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第32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入东宫正文 32.第32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傅承衍神色淡漠, “依儿臣之见,自然是按律法处置, 孙氏一族并非世家, 又非上大夫,与国无功,没有赦免的权利, 至于皇后娘娘……她是外嫁之女, 自然不必牵连。”

    他也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今若是牵扯了皇后, 皇帝肯定不会乐意的, 想破脑袋也会给这个人脱罪。

    皇帝却依然皱眉, “承衍,孙家虽然不是世家,可却是皇后母族,亦算得上是皇亲国戚,若是这般用刑,让皇家颜面往哪儿放。”

    顾筠嗤笑一声, 又捂住唇,没有话。

    傅承衍看她一眼,淡淡道,“父皇,孙家算什么皇亲国戚?高祖皇帝有训, 外戚之家, 皆不得加封, 皆无关皇室。便是后妃充入宫闱,都与其母家再无关联,何况皇室。孙家如何,跟皇后娘娘毫无关系,跟皇室,更没有关系。”

    他比皇帝略高了半头,这会儿站直身体,看着皇帝便呈现出一种睥睨之势来。

    皇帝的指尖微微泛白,他环顾四周,又对上傅承衍的眼睛,慢慢后退了一步,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般。

    “太子所言甚是,把这个女人拖出去打死,不许她胡八道,至于孙家……虽有高祖遗训,然法理之外仍有人情,若因此杀人全家实在残暴,便……罚孙玥一辈,男子此生不准科举入仕,女子不得与皇族联姻,太子以为如何?”

    一片寂静无声,顾筠的笑声便格外刺耳,“陛下也太偏心了,孙玥如此污蔑殿下,奉宴之时行苟且之事,这是多大的罪名,按我朝律例,足以废掉储君,可如今竟只是杀了孙玥,倒对狼子野心的孙家人轻轻放下。”

    顾筠转头看着四周的人,抬起手臂召唤了一下,“诸位都是宗室德高望重的人物,觉得陛下的裁决,公平吗?”

    皇帝脸色涨红,喝道:“顾筠,你不要太放肆,你们靖远侯府,还是朕的臣子。”

    傅承衍压下顾筠的手臂,淡淡道:“父皇既然已经做出决断,儿臣不敢有怨言,阿筠为人直来直去,今日不过是为儿臣鸣不平,并没有别的意思,此事便交给父皇吧。”

    他神色自若,后退一步,躬身行礼:“父皇,儿臣先带阿筠告退了。”

    她完,拉着挣扎不休的顾筠,头也不回地离开众人的视线,刚转过角落,顾筠就笑的眯起眼睛:“我演的好不好?”

    “很好。”傅承衍真心实意夸了句,“浑然成,一点都不像是装的,我倒要看看,父皇会怎么样收场。”

    顾筠想了想,猜测道:“陛下对皇后一片深情,我猜大概会为了她,不理你吧,反正你们早就撕破脸了,也不在乎继续得罪你。”

    傅承衍笑了笑,“我倒是盼着这样,他不仁,将来我才好不义,他不慈,我方能不孝。”

    傅承衍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嗜血之气,顾筠吓的抖了抖,恼怒道:“你那是什么眼神,吓谁呢!”

    傅承衍愣了一下,收回目光,转眼就笑了,“这算什么吓人,顾筠,我昨就跟你了,你跑不掉的,我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欺负。”

    到了他手里的人,怎么可能跑掉,就算顾筠无法爱上他,但只要她不爱别人,就只能待在自己身边,豫王也好,或者所有觊觎她的男人,都休想从他傅承衍手中,抢走她一根头发丝。

    “傅承衍,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顾筠使劲踮起脚,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那那个样子真的很吓人,我又没有得罪你,你再敢那样,我就打死你。”

    着话,她还嚣张地伸了伸拳头。

    傅承衍将她的手拦在手心里,“虽然这样你会生气,但是阿筠,你真的打不过我。”

    顾筠闻言却气炸了,手上用了个巧劲,挣脱开傅承衍的手,趁他愣神的功夫,一脚踹在了他腿根上。

    特别狠。

    傅承衍嘶了一声,脸色极为难看,又做不出伸手揉这样猥琐的动作,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了,“顾筠,你是在谋杀亲夫。”

    “是啊。”顾筠拍了拍手,一脸不在意,“你要知道,想对付你,我有的是法子,莽夫才会靠蛮力。”

    她清楚明白那一脚伤不了傅承衍,顶多让他尴尬一下,脸色这么难看,大概也是地方不对,不过顾筠觉得自己很腼腆了,自己踢了他的腿,而没有……

    顾筠轻咳一声,“别闹了,我们去打听打听陛下怎么处置的,然后奸夫找出来没有。”

    “肯定找不到的。”傅承衍勾唇一笑,“不定豫王就多了条新的腰带,是一人一条,其实也不过是个腰带,想做个一模一样的,没有丝毫难度。”

    昨晚他还在床上捡了条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的,这算什么大事,豫王只要推忘在家里了,他府上绣娘那么多,一会儿就是一条,送过来还没有丝毫破绽。

    顾筠皱起眉头:“那就这么算了?”

    “谁让他醒的早,先跑了。”傅承衍叹口气,“孙玥已经被父皇打死了,死无对证,只要豫王咬死了不知情,谁也不能奈何他,我要对付的也不是他。”

    “孙家吗?”顾筠奇怪道,“可孙家一个的乡绅家族,有什么值得你对付的?”

    “是为了皇后。”傅承衍解释,“皇后虽然想摆脱自己的出身,可是孙家人对她推崇备至,皇后也利用的得心应手,这些年很多事情都是孙家人帮她做的,毁掉孙家,便等于毁了皇后半条手臂。”

    “乡绅有乡绅的好处,有些事情你父亲做了,会被人误会谋逆,可是乡绅干了,顶多是让人觉得好笑,比如聚敛粮草兵马。”傅承衍冷冷道,“父皇借着孙家的手做这些事情,一直没有人察觉,若非偶然我也不会知道,原来父皇为了对付我,竟然如此不拘一格用人才。”

    顾筠愣了愣,安慰般地拍了拍他的手,才撑着走廊的柱子,道:“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也不用为了这个难过,做君王本身就是寂寞的事情,没有父母,刚好能狠下心肠,不被人带累。”

    傅承衍看着她,“阿筠,若是所有人都能有你一半通透,世上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顾筠低着头,长如蝶翼的眼睫毛扑扇着,宛如两把扇子,若是真的那么通透,上辈子也不会死那么惨了,人啊总是如此,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傅承衍,如果我也是个傻子,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会喜欢一个傻子吗?”

    “如果是你,都可以,反正你本身也不聪明。”

    “你才不聪明。”顾筠呸他,“会不会话。”

    “阿筠,不聪明和愚蠢是不一样的,孙玥那种,心比高,不知轻重的才叫愚蠢,很多人不聪明,只是看不穿罢了,这才是人间百态中最常见的,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法,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因为她聪明与否。”

    喜欢一个人,是喜欢一颗心。

    傅承衍没有出口这句话。

    顾筠撇过头,似乎是在逃避什么,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肯抬头,直到傅承衍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顾筠唇角才慢慢勾起一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弧度。傅承衍手心温暖干燥,有着让人心安的力量,顾筠不由自主地蹭了蹭。

    傅承衍转头看她一眼,顾筠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向厚如城墙的脸皮,禁不住红了红,脚下加快速度,无论如何都不想和傅承衍待着了。

    两人手拉手,宛如是真的看花回来一样,尤其顾筠面色绯红地低着头,更让人觉得情丝靡丽,不疑有他,都发出善意的笑声。

    宗人令哀叹着气,捋着胡子走过来,傅承衍笑道:“皇叔祖,又是谁惹你不高兴了,怎么愁眉苦脸的?”

    “还能有谁,你父皇……”他恨铁不成钢地叹气,“为了个女人,置祖宗家法于不顾,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们傅氏一族,头一次出现他这种情种,真真是红颜祸水。”

    他看向顾筠,又觉得这样不大好,又添补了一句,“皇后若是和阿筠一样聪慧贤德也便罢了,可门户出身,就是不知轻重,陛下也不知道管管,简直丢尽了皇家颜面。”

    顾筠笑眯眯道:“多谢皇叔祖夸我。”

    宗人令也跟着笑起来,“我就阿筠懂事,承衍比你父皇有福气。”

    “皇叔祖别生气了,陛下的决定,咱们是改不了的,既然他执意如此,咱们也只能认了,不过是个的孙家,不足挂齿,若为了他们气坏了您老人家的身子,那才叫罪过。”顾筠语如连珠,宽慰了几句。

    宗人令叹口气:“我有什么呢,只是为承衍不值,承衍贵为太子,为了下太平多年镇守边关,可是回了京城,却要被一个妇人欺辱,我们老骨头也帮不了他,真是惭愧。”

    “皇叔祖这是什么话。”傅承衍不认同地摇头,“我为下百姓而战,只要百姓心中知道便好,又不为皇后而战,随她怎么做,总之她也休想真的欺了我去。”

    傅承衍扶住他,陪着他慢悠悠走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孩子了,以前多赖皇叔祖照顾,如今承衍长大成人,也该我来保护大家了。”

    宗人令长叹一声。

    傅承衍便随口问道:“那个奸夫,可查到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入东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入东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入东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