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第 26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入东宫正文 26.第 26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消息是傅承衍到给她的, 顾筠是真的十分惊愕,忍不住问了出来。

    傅承衍老神在在点了点头, “我听闻是这样的, 他来找你麻烦,回去的路雪太厚,看不清底下的东西, 他的马踩到雪地里的一根针, 发了狂,将他甩了下来, 摔到了腿, 只可惜……没有什么大碍。”

    很是遗憾。

    顾筠却大笑起来:“我今年要给老爷多烧两柱高香, 这对我也太好了,我跟你讲,昨我把他赶走了,就跟老爷希望他摔断腿,没想到成真了。”

    顾筠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拍了拍傅承衍的肩膀:“这是最近最好的消息了, 我太高兴了。”

    “顾筠……”傅承衍叹气,“你是个姑娘,不要这样子,我手下的将军都要比你文雅一些。”

    “你难道嫌弃我吗?”

    “当然不会。”傅承衍无奈道,“算了,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豫王也是咎由自取, 只是我担心按照皇后的性格,会做出什么不正常的事情来,这对母子可是蠢得厉害,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让清月跟紧了,一步也不能离开。”

    “我知道的。”顾筠回答,显得特别乖巧懂事。

    傅承衍揉了揉她的脑袋。

    顾筠使劲仰起头,几乎将脖子翻转了一半,看着他的手,问道:“你手上怎么了?受伤了吗?”

    “没事,昨儿练剑的时候,不心蹭到了。”傅承衍将手缩回去,“这么的伤口,你怎么就看见了?”

    那伤口是真的非常,不过半寸长,细细的一条,把手放在别人跟前别人都不一定能看见,她居然仰着脸看见了。

    这怕不是脑袋顶上长了眼睛吧。

    顾筠一把将他的手给拉出来,仔细看了看那细的伤口,“你刚才话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这是针划的吧,傅承衍……昨豫王摔了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顾筠眯起眼睛:“我发现你这个人很虚伪,你做便做了,为什么还要装作是个意外,怕我知道吗?对哦,你怎么知道我了什么话,,我院子里哪个人给你通风报信的?”

    傅承衍握拳,抵唇轻咳:“这个……我昨儿过来了,听见他那段话。”

    的确是他做的,那针是他直接弹进豫王马腿里的,否则有马蹄铁在,哪儿那么容易扎上。

    只是实际操作的时候一个没有注意,针尖划过了手心,留下了一道伤疤。

    顾筠瞪大眼睛,这才反应过来,昨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院子里,只有清欢清月和两个看门的丫鬟,根本没有传闲话的机会,傅承衍会知道,肯定是他自己听见了。

    “你……”顾筠脸色复杂地看着他,“所以你就连门都没进,直接跑出去帮我实现愿望了?”

    傅承衍点头,也觉得有几分尴尬,这种毛头子才会做的事情,实在不太适合他。

    当着他的面,顾筠的眼眶微微发红,她忽然上前一步,抱住了傅承衍的腰,将脸埋进他怀里,低声道:“谢谢你。”

    傅承衍摸了摸她的脑袋,“你怎么了?”

    顾筠摇摇头,没有话。

    傅承衍真的很好很好,她这辈子真的没有看错人,这个男人为她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为了让她高兴,若非看见他的伤口,或许自己真的会以为是上替自己惩罚豫王。

    可这件事是人为的,她却更加高兴一点,因为是傅承衍为了哄她高兴做的,有个人为了她默默做事,这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因为不管是哪个人,哪怕是爹爹,都不曾这样过。

    旁人都顾筠张扬傲慢,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知道,顾筠只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她渴望有一个全心全意的对待她,可是爹爹还有别的女儿,她从来没有爱过豫王,因为她知道豫王的世界里,有太多的东西。

    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叫傅承衍的人,这个男人和她一样没有母亲,他的世界里没有别的亲人,只有自己,在他眼里自己便是最重要的人。

    顾筠能感觉到,心中坚冰慢慢融化的热度。

    ***

    宫中,豫王躺在床上,眼神阴翳,神色难看至极:“母后,我们都被顾筠和傅承衍骗了,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我猜测顾璇和我在望月阁的事情,八成也是她教唆顾璇的,就是为了摆脱我,和傅承衍在一起。”

    皇后坐在他跟前,“你为什么这么,顾筠和傅承衍并无交集,最近的也是十年前了,那会儿她还是个娃娃呢,我还是了解顾筠的,她就是大姐脾气,被家里宠坏了,但凡一点不顺心就不乐意,她因为愤怒因为嫉妒陷害你跟顾璇我相信,可她那个脾气,怎么会乐意跟傅承衍暗无日的,你想太多了。”

    “母后,那是你根本没看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亲亲热热的宛如一对老夫老妻,顾筠还叫他承衍哥哥,叫他阿衍,这么多年了,她还没这么叫过我呢!”

    豫王恨恨地捶了下床,“傅承衍,傅承衍,母后我发誓,我早晚要把他拉下马!”

    “你别着急。”皇后压下他的手,“太医你要静养,不能生气,你放心吧,外面的事情有母后呢,不管是因为什么,顾筠跟傅承衍定亲,她就是咱们的敌人,母后不会让她好过,她不是受不了自己男人在外面有别人吗,我就不信她管得了傅承衍。”

    皇后笑容森森:“最好吵起来,他们撕破了脸,对我来才是最好的结果。”

    “母后……您要做什么?”

    “你舅舅家的表妹要进京了,就在这几日。”皇后温声解答,“若是傅承衍和她发生了点什么,你觉得顾筠能不能忍?她忍不了,最好让靖远侯和太子决裂,那你娶了顾璇,靖远侯就只能站在咱们这边了。”

    “母后这个计策是好,可是傅承衍油盐不进,母后如何确定能让表妹和他……”

    “后宫的诸多手段,你们年轻人没有见识过,要想成事,办法多得是,你可能不知道,昭惠皇后就是被先先太后下了药,不得不进宫的。”皇后冷冷一笑,“他母亲避不开的事情,傅承衍也别想避开。”

    豫王却好奇道:“昭惠皇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父皇十分厌恶他和傅承衍,可是为什么还要立她做皇后?”

    “昭惠皇后是先太后的亲侄女儿,陛下嫡亲的表妹,自两人就定了亲。”皇后淡淡道,“可是那会儿本宫认识了陛下,我们两情相悦,陛下想娶我,昭惠皇后有个青梅竹马,她知道了这件事,便闹着不想进宫,可是太后不同意,就出了下策,给他们二人下了药,陛下没法子只能听母亲的立了皇后。”

    “可是昭惠皇后进宫之后一直不得宠,他们两个人平常连话都不了两句,陛下厌恶昭惠皇后那个青梅竹马,对她十分冷淡。”

    “第二年大选,本宫就进宫了,册封了贵妃,昭惠皇后彻底失宠,她在宫里面也就仗着太后过日子了。”皇后唇角弯起来,带着得意之色,“可是太后一把年纪,早早去了,就没有人能够庇护她了,没几年她就死了。”

    “若不是太后强逼,他傅承衍能不能出生还不一定呢。”皇后敲了敲桌子,“只是我和陛下都没想到,昭惠那个女人竟然给傅承衍留下了那么强的势力,让我们动不了他,果然是太后娘家出来的女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她神情恼恨,“若非如此,我们现在不必举步维艰了,都怪母后当年轻敌,若是早早把那个女人弄死了,也就没有傅承衍什么事了!”

    “母后,既然如此,您就没打算用昭惠皇后做点事情吗?”

    豫王脸上带笑,眼神却寒冷如冰雪,“这个女人可是有青梅竹马的,傅承衍长得又不像父皇,不定是哪里来的野种,这样的话,他无论如何也做不了太子,登不了皇位吧,宗室那群人看着他嫡长子的身份,可若不是父皇的儿子,嫡长有什么用处?”

    皇后挑眉一笑:“吾儿聪慧,只是此事还需慢慢谋划,现在先从处入手,慢慢瓦解傅承衍的势力。”

    母子二人对视一笑,都十分高兴。

    毕竟能够打倒傅承衍,皇帝也该是喜闻乐见的,肯定会帮上一把,到时候自己拿出证据傅承衍不是陛下的儿子,陛下只需要默认,那么全下的人都会相信,傅承衍是昭惠皇后偷情所生的孽种。

    她要让人知道,她是正宫皇后,她的儿子豫王才算是陛下唯一的嫡子,才是这万里江山的继承人。

    傅承衍不过是个孽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入东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入东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入东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