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他什么错都没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8.他什么错都没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家是江城内为数不多还能算得上是名门望族的名门望族。季老爷子常常骄傲地摊开老地图,对着曾孙季源:“看,过去的江城的地有一半都是我们季家的!”这是很多很多年前的故事了,季家几起几落,辉煌的半壁江山早灰飞烟灭。现在的家业是季老爷子在废墟灰烬上一点一滴、死攒苦熬重新赚下来的。和过去的财富是不可比拟,但也足以让老爷子骄傲,至少是重振了家风。在风云诡谲的国内,多少大家族、大财阀没落了或是逃走了。只有季家坚守下来,而且活得还比较好。老爷子是对得起季家的列祖列宗的,是死后可以昂首挺胸走着去坟墓的。

    人世间十全十美难得。老爷子唯一最大的遗憾是独子早逝,余下三个孙女,季家香火后继无人。

    无子传宗接代,季家的祖业眼看着要断在这里。老爷子到底厉害,十年前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接替者,父母双亡的姜玄墨。他收养玄墨为养子,改名为季玄墨。五年后,又主持了玄墨和孙女微雨的婚礼。他是把玄墨彻底留在季家,玄墨和微雨的孩子自然也姓季,男孩,四岁,叫季源。

    源源是老爷子心肝上最重要的一坨肉,如果谁敢带走源源那是拿刀割他的脔心肉。

    姜玄墨——或者是现在的季玄墨如果和微雨离婚,源源就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多可怜啊!老爷子一听就不同意,气得血压都要爆头。

    提起这个妹夫和微雨……季微尘就脑壳痛。他们闹离婚不是一日之事。她一直压着、劝着,但就还是压不住,管不住。

    玄墨来季家时,微尘年长是姐姐,微澜年幼是妹妹,只有微雨和他年龄相仿。除了爷爷,他和微雨最是亲密。

    脾气暴躁的微雨也只有在玄墨面前才会真的化作斜风细雨,温柔无双……

    季微雨不解曾经多么看好的一对,怎么到现在会三一吵、五一大闹,再没有过去的恩爱甜蜜?

    玄墨和微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真的要离婚?

    她带着满腹疑问匆匆走进客厅。远远听见二妹季微雨的声音:“离婚是个人自由,谁也无权干涉。爷爷,我实话告诉你,今我是铁了心,哪怕不要源源我也要离婚!”

    季微尘倒抽一口凉气,忙不迭进来。

    客厅里烟雾迷漫,季微雨还是在宴会上的一身朋克装扮,正坐在藤制沙发上吞云吐雾,眉目紧锁。妹季微澜远远坐在另一张远离风暴中心的沙发上朝进来的季微尘用嘴形问:“大姐,我们该怎么做?”

    季老爷子站在季微雨面前一手抚着心口,一手颤巍巍指着她,气得浑身发抖,眼看着要倒下去。

    “爷爷!”

    “爷爷。”

    季微尘急忙走过去和季微澜一同扶住摇摇欲坠的老爷子坐下,俩姐妹又是拍背又是顺气。

    “季微雨,你胡什么,要气死爷爷是不是?”季微尘先骂一通妹妹,“离婚是开玩笑的事情吗?组成一个家庭多不容易。源源是你的亲骨肉,你倒能不要就不要,我们做姨妈的还舍不得哩!”

    “大姐!你别管我的事——”季微雨烦躁地把手里的香烟按灭在桌上,“我的事情谁也管不了也帮不了我。”完,抄起身边的皮衣外套往大门冲去。

    “微雨、微雨——”季微尘拉住二妹的手,着急地:“这么晚,你要去哪里?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商量,非要离婚呢?玄墨是那么好的男人,他有什么错?”

    “姐!他什么错都没有!”季微雨尖叫到:“是我不想再拖累他——”

    “微,微雨啊——”季微尘支吾着:“你怎么会是拖累呢?玄墨很喜欢你哩,你这么漂亮和能干……”

    “谎言一万遍还是谎言。姐姐,我再不想自欺欺人。”季微雨用力甩开她的手,径直走向门外。

    季微尘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去追她。

    “微雨——”

    留给她的只是门外机车摩托喷发的白尾气和轰隆马达声。

    季微尘站在呛人难闻的汽油废气里怔忪一会,默默摸了摸心脏,那里不知为何好像突然抽了一下。有一种特别难言的悲伤和难过。

    为什么难过,为了微雨和玄墨即将土崩瓦解的婚姻,还是她那句,我不想自欺欺人。

    转身回来,客厅里的老爷子倒在沙发里垂头丧气。别看他平日骂微雨最多,其实疼她也最多。

    “爷爷——”

    “什么都别了。”季老爷子对季微尘摆手,多无益,他虽老但还不糊涂。“澜扶我回房间去。”

    “好,爷爷。”微澜扶起爷爷往房间去。

    “爷爷,你好好休息。”

    ———————

    混乱至极的一,疲惫不堪,最后是一地鸡毛。

    季微尘在浴室待了很久,有时候真希望不顺遂的杂碎生活能像蒸腾的热气慢慢消失不见,又希望能施一句魔法让坏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唉………

    哪里有那样的好事?

    她笑自己真,认命地披上浴袍从浴室出来。

    “呀,你怎么在这?”

    原来是季微澜正坐在紫丝绒贵妃椅上玩着手机,看见她出来,吓的把手机都掉到地上。

    “你在干嘛,和谁微信呢?”微尘看到手机屏幕一闪,微澜又这么慌张。

    “我还能有谁,自新嘛。”微澜甜蜜蜜地笑着,赶紧把手机藏到沙发缝里,走过来讨好地给微尘揉肩松骨。

    季家三姊妹,各有特。妹季微澜长得是如雨后雏菊,娇美秀气,却是新时代的女性,一张利嘴,骂人不带脏字;二妹季微雨是火热的玫瑰,爱得浓烈,恨得缠绵,靠着一副容颜演绎红尘男女的嗔痴爱恨,刀刀见骨,却解不开自己的心结情劫;大姐季微尘是高贵典雅的香槟牡丹,令人见之难忘。有绵软的身姿,动人的容貌,是颠倒众生的好胚子。

    季微尘是长女本来应该挑起家族重任,从到大季老爷子也是如斯培养长孙女的。什么事情都要求微尘要做到最好,要给妹妹树立榜样。她也是好孩子,再苦、再难的事情都承受下来努力做到最好。可怜不遂人愿,大约五、六年前,季微尘在旅行时不幸发生车祸,撞伤头部,在医院休养了大半年。虽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但也算九死一生。从那以后,季老爷子像换了个人,再不敢逼她做任何事情。婚姻大事都随得她自己做主。

    季微雨常常酸她是,因祸得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