。

    “怎么?”

    “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样子。”他摸着她的脸,道:“微尘,去洗洗。”

    微尘努了努嘴,心里很不情愿。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穿衣打扮的风格。但她的嘴里却答出一个“好”字。

    完,即刻走入洗手间,褪去脸上的妆面,重新匀了个寡淡的裸妆。

    “好看。清水出芙蓉。”莫缙云满意地拉过她的手放置在自己的胳膊肘里。

    微尘挤出一个微笑,心里真不觉得清水芙蓉漂亮。

    她喜欢的是明艳高雅的妆容,得体大方又凸显身体的高级成衣。

    到了预定的饭店包厢,满屋子的孩子噗通、噗通已经在撒欢儿。几位同事的太太已经在热烈地讨论起来,哪片区的房子有学区房、孩该上几个课外班、到底是学古筝还是钢琴更加分?

    她们看见微尘,立马转移话题,将她拉了过去。开始喋喋不休地向她提问:你和莫医生什么时候结婚,房子买了吗、装修搞好了吗?既然都有了,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每每这个时候微尘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脸上还得带着微笑,好好和这群鸡婆的女人敷衍。

    一顿饭下来,她真是食不知味。季家是城中餐饮大佬,把她姐妹的舌头养得又刁又难侍候。一般酒家厨子根本做不出她喜欢的味道,酒水也不好。

    吃到后半程,醉醺醺的男人便开始荤素不忌,各种颜笑话张嘴就来。

    每到这个时候,微尘便坐如针毡。他们虽然是莫缙云的同事朋友,但总有几个男人饮醉后的目光总是充满**。

    这让她惊惧胆怯,又让她对自己女性魅力得到自满。

    每次和莫缙云赴宴,她又饿又累,身心俱疲。

    散宴的时候,她只想和他,下次再不想来了。但她犹豫再三,每次都把话咽了回去。

    莫缙云开车送她回去,分别时,如常在她脸上亲吻一下,摸摸她的头。

    他凑过来的时候,微尘闭了闭眼睛,感觉到自己像被主人亲吻的狗。

    莫缙云的吻寡淡得很,像一碗清汤的素面,一滴油花儿都没有。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