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 37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37.第 37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琼娘这话一出, 全场愕然,纷纷仔细打量那熊掌。可就算听了琼娘之言, 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来, 若是猪皮灌面,怎么做的形状那么惟妙惟肖?

    嘉康帝先举筷夹开“熊掌”的肉皮,露出里面的白肉包裹着肉筋, 跟平常吃的熊掌几乎无异。

    他迟疑着夹了一块里面的“肉筋”一尝, 立刻眉头舒展。那厨娘所言不假,看着类似熊掌, 但那肉筋其实是面筋, 又满含鱼香的鲜美, 全不见熊掌惯有的腥味。

    而胡大人见皇上动筷,也站起来,用汤匙舀了一大块入了嘴里。

    只是美味入口,胡大人的表情立刻纠结,只怪方才架子拉得太大,难免抻了胯, 扯了蛋,一时老脸面皮血红,有些下不来台。

    其实琼娘看着胡大人这么尴尬,心里也不好受,当初胡大人受了大哥的委托义气相助, 她也是感恩在心。

    但是皇帝赏的那五十大板下来, 非死即伤, 她也只能先对不住胡大人,待得日后寻机再报了。

    其实琼娘做出这道“熊掌”也是因为昨日突然想起了一件与吃熊掌有关的往事。

    想起她十五岁那年,圣上好像是因为了什么事情提倡节俭,曾经点名申斥过几个臣子奢侈浪费,席宴奢靡堪比王侯。

    那时她还是姑娘,虽然无意中听父亲嘱咐母亲中馈持家时要节俭,提及了此事,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倒是因为后来她贪嘴,恰逢乞巧节结识了几家姐,过了月余在家中宴请她们时,叫丫鬟去酒楼定了一道水晶蒸熊掌,丫鬟取回来时,被父亲柳梦堂看见,结果她被叫去书房受了父亲的训斥,那道熊掌,她最后也没吃到,被父亲下令扔进了泔水桶里。

    因此,这件事让人难以忘记。

    仔细想来,这往事大约离此时不远了。

    因为那一串佛珠,琼娘知道了前世里琅王在她未觉察时默默的相助,心内也是很有触动。当下决定,在自己力所能及时,提醒一下那人,当收敛锋芒,不可太过张扬,也许他便可以避免在皇寺里孤老终生的下场。

    是以,她撤了写好的菜单,又另外拟写了一张。谁知这菜单却受了管家的嫌弃,觉得不够撑脸。琼娘无奈,便想出了这道菜,免得管家啰嗦。

    而方才她正忙着做菜,却听上菜的丫鬟前庭有位大人这熊掌不妥,当下连围裙都未解,便急匆匆沿着上菜的长廊赶到了前厅。

    因为有大内侍卫,她不得靠前,只能在板子打下前,高声替自己喊冤。

    现在看来,她的记忆没错,大沅朝的官员从现在开始要跟熊掌绝缘。

    她也算抵偿了报答前世恩人的心愿,更免去了一场要命的板子。不过琼娘心道,这琅王的确是个倒霉王爷,至此以后,还是要能远则远啊。

    与二位事主复杂的心境不同。嘉康帝吃了这一口猪皮灌面后,真是如喝了琼露仙汁一般。眼角俱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忘山,没想到你的府宅里还藏着这等人才,这厨娘以假乱真的手艺,可让胡大人白白骂了你一顿啊!”

    皇上的话已经点到了这里,胡琏只能羞愧而愤愤抱拳道:“是臣失察鲁莽,误会了琅王,就此向琅王陪个不是。”

    楚邪眉眼未抬,只是对跪在一旁的琼娘道:“既然大家都吃得甚好,你便下去继续烹煮去吧。”

    琼娘巴不得离开这是非之地,连忙应声起身,退回到了厨后。

    楚邪赶了厨娘离去,这才转脸看向了胡大人,可是一张嘴便是下人脸面的话:“胡大人,本王好像并未发请柬给您,敢问大人是如何进来的?”

    他这话不假,琅王自问自己心眼窄,对这胡大人作保领走厨娘的事情耿耿于怀,是以发帖时特意漏掉了这位胡大人,免得看着晦气,怎么他偏偏来到自己的府上跳脚痛骂呢?

    胡大人的脸上血色未退,听了琅王的话,顿时变得紫红,从怀里掏出了请柬扔甩在了桌子上道:“明明是你府上的厮将请柬送到了我的府上,难道我堂堂二品御史,能像乡间蹭席宴吃的无赖一般,不请自来?”

    话到了这,再留下便是自取其辱,胡大人转身对皇帝道:“臣突感头痛,便不多留,自告退回家休息,还请圣上继续用宴。”

    完,他便是一脸羞愤地挥袖离去。

    琅王夹起了胡大人扔甩过来的请柬看了看——虽然肖似,可惜那府印却略有出入,当是人伪造的。

    但此时计较何人设计胡大人来此,显然不大合适。

    楚邪抬起眼突然望向太子时,那位储君正好收回了目光,含笑品着菜肴。

    待胡大人一走,之前的尴尬便消散了许多。因为那道“熊掌”,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贵人们纷纷对桌子上的菜肴起了好奇之心。

    当下竟然个个吃得异常认真,结果又吃出了不少的惊喜。于是纷纷打听那做饭的厨子为何人。有那认识琼娘的,当下便好像是皇山下素心斋的厨娘。

    一时间,琼娘的招牌素菜倒是在贵人里广为传诵。

    就连皇帝也吃的趣味盎然,当下打趣道:“你府里的厨子,可比朕的御膳房里的御厨还高明啊!”

    若是个识趣的臣子,当下得诚惶诚恐,将那厨子双手奉上,送入宫中为圣上调香烹煮。可琅王却好似没听见般,只向陛下起了江东的琐碎政务,将这话头打岔了过去。

    与皇帝同桌陪席的几个大臣都暗自摇头,心道:果真是外省来的,太没眼色。仗着自己的军功和老琅王的威名如此傲横,待得君恩不再,看他在京中如何立足!

    太子坐在一旁一直微笑作陪,直到宴会散后,出了琅王府上了马车,才脸色陡变,回到东宫后,叫来侍卫问道:“不是琅王府上收了二十多只熊掌吗?”

    那侍卫心道:“的确是收了二十多只,全是上好的公熊掌。而且胡大人的那封请柬,也是的派个脸生的送去的……圣上的旨意,殿下您也未及传达各府,这琅王怎么会有所察觉,今日来了这么一出鱼目混珠呢?”

    刘熙的脸色变了变,将手里的茶杯摔得粉碎,狠狠道:“早便知他是匹恶狼,表面一副闲云野鹤的模样,实际心机最是深沉,他这是一早得了风声,暗中做了准备,只等本宫出丑!”

    那侍卫闻言紧声道:“那该如何,要不然……”

    太子挥了挥手,道:“父皇偏心得没了边儿,他初来京城,父皇正是热络的时候,做什么也是无用,搞不好还会惹来圣心厌弃……对了,那个姓尚的书生找到了吗?”

    那侍卫紧声道:“还未曾……属下会加派人手。”

    太子闻言轻轻皱眉道:“虽然是个没有背景的书生,但是也要加快找到,只有人死了,才死无对证,本宫不想再出什么差错。”

    那侍卫领命依言退下,东宫恢复了沉寂,只太子独坐在幽暗里,面目阴沉地思索着什么……

    琅王府的席宴一直摆了三。

    到了第三收尾时,崔氏夫妇也是累得倒在暂住的板床上呼呼大睡。琼娘也累,可是身在王府却又睡不着,只解了围裙,来到厨房旁的荷花池边的柳树下,独坐一会,享受片刻的阴凉。

    今日忙了一,饭也没怎么吃,琼娘想着凉快一会,便去从厨房捡些整齐的菜品烩饭吃,待得第二一早,与管家核对了菜品消耗的账目后,便返回自己的食斋。

    正望着荷池上长鸣的蛙儿出神之际,腰身突然被拎提起来,一阵风的功夫,整个人被夹着翻了墙,一下从外院转入了内院之中。

    琼娘连惊吓都来不及,便看见了琅王那张欠揍的俊脸,似笑非笑地摆在眼前。

    琼娘被吓得脸儿煞白,方才那股子失重不能平衡的感觉,仿若前世被推入井中时不能自持。

    她差点以为,自己又要被推入池中,再次成为溺死之鬼。

    那琅王原本以为这泼辣辣的娘被自己裹着过了墙后,定然一副假正经的样子出言嘲讽奚落着自己。

    可是没想到,昨日还对着皇帝侃侃而谈的娘,现在却蓬乱着发鬓,红着一双大眼,晶亮亮的泪花已经涌到了眼角处,似断线的珠子般滴答掉落,一张檀口微微张着,似想呼救,却喊不出的样子,那白惨惨的脸儿,让人看得心疼。

    楚邪原本调戏的心思登时甩得没了踪影,直觉得崔家娘这幅样子,没得叫人心疼得发紧,只想讲她捧在手心里哄得露出笑颜。

    当下收起了戏虐的表情,立刻搂住了好似离魂的娘,抱在怀里轻轻摇晃,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如同诱哄儿般道:“本王跟你开个玩笑,怎的吓成了这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