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第 29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入东宫正文 29.第 29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四下寂静, 皇帝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后面的事情, 你可安排好了, 告诉你那个侄女儿,万万不可出了差错。”

    皇后笑道:“陛下放心吧,玥儿早就被臣妾通了, 现在一心一意想要帮陛下做事呢。”

    傅承衍冷冷一笑, 心里隐约有了个猜测,他看向下座的豫王, 对方正笑吟吟地跟身边的大臣寒暄, 一幅礼贤下士的模样, 诚恳无比,可惜眼中的算计却挡都挡不住。既然皇后和皇帝敢算计他,那就原路奉还,报应到他们儿子身上,也不算自己的过错,想来先祖不会责怪自己。

    傅承衍看向自己身边伺候的太监, 低声嘱咐了两句,对方脸上显现出一丝讶异,又点头应了,轻缓地退出了奉殿。皇帝和皇后只当他是中了招,让太监去做什么, 也没有疑虑别的看, 反而双双举杯, 在奉殿内便饮酒作乐,皇后更是道:“陛下,今日盛宴,诸位爱卿都在此处,臣妾倒有个提议,不知是否可行。”

    “什么提议,你。”皇帝和她一唱一和。

    皇后笑道:“臣妾的侄女儿擅长器乐舞蹈,今日特意排了节目给大家助兴,不知道陛下是否恩准?”

    皇帝闻言,脸色一变,就想让她闭嘴,奉殿是什么场合,他还是知道的,真按照皇后所言,可是对祖先的大不敬。

    可是皇帝话未出口,宗人令便霍然起身,喝道:“皇后,你此言何意?”

    皇帝愣了愣,低头看去,却见满殿之人都目光厌恶地看着皇后,似乎皇后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皇帝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倏然一惊,浑身已经冒出了冷汗。

    皇后犹自不觉,“宗人令,本宫敬你是长辈一向多加忍让,可你也不能踩在本宫头上作威作福!”

    ”我便踩你又如何。“宗人令声音愤怒至极。

    皇帝来不及阻拦,宗人令便继续开口道:“陛下,这奉之宴的来历,想必您不会忘了吧,皇后娘娘出身低微不知道轻重,多年来咱们也甚少提及,娘娘不知道还便罢了。”

    “可您总该知道,奉之宴,起源于高祖皇帝贞敬十一年,当年三地旱灾,四处水患,民不聊生,高祖皇帝亲自往奉殿祈求上苍护佑黎民百姓,上感其心志,降下神谕,水旱之灾尽退,高祖皇帝感念上苍恩情,特于新年之际于奉殿设宴,并有圣喻,奉之宴,不得宴饮游乐,以敬上苍,以安黎民。”

    老人的声音满是愤怒,“陛下该不会忘记了此事吧,皇后此举,意欲陷陛下于不义,陷黎民苍生于不宁,其心可诛,臣启陛下降下惩处,以息上之怒。”

    他话音刚落,下面坐着的人齐齐站起身,拱手道:“臣等附议。”

    皇帝怔了怔,看着一群人义愤填膺的脸,便知道此事不可善了,便道:“准奏,只是皇后不知此事,并非有意冒犯,便禁足一个月,罚俸半年,后宫诸事,交由淑妃负责。”

    皇后脸色惨白惨白的,从宗人令抬出高祖皇帝的时候,她便知道此事不可能全身而退了,如今只是禁足罚俸,都是事,她很是松了口气。

    宗人令似乎是不大满意,只是看皇帝的脸色,到底也不敢多言,反正还没有真的冒犯先祖和上苍,让她逃过一劫,吃个教训也便罢了。

    傅承衍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话,听见皇后话,他就已经猜出来了对方到底想干什么,只是人已经安排下去了,总不能白费,再演一下,让皇后知道,她算计的阴谋越多,受到的反噬也就越多。

    顾筠坐在底下,一直在看着傅承衍,自从喝完那杯酒,傅承衍的状态就不太对劲,也不知道怎么了,傅承衍的酒量总不该这么,她心下奇怪,便一直盯着,生怕对方被人算计了。

    元如媚笑道:“这才几没见,就让你想成这样,顾筠啊,你你是不是真的红鸾星动了。”

    顾筠道:“是啊,那是我未来的夫君,我喜欢他不行吗?而且傅承衍生的好看,谁会不喜欢他呢?”

    那个孙玥恐怕连傅承衍的脸都没看见过,就心心念念想与顾筠为敌了,毕竟傅承衍这样的人,他的样貌,身份,品行,没有一样不吸引着人前仆后继。

    元如媚无奈摇了摇头:“恕我直言,你们真的是造地设的一对。”也唯有太子殿下能降得住顾筠这只妖精了。

    “谢你吉言。”顾筠托腮一笑,“我也这么觉得。”

    元如媚一阵心塞,狠狠叹口气,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她。

    皇后被罚之后,再无人敢找事,宴会便在深夜之时散去,顾筠站起身,对顾璇道:“你回去告诉爹爹,我今去别人家玩,明再回去。”

    顾璇冷淡地应了,丝毫不关心她要去哪里,挽着靖远侯夫人的手臂,便离了宫城。

    顾筠转头看向傅承衍,那处却已经没有人,她愣了愣,提起裙子往外跑去,室内的人已经三三两两散开了,也没有人注意她的动作,顾筠十分成功地潜进了御花园。

    她想起今日的种种奇怪之处,皇后不是第一年在奉殿参加宴会了,往年都是老老实实的,唯有今年非要作妖,因为以前傅承衍不在,今年才回京,傅承衍若是出事,肯定与她脱不了关系。

    只是皇后……到底要避嫌,不可能在自己宫里做什么,顾筠忽然挑眉,往另外一个地方而去。

    她记得,御花园里有处阁子,是从奉殿往东宫去的必经之路,关键是距离皇后的寝宫不远,而且那处弯弯绕绕,极其容易藏人,若是有人想谋害傅承衍,肯定是从那处下手的。

    暗夜里,顾筠也不敢带人,独自往那边跑,她咬紧了嘴唇,眼中全是焦急之色,连裙摆上都沾惹了泥土,真个个人都有些狼狈,好不容易才跑到地方。顾筠深吸口气,正打算踩着阶梯上去,可是身后倏然出现一个黑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将她往角落里拖去。

    顾筠猛地挣扎起来,耳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别喊。”

    顾筠转头,黑暗中,傅承衍的脸十分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轮廓,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香,顾筠声问:“怎么回事?”

    傅承衍轻轻吁了一声,示意她安静,顾筠同他站在角落里,两人都贴着墙,身体挨着一起,顾筠觉得,仿佛有些热气从脸上传来,不知名的感觉席卷了整个身心。

    她握了握拳头,心翼翼地离傅承衍远了一些。

    傅承衍看了她一眼,伸手揉了揉她因为奔跑而变得杂乱的头发,顾筠正想拨开他,却瞬间愣住了,她听见人的脚步声。那声音轻缓,伴着柔柔的喘息,是个女子。

    傅承衍附在她耳边道:“孙玥。”

    顾筠瞪大眼睛,仔细瞅着,却见孙玥推开了阁子的门,走进去,屋内始终没有点灯。黑暗之中,渐渐传出一两声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呻,吟。

    傅承衍拉着顾筠走开,才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在宴会上看你不对劲,跑过来看看。”她没有多做解释,反问傅承衍,“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皇后想要设计我和孙玥发生关系,在酒里面下了药,被我察觉了,我让人给豫王下了药,把他带来了,孙玥现在正和他在里面……”傅承衍顿了顿,“这种事情,你一个女儿家,就不要多问了。”

    顾筠心知肚明是什么事,又挠头:“那皇后只管给你下药,干嘛还在奉殿来那一出,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因为孙玥长得好看。”傅承衍淡淡道,“皇后以为我见了她,不定就看上了,不必她再操心,事实上不需要这么麻烦,可惜皇后画蛇添足,蠢的厉害。”

    顾筠放下心来,闻言皱眉,声问道:“你觉得孙玥长得好看。”

    “没有,她没有你好看。”傅承衍矢口否认,“只有皇后这种蠢货,才会觉得她好看,我又不是瞎子。”

    顾筠沉默了一瞬,深深叹口气,“傅承衍,我觉得你比我还不要脸。”

    “你现在才发现有些晚了,事已至此,想悔婚也来不及了。”傅承衍拉起她的手,“宫门大约已经下钥了,你今住在东宫吧。”

    顾筠跑进来就没打算再出去,闻言也没有什么,跟着他便往前走,边走边道:“也不知道明会怎么样,肯定很尴尬吧,不过想想也很痛快,皇后这辈子都别想和娘家人解绑了。”

    她前世嫁给过豫王,知道皇后这辈子最大的心病就是出身,因为出身,她不能一开始就做皇后,不能让他的儿子做太子,在宫里还要被人嘲笑出身低微,在顾筠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她无时无刻不想脱离自己的出身,可是豫王和孙玥发生了什么,豫王只能负责,豫王府一辈子都会有一个和皇后一家的出身低微,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这一切,就像是在打皇后的脸。

    顾筠心里怎么想怎么痛快,甚至想放一把鞭炮。

    傅承衍道:“是啊,这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盼着皇后能学乖一点,以后不要出幺蛾子了。”

    顾筠笑出声:“真想看看,明皇后会是什么表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入东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入东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入东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