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梦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梦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写在前面的话:

    喜欢一些心理的故事,总觉得人的心是像宇宙一样浩瀚的地方。

    这个故事偏一些心理悬疑,也许题材会比较冷一点,希望能有一些共鸣。

    此故事纯属虚构,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也不接受任何考据和推理。故事嘛,打发时间,博您一笑而已。

    谷雨白鹭

    楔子

    中国江城是一座没有春、秋的城市,这座城中生活越久,大家对此越有共识。十月里如果能遇到和煦温暖的太阳,那么你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到家家户户把花花绿绿的棉被、衣服齐刷刷晾在各个能够有阳光照拂的地方,夸张到连社区花园里修剪好的灌木丛上都耷拉着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东西,压得树们都直不起腰。

    刚晾完家里老棉被的退休老头、老太太们便开始悠哉悠哉地推着婴儿车开始在花园的路上溜达。不但是老人,年轻人也喜欢出来晒这难得的日光浴。

    浮生偷得半日闲!

    公园的休憩亭中,季微尘懒懒地朝明艳艳的阳光伸了伸手。温热的阳光在手指中流泻,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洁白的手指在强光下变成半透明状,几乎可以看见里面红红的血管。

    今,她本来是约好和男友莫缙云一块吃饭的。不巧,市里医疗卫生系统服务突击大检查,全市医生都不许请假,约会只好取消。

    难得这么好的太阳,不出来晒晒真是辜负。即使没有男友陪伴,季微尘也自在的,独自一个人坐在街心花园享受美丽下午时光,和阳光玩一玩迷藏游戏。

    她玩得高兴,周围的孩子也被她的动作吸引着围了过来,兴奋地看这个大阿姨在干什么。

    “过来、过来……”她笑着教孩子们一同在阳光下用手指做影子游戏。

    “看,这是狗、猫、鸟……”

    “哇——”孩子们发出惊讶地赞叹。

    观者开心,季微尘也玩得投入极了。

    这时,一辆黑车绕着街心花园转啊转啊,徘徊许久后终于停了下来。

    季微尘被阳光烘焙得一身发热,阳光下如一只爱娇的猫,一颦一笑都是娇媚。

    她骨子里流露出自然成的微熟,高贵典雅,又不是任何人都能靠近的亵玩。

    突然,一片阴影从头顶落下,遮住她头顶的光。让她置身在黑暗之中。

    阴影下,她的身体一阵发凉。

    抬头,轻蹙,责怪眼前的人挡住属于她的阳光。

    “先生,你挡住了我的光。”她道。

    “微尘!”

    她还未指责男人已先喊出她的名字。他戴着墨镜,穿一套黑的贴身西服。样子模模糊糊,声音也模模糊糊。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季微尘愕然地问,表情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

    “微尘!”男人顿顿声音,不置信地问:“微尘!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是、是、是……”

    他满含愤怒,她却一点都没听清他后面的话。

    “你什么?”

    “认真地看看,看看我是谁!”他愤怒地摘下眼镜,弯腰用一双大掌钳夹住她的胳膊提起来与他平视。

    “你干什么,放开、快放开我!”季微尘吓得魂飞魄散,用力挣扎起来。

    她眼前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男人的模样。惶惶地只觉得想要逃离。

    “先生,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

    “微尘,微尘!”男人用力把她圈入自己怀里用力紧紧抱住,如抱住失而复得的珍宝!喉咙里发出低低吼道:“微尘,这些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你真的不再爱我了吗?……你好狠心,安安有多想妈妈,我有多想你——”

    怀抱何其温暖,何其熟悉啊!

    季微尘怔怔地任他抱着,贪恋一刻的温暖,忘了要去推开他。

    脸上凉飕飕的,滴滴答答头顶的空下起雨来。她的身体被淋得透湿,心也从温暖冻成了冰块。

    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和心跳,冷静地抽离他的怀抱。“对不起,先生。你认错人了。”

    雨水把他的脸冲刷地越发模糊,声音也越飘越远。

    “你——记得越郡吗?”他在暴雨中问她。

    “抱歉,从没去过。”她不加思索地回答。然后,退后两步,转身离去。

    雨越下越大。

    微尘在雨中仰面,奇诡的男人,不知道是真认错人了,还是有病?

    她不断揉捏着被他碰过的肩膀,那里火辣辣的疼,手臂手指和无名指发出麻木的感觉一直绵延不绝传递到心脏。

    心好痛、好痛!

    好像有人朝上面开了一枪。

    眼泪顿时如雨坠下……

    季微尘控制不住回过头去,眼前的景已并非熟悉的街心花园。

    是她从未来过的地方——

    黑夜,嶙峋。

    大雪,纷扬。

    烈火,如荼。

    有人在叫、有人在哭、有人在发狂,怒吼……

    她害怕地往后退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梦,还是幻觉?

    她害怕极了,脑子发懵,转不过弯来。着急地四处张望,想看一看有没有自己熟悉的事物,或是人——

    终于,她发现了。

    刚才的男人,正蹲在地上!

    她高兴地抬腿想跑向他,可双脚却像在水泥地上生了根似的,拽都拽不动!

    张嘴想叫他,拼命想喊,拼命想喊,喉咙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明明熟悉,明明就在嘴边,明明就可以叫出来他的名字,但就是什么也不出。

    就像突然忘记,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蹲在地上,眼睛直直看着前方。他的目光越执着,她就越感到绝望。好像失去救命的稻草,被永远抛弃。

    “……啊……啊……”

    不——

    季微尘惊恐发现有另一个自己从身体里分离出去,哭喊着跑向那个男人,她大哭着仿佛像个和父母走散的孩子。拉住他的手,使劲摇晃,拳头如雨点,眼泪淌满脸颊。

    她嘶吼着质问:“陈洛阳,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雪花霖霖,他的手是冷的,人是冷的,周围环绕的空气还是冷的……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这么对我……”

    她哭着扑倒在他身旁,他动也不动,怀里正抱着一个女孩。女孩眼珠漆黑,脸惨白,弥漫传来血腥气味。

    “她……她……”

    微尘的心痛到无以复加,心碎到几乎死去。

    “求求你——”她哭着拉他的手,哀求道:“求求你,放下她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是爱你的啊,爱你的啊……”

    她哭着在他脚边瘫软。

    男人的脸越来越模糊,在她的眼前渐渐化为尘埃。

    一切都消失了。

    “啊——啊——”微尘尖叫着,发现自己躺在雪地里。

    她动弹不得,无法动弹。

    伸出的手沾满殷殷血红,头顶的大雪飞飞扬扬。

    她知道,她失去了他,也失去全世界……

    白雪渐渐把她覆盖。

    盖住她的眼睛、口、鼻,覆没住整个身体,也盖住她的心……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