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一闪而过的缘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9.一闪而过的缘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微雨常常酸她是,因祸得福。

    在季家,如果能逃离季老爷子的干涉,是多么幸运的事。

    季微雨不能,季微澜也不能。父母双亲的早逝,让她们身上不但有自己的责任还有父亲母亲的责任。代替父亲尽孝,填满爷爷失去独子后的忧伤,还要撑起家业,维持门面。

    季家无子,季老爷早做好安排。

    二妹季微雨招婿上门,找的就是无父无母的玄墨。季家对玄墨有抚育之恩,他做上门女婿是最好不过。季微澜的未婚夫谷自新是出自书香门第谷家的孩子。谷家的长辈一百年前就在十里洋场上当律师打官司。现在的谷家赫赫有名的法律之家,家里的亲戚不是当法官,就是检察长,再不然就是开律师事务所。

    大姐季微尘……

    曾经也有过一个未婚夫。非常、非常显贵的尊贵家族——就是今的陆家。

    陆家从民国开始就是豪富之家,随着政局的动荡几起几落,一直未有彻底倒下去。他们隐到幕后,一直与这个国家的高层集团维持良好的关系。

    传闻中季微尘能入陆家的法眼乃是经过层层严格征选的结果,当然这些征选都是在她不知情的状态下暗暗进行的。她和陆家的长子陆泽阳也算打认识,面对长辈的安排,微尘本来只能听从。

    十九岁的季微尘对爱情没有幻想的,也不敢有幻想。书上写一入豪门深似海,是一点没错。深宅大院里的寂寞,会像无声的海水慢慢把人吞没。

    大胆的季微雨撺掇着她跑,跑到涯海角再莫回来。

    她也想跑,但跑了她,微雨该怎么办,还有更不懂事的微澜该怎么办?

    总不能让妹妹顶上去?

    就在她惶惑、无助之际,陆家出事了。

    飞机失事,撞毁在瑞士的雪山上,一家七口同时罹难。

    有人,爆炸的光芒像火山爆发,特别壮观又特别安静。

    失去新郎,亲事自动告吹,陆家只余下一位七旬高龄的曾祖母。

    她和季老爷子一样白发人送黑发人,季老爷子只失去儿子儿媳,陆祖母则失去所有全部的亲人。

    陆西法是私生子,是陆祖母在失去所有亲人后千方百计寻回来的继承人。

    他的命真不是一般普通的好。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季微尘坐到梳妆镜前开始进行晚间的护肤工作。再累、再乏任何时刻女人也不能松懈自己。

    “姐姐,玄墨哥哥会和二姐离婚吗?我真不敢相信,玄墨哥哥会不爱二姐。如果他不爱二姐,那他为什么要和二姐结婚呢。他是为了我家的钱吗?我一想到这……就觉得毛骨悚然,好可怕。人怎么能这样?”

    季微尘默默地拍着爽肤水在光滑的脸蛋上按压。她为妹妹的真苦笑。

    “不是所有人都像电影一样幸运地遇到又合适又互相喜欢的人,大部分的婚姻里爱情所含的比例真的很轻,所以婚姻才能在爱情没有后继续走下去。”

    反正男女在一起开始是繁衍后代,后来是为了生活,爱情才是最后产生的附属物。

    “大姐,话不能这么——”

    “那你倒,你和谷自新是怎么回事?”

    提到谷自新,季微澜像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大姐,求你别问了。我是一时被鬼迷了心窍,猪油蒙了心。”

    她的话让微尘乐了起来,正儿八经地对微澜道:“你不是挺喜欢谷自新的嘛?十二岁就在楼梯口堵着人家,向他表白。你忘了,我们都还没忘呢!呵呵——”

    微尘打趣的话让微澜臊红了脸,她急吼吼地道:“姐,求你了!十二岁耶!十二岁的话就像放屁好吗?我现在恨不得穿越回去,把十二岁的我爆打一顿。审美水平实在是低,不仅低还贱!”

    微雨婚姻触礁,微澜也不幸福。微尘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好了,好了。我今实在累了,你快点出去,我要睡觉!”

    “大姐。”

    “你还有什么事?”

    微澜踌躇半,声问:“你,你今晚看见陆,陆,就是法哥哥,心情怎么样??”

    “怎么样?没怎么样!”

    季微尘累了一,早没力气应付妹无邪的问题,只好用武力请这位真妹出去,“别用这种无聊的问题烦我,什么陆西法的,我全忘了!”

    用力关上房门,不一会儿,微澜不死心地又在门外敲道:“大姐,开门——”

    “又怎么啦?”微尘快要疯癫了。

    “我的手机。”

    微澜颠颠进来从沙发缝里把手机拿出来,又颠颠跑出去,临出门不忘朝她挤眼,“姐,你可以睡觉了。我保证,再也不会来了!”

    季微澜拿着手机,在昏暗的走廊上按亮了屏幕,凑近了声道:“法哥哥怎么样?我这个间谍还称职?”

    陆西法的俊脸在手机上一笑一笑,不吝啬地表扬道:“微澜,你有做奸细的潜质!”

    微澜“切”地朝他翻了个白眼,间谍和奸细的含义可差远了!

    她决定不理陆西法的嘲笑,仍笑容可掬地笑道:“法哥哥,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喔。我要的爱马仕——”

    “放心,爱马仕限量版,应有尽有!”

    送走话痨季微澜,微尘用力把自己抛进柔软的大床,阖上双目,很快就进入梦乡。

    她的梦乡是一片浮浮的银白海浪,她伸出手发现掬起的海浪并非是海水而是像风一样流动的东西。它们轻轻荡荡,在她指缝间溜走。她在海浪中滑行,左顾右盼,不知要往哪去。突然眼前出现一个男人,他穿着白长袍,手里拿着一个古怪的像头盔一样的东西,严厉地道:“季微尘,还愣着干嘛!治疗的时间到了。快过来——”

    治疗?治疗什么!

    微尘惊讶地:“我并没有得病,不需要什么治疗。”

    话音未落,她身后立即出现几个同样穿白衣的彪形大汉,拖手的拖手,摁头的摁头,把她压在一张黑的治疗椅上。强光照在她的眼睛,耀得睁不开。可怕丑陋的头盔直接戴在她的头上。

    “啊——啊——不要——”

    季微尘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呼吸急促,眼睛睁得老大。她惊恐地摸索着被沿,手心湿漉漉的全是汗水。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闭上眼睛继续睡觉,明早上就去找程医生,她一定可以帮她。...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