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 3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31.第 3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番话自然引得众人一阵唏嘘。而招琅王为贤婿的话题也渐渐凉了。

    此后便是刚刚开科的京举, 也不知今哪位府上的公子高中状元云云。

    有那通熟翰林衙门的道:“今年的科考,皇上原本是有意抽拔外省的官员,与京城的文官一同监考。听那琅王差一点便谋得了这个肥差,哪知他却因为急着回江东而错过了……当真外省的土包子王爷, 有些短视,竟不要这等可以培养门生,积蓄人脉的差事。”

    众位夫人皆熟谙内里的门道, 当下在心里再次将这位外省来的才俊又暗暗贬低了一番。

    琼娘虽然隐在柜台后,却将这些贵妇的话尽是听在耳中。当听到琅王不久之后将常驻京城, 不由得心内微微一颤, 暗自叹了口气。

    没想到,她与崔萍儿两人重生, 不但改变了彼此的命运, 也让周遭的人变动得这么大。

    琅王虽然避开了考场卖官晋爵的官案, 却主动进京长住,那么他还会如前世那般, 在江东蓄兵造反吗?

    琼娘的心里也没有答案。

    此时店外急雨停歇,积水渐退, 官道两旁的商铺纷纷撒上木屑铺路, 方便车马通行。

    夫人们饭饱茶足, 便纷纷起身走出斋堂。

    因为是秦夫人做局, 所以琼娘拎着菜单与侍郎府的婆子核对钱银。

    一通斋饭下来, 纹银五两。那婆子核对无误, 便自掏了银子付了饭钱离去。

    有客人在时, 刘氏憋着没有话。

    待得客人们全走光了,这才盯着那钱柜子的银锭瞪眼道:“不过是些冬瓜、青菜、香菇一类的素菜,连半点肉腥子都没有,怎么就能卖出五两银子?你要价时,为娘的心都高悬着,生怕人家你是奸商,讹钱乱要价!”

    琼娘解了围裙,笑着言道:“若单是鱼肉还卖不上这等高价。那些夫人们平日里吃得腻,出来一趟自然要吃些新鲜的。”

    这等有真肉不吃,偏偏花大价钱买假肉吃的心思,刘氏觉得自己这辈子都难以理解体会。

    不过只这一顿饭而已,便入账五两银子,比以前在芙蓉镇摆摊一个月都赚钱。

    想着自己这几日还怀疑怀疑过琼娘的主意,崔忠先觉得愧对了自家闺女,只跟刘氏商量,这钱要拿来给琼娘的房间置办家具。

    琼娘却劝爹娘将钱用在刀刃上,新店刚刚开张,需要用钱添置的太多。柳家大哥当初给她赎身的钱是要还的。

    而且在皇山上除了有皇家寺庙外,后山处还有一尼姑庵。当今太后醉心礼佛,在皇山寺庙开山不久后,便会长住在后山的庙庵里。

    到时候,为了皇室中人的安全,山下的店铺人口会反复过筛子般排查,若是口碑名声不善者,难以留下。

    此等富贵之地想要留下好口碑,饭菜可口外,山上每月的香火钱也断不能少,不然可能寺庙僧人的一句闲话,山下的店铺就收了牵连,被迫搬迁,

    细细想来,用钱的地方太多,自然还得精打细算。

    因为渐渐入了雨季,琼娘当初拣选的这处地方的好处便尽显出来了。每当雨痨时,官道旁的店铺忙着用装砂土的麻袋垫高门槛挡水时,琼娘的素心斋却是食客盈门,马棚子被占得满满当当。

    幸好旁边的空场很大,崔忠将之前修补房子剩余的木料搭成架子,铺上茅草也能应付过这个雨季。

    虽然忙碌些,但是因为是依着初一十五上香的时候忙碌,平日得闲时,不要用出摊起早,日子倒也过得悠哉悠哉。

    这日刚过十五,山中的香客骤减。

    琼娘起了个大早,准备跟刘氏进山入寺庙烧香拜佛,顺便捐些香火钱,与主事的执事僧熟络一下。

    她换上了一件自己买布裁剪的襦裙,将长发挽髻后,剩余的长发在耳旁斜斜打了个松散些长长辫子,只青布扎紧发髻便可利落出门了。

    不过刘氏可不愿看女儿这么素寡,以前是没有富余钱银,现在手头松泛了,也得给女儿添置点首饰,便将她前日回镇子时买的玉镯子摸出来,给女儿的素腕带上。

    那玉虽然不是什么明玉,但成色不错,显得琼娘的手腕更加纤白。琼娘笑着谢过了娘的心思,便提着做好了素斋的食盒,跟着母亲上山去了。

    算起来,琼娘自重生后已经许久没有这等悠闲清静的时光了。

    所谓闲情逸致,总是要手头不拮据,衣食无虑时才能悠然而生。

    随着素心斋的生意渐渐好转,琼娘的心里也大松了口气。

    这辈子,她的野心不足,好胜心也不强。只盼着爹娘平顺,家宅和美。将来若是可以,她准备招赘入门,选个无父无母的上门女婿。

    她上辈子在尚家曲意应承婆婆的日子,想想都累。难得能重活一世,先要可着自己舒心才好,只自己与丈夫孩子,关起门来过上富足的日子,每日养花种草,想想都觉得惬意。

    当踏上前世曾经走过的黄山台阶时,琼娘难以自抑地想起了前尘。前一世里,尚云因为负伤错过科考,手头拮据,万般无奈下,到了京城寻访到了柳家。

    哥哥知道了尚云是自己曾经西席的独子后,便礼遇有加。自己因而与他认识。之后几次去庙宇上香,都与他不期而遇,好感渐生,最终结下一场不得善终的姻缘……

    每次想到,她目睹了尚云背叛自己,和她所谓的姐妹崔萍儿在床上翻滚的情形,再多的恩爱也成了掺杂屎粪的蜜糖,恶心得难以下咽。

    这一世,他没有受伤,想来顺利通考,依着他的才学,恩科高中不成问题。不过今生他尚云再如何荣华加身,她崔琼娘绝不会重蹈覆辙,与他有半点联系。

    等到了山寺,因为特意错过香客汹涌之时,招待香客的前殿,特别的清静。

    刘氏虔诚,与琼娘一起叩拜了佛祖,要留在前殿烧完一炷香才走。

    琼娘拎提了食盒,又将甚是丰厚的香油钱一并给了执事僧后,自觉方才双腿跪得酸麻,闲来无事,便在前殿一旁的园子里走一走。

    只是走了一会时,渐渐听见正殿与偏殿相连的耳房里传来了人语声。

    “施主,此串佛珠所用的黑金石,乃是当年达摩师祖从竺所带之物。此石吸地之灵气,非有缘人而不可得,今日本僧与你结下善缘,便将此物赠与你了,万望好生保管。”

    当老迈的声音停顿,琼娘便听到一个熟悉男子声音道:“多谢沧海大师。”

    完那人似接过了东西后,便转身打开了耳房大门。

    琼娘虽则不是有意偷听,却刚好与走出耳房的人来了个顶头碰。

    算一算来,竟是有将近四个多月没有见到此人了。

    可是此时骤然遇到,他身上的檀香混杂着一股独有的男子清冽味道钻入鼻息间。曾与这人唇齿相依,纠缠不得的不堪记忆便不由自主地浮泛上来。

    她直觉低头,急急后退,可再瞥见他手上的那串佛珠时,不由得愣住了。

    金蝉线为绳,打磨细腻的黑金沙石为珠……这不正是前世里那位救下她却没有留下姓名的恩人之物吗?

    当时遍寻不到恩人,她曾经将那手串戴在了身旁,期望着恩人主动来认,却一直遍寻无果,这才歇了心思,将它放置到了自己的妆盒里。

    却不曾想,今世在这里与它提前相见。

    方才耳房的大师也了,这手串乃是达摩遗物,只此一份,难道当年救下她的会是……

    思绪这么一乱,后退的脚步微微停顿。

    微风袭来,菩提树叶沙沙,树下丽人通身淡雅,只一玉镯垂腕,鬓角发丝拂面,微微睁大的眼儿都透着不出的娇憨。

    楚邪觉得自己已经平静如水的心,顿时掀起了汹涌暗潮——看看,这娘就是这么的虚伪可恨,嘴里得是不招他,可那眼儿却是漾着波儿,闪着光儿的撩拨他呢!

    此番回转江东,除了处理积攒的政务外,他还细细严查了那历县的土木工程一事。

    他年少承爵,不及十四便接过亡父的爵位主持江东。期间江东地界纷扰,蛮夷生事,倒是让尚是年少的他磨砺得老成了许多。

    只是他与太子不睦甚久,实在不宜搬到台面上来。老琅王临终前曾经再三叮嘱他,当敬储君,万万不可生出旁的心思。

    所以无关国政的枝节,他都是一副难得糊涂的态度,得过且过。然后自己这番退让,倒成了他人眼中的糊涂可欺。

    他此番来京,先是拉车的马匹中毒,在街市撞人,后有历县贿赂工头,妄想给当地的水木工程买下祸根。

    这样害人的动作,不但腌臜,还透着一股子歹毒的娘们气息,真是叫人无法容忍。

    最可恶的是,那个柳将琚,他乃大内侍卫长,据跟太子的关系也甚是亲厚。

    琅王被惹得起了火儿,恨屋及乌,连那柳将琚也一并算在了太子一党中——保不齐赎买自己心仪厨娘的事情,也有太子谋算的成份在里面。

    不是生怕他入京分了皇上的恩宠吗?那么,他偏偏就要入京长住,不恶心死刘熙,弄回这厨娘,他江东虎狼的称呼便是浪得虚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