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人在哪,故事在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人在哪,故事在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什么?不是开玩笑。”程露露笑着推了推雪白鼻梁上的紫眼镜,望着躺在治疗椅上的季微尘,呵呵笑道:“你不记得梦的内容,只记得醒来后找我?”

    “是……的。”微尘躺在治疗椅上,脸发窘。早上一觉醒来,她把梦的内容忘得一干二净,唯独记得的是那些恐惧和害怕,以及她对自己讲的那句,来找程医生。

    “程医生——”

    “季微尘,这我很为难耶。未卜先知,窥探人心那是哈利·波特都做不到的事情。心理医生能做的其实也很有限。”

    微尘很希望地:“程医生现在不是有很多新型的治疗方法吗?催眠、催眠好了,像上次一样……只要能治好病,我都愿意去做。哪怕尝试做一百次!”

    程露露呵呵一笑,满头黑线,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姐,治病没有捷径。”程露露把激动的季微尘重新按回沙发椅上躺好,“欲速则不达,你听过?用这个来形容治病是再贴切不过。何况心理上的疾病不像身体表面看得见、观察得到的,它隐藏得特别深,非要抽丝剥茧一步一步来不可。你心里防御系统太强悍,上次催眠的效果就很不好。我不觉得还有再次进行催眠的必要。”

    季微尘叹气地躺在沙发上,大道理她何尝不懂得?缙云也一直安慰她,不要着急,没关系。但是,相爱的人不能做、爱是多么痛苦。

    她和缙云又不是顽石,生理需要是人之常情。

    尤其在看过妹妹们不和睦的婚姻后,她更觉得真情可贵,爱人难得,想治愈的心情越发急切。所以一大早,没有预约直接来到程露露的诊所要求治疗。

    “先喝杯茶。”

    “谢谢。”季微尘接过团龙青花瓷杯,碧螺春香气扑鼻而来,问道:“程医生也喜欢碧螺春?”

    “嗯,一个病友送的。”程露露轻描淡写,从柜子里抽出病历,笑着:“要是喜欢,送你好了。”

    季微尘摇头推辞。

    “今我们也别看病,聊聊。”程露露轻松地拖过一把靠椅坐在季微尘的对面,“我们来你的爱好、兴趣,你还记得时候的事情吗?还记得在哪里念的学?”

    季微尘知道,心理医生随意聊聊从来都不只是随便聊聊那么简单。她放下茶杯,不由地挺直背脊,警惕地:“你的时候是哪个时候?”

    程露露咪咪眼,明显的感觉到季微尘对她的防备。这种防备,她是无意表现出来的。明她嘴上虽然一直要配合要治疗,但在她内心深处,非常的排斥治疗。

    “随便什么时候的事情都可以。”程露露支起下巴,漠视她的攻击,微笑的问:“比如,你的父母,他们是怎样的人你还记得吗?”

    爸爸妈妈?

    季微尘稍微想了想:“我的父母和底下的父母一样,很平常的恩爱夫妻,他们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我记得他们走到哪里都手牵着手。车祸时,两人的手也一直没有松开……”

    程露露接着问:“当时,你很伤心?是不是哭了很久?”

    季微尘愣了一会,才道:“最伤心的是我爷爷,老年丧子。”

    “你呢?”

    “我?也是很伤心。”微尘低下头轻轻地,如果父母健在,季家现在就不是这副光景。

    沉默片刻,也许是感到这个话题的压抑,程露露换了个话题问:“你还记得上学时发生的事情吗?”

    季微尘偏着头想了一下,又摇头道:“没有特别的,和大部分人都差不多。”

    “呵呵,总有特别难忘的事。比如你喜欢哪一门功课?绘画、音乐、体育?”

    “不喜欢。我的艺术分很差还五音不全,同学们常笑我是鸭公嗓。但我喜欢语文,时候作文写得好,老师还常常把我的作文当作例文在全班朗读。”

    “是不是因为语文老师很帅,你才那么努力啊?”程露露开玩笑地。

    “才不是。”季微尘笑着扬起明艳的脸,整个人陷入到回忆里,“一般的孩都不喜欢写作文,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写。坐在书桌前写字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会幻想很多很多的东西,在那里面虚构一个世界。仿佛所有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还记得你写下的愿望吗?”

    “第一个当然是时光倒流,车祸不会发生。爸爸妈妈永远和我们三姐妹生活在一起。时候,我特别期待一家人都生活在海边,白爸爸出去捕鱼,妈妈在家熬鱼汤。我和妹妹在海滩奔跑……”

    “你没预想过未来的生活吗?找一个白马王子之类的,应该每一个女孩都做过这样的梦。”

    “可能有……可能也没有……”季微尘心虚的笑,“太久了,我都不记得。谁能记得时候的事情啊。也许我曾经把这些心愿写在过我的日程本上。”

    程露露突然眼睛一亮,“你喜欢写日程?那么日程本还在吗?”

    “有些在,有些遗失了。”

    “遗失?”

    “是的。大概是时间久远的原因。我也奇怪为什么会不见,虽然都是写些无病呻吟的蠢话。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季微尘耸耸肩膀,自己安慰自己的:“可能是我把它们藏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地点,结果慢慢地连自己也忘记了。”

    “你现在还记日程吗?”

    “不。”季微尘摇头,“我不想写日程了,记录日程的过程太琐碎,我想写。”她吐吐舌头,开心的指手画脚:“程医生你不会笑我?一把年纪还这么幼稚。我心里有一个故事,一对情侣,一个爱情故事。每次我当我开始虚构他们的故事时我就特别心碎和难受,可当我坐到书桌前拿起笔时,我又感到特别可笑,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件这样的事情上。那些故事有人看吗?写下来可能也是完全无意义的。”

    “无意义?怎么会没有意义?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意义,只是我们的眼光看不了那么远大,就以为它们没有意义。”程露露走到电脑前,微笑的对她:“我最喜欢看,通俗的、言情的、**的,只要文笔好都喜欢。季微尘,让我做你的第一个读者怎么样?”

    季微尘噗嗤笑出来,为露露的真实真。

    “程医生,你会笑我的。”

    “不会,不会。”露露面对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你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慢慢把故事出来。我把它们记到电脑里,发到上,过不了几日,你就是络红作家。”

    “程医生——”这个提议太疯狂,她是来看病的,现在变成写?

    “可以啦,有什么关系。快,快——的名字叫什么——”

    程露露如此热心,弄得季微尘很不好意思。

    “快,的名字叫什么?”程露露不依不饶的催促。

    季微尘沉默了一会,淡淡的道:“名是《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吗?这个名字真好,南柯一梦,一梦南柯。故事的背景是什么时代?现代、古代、架空、科幻、修仙……”

    季微尘摇晃着腿,整个人窝到沙发上,侧着头枕着自己的手腕,“就近代。我希望这个时代,既不太远也不太近。旧的还未死去,新的刚刚萌芽。”

    “女主角呢?女主角叫什么名字——”

    季微尘的眼睛重坠下来,眼前一片黑暗,暗处又有朦朦光亮,一位少女笑着蹦跳着向她跑来。

    “她叫无忧。无忧无虑的无忧,康无忧。”

    敲击键盘的指头凝滞了一下,程露露起身调暗房间光线,接着回到电脑前继续问:“男主角的名字叫什么——”

    “……”

    “微尘?”程露露梦呓般的问她:“微尘,告诉我他的名字……”

    “……洛……阳。洛阳牡丹的洛阳,陈洛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