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32.第 32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琼娘的脑中, 挤满了前世今生,骤然认出前世恩人,这人的身份也着实让她大吃一惊。怔怔了好一会,待得琅王的眼神尤其不善后, 才发觉自己失了神。

    她连忙又后退了一步,给王爷鞠礼道:“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王爷,奴家向王爷问安, 不多打扰,奴家这就走了。”

    完也不待王爷回答, 急急转身欲离去。

    琅王拉着长音道:“请崔姐且留一步。”

    琼娘不好装作耳聋, 便转身双手交握立在那了。

    事隔快四个月,楚邪当时气捏得茶杯尽碎的火气, 如今倒是能好好地隐藏进莫测高深的漠然表情里。

    琅王手捏的方才戴上的黑金沙石佛珠, 长指一颗一颗地捋着, 默想一下刚刚听的大师佛义,心绪裹满佛气后, 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和地道:“自姐离府,本王许久不曾吃到姐的烹制的食饮, 听闻你在山下开了食斋, 不知今日可对否有幸品酌一二?”

    若是先前, 琼娘肯定不假思索地告知琅王, 自己手疾犯了, 拿不起刀板, 不能为王爷烹煮煎炸了。

    可是这话刚涌到嘴边, 便看见他长指轻轻拨弄着那颗颗对她来,也异常熟悉的佛珠子。

    顿时前景浮现——日暮微垂时,她躲在马车里听到车外的刀刃相撞的嘡啷声,还有白刃入肉时,凄厉的惨叫。

    那一夜,厮杀激烈,待得声音渐歇时,有人用长指掀开车帘,手背上犹见血淋淋的伤痕,隐在黑暗中道:“姐莫怕,贼人已经尽被驱离,只是深夜还在京郊晃荡,实在是考虑欠奉……你的家人都死绝了?怎的不来接你?”

    当时她刚刚度过劫难,惶恐未定,就算那位恩人的语气算不得有礼,也顾不上许多。

    再后来,那人骑马跟在她的马车后,在夜幕中一路相送,直到她在尚家的门口下了车后,转身想请恩人入府聊表谢意时,才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走了。

    只余下一串佛珠,也不知是不是刻意为之,从车窗处扔入,遗落在了她的马车里。

    琼娘再次轻轻吐了口气,想起那人当时话时的恶劣口气,再次确定应该是琅王无疑。

    只是这人也是讨人嫌的,前世里明明应该知道了自己已经嫁给了尚云。偏偏不叫夫人,而叫姐,那句“死绝了家人”岂不是在诅咒她当时的夫君?

    串联想了个明白后,琼娘的良心实在不能让她生硬地回绝了琅王,便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奴家的食斋经营素食,不见脂膏鱼肉,只怕王爷会吃不惯。”

    琅王捋着佛珠,长眉敛目,一脸佛光地回道,今日听大师讲义,心绪正宁,吃些素斋也好。

    话既然到此处,琼娘便不好回绝别人向善之意,便辞过王爷,先行回去一步,准备食材,款待隔世的恩人。

    等走到前殿,母亲刘氏也烧香完毕,于是母女二人一同折返下山。

    因着今日清闲,崔忠和传宝父子一起回镇上采购最近要用的食材去了。刘氏不知王爷一会要来,待得回家便一脸喜色道,坡下的香火店老板家添丁进口,儿媳妇刚生了大胖孙子。

    她已经与那家老板夫人约定好,今日要去送红封和红皮鸡蛋。是以她去那略坐一坐,问琼娘要不要跟她一起去讨喜酒吃。

    琼娘想了想,摇了摇头,只想在家里歇一歇。

    刘氏点了点头,吩咐道,因着两家挨得近,若是店里来人,站在坡上喊她便是了。

    琼娘点了点头,也是希望母亲难得能歇一歇,去坡下那里作客吃些酒水。于是便一人留在店里切葱,调汁水。

    想到那人爱吃肉食,便泡发了两张豆皮,准备做道素肘子。等到豆皮发好,泡入酱油上色变成肉皮的颜色时,她便切碎香菇,准备调制馅儿料。

    备好了第一道的食材,她又将板豆腐备好,将荸荠拍碎,切成粒状,与胡萝卜搅拌在一处,准备一会炸个素狮子头。

    正在准备时,屋堂外便有脚步声传来。

    那琅王倒也轻便,身边常跟的侍卫们也不知隐在了何处。只他一人施施然走了进来。

    见琼娘一人在店里,左右环视了下,皱眉道:“你的家人都疯傻了不成,只留你一个姑娘家在店里。”

    果然人还是那个人,嘴还是那张臭嘴。只是这“疯傻”比“死绝”不知是不是要文雅内敛些?

    她低头在厨里快速切菜,轻声言语道:“门户,姑娘在家独自打水做饭,倚在门户当街缝制针,开门做生意都是常有的事情,不像高门官家那般避嫌讲究。”

    她得实在,自己也是过了许久才慢慢适应。要知若是在乡下,姑娘家一个人露着脚背在水田里插秧都是正常的。总不见得丫鬟婆子环侍左右,拿围布遮挡吧?

    了解了前世,她倒是对这位琅王有了些许再认识,虽则他看上去品行不端,为人豪横,但也有一份侠义在身。

    起码对她而言,并不是十足十的坏人,再想起之前在王府,他虽然浪荡不堪,到底也没有做奸.淫下女的龌蹉勾当来,心里边也渐渐有了底气。

    其实,她还有一份心思,便是私下里跟琅王好好谈一谈。

    他前世的下场可怜,虽然也有他自己咎由自取的原因在里面。但想起此人前世对她的善举,总是不好熟视无睹,眼看他重蹈覆辙,被囚禁皇寺终老。

    琅王先是环视店面,看着装修整齐的样子,实在不是崔家能承担得起的。也不知道娘那所谓的大哥又周济了多少……一双眸子顿时又冷上几分。

    不过待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字画,他倒是费时间赏玩了一会。人“字如其人”,虽则他以前也见过琼娘写字,但是挂在墙上的成品,却是第一次见。

    只见折弯在洒脱里自带了一份韧性,着实符合那厨娘的性情,表面乖巧,实则狡诈……

    这么玩味了一会,他便转到了厨房,来到了琼娘的身后,只看着那截纤腰出神,忍不住想要去搂一搂,可是刚伸手,琼娘手起刀落,便以披荆斩棘之势,斩开一颗萝卜,然后拎着菜刀转身去切下一个。

    “厨房烟油的重地,君子当远之。还请王爷去坐一坐,奴家一会就做好了。”

    琅王讨了个没趣,冷哼一声,自回到厅堂,选了挨着厨房近些的桌子坐下,伸脚将有些碍眼的屏风往旁边挪了挪。

    隔着半面的帘布,虽然看不见脸,但是可见那一双脚在襦裙下若隐若现地来回移动,当真是莲足生花,凌波微步。

    这么出神地看着,耳边是热油嗞啦响,刀切砧板的当当声,鼻息间尽是厨房里溢出的不出的香气。只渐渐的,时光却似乎在蒸汽里凝滞,恍惚人也变得迟缓,只想安静地坐在此处,等着佳人玉掌擎盘,纤指握筷……

    也不知过了什么时候,琼娘端了个大托盘出来,将制好的菜肴一一摆布上来,然后抹了抹额头的汗水道:“菜皆齐备了,还请王爷用餐。只是素斋无酒,奴家煮了青梅茶水代替。”

    楚邪看了看她白嫩却挂满了汗珠的面皮,也不话,只看了看满桌子的菜肴。

    若是不,乍一看,水晶肘子挂满了芡汁,红烧狮子头油光闪闪,素鸡腿切成窄片,骨肉相连的光景……还真是肉菜齐备,令人食指大动。

    自这厨娘走后,原来的厨子被管家找回来继续掌管厨房。可是以前吃惯的味道再重新捡起,却跟走了的那位有了比较,不是味道太重失了食材的清香,便是油腻太多有些喧宾夺主。

    待回到江东时,一连换了几个厨子,那味道却似越来越差,叫人食不下咽。

    等夹起一块“肘子”放入口里时,一股子莫名熟悉的味道迅速充斥舌尖,溢满了口腔。

    琅王端起碗来,大口吞咽的同时,心里想的是:若不将这娘弄回,自己只怕是要挑剔得活活饿死!

    琼娘见他吃得甚是顺口的样子,便一边在柜台后抹着灰儿,一边琢磨着措辞,斟酌地道:“听闻先前的食客偶尔提及,王爷打算在京中久住,也不知是不是谣传。”

    琅王将一盘子的素鸡腿吃得干净后,长出了一口气道:“京城人杰地灵,赏玩之物满地,倒比江东热闹许多。本王的确打算长住,只是新王府的开宅之仪还未举行,倒是少不得要宴请宾客。少了个主持宴席的大厨……不知姐可愿意赚上一笔丰厚的酬银,去本王府上忙上几日?”

    听了这话,琼娘倒是抬眼看了看他,一个没忍住,嘲讽出了口道:“奴家食斋忙碌,食客盈门,恐怕难以抽空去赚王爷的几钱酬金。”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