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27.第 27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其实琅王在一旁隐秘观战已经有段时间了。早在厨娘偷偷上了山坡时, 他挥散了一干手下也跟着上了去。

    山坡两旁多乔木灌丛,将他高大的身子遮掩得密实,借着枝丫缝隙,倒是将厨娘舌战奸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别看那娘在他面前总是低眉敛目, 好似淑女做派,其实细细品之,全是假装出来的端淑。现在离了他的身边, 这般咄咄逼人,眉眼飞扬才是这娘的本色。

    琼王看着看着, 便品出了趣味。只是觉得娘眼角轻扬, 倨傲着下巴侃侃而谈的样子可人,叫人越看越错不开眼。

    这般女子虽则出身卑微, 但是当配得上他楚忘山……这么一来, 便想着站在一旁, 再静静欣赏一会佳人的灼灼辩才。

    没想到这娘居然得那奸商哑口无言,恼羞成怒。眼看着要吃亏了, 琅王便要冲出去来个英雄救美,待得回去后, 管得叫娘还债, 且主动献上香腮红唇好好厮磨一番。

    只没有想到, 不知从哪里冒出个半路截胡的!

    弱鸡似的身板, 张嘴便自己是琼娘的未婚夫婿。而那崔家夫妇也不见反驳的样子。

    琼王刚想出言申斥, 突然想到琼娘先前过, 家里已经准备她亲的事情, 竟然样样都吻合上了。

    原来这娘并不是诳他!一早就规划了前程!

    认清了这一事实后,琅王心内好似吞了火球一般,是又烧灼又觉得噎得喘不上气儿。

    而那奸商正好当了他出气的木桩,便上去一把折断了那厮的手爪。

    那位二爷疼得哇哇乱叫,几个架着尚云的伙计一看掌柜的吃了亏,再顾不得手里的书生,只冲将了过去,想要去打那行凶的暴徒。

    可是刚往前冲了几步,几个虎背熊腰的侍卫抽出雪白的佩刀,一下子从山坡下冒了出来,跟虎狼出山一般将他们几个纷纷制伏在了地上。

    几个行商的伙计都是出入过高门贵府的,待定睛打量琅王,一身的富贵 ,满脸的肃杀,加之跟着数十个豪奴凶仆,一看便是他们这等子人招惹不起的贵人,当下便是有些瑟瑟发抖。

    尚云虽则经历了马车撞人之事,但是因为当时王爷坐在马车里没有露面,他并不识得。只挣脱了束缚,连忙上前躬身施礼道:“敢问这位义士尊姓大名?生谢过尊驾出手相救,免了在下未婚妻的无妄之灾。”

    他这不谢还好,只“未婚妻”三个字噎得江东王又是心气不顺,当下连看都未看他一眼,只坐在了侍卫们搬过来的椅子上,斜眼瞪着琼娘。

    琼娘也觉得尚云好生莫名其妙,怎么白日里随口认亲?

    可是此时琅王就在身边,她还不好反驳,索性便只先默认,甩掉了瘟神,再料理尚云这瘟生。想到这,她便抬头冲着尚云勉强一笑,福了福礼。

    见琼娘并未反驳,反而跟那书生眉来眼去,楚邪只觉得那吞下的火球,在腹内炸开一般。

    若是沙场上倒也简单,左右一个穿心箭,定死那书生,让这妇成了新寡。

    可是现在身在皇城,他虽有心招揽恶名,但也做不出屠戮平头百姓的暴虐之事。这般一忍,心火更旺,心内想出千万条法子叫那妇痛不欲生。

    可恶语涌到嘴边,才发觉师出无名,虽则与那妇偷偷有些手脚,但是未过名堂,他跟那书生一比较,竟然成了见不得光的那个!

    毕竟当东家的再怎么霸道,也管不得活契厨娘的婚丧嫁娶。

    脸色流转了一圈,琅王心内有了定夺,那表情才慢慢恢复了平静。只拿眼挑着琼娘,示意着她向爹娘介绍自己的身份。待琼娘,这位便是江东琅王时,崔忠与刘氏都是大吃一惊,然后一脸紧张拘谨地行拜礼。

    琅王示意崔氏夫妇免礼,径自问那位二爷:“你这烂了芯子的木头,还要运到江东历县?是哪个跟你定的货物?用来作甚?价钱几何?”

    白家的这个倒霉掌柜听得琅王的名号,心内就是一颤,她心知这买卖乃是在江东地界,主家吩咐不可张扬,偏偏撞到了江东王的面前,顿时有些棘手。

    待听琅王问起历县的这单子买卖时,二爷更是目光闪烁,捧着胳膊道:“的这批货物因为库房漏水,淹了木材,生怕东家埋怨,这才急着降了些许银两贱卖,至于历县的那位客官,的也不认识,只是接了定钱,照约定送到码头而已。”

    琼娘在一旁听着,其实方才白家掌柜的起历县时,她心内便有些恍惚,总觉得历县好像是跟什么往事有关。

    待得琅王开口问起这事情时,她便一下子全想起来了。

    是呀,她怎么忘了这茬子的往事?

    当年,她新嫁,江东历县水闸迸裂,滔滔洪水湮没了整个下游的村庄。

    事后调查,竟然是水闸大门的铁索吊轴断裂,以至于铁索松脱,没有紧住闸门,加之那一年雨水较多,终酿成这样的惨祸。

    如果没记错,惨祸发生时,是她新婚的第二年。

    尚云已经考取功名,入朝为官,而她却变得更加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的身世被人知晓做了口舌,连累了夫君,便格外注重积攒善名,对于募捐义款之类的贵妇交际尤为热心,

    当初历县的水灾后,有江东的灾民流落到了京城,她还曾到皇山下不远的道旁,跟着几位官夫人亲自熬粥募捐来着……

    对了,当时灾民拥挤,还有几个男人冒充灾民挑事,被她细心发觉后出言申斥,哄撵出了人群。

    结果日落回府时,被那几个无赖报复,竟然在皇山附近意欲拦车不轨。

    幸而有人出手相助,救下了她。

    但是当时黑,她并没有看清恩人的模样,而那人只遗落了一串黑金石的佛珠手串被她捡起。

    虽然想厚礼相酬,连手串一并还赠,却不知怎么找寻这位来去匆匆的恩人……

    这“历县”二字,倒是将经年往事的记忆全勾回来了。

    现在琅王单刀直入地去问历县木材的事情。琼娘顿时有些恍然:那么多的粗壮木头运往历县的地方,肯定不是为了盖房,大约也是修建工程一类才会用到……

    也许当年历县发生的惨祸,也跟现在这十几车的木头有关。

    谣传是琅王大肆享乐,以至于动用了当地兴修水利的银款,这才害得闸门吊轴使用了粗劣的木头,以至于暴雨来临时轴断闸开。

    下游山窝窝里的百姓,变成了池中鱼,造成了人间惨祸……琅王因为历县的惨祸而被满朝谏官弹劾,一时被下人所诟……

    想到这,琼娘轻轻吐了一口气,她虽无意帮助琅王避免灾祸,但是琅王既然能觉察到这买卖的腌臜,从而解救一村子的百姓也是幸甚之事。

    虽然那掌柜支支吾吾,可是琅王认定了他居心不良,趁着他手骨折断,心绪大乱,来不及想应对之策之际,便使了审讯战俘的手段,将那汉子没有折断的那只手的手指,用钉钉子的锤头根根敲碎。

    惨叫声一时此起彼伏,那汉子疼得屎尿拉了一裤子后,便全招了。

    原来这些木头,是他的主家收买了历县的工头,几乎白送的全运往了历县,而其中的差价,自然全落入到了那工头的腰包。至于主家为何要劳动船只,倒赔运费做这笔买卖,那他就不知了。

    只是这个叫二爷的掌柜,也琢磨出内里有赚头的门道,这才背着主家,偷偷将运往江东的木材里私卖了两车,自己贱价私卖给了皇山乡民。

    至于短缺的两辆货物,只要将十几辆马车的木材松散的匀一匀,便可蒙混过关。毕竟那历县的工头没出银子,白得的木材,也不会太计较数量的多寡……

    没想到眼看着买卖做成,却闹出崔家的这档子事。

    所以当琼娘提出见官时,他表面张狂,其实色厉内荏,心虚得很,也是怕主家知道了自己私下中饱私囊的事情木材,才想制服这一家子。

    没想到,却白白赔送了一双手。

    别人听得一头雾水,可是琼娘却一下子全想明白了,不由得暗自倒吸了口冷气。

    那木头虽烂了芯子,可是要尽数折断,也是要花费年头的。特意贿赂远在历山的工头,也是蹊跷。

    而当年江东离京城甚远,为何那帮子灾民会一路流离到了京城?还有那帮子假装灾民的无赖,是受何人唆使?为何非要煽动着灾民闹事?

    原本是对于琼娘来不起眼的往事,如今知道了烂心儿木头的关节,却是越想越心惊,直觉自己是卷入了什么阴谋之中。

    这是有人处心积虑,不显山不露水地埋设暗线,栽赃琅王,给他扣上祸国殃民昏庸藩王的千古骂名啊!

    而琅王见了那烂芯子的木头,又听到了那二爷跟伙计提及了历山,自然也联想到了江东最近在修缮靠近下游一代的运河工程,当下便雷厉风行,要按住贼人追查到底。

    不过崔家人俱是老实的平头百姓,不懂这内里关系国计民生的门道。

    原本听闻他是琅王,便想到了他的马车在街市横冲直撞,撞断了传宝腿的前情,然后便是前来讹钱讹银子的豪横,如今又在自家院子里眉色不动地命人敲断了那商人的手骨……

    便是阴曹地府的阎王也不过如此啊!

    女儿在这样暴虐的王爷手下当差,刘氏一个没忍住,顿时两眼泪汪汪,心疼死了她的琼娘。

    至于那被晾在一旁的尚云,起初听这个俊美冷逸的男子便是江东琅王时,心内还一翻。

    生怕琼娘年纪,眼皮子浅,见这位江东王模样俊美出身不凡,便心生爱慕,生出旁的心思,不肯答应父母为她相中的亲事。

    但现如今看到了这琅王铁血的手段,立刻暗松了口气。

    如此暴虐张扬之人,琼娘这般贤淑美好的女子,只要不是眼盲,绝对看不上他的!

    待得自己来日高中,定要赎买回琼娘的自由,成就一番人间佳话。

    而琅王的,现在的心情的确是阴风阵阵,不解人间的温暖。他此来原本是要向琼娘的家人提及抬了琼娘入门的事宜。

    却不曾想,他家人倒是有门路,竟然寻了个身带功名的读书人当女婿。

    再细细回想那娘之前的言行,原来并不是姑娘羞涩的半推半就。当真是不屑于当他王府里的侧妃呢!

    他不愿露出酸意,但是心内的憋屈生平未有!

    也是,这市井娘一向是会算计的。趁着这读书人落魄,便成了正头娘子,待得这书生来日走了狗屎运气高中,岂不是凤冠霞帔加身的官家夫人?

    不过,既有他在,岂能让那娘白白玩弄了一番他的心意后,便悠哉嫁人?

    哼,想得美!

    想到这,他也失了游玩的心思,冷着脸道:“常进,将这几个奸商连同那些个烂木头,扭送到官衙去。再派人回江东,抓了历县的工头,治他一个玩忽职守,中饱私囊的罪责……”

    到这,他站起身来,看也不看琼娘一眼,起身出了崔家院落。

    琼娘趁着这机会,偷偷问娘:“那书生是何人,怎么张口便胡乱话,哪个是他的未婚妻子?”

    刘氏赶紧道:“娘看这书生不错,正经人家的孩子,赶着进京赶考,因为感谢你哥哥的相救之恩,便主动自荐,愿做我崔家的女婿。读书人啊,可比农家子弟,商贾儿孙有出息得多!”

    琼娘还想再言。山坡下的常进却喊道:“琼娘快上车,王爷赶着回府用饭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