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第31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入东宫正文 31.第31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顾筠站在他身边, 神色丝毫不变,其实心里如猫爪挠了一般, 痒痒的, 疯狂想看看皇帝的脸色。

    傅承衍的声音十分响亮,皇帝听的一清二楚,闻言瞳孔一缩, 下意识转头, 看见站在那里言笑晏晏的傅承衍时,脸色青红一片, 如同见了鬼一般。

    傅承衍缓步走过去, 身边的人自然而然道:“拜见太子殿下。”

    “父皇和诸位叔伯们都干什么呢, 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帝的手颤抖了一下,他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阿筠昨儿没来得及出宫,就留在了东宫,今儿闹着要去那边的梅园看花,我就带她过来了,谁知道还没走到地方, 就看见父皇在这里,一时奇怪,就过来了,父皇……可是出什么事了?”

    皇帝不可置信道:“你们昨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他盯着顾筠,若是傅承衍谎, 顾筠这个脾气, 肯定不会附和的。

    顾筠笑了笑, “昨奉殿的宴会散了之后,我看殿下好像喝醉了,身边也没个伺候的人,就带着他回了东宫,结果错过了宫门下钥的时间,就在东宫凑合了一晚上,今想着既然住都住了,听闻御花园的梅花开的正好,就让太子带我来了。”

    她的头头是道,迎着皇帝的目光,丝毫没有怯意,皇帝眼神深沉,他的人分明已经把傅承衍带进去了,而且昨他亲眼看着傅承衍喝掉的酒,不可能有问题,肯定顾筠帮着傅承衍谎了。

    只是没有证据,皇帝想了想,心一横,开口道:“今一早,有个太监到朕寝宫里,禀告碰见有人在在此处行苟且之事,朕一时愤怒就来了,既然大家都在,就一起看看吧。”

    他还盼望着里面有什么东西,能证明傅承衍的身份,能让傅承衍背锅。

    皇帝完话,便推开门走了出去,屋内一股情。欲之后的味道,可床上只躺了个赤身**的女人,完全不见另外一个人的踪影,皇帝心内一喜,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对身边的大太监道:“去把人叫醒。”

    大太监领命过去,走到床边,倒吸了一口冷气,“陛下,这是孙家姐。”

    “哪个孙家?”皇帝明知故问。

    “是皇后娘娘的侄女儿,孙玥孙姐,孙姐,您醒醒……”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猛然尖叫一声,惊恐地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发抖道:“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傅承衍不动声色捂住顾筠的眼睛,顾筠自然不乐意,伸手就想拨开,可她哪儿是傅承衍的对手,掰了几下,毫无成果,只得狠狠磨牙。

    傅承衍淡淡道:“父皇,咱们还是先出去吧,让孙姐穿上衣服再。”

    皇帝点了点头,毕竟人家是个姑娘,不管做了什么,他们一群大男人,也不能欺负人家。

    傅承衍拉着一心想看热闹的顾筠出去,训斥道:“什么都看,长针眼了怎么办?”

    顾筠翻了个白眼,当我是傻的啊,“那你还看,人家还是个姑娘呢,你就不怕长针眼?”

    傅承衍哑口无言,他们在这里斗嘴,旁边人看着都笑起来,宗人令捋着白胡子,笑呵呵道:“筠儿啊,承衍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姑娘家,就不要这般好奇了。”

    “你们就会帮着他话。”顾筠不高兴道,“谁让他是你们家的人,我不是呢,你们肯定听他的不听我的,句不好听的,哪有人相信外人不相信自己子孙的。”

    皇帝冷冷看她一眼。

    傅承衍轻轻一笑,揉了把她的头发:“没有你这么话的,打就没有人不疼你,你现在叫血口喷人你知道吗顾筠,再这样子,以后皇叔祖真的不喜欢你了。”

    皇帝的脸色黑了几分,语气疏冷道:“承衍,不要再话了,此事如此严重,你们还有心情笑,当真是不知所谓!”

    亲疏不分,血口喷人,字字句句,皇帝都能对号入座到自己身上。

    傅承衍淡淡一笑,并不接话,皇帝更加心塞,冷冷看着慢慢走出来的孙玥,脸色黑沉似铁,“孙玥,这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场合,竟然敢在此胡闹!”

    孙玥跪地,“陛下饶命,民女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民女昨夜早早就睡了,没想到今一醒来就是在这里,求陛下给民女做主,我清白已失,若是找不到那人,民女甘愿以死谢罪。”

    皇帝皱了皱眉,状似公正道:“昨晚和你过夜的人,你可知道是谁?”

    “昨夜黑灯瞎火,民女不知道那人是谁,可是我听见有太监喊……”孙玥抬起眼睛,觑了四周一圈,低头道,“喊……太子殿下。”

    皇帝满脸震惊地后退一步,看向傅承衍时,似乎深受打击,顾筠站在一边,十分佩服他的水平,这装的,半分破绽都没有,难怪人家能做皇帝。

    众人都震惊地抬起头,目光聚集在傅承衍身上,傅承衍似乎也非常诧异,低头看了眼孙玥,半晌似乎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哑然失笑,仿佛觉得十分不可置信,“你是……孤?”

    他笑了笑,反手指了指自己,“你的意思是,孤让人把你从你的住所偷出来,到这个地方偷情,然后又跑出来,甚至带着顾筠过来贼喊捉贼?你是这个意思吗?”

    孙玥迟疑地点头。

    皇帝喝道:“太子!你有什么要的!”

    “你这话就血口喷人了。”顾筠挽住傅承衍的手臂,“傅承衍昨一直和我在一起,我能作证,东宫所有人都能作证,陛下好歹查明白了再责问殿下,否则殿下被人污蔑了,还要被自己生父不信任,也太可怜了。”

    “顾姐和殿下一体,东宫尽是殿下的人,自然你们什么就是什么。”孙玥委委屈屈的哭诉,眼中流出两条眼泪,衬着弱不禁风的脸,显得面若梨花,极为可人。

    可是顾筠没有这个怜香惜玉的心思,她冷冷一笑,“我好歹有人证,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太子殿下,谁知道你是不是与人偷情败露了,故意栽赃给殿下的,空口无凭随便污蔑储君,孙姐你可要想明白了,这样的罪名,不是你担的起的。”

    孙玥俯身下拜:“民女出身低微,自知配不上太子殿下,也不敢要个法,若是殿下不承认,民女便死了干净,绝对不会打扰殿下的。”

    “顾姐出身高贵,民女心向往之,如今既然不能和顾姐相处了,民女也不奢求别的,只求陛下查明真相,还民女一个清白,如此,民女九死不悔。”

    傅承衍淡然道:“孤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而且……恕我直言,你并没有哪一点值得我看上的,样貌,学识,人品,你哪里值得我费那么大力气?”

    傅承衍嗤笑一声:“孤在战场杀敌之时,对付最强悍的敌人也不过只用这么多心机罢了,难为你编排出来,倒是让孤对自己刮目相看,原来我朝一个土豪乡绅的女儿,竟然比南江国的国君还要难以对付。”

    “如此看来,倒是我朝之幸了。”傅承衍冷冷一笑,“父皇,此女血口喷人,污蔑于我,儿臣万不能容,今日若她拿不出证据,儿臣启父皇,以谋逆叛国罪论处!”

    孙玥浑身一抖。

    皇帝道:“来人,进去搜,此处阁楼素来无人居住,搜到了谁的东西,自然就是谁做的,至于她……做了这等事情,若是被逼的也便罢了,若是故意冒犯先祖,污蔑太子,朕定然不轻饶。”

    傅承衍只不咸不淡来了句:“父皇英明。”

    御林军就位,进去搜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过后,首领手中托了一只腰带,跪在皇帝面前,“陛下,在其中搜到了一条男人的腰带。”

    皇帝被那腰带的花纹刺的眼疼,傅承衍拿两根手指拈起来,“这是亲王的礼服腰带,一人唯有一条,年庆的时候穿戴,昨在宫里的亲王,皇叔祖自然是不可能的,几位叔伯和三弟,查一查谁的腰带丢了,就是谁做的。”

    皇帝想拒绝,可是根本不出话来。

    这会儿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自己全盘被傅承衍算计了,按照原本的计划,傅承衍早起发生此事,定然会离开,找人圆场,只消在其中搜到他的腰带,一切自然不言而喻。

    可是所有的内容都变了,昨夜那人,不定真的是豫王,这腰带也换成了豫王的,傅承衍的心机,当真深沉莫测,昨晚的醉酒,怕也是装的。

    宗人令喝道:“我亲自去问,谁的丢了,今日宗人府传家法,三十大板,无论是谁!”

    傅承衍拦住他:“皇叔祖不急,这还有事情没解决,此女刚才污蔑于孤,按我朝例律,污蔑皇太子,等同叛国,孤应该没记错吧,叛国当诛九族,儿臣请陛下圣裁,为儿臣做主!”

    皇帝骑虎难下,嘴唇微微动了动,看看四周愤怒的神情,又想想皇后哭哭啼啼的脸,只觉得烦躁异常,心内对傅承衍的怨恨更上一层楼。

    若没有这个儿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请陛下圣裁。”宗人令也颤颤巍巍道。

    皇帝闭上眼睛,道:“依太子之见,朕当如何处置?”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入东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入东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入东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