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 33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33.第 33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楚邪怎么能听不出她话里的嘲讽?只正色道:“先前本王对姐你有些误会, 以至于姐入本王别馆时受了许多的委屈……现在想来,的确是本王的不对……至于那五千的银子,本王是有心归还的,但是平白给了姐, 倒让王府的下人嘴,本王朝令夕改,以后如何服众?你且去帮忙几日, 五千两银子算作了酬金还你可好?”

    要依着琼娘看,这琅王满嘴的鬼话。

    什么叫找个名目归还讹来的钱?全下就是这位江东王能一本正经地扯出这么多面大鼓来, 还敲得咚咚直响!

    琼娘立在琅王的身旁给他倒了一杯青梅汁, 慢声问道:“这么算来,奴家若答应了, 收回原本是自己的五千两, 还得停馆搭工几日, 那这几日岂不是又赔钱去帮忙了?难怪人道江东富足,王爷可真是个精打细算的当家人……”

    琅王没有话, 只将高高的鼻梁抬起,微微斜眼看着她, 依着她对他的了解, 又是一副不顺心气儿的样子。

    收了水壶, 琼娘立刻自省, 什么时候能改了牙尖嘴利的毛病, 还当自己是贵女不成?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可没人给自己当靠山。

    本以为王爷会借此发作, 没想到他却点点头道:“崔姐所言甚是,在五千两外,本王再额外付给你一千两作为停馆的赔偿如何?”

    琼娘觉得他有意聘自己入府,大约是色心未死的缘故,当然要绝了他的念想,道:“奴家真是不能接……大约过些日子,奴家便要嫁人,自然要抽时间绣一些被面嫁妆……”

    楚邪闻言笑了:“新郎可是那个叫尚云的书生,那本王先恭喜姐与他百年好合啊!”

    琅王能这般落落大方,琼娘自然抿嘴承谢。

    这时琅王又言道:“听你柳家的大哥,似乎借了什么高利钱贷,据拆东墙补西墙的还钱,利钱越滚越多,收贷的闹到了柳府,把柳大人气得不轻,看你也是跟柳将琚兄妹情深,此番赚了钱,也好去帮衬下他不是?”

    完也不待琼娘反应,便从怀里掏出了六千两银票放到桌子上,然后起身离去,边走边:“就这般定了,明日本王开宴,你莫要迟到,不然让满府的贵人饿肚子,你可真吃不了兜着走了……若是觉得人手不够,带上你的爹娘哥哥都行,明自己去京城朱雀巷子的王府里去找楚盛,要开单子采买什么,尽去找他……”

    那长袖猎猎,真是来去如风,话音还在屋内,人却已经没了踪影。

    琼娘想好了措辞,追跑出去的时候,只看见他在坡下上马,一抽马鞭疾驰而去。

    刘氏正好吃酒回来,一边上坡一边疑惑地揉了揉眼,问:“女儿,我方才怎么好像看到了那个讹钱的王爷?”

    琼娘捏握着手里的银票,一阵的苦笑,这次不光讹钱,还要讹上一顿百来号人的盛宴呢!

    但是琅王的大哥的情形可是真的?

    想起他之前拿来银票的情形,琼娘心里一翻,觉得大约真是这样,如果柳家父母不肯拿钱,大哥也只有借贷来得最快。

    柳家的家教想来严苛,当年大哥不愿从文,每日在学馆里懈怠度日,几乎日日都被柳梦堂用软竹板抽打。

    此番又私贷了高利钱贷。大约也不会跟柳家父母吐露钱款的去处。此事又闹得沸沸扬扬,岂不是折损了柳家的脸面?这让好面子的柳父如何忍得?岂不是要将大哥活活打死?

    不行,不管怎么样,这钱都得尽早还了大哥,决不能因为这事,玷污了他的名声,影响他日后从军升迁。

    再开食馆的,讲究的是开门生意,若是有人外包宴席,只要酬银丰厚,多是不会拒绝的。

    琼娘虽然百般不愿,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先应承下来,用这银票补了大哥的钱窟窿再。

    这个琅王,这几个月真的回江东了吗?京城里家宅不宁静的事情,他都能一清二楚。再想想这位造反王爷以后可能会在京城里掀起的莫测风云……琼娘只觉得清晨时的清爽心情,顷刻间烟消云散。

    原以为今日的霉事当时终止于此。

    可是没想到这么清冷的日子,却来了第二波儿客人。

    只听屋堂外传来的马蹄的声音,然后是有人喊话迎客。许久未曾露面的柳萍川,携着她的母亲尧氏一起下了马车。

    那尧氏下车时,打量了这食斋的屋堂,越看心里越气。

    一向稳重的大儿子,居然不声不响地在外面借了巨债。只几个月的功夫,利钱便驴打滚地上翻。虽则,柳将琚又在外面筹借了不少钱,还了点利息,可还是捉襟见肘,只几没有还利息,便被人追讨上门了。

    别人不知,她跟柳梦堂一听这钱数,便知儿子是为琼娘筹款赎身。当下只能拿钱打发走了要账的泼皮,更是将儿子狠狠责骂了一番。

    原本这事情也就到此为止,柳将琚既然当初并没有亲自出面,也没漏了柳萍川的底细。那就算他们柳家倒霉,自当给了琼娘陪嫁,也不枉养育了她十五年。

    可是近些日子,听女儿萍川提及,她才知,琼娘在京郊开了个食斋。心里不禁产生了疑问:这开食斋的钱是哪里来的?莫非是拿了柳将琚的高利钱贷做的本钱?

    其实尧氏原也不在意,奈何到底是记住了“素心斋”的名号。

    几次组局参加夫人们的宴会,都听她们提及了皇山下的“素心斋”是如何好吃。若是赶上初一十五这样的正日子,除非提前预定,否则一桌难求。

    在那次宴会上,还有位好事的夫人,闲着替那素心斋拢了一笔账,一顿胡算下,若是赶上好时节,真是日进斗金呢!

    听了这话后,女儿萍川回家时在马车里笑着道:“姐姐还真厉害,我离开崔家时,还甚是清贫,这才就久的功夫,就开了日进斗金的食斋……既然这么赚钱,怎么不顾惜着大哥,让他平白被父亲打骂……”

    尧氏这原本存着的闷火,就这么的在女儿的轻声慢语下,越烧越旺。当下她决定,抽空去拿食斋看看,若是真像那些个夫人的,那她便要好好道道,提醒下琼娘以后莫打琚哥儿的主意,

    当初两家错换了女儿,虽然是她柳家刚开始做了亏心事,但是吃亏的却是柳家的女儿,白白去了崔家吃了十五年的苦,却将崔家的女儿养得才貌出挑。

    这么仔细一算,也算是两清了。

    凭什么两家换回了女儿后,却要柳家出钱,崔家闷声发大财?

    结果下了马车一看,这食斋的装潢排布,可不比京城里的食馆差。光是新修的马棚便是长长一溜,可见平日的生意是多么兴隆。

    再打量那牌匾,别致的灯笼,新立的石雕厅柱,莫不是花费柳家的钱财得来,想起公中还了一部分,自己也从嫁妆里挪了一部分还债,府里的日子拙荆见肘,自己花钱也不像以前那么便利,这心内的负气更盛。

    那刘氏原本出门迎客,待看清来者是尧氏时,脸色也不虞起来。

    当初发现抱错女儿后,依着崔家的意思,是要先慢慢来,让两家的女儿都各自归家住上一段时日,待得熟悉了日常,再换回来,往后一家女儿两家走,崔柳两家只当各自养了两个女儿,常来常往,岂不两全其美?

    可没想到这官家的太太,却言语轻蔑,话也从来托婆子过话,全不见当年在破庙避难时的落魄相。

    那捎来的话里话外,都是快些换回女儿,免得影响了柳家的清誉。他崔家若是肯替崔萍儿着想,最好以后再不要来相认,不然萍儿将来的婆家都难找。

    刘氏觉得柳家把穷人看扁了。生怕他崔家占了柳家的便宜去,所以再换走了萍儿后,就算再怎么思念,也不肯去柳家门外望上一眼。

    没想到自己躲得远远的,这尧氏却主动找上了门来。

    不过那脸色可不大像来认亲,一脸的晦气,像是谁欠了她钱一般,只站在那儿,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开口道:“听你们在这里开了食斋,月初得闲,便来看看。”

    琼娘听到了声音,边擦手边走了出来,看见尧氏,顿时一愣。

    算一算,当她从如梦前世醒来,这是第一遭见到尧氏。若真的是快要十六岁的琼娘,只怕要不看脸色,飞扑到尧氏的怀里哭着叫娘亲。

    可是现在,住在这娇软身子里的,是一抹冤死在井中的魂。

    所以她只是心内翻腾地看着尧氏,朝着她福了福礼,却不知该如何开口相唤。尧氏看到了琼娘出落得竟然更加水嫩了,心里也是百味杂陈。

    倒是随后而来的崔萍川打破了僵局,笑着道:“母亲也是对姐姐思念多时,姐姐不请母亲到屋内话吗?”

    琼娘看了看崔萍川的笑脸,便往门旁站了站道:“柳夫人,柳姐,请到屋内饮茶。”

    尧氏听了她开口的称呼,虽然按理也该这么称呼,脸上却是一冷,只觉得自己养了十五年的女儿是个白眼狼,亏得萍川总是隔三差五的回芙蓉镇看崔家。可是她呢,似乎还怨恨着自己与夫君将她送回柳家呢。

    虽然特意拣选了食斋相对冷清的日子前来,但是尧氏不欲久留,生怕遇到了京城熟人,待得落了座,便开门见山道:

    “听闻琼娘前些日子,因为与琅王府的人起了纠葛,欠下钱银,所以去府里帮佣。听闻这事时,我与老爷都是心疼得不行,想着托人将琼娘赎回。但是府里佃租没有收回,手头也差了一点。偏偏琚哥是急性子,竟然偷偷借了私贷。”

    刘氏听了这话,再绷不住神。她看那柳家就柳将琚一个实诚的孩子,可怎么去借私贷,那利滚利的钱,哪是能还得完的?

    她连忙出声道:“啊,他……他怎么……”可话到一半,便又不出口了。不是柳家的儿子借钱,她的琼娘也赎不出来啊!

    想到这,刘氏便愧疚得什么话也不出口了。

    就在这时,柳萍川在一旁柔柔地开口了:“大哥心疼姐姐,也是应该的,毕竟在他的心里,姐姐才更亲近些。只是这利钱太厚,气得父亲暴跳如雷,直扬言要打死哥哥……姐姐若是不管,只怕哥哥要被撵出家门了。”

    刘氏紧声问道:“借了多少?”

    “本钱是四千两,可是利息已经滚了一半,大约得六千两……姐姐,你不是旁人,当知道父亲在朝为官清廉,每年的俸禄也是有数的,虽则家中有良田佃出,但府里养着佣人婆子,都是花销,一年下来,公中的结余也是不多。不过勉强维持名门大家的样子罢了。这一下子拿出六千两来,岂不是叫父亲颇多为难?”

    琼娘心里替哥哥难受,又是一阵难言的感动。

    可是看着柳萍川那似笑非笑的脸,就觉得厌烦,便开口问:“那你看,这事怎么了解才算圆满?”

    柳萍川自打宫中出丑后,回家受了尧氏的埋怨,可是之后她在替尧氏搭理她娘家嫁妆店铺时,查出了好几笔账面上隐匿着看不出来的错漏,清查了私吞钱款的掌柜。

    这倒让尧氏对她刮目相看,便在她的提议下,又替相熟的几位夫人梳理了一下她们名下的店铺账目。果然也找出了蹊跷。

    柳家女,善理财,会持家的名头一下子打得响亮,倒是扳回了之前乞巧节不会逢迎上峰的负面影响。

    不过只有柳萍川知道,她这是又捡拾了琼娘的牙慧。

    想当年琼娘为了笼络贵妇,经常替她们清账盘查错漏,乃是贵门里有名的金算盘,名目大的那几件,她当年从江东返回柳家时,经常听柳氏提及,自然也记得清楚。

    但是这到底不是自己的本事,这次京城殿试,那尚云竟然名落孙山,考场失利。

    柳萍川暗暗心急之余,知道必须按部就班等得下次科考。这样一来,她学琼娘的样子早早嫁入尚家岂不受穷?

    所以当务之急,自己的名下得有个生金蛋的鸡才行!

    听得琼娘这么一问,她笑着开口道:“若是以前,也不好为难了姐姐,但是现在有食斋,就都好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