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38.第 38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为这一吓, 勾起了琼娘急于忘记的前尘,那种淹溺的感觉涌起,让琼娘不得呼吸。

    竟然没有推开琅王,只任着他将自己搂在怀里柔声细语安慰。

    直到琅王吻啄上了她的脸,将她脸颊上的泪舔吻干净, 琼娘才缓过神来, 猛地一把要推开琅王。

    可是楚邪一早便料到这娘翻脸无情,两条铁臂牢牢扣在一处,只圈住了怀里的娇娇, 贴着她耳道:“先前那般贴心为本王着想, 怎的翻脸就不认人?可恼了本王吓你,让你咬一口可好?”

    琼娘气得也顾不得尊卑,只用手捶着他的胸道:“便是这样谢你的恩人?哪个要咬你?整日贪图女色, 没得沾染了脂粉,腌臜了牙口。”

    琅王爱看这娘气红脸颊瞪他的光景,觉得那话里全是熏人的醋意,径直将她抱起,大踏步地朝着自己的院内走去。

    琼娘一直气急, 口不择言, 见他将自己往内院抱, 顿时慌了神,只挣扎着要下, 冷声道:“王爷, 你要做何?再不放手, 奴家可要喊人了!”

    琅王似笑非笑了下:“那也正好,叫你家人见了你与本王有牵扯,也好死心将你给了本王,此朝便不用返家,关在府里哪也别去,正好不爱看你给别人洗手做羹汤。”

    这么一,琼娘果然闭了嘴,只用一双灵动的眼儿愤愤地瞪着他。

    琅王也不介意,待入了卧房的正厅,将她安放在对着门的硬榻上,指着那榻上的桌道:“问过厨下的帮佣,你这几日都没正经吃东西,这般纤瘦,难怪本王方才一提就拎过了院子,这桌上的菜都是新制的,清爽下饭,你快些吃。”

    琼娘低头一看,果然是精致的几样围碟。俱是油香豆芽,芙蓉虾仁一类的夏季凉菜。

    她这几日吃得的确是少了,不光是因为劳累没有时间,主要是在厨房那样的油烟重地,闻一闻都饱了,待得自己吃时,满眼油腻,竟有些食不下咽。

    如今在吹着清风的屋堂里,看着几样清清爽爽的菜,就着一碗过了水的粳米,竟然胃中长鸣阵阵。

    琼娘觉得肠胃不争气,一时羞涩。只挣扎着要下地:“谢王爷的好意,只是奴家不惯吃这些,厨下已经准备了饭食,这便回去吃了。”

    楚邪有些不高兴了,只拖着长音:“本王不放人,你想去哪都是白想!”

    这话一语双关,琼娘自然听得明白——若是惹了这位不高兴,恐怕府门也难出去,那她的食斋岂不是不能再开张。

    想到这,琼娘拿起了碗筷,夹了一口豆芽入口,准备赶紧吃完应付了这无赖王爷。

    可一入口,琼娘便微微睁大了眼,这豆芽怎的这般爽口甜脆,带着股海味的鲜美?与她平日吃的竟不一样。

    琅王见她上了道儿,只笑着将一碗冬瓜汤挪到了她的近前道:“知道你见过世面,不敢拿寻常的菜应付,这拌豆芽用的酱油与你平日用的豆酿的不同,乃是用了两种,一种是古法鲜肉腌制而成的肉鲜,还有一种是南蛮所喜的鱼虾酿造的鱼鲜。两者相配,调味最美,引得鲜味倍增。”

    琼娘两世为人,却从来没有吃过这所谓肉鲜,鱼鲜的酱油。

    一则,古法肉酿因为造价极高,早就被摒弃了,改用味道差不多的黄豆酿造。

    二则,蛮夷沿海,离得沅朝甚远,也只有琅王这样与蛮夷征兵作战过的,才有机会得了那里的调料。

    这般想着,嘴也变得诚实,就着鲜香的菜,吃了有大半碗米饭。

    楚邪见她吃得舒爽,嘴被香油浸染得艳红鲜亮的光景,一动一动的,觉得心里也一直痒痒,便也不话,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她。

    待得她吃得差不多了,才懒洋洋地靠坐在她的身旁道:“已经让人将这些个酱油装罐封口,全送到你家里去。”

    琼娘听了他这话头,并不是不放自己的意思,心里一松,道:“奴家经营的是素斋,这些个酱油皆沾了荤腥,也用不了,王爷自用就行,不必给奴家。”

    琅王用长指卷了她的衣带,心不在焉地绕弄着玩,鼻尖挨得近,嗅闻着她脖颈处的淡淡幽香道:“又不是给不相干吃的,你自吃便是了。”

    琼娘一直想要找寻个劝诫琅王的机会,此时屋内只有二人,并无厮丫鬟,虽然王爷半倚在自己的身边没个正经形状,但却不失进言都是好时机。

    想到这,她伸手抢过了自己的衣带,饮过了清口的龙井茶,用桌旁的湿巾帕子一边擦嘴一边道:“王爷如今入了京,做了京官,当知此地不比江东,百十来双眼儿在看着王爷,就好比前儿宴会上,只一道菜而已,便可被御史大做文章,王爷若不谨慎,累及的不光是王爷的声威,只怕是以后要惹上解不开的祸端……”

    话都是正经的,可惜王爷此时心里想的却是不正经。只挨了她的鬓角问:“你这话得,倒像是本王的正头娘子,句句都透着关心。只是为何老是假正经,不肯跟本王亲近,这几日想你,夜里也睡不实,要是琼娘你在本王的怀里该有多好……”

    琼娘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道:古人诚不我欺,对牛弹琴,果然是白白弹出高山流水的佳音。

    如此这般,也算仁至义尽,她对着前世的恩人,也不算亏欠什么了。

    可是与琼娘的兴味阑珊不同,琼王却觉得自己到底是看出了娘的心思。

    她是心里有他的。不然怎么会这般用心对他?只是她经历了柳家的富贵,一直当嫡出养的姐,若让她做,自然是不愿的。

    可恨她的生父母身份太低,就算是他想提了她做正头的王妃,也抵触了大沅的法——所谓官商不通婚,虽则官家可纳了商家女为妾,可是若为妻,便乱了纲常。更何况他身为堂堂王爷,更不可能娶个市井商之女当王妃……楚邪觉得崔家娘还是年纪太,归得崔家太晚。还没有醒悟弄清自己的处境,总是存着不太现实的妄想。

    既然如此,他也不忍心再提点她,只由着她任性段时日,自己想清楚了,愿进王府了,他便将她抬入门里,以后就算有了正头王妃,也不过是立在那摆样子,他心里只爱她一个就是了。

    二人想的是南辕北辙,但是面上都是出奇的和善。

    琼娘琢磨出了这王爷现在不欲来横的,只要不激着他,顺着毛儿摸摸,大约就能出府,便只耐着性子跟他扯些个零散的风花雪月。

    而琅王呢,如今是立意讨好了这娘,要她知了他的真心。虽然忍不住摸摸纤手,吮吮那红艳艳的嘴,叫娘允诺了日后定要偷偷出来跟他幽约,但是到底没做出扯开衣裙的浪荡来。

    琼娘两辈子都没见这般缠人的男人,只像她嘴上抹了蜜般啄吻个不停。被他先后轻薄了数次,琼娘都有些心灰意冷,直觉得自己这般被人轻薄,到底是嫁不得正经男人了。

    不过眼下赚取钱银的前途一片大好,仔细想想,若是只嫁给个庄户人家,自己大约也是跟夫君无话可言,情趣投不到一处。

    她又想到:古有巴寡妇清,死了丈夫后,力撑家业,富甲一方。连受了她资助的秦皇都要给这妇人三分薄面,为她修筑女怀清台,扬名下。

    想想若只一人独立门户,过得也是可心畅意。

    她赚取了万贯家业时,又何必经历嫁人,受了无知男人的管束?只是她一心想要有自己的儿女,倒是少不得男人这道手续……

    一时思绪烦乱,琼娘也是想不出个所以,跟他厮混了一会,最后到底是得以脱身,回了自己的屋子去。

    到了第二日,琼娘跟管家结算清楚后,管家又包了一千两银票的红包,递给琼娘道:“王爷,知娘子你最近庶务甚多,钱银上周转颇大,便让的再给娘子红利封赏,日后钱银上再有不便,只管叫人来府上找的取便是。”

    琼娘倒也没客气,伸手接了那红利,只免琅王被皇帝责罚,在满朝文武前失了面子一项,便当得千两。

    可是他吩咐管家的那叫什么话?还想取钱银便取?还真拿她当了外室来养不成?

    当下崔家人收拾停当出府,不过琼娘谢过了王府的马车,表示并不急着回去,而是要去街市逛一逛。管家想着娘子赚了钱银,必定是要在京城里花销一番,便也没有坚持。

    琼娘领着爹娘一路来了卖牲畜的东市。崔忠知道女儿得了赏钱,想着她先前要买驴车的事情,只当她是要买了回去。

    可是谁知,琼娘绕过毛驴不看,专看那些个高头大马。

    传宝一脸兴奋,开口问道:“妹妹,不是要买驴代步吗?怎么你偏看这些马匹?”

    琼娘笑着:“原先是手头钱银不够,想着能省便省,可是现在手头充裕,还是买了马车合适,货物能多运些,用起来也方便,食料上也没多花费多少钱,免了日后再换,更是浪费。”

    琼娘开口,一家人都没有反驳,在崔忠和刘氏看来,自己的这个女儿,可是敢跟皇帝老儿过话的,他们崔家可从来没有过这么胆大的子孙,照着她的话做,准是错不了的。

    最后选定了一匹毛色枣红的马儿,又买了一套大轮铁轴的深蓬马车,配上新买的马,竟然隐约有些豪绅的气派。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