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第 33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入东宫正文 33.第 33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宗人令闻言, 冷笑一声,道:“当然是查不到的, 可能让陛下这般维护, 还能是哪个人!”

    傅承衍语气平平淡淡的,“既然查不到,就不要多了, 皇叔祖您德高望重, 可父皇那里……还是尽量不要理会了,皇后太厉害, 我实在怕您在她手里吃亏。”

    宗人令道:“我这把年纪了, 陛下就是再糊涂, 还能拿我怎么样,我是他唯一的叔叔,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皇叔祖,您就听太子殿下的吧。”顾筠也劝他,“皇后那个疯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您一把年纪,本就该颐养年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傅承衍这么劝,可是觉得他这样了,总是有道理的,也便跟着劝了几句, 傅承衍道:“阿筠的有道理, 您年纪大了, 这些事情,以后就交给我吧。”

    顾筠惊诧地看了他一眼,将要出口的话默默吞了回去,自己落后一步,慢慢沉思起来。

    傅承衍还真是个好人,竟然要自己挡刀,把皇叔祖给送去安全的地方。

    “承衍啊,你当我不清楚的心思吗,我做皇子的时候,比你们争的还惨烈,十来个兄弟,唯有我和先皇活了下来,我什么没见识过,皇后这点阵仗,还吓不着我。”

    宗人令笑起来,声音落地铿锵,“若是她当真要斗,那我老头子就舍命奉陪。”

    傅承衍微怔,叹息道:“皇叔祖,您不必如此的,这是我的战场,不得已劳动你们是没有法子,岂有让你们替我挡刀子的道理,总归这下,父皇无法一手遮,皇后也掀不起大风浪。”

    顾筠忙不迭地点头。

    宗人令道:“承衍,你有你的道理,我自然也有我的道理,先皇去世之前,曾托孤于我,要我好好看着陛下,若他不贤德,便可择主另立,我虽不至于此,可陛下近来所做种种,着实令人失望,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宗室大半凋零,如今也唯有我算得上是陛下的长辈了。”宗人令深深叹口气,“若我都只看着不做事,这下还有救吗?”

    傅承衍还欲再劝,却被顾筠拉住了,顾筠甜甜一笑道:“皇叔祖,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帮你服殿下的,您就放心吧。”

    傅承衍看她一眼,虽然不明白她的意思,却也闭上了嘴。

    宗人令点了点头:“此事大约也就如此了,陛下一心护着皇后母子,且忍耐两年吧,我先回府了,这宫里多待一会儿都让人觉得难受。”

    “皇叔祖慢走。”傅承衍示意一旁伺候的人扶着他,看着鬓发苍白的老人,步履蹒跚走远了。

    他这才看向顾筠。

    顾筠道:“皇叔祖虽然年纪大了,可他也有自己的坚持,让他躲在你身后安享清福,他如何能够心安理得,反正皇叔祖德高望重,下皆知,皇帝也好,皇后也罢,只能忍着他,你也不必太担心了,就让皇叔祖按自己的心意来做事。”

    傅承衍叹口气:“我自然知道这个,可是以前母后刚去的时候,我多蒙皇叔祖照顾,才能有今日,自然是想让他颐养年。”

    只是若皇叔祖实在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傅承衍总归不能拦着他。

    “你是好意,皇叔祖也是好意,何必争执,若是不想他操心,你尽管把事情解决掉就好了。”顾筠理所当然道,“无论你怎么劝,皇叔祖都不会答应的,何必跟老人家这些。”

    傅承衍点了点头:“你的有道理。”

    他看了眼时辰,“我送你回家吧,都这个点了,想必靖远侯也该着急了。”

    “不急。”顾筠撩了一下头发,眉目含笑,问了句:“我记得之前你跟我,过年的时候,要跟我一件事,今都大年初三了,可是我还没听到,傅承衍,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傅承衍微顿,他还真的给忘记了,只能怪时间过太久,最近事情又太多。

    顾筠看他这个神情就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十分好脾气:“忘就忘了吧,现在想起来就好,到底是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傅承衍看着她,神情有些复杂,深深吸了口气,还是了句:“顾筠,我爱你。”

    这几个字一出口,顾筠吓得后退了一步,神色震惊至极,“你……你什么?”

    不对,这走向很奇怪啊,怎么突然来了句这个,你是不是昨灌进袖子里的酒,顺着手臂把自己弄醉了,怎么突然就起了醉话。

    顾筠脸色纠结,“你是不是醉了……”

    傅承衍险些气笑了,无奈道:“你呢?”

    顾筠挠了挠头,“可是……我没什么本事,又骄纵跋扈,还脾气坏,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有自知之明。”傅承衍毒舌了一句,“这行不行?”

    顾筠瞪他。

    傅承衍深深叹口气:“你还记得我上次回京吗?”

    顾筠……顾筠居然摇了摇头,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她还真的不怎么记得住,毕竟上辈子,跟傅承衍不怎么熟,当然也不会很关心傅承衍道状况。

    “四年前。”傅承衍懒得跟她卖关子了,再这样下去,非得活生生被顾筠气死不可,“四年前我回京的时候,在宫宴上看见你,然后就看上你了。”

    顾筠“哦”了一声,“看上我长得好看了,我就知道,你们男人啊,都是这种货色。”

    傅承衍唇角抽了抽,都不想跟她话。

    顾筠笑起来,眼神狡黠至极:“傅承衍,你的是真的吗?”

    傅承衍的呼吸微微停顿了一下,又极其明显地深呼吸一口,方淡淡道:“顾筠,我从不对你假话。”

    他的语气陡然认真起来,话语里的坚定让顾筠心中一跳,顾筠使劲仰起头,对上傅承衍的眼睛,男人的眼睛宛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泉水,倒影着她的身影,那眼睛里不见多少波动,可是慢慢流动的一丝温情,却还是不经意间被捕捉到。

    顾筠低下头,声:“傅承衍,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

    傅承衍没有话。

    顾筠一阵心塞,又觉得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便又扬起头看着傅承衍,“你怎么不话。”

    傅承衍一摊手,“你让我什么?”

    顾筠唇角动了动,也的确是找不到话,便深深叹口气,“能不能不要讲这个了,以后再吧,我先回家了。”

    傅承衍点了点头,又来了句,“是你非要问我的,并不是我要的。

    若是不先把责任推出去,难免顾筠这样的人不会贼喊捉贼,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把过错都推给傅承衍,至于顾筠能不能做出这种事,傅承衍丝毫不怀疑。

    顾筠磨了磨牙,“傅承衍,你还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肯吃,我怎么就认识你这种人呢?”

    还喜欢她,都不肯为她背黑锅,这百分百不是喜欢,男人都是大骗子。

    “顾筠……”傅承衍神色复杂地看她一眼,“我真是服了你的口才。”

    不管什么样的事情,最后到底都是别人的错,且让人无话可,傅承衍觉得若是换个真的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人来,非得被她欺负死不可,幸好自己意志坚定,美色当前,不为所动。

    他完话,手伸出去,触了触顾筠柔嫩的脸颊,却只是一触即分,没有多做停留。

    顾筠嘿嘿干笑两声,加快了脚步,往宫门口走,傅承衍跟着她,也没多,只是在无人注意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眼神里,也渐渐落下一丝失望,他还以为……不管如何,顾筠心里也该有他一席之地的,可是现在看起来,他在她眼里也只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而并非她喜欢的人。

    疾步走在前头的顾筠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那里依旧白皙如玉,可唯有顾筠自己能感觉到,从脚底直冲脑门的热意。

    刚才傅承衍带着热意的手蹭在脸上,轻柔的力道宛如春日里最和煦的微风,让顾筠觉得,自己仿佛是他手下的珍宝,那种被人珍视的感觉,如影随形,让她的心,一瞬间有了动摇。

    宫门便在眼前,可是顾筠却停下了脚步,傅承衍向前看去,眼睛发红的豫王站在那里,直直盯着一起走来的两个人,似乎是下一刻就要扑上来跟人打一架。

    傅承衍上前一步,握住顾筠的手,淡淡道:“走吧。”

    “顾筠,傅承衍,你们给我站住!”

    傅承衍停下脚步,看了眼豫王,神色冷淡似寒冰:“你叫孤什么?皇后便是这样教你的吗?不敬长兄,不敬主上,你的教养去哪里了?”

    豫王眼睛发红,一步一步靠近他,声音里的恨意几乎冲破际:“傅承衍,你装什么,你竟然陷害我和孙玥,还有你顾筠,你就眼睁睁看着一个姑娘被人陷害,却不加阻拦,现在她死了,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顾筠冷冷一笑:“我的良心为什么要痛,她咎由自取就该有这样的准备,真正良心痛的,不该是怂恿她的人吗?豫王殿下,这话您该去问问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虽然被禁足了,可陛下并没有拦着您去见她,你去问问她,亲侄女儿被自己害死了,她夜里做梦的时候,会不会被吓醒啊?”

    豫王咬牙:“母后是为了表妹好,你们才是狼子野心……”

    顾筠嗤笑一声,压低了声音:“我到今才知道什么叫做贼喊捉贼,你和皇后想陷害太子殿下,结果被人反算计了,就这样恼羞成怒吗,傅承枢,你只是愚蠢罢了。”

    完此言,欣赏着豫王难看的表情,顾筠继续道:“太子殿下是您的亲哥哥,您平日里还是尊重着点吧,这不是昨晚的奉宴,就被祖宗罚了。”

    豫王的拳头咔咔作响。

    顾筠抬高了声音,“豫王殿下,恕我直言,陛下得罪了半个宗室的人才保下你,你还是别再招摇了,否则下人都知道殿下在昨晚行那种龌蹉之事,您还要不要脸,哦不,这已经不是脸面的问题了,我该问,殿下您还要不要这亲王的身份,还想不想做金尊玉贵的皇子!”

    豫王的手缓缓松开,他冷冷看着顾筠,低声抛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顾筠听见,险些被他笑哭了,很是用力地捶了捶傅承衍的肩膀,傅承衍无奈摇头,“他了什么,让你笑成这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入东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入东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入东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