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第34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入东宫正文 34.第34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顾筠拍了拍傅承衍的肩膀, 学着豫王的口气,“等本王将来做了皇帝, 顾筠, 你一定会后悔的。你他是不是个傻子。”

    且不傅承衍还在这里站着,豫王完全不是傅承衍的对手,就皇帝吧, 他亲爹还活的好好的, 就在想百年之后的事情了。

    可真是孝顺的亲儿子,皇帝可以是活的非常失败了。

    傅承衍笑了笑, 道:“他是很蠢, 可是父皇……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管什么呢。”

    顾筠认同地点头。

    傅承衍却又皱起眉头,“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什么?”

    “想不明白,为什么傅承枢敢如此自信,他并不是自大的人,今实在奇怪。”傅承衍的手指不自觉地搓了搓, 似乎在深思着什么。

    他这样一,顾筠也觉得奇怪,豫王的为人顾筠自认还是挺清楚的,他能够在自己跟前做伏低多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可见心志坚定性情隐忍, 若是为了一个不熟的表妹而这般失态, 根本就不可能。

    顾筠猜测:“他会不会是被人下了苗疆的蛊毒,就是话本上常的那种,能够让人性情大变。”

    傅承衍面不改色夸了句:“你猜的很有道理。”

    顾筠顿了顿,“你这话的可真违心,你猜是因为什么?”

    “想不明白。”傅承衍懒得再考虑,“我会让人监视他的,不管他想做什么,都不可能成功,别多想了,我送你回家。”

    这种时候,谈论豫王做什么,简直扫兴。

    顾筠也没有多言,豫王和皇后二人的想法,不是正常人能明白的,比如顾筠就不懂,为什么皇后能同意同时娶顾家两姐妹的主意,分明知道,一旦她得知了此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居然还敢赌一把。

    总归是很奇怪,一般人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今晨宫中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朝野,顾筠刚回家,就看见靖远侯站在大门口等着她,傅承衍陪在她身侧,没有避讳地走进去。

    靖远侯行了个礼:“太子殿下。”

    傅承衍抬手,“顾侯,里面谈吧。”

    “殿下请。”靖远侯也没有多言,看了眼顾筠,示意她跟上。

    书房里面,靖远侯率先开口,“殿下,今日的事情,臣已经听闻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殿下……”

    傅承衍笑了笑,“我的话,顾侯也未必相信,让阿筠吧,她昨一直在,很清楚事情的经过。”

    顾筠感受到了一丝山雨欲来的风暴,对着靖远侯的眼睛,只能硬着头皮上,“昨我在奉殿的,发现殿下的状态不对,就同阿璇了不回来,去找了殿下,结果就在那处阁子旁边碰上了。”

    “殿下带着我藏在了一边,没过多久,孙玥孤身前来,进了阁子,豫王在里面,和她……”顾筠停顿了一下,觉得靖远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才道,“可是今早上我们去捉奸的时候,豫王已经不在了,而孙玥却是口口声声,昨日是殿下所谓,陛下让人搜查,只有一条亲王的腰带。”

    “然后孙玥因为污蔑太子,被陛下杖杀。”顾筠深吸一口气,“豫王在其中的联系,全被陛下压了下来。”

    靖远侯看着自己的女儿,忽然笑了笑,“阿筠,你们昨晚已经见到了孙玥和豫王偷情,那么为什么……不早早出来呢?昨夜里就带人去捉奸,豫王肯定跑不掉,何必等到今日,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顾筠怔了怔,转头看向傅承衍。

    我爹爹的段数太高了,我招架不住,交给你了。傅承衍从她眼中,非常清楚的读出了这么一句话,与之相对应,顾筠理所当然后退一步,低下了头,像是没有听见靖远侯的质问,一心装聋作哑。

    傅承衍道:“因为昨夜之时,皇叔祖和几位长辈都早早休息了,昨日宴会忙碌劳累,我不敢打扰他们,才不得不今早的,否则定不会让贼人得逞。”

    靖远侯轻嗤一声:“太子殿下,娶了我的女儿,还不能与我以诚相待吗?”

    “我自然可以,是怕顾侯不可以,毕竟您不止阿筠一个女儿,有些话我了,也怕您偏心另外一个姑娘对我不利,”傅承衍直言,“除非顾侯能真的和豫王一脉彻底两清,否则让孤,如何信任你?”

    他语气淡然,似乎这样的话很正常,靖远侯看着他,两人互不相让,对峙着不发一言。

    顾筠站在一旁挠了挠头,也没有话,爹爹有爹爹的决定,没必要为了她怎么样,而傅承衍有自己的责任,他更不能为了自己无条件去信任爹爹。

    这点事情她还是能想明白的,毕竟她自己不乐意做红颜祸水。

    最终是靖远侯先绷不住了,他轻轻叹口气,“太子殿下心志之坚,臣望尘莫及,殿下既为嫡长,正位东宫,便是正统,臣愿为殿下驱使。”

    靖远侯后退一步,躬身下拜。

    傅承衍扶起他,笑道:“顾侯不悔?”

    “殿下何须多问?”

    靖远侯直起身子,“那么,殿下是否可以告诉我,昨夜是怎么回事?”

    “自然,昨晚并不是我利用阿筠,是她自己跑来的,这一点岳父可以放心,我定然不会利用阿筠做什么的。”傅承衍知道他的心结所在,先解释了一句,方继续道,“昨晚的事情,是皇后和父皇意图害我和孙玥发生苟且之事,我一向警惕他,便没有中招,顺便把豫王换了过去。”

    “至于为何今早上……”傅承衍勾唇一笑,“因为我想让父皇惹起众怒。”

    顾筠和靖远侯同时看向他。

    傅承衍俊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阿筠,你这是什么眼神,别搞得好像你不知道一样。”

    靖远侯拦住想话的女儿,“殿下的心思,果然不是臣能懂的。”

    生的帝王之材,有手段有能力,出身正统,这样的人不做君主,还能给谁呢,靖远侯心中叹口气,这位太子殿下比他想的还要厉害几分,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能不能斗得过他。

    傅承衍回了句:“顾侯这样想才对,孤并不是父皇。”

    靖远侯浑身一震,对上他的眼睛,缓缓道:“臣明白了。”

    帝王心术,本就不是他们为人臣子可以任意猜测的,如今皇权衰落,皇帝权势地位都不行,才容得下他们这些权臣作威作福,可是傅承衍和皇帝不是一样的人。他若为君王,自然不会看着人骑到他头上。

    不过靖远侯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皇帝懦弱且无能,下已经隐隐有了纷乱之势,若非太子强势,这朝局也不可能像如今这般安稳。

    若是傅承衍能安定下,他自是甘愿俯首。

    顾筠垂下眸子,她不傻,听得懂这两人的话。不过如今这样正好,无论是豫王还是别的谁,都不是傅承衍的对手,爹爹和他一条路,才是最好的。

    傅承衍转头看她,轻轻唤了声:“阿筠……”

    顾筠惊醒,抬起头,“干嘛?”

    傅承衍眼中泛起一丝笑意,“没事,就喊你一下。”

    他还以为,顾筠会生气,毕竟这样跟靖远侯话,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冷静,到底是他忘了,顾筠的性格,并不像表面上一样自大狂妄。

    她一直是个聪明的姑娘,对于所有的事情,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感觉。

    顾筠斜睨他一眼,哼道:“你是不是傻。”

    靖远侯看着二人相处,倒是松了口气,看起来,殿下对阿筠是真的有感情,并非为了他的权势,若是阿筠能够过得好,也值了。

    他两个女儿,分属不同的阵营,自然只能保住一个的,靖远侯从不怀疑这两人之间的争斗是你死我活,可是她们这样选择了,哪怕是做父亲的也不能横加干涉,只能尽其所能,让两个女儿活下来。

    傅承衍为人磊落,或许来日,还能求他饶顾璇一命。

    靖远侯轻轻叹口气,抬头看着雕梁画栋的屋顶,心里有些淡淡的感慨,他以为自己此生戎马,绝不会掺和这些闲事的,可是为人父的,总归不能袖手旁观。

    靖远侯笑了笑,“殿下今日可要留下用膳,若是要,臣便去安排了。”

    “不用了。”傅承衍拒绝,“我还有些事要出城一趟,多谢岳父好意。”

    顾筠没有避嫌,一脸好奇的问:“你要出城去干什么?”

    傅承衍低头对上她的眼睛,哑然失笑,“你也想去?”

    顾筠连忙点头,那可是城外啊,她已经很久没出去放风了,每日关在这么座宅子里面,都闷出病了。

    傅承衍便看向靖远侯,靖远侯道:“殿下有要事,带着阿筠,恐怕会碍事……”

    大年初三亲自去做的事情,肯定是机密了,他大概也是不乐意的吧。

    傅承衍失笑:“这有什么,我的事情,没有什么是阿筠不可以知道的,既然岳父没有意见,我就带阿筠走了。”

    靖远侯沉吟片刻:“阿筠胡闹,劳烦殿下多多照看了。”

    傅承衍浅浅一笑,拉住顾筠的手,“走吧。”

    顾筠高高兴兴跟上去,声音传到靖远侯耳朵里,“你要去干什么?”

    靖远侯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叹口气,阿筠在太子殿下跟前还是这样,可见傅承衍并没有瞒过她什么,这样也好,坦诚相见。

    走出顾家大门,傅承衍道:“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什么地方,神神秘秘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入东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入东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入东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