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 36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36.第 36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次琼娘回到王府, 因为怕那位王爷又似别馆时半夜入人房中,她昨晚特意跟娘亲睡到一处房间。

    但是这王爷许是挨过了刀笔吏敲打的缘故, 这次请她入府,显然变得规矩多了。虽然曾派人送冰摇扇,可并无露面打扰。

    对此, 琼娘很满意, 主家跟雇来的帮佣当是如此。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 王府门前就有下人们泼水洒扫了。

    琼娘也起得老早。督促各位厨子开始切菜、过油、备料,而她自己开始洗手备菜, 去做各桌的主菜。

    京城每年都有外省的官员入京,这开府宴也是可大可。原本就是培养人脉的宴席,人家给不给面子赴宴,权看这入京的官员前途怎样,是否招万岁爷的眼缘。

    而这个琅王,虽则贵为王爵, 但是他先前因为军资的事情,与储君不睦,那是满朝文武皆知的。所以虽然接了帖子, 可是大部分官员都是打算只备一份礼,所谓礼到人不到,过了脸面就行。

    这样一来, 虽然琅王府早早就开了府门迎客, 可是日上三竿, 门前的车马也是寥寥无几。

    不过琅王的好友卢卷倒是早早来了,一进门便笑着问琅王:“王爷这是怎么了?急匆匆摆宴,你这样临时递送帖子,倒叫人措手不及,恐怕大部分人早有安排不能赴约啊!”

    楚邪倒是不介意人来的多少。他在江东散漫惯了,与京城的官员并无太多牵涉,只觉得若是不来也很正常,听了好友的调侃,他懒洋洋道:“本王开府,与民同庆,若是空了桌子,便将这胡同周遭的商贩邻居请来过过油水,免得本王日后来了兴致当街策马,有人不念邻里之情,去府衙告状搅闹。”

    卢卷听了哈哈大笑,觉得全下,也只有楚邪能这般的洒脱不羁,看淡名利。可惜那太子的心眼太窄,居然跟这样的散人过不去,最后到底是激得世外散人起了性子,特意一路上京来给太子添不自在。

    “其实你若能请来太子,保管全京城的官员也不请自来,到时只怕你府上备的菜色都不够用。”

    楚邪勾了勾嘴角:“太子殿下恐怕热心焦,吃不下东西啊!”

    卢卷听了这话倒是心领神会,二人此时在湖中凉亭里,四面环水,倒是不怕隔墙有耳,只管畅言道:“王爷您嘱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妥,将那书生安置在了我京郊别馆……不过太子的胆子能这么大?居然敢撤换试卷,李代桃僵?”

    楚邪拢着眼儿道:“太子爷应该也是临时起意。原本皇上有意让本王入考监主持科考。想必太子得了信儿,觉得这养人的差事给本王似有不公,便暗自埋了眼线,准备换卷给本次科考的江东子弟,到时本王便要戴上扶植亲信,科考舞弊的帽子了。”

    卢卷笑了笑道:“可惜,他没料到王爷你突然折返江东,这差事换到了他的头上,既然人手已经排布好了。他不如做个顺手人情,听这次恩科前三甲,皆是京中旺族子弟,也不知私下里许了太子什么好处?只可惜被换卷的举子们,一朝寒窗苦读,辛苦写下的文章,却被他人重新誊写,署上了别人的名字。”

    楚邪喝了口茶,望着湖水,心里想到:这太子其实也是干点人事的,不然那寒门举子一朝金榜题名,接下来就该是洞房花烛夜了,到时新娘子出不得门,他岂不是无宴可吃?

    二皇子刘剡这时也到了王府。琅王听下人禀报便起身相迎。待得刘剡到了凉亭,便笑着问:“你们二人在聊些什么呢?可被我搅了清局?”

    卢卷也不隐瞒,便笑着:“正跟王爷起这次科考被替卷失了头名的可怜举子呢?叫……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尚云。”

    刘剡也替那叫尚云的举子惋惜,又问楚邪:“那举子看了头甲状元贴出的文章是自己的,便写了状子,要去宫门口敲鼓告御状,王爷你怎么及时发现,将他拦下了呢?”

    楚邪当然不会,当时他人在江东,生怕这举子突然娶妻,是以暗中派人跟踪着他。

    若非这般,也不会发现竟然有人想要暗中杀害这书生,将他推入河中。他的手下心善,出手及时将那倒霉蛋救下,并将此事告知于他。

    京城里恰好出现了两件雷同的轶事。据两位落榜的举子因为心气不顺,先后投了护城河自尽,害得城门护卫连着几下河摸尸体。

    最后这些护卫们巡逻时看见有书生模样的人在河边晃荡,便干脆拉进衙门里关几,免得再有投河的,捞起来伤风感冒、劳民伤财。

    楚邪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处,立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些猫腻,便加派人手继续跟着这书生。

    待得这位举子出街看到了街口护栏贴的头名文章时,便闹着告御状。而楚邪听闻了手下报告之后,也一下子豁然开朗。

    大沅朝的这位储君做事,真是艺高人胆大,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他除了表示佩服之余,也想好好筹划下,给太子爷添添堵。但是这事,他不好露面,便让朝中无职的闲人卢卷出手,将那书生妥善地保护在京郊别馆里。

    可笑的是,新郎官都凭空消失了,那厨娘还满嘴的胡言,着自己不日便要嫁人。

    楚邪想着戳破这娘谎言时,当是如何责罚于她。

    刘剡问完话后,却见琅王久久不回答,也不知神游到了何方。

    幸好此间俱是打的玩伴,二皇子也知道这人随心所欲的性情,倒也不甚介意。倒是卢卷在一旁解释,是琅王的手下在京城办事,偶尔发现太子的人欲加害书生,才将他救下云云。

    到这后,卢卷微微摇头道:“这般德行,怎么堪当一国储君?也难怪万岁爷有意废储,改立二皇子你为储君……”

    听到此话,刘剡打了手势,示意停住,淡淡道:“皇兄虽然行事太过荒谬,但圣裁在帝心,此话休要再提。”

    就在这时,有厮一路跑从湖上的栈道跑来,对着亭中的三人拱手道:“太子爷亲自来府上祝贺了,现在车马就在巷口,王爷您要不要出门迎一迎啊?”

    太子驾到,岂有不相迎的道理?

    楚邪伸了伸腰,起身对两位好友道:“二位也起身,随着本王一起迎一迎太子吧。”

    太子亲临琅王府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很快在京城各个府宅里传开。更有人影传,是万岁爷不定也会亲临。原本准备过礼不露面之人,赶紧净脸剃须,换衫备马。

    更有家中有待嫁女儿的,也打扮得花枝招展一并带到王府,若让万岁爷龙眼看中,那是最好,退而求其次,太子府里虽有正妃,但侧妃不多,今日的侧妃,来日的娘娘,也是不错的皇家归属。

    可是这样一来,原本备下的百十来人的席面,竟然不够。

    楚盛又临时在二皇子的府里借调了桌椅,连同内院的庭堂也摆上了席面。

    幸好琼娘事先备下的料足,菜盘子匀一匀,也不会让席面空摆。

    一时间,琅王府内外,人头攒动,华衫锦衣,热闹极了。

    到了午时开宴时,伴着大内太监的一声尖嗓,万岁爷果然亲临了这位外省王爷的府上,为蓬荜增辉,屋宅添瑞。

    原来这万岁爷吃宴,也是临时起意。

    他原是不知琅王今日开府办宴,后来也是在御花园里听了侍卫闲语,是那狼王开府,席面甚大,可惜无人前去,恐怕要凉了宴席。

    嘉康帝一听,心里不甚舒爽,既然无人肯替忘山捧场,他便亲自前往,看满京城的官员哪个不给琅王脸面?

    当下命人去各个府宅传信,是皇上要亲临祝贺。此话一传,琅王府果然门庭若市。

    江东乃鱼米之乡,从江东出来的人皆好吃会吃。待得席面上菜时,果然是不假。只见这菜品装盘考究,入眼如画,菜色琳琅,珍馐美味堆叠。

    而京城贵人们崇尚的熊掌也必不可少。硕大的一只卧在了大圆盘中,烧得烂红,油光晶亮,其下更有一层挂了面粉,炒成白粒的粉丝,还有雕刻成梅花妆的梅子陪衬,有踏雪寻踪的意境。

    因为有万岁爷列宴,圣上不动筷,哪个也不敢先举筷开席。

    既然是与臣子同乐,嘉康帝也未独坐,与府主人楚邪、还有两位皇子同席,几个朝中一品大员也入席面作陪。

    圣上含笑看了看坐在自己右手边的楚邪,举杯道:“今日爱卿是此间主人,朕是客人,当敬主人一杯,恭贺乔迁之喜。”

    见圣上举杯,众位臣子也纷纷举杯,只待饮下一口后,便可安心吃席,大快朵颐。

    恰在这其乐融融之时,却听有人高喝:“陛下且慢,这席面不妥,臣要谏言!”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朝中的刀笔吏——当朝御史胡琏胡大人。

    嘉康帝看着是他,龙颜也是微微一垮。

    但凡明君,必有三镜。当以镜、以古、以人为鉴。

    正如古书所言:“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

    结果嘉康帝便有了胡大人这面糟心的镜子。

    此人以贤臣魏征自居,擅长事无巨细挑拣帝君的起居错处。

    若换了旁人,这般吃饱了撑的,早就被嘉康帝拖出午门一刀咔嚓了。偏这位胡大人为人刚正不阿,身在御史之位,的确是修正了朝政不少的贻误。

    所以向来以明君自居的嘉康帝,就算再怎么心内厌烦这位臣子,也得竖起龙耳虚心受教。

    “胡爱卿,这席面已经由内侍用银针试过,并无毒物,你又未食,可有什么不妥?”

    胡琏伸手指了指那盘子里的熊掌道:“此道菜不妥!颜色血红,乃是百姓血泪,油满肉厚,更是庶民脂膏!”

    其实当胡琏指向那熊掌时,嘉康帝自己也想起自己昨日下的旨意了。

    而当时,这位胡大人也在,自然也听到了自己亲自传下的谕旨。他心内顿时起了懊恼,早知忘山今日开宴,昨日干嘛早早下旨?

    结果还让这粪坑里的石头听见了,看胡大人瞪眼激愤的架势,这是要在宴席上一石下去激起千层浪啊!

    嘉康帝心知胡大人话锋不对,便急急阻拦,只沉着脸道:“爱卿有事,不妨明到朕的御书房里去,此时乃是吉时,朕饿了半,想与众位爱卿吃顿和美的家宴。”

    若换了旁人,便见好就收,免得惹怒了帝君。

    但胡大人来了劲儿时,乃是魏征附体。

    更何况他昨日听东北边民的疾苦时,气得彻夜难眠,耳旁似乎都是边民啼饥号寒的哭声,此时在琅王府上,却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肥厚的熊掌,只气得心都炸裂,立意要在群臣都在时,直谏圣上,重罚琅王,为京城的官员立下警示。

    胡大人的“刀笔吏”并非浪得虚名。话锋若寒芒,直击要害,刀刀见血,痛陈了边民百姓的苦楚时,老泪纵横,直问圣上,可记得昨日下的谕旨,而这琅王却顶烟儿上,骄奢淫逸,贪图享乐,置百姓疾苦于不顾,今日若不撤盘重罚之,岂不叫下百姓寒心?

    楚管家立在庭旁,听到胡大人痛陈时,懊悔得恨不得一头将自己撞死!

    京城里宴席的门道竟然这么多?

    昨日还是宠儿的熊掌,今日怎么就一掌拍下要人命了?

    那崔家娘子当初明明没有列那熊掌,偏偏自己多嘴,非要山,如今在京中文武面前,害得王爷架在火塘上炙烤……他……他真是愧对老王爷和王妃的嘱托了!

    至于那嘉康帝,其实也是在火塘上炙烤。大沅朝的皇帝被个臣子拿话挤兑得无处可站,偏偏半句反驳不得。

    事情就是这个事情,旨意也是他亲下的,人证物证俱在,抵赖不得。但因为这事责罚忘山,岂不是寒了他初来京城之心?若是羞愤之下一怒回了江东可怎么办?那岂不是又不能长久地相见了?

    心念流转间,嘉康帝冷着脸道:“堂堂王爷,哪里会管顾着菜单采买这类的琐事?朕每日吃什么,不也是由着御膳房端上来?王爷犯错,都是下人办事不力!这做熊掌厨子在何处?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原本胡大人激愤痛陈时,那琅王一直表情悠哉,仿若无他闲事一般,只玩味地看着一旁的太子,心里琢磨着此番后怎么回敬太子一番吃不了兜着走。

    可没想到万岁留着他不责罚,却转身要刁难厨子,琅王的脸色登时难看,起身便想请皇帝收回成命自领了惩罚。

    就在这时,有清丽的声音传来:“敢问这位胡大人,你确定桌子上摆放的是熊掌?”

    胡大人转脸一看,也不由得一愣:这……这不是他之前亲去琅王府上保举赎回的厨娘吗?

    琼娘在庭堂边,规矩跪下,低着头却高声道:“启禀万岁爷还有众位大人,这桌子上的熊掌,乃是奴家用过油的猪皮,灌了用鱼汁腌制的素面制成。王爷向来节俭,一早在开席之初就叮嘱过厨下,一切从简,但不可失了味道,叫贵人们扫兴。若是不信,胡大人您可以亲自品尝一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