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26.第 26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听了琼娘这话。崔家夫妇连同一旁早就气愤不已的崔传宝全都发了急。这几日为了装修店铺, 所有的糕饼生意都停歇了。而且皇山下的生意还未开张,手里总是要留些余钱的。刘氏恨不得一个钱掰三瓣花。

    这些烂木头根本不堪用,若是用它上梁,迟早得屋塌梁断, 岂不是要再另外花钱买木头?

    那位被称为二爷一看琼娘,这娇弱可欺的模样,倒是怜人, 不禁眼睛一亮,当下嘿嘿笑道:“还是这位娘爽快, 只是这话叫人听得糊涂, 我收了银子,你家收了货物, 有什么可后悔的?”

    琼娘微微笑道:“我买下来, 是因为得留着凭证, 去官府告你们白家木行以次充好,将烂芯子的木头买给皇山之下的店铺……”

    那位二爷也算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老油条, 被煎炸得良心全成了渣滓,这等昧心的买卖也不是第一次做, 哪里会轻易被唬住?

    他嘴角一撇, 只满不在乎冷笑道:“娘可知衙门口冲着哪开?尽管去告!我们白家商号可不怕跟你们这些刁民上衙门对峙。你情我愿的买卖, 我又没强逼着你家买木头, 是你们自己眼拙, 贪图便宜买了木头, 却付完钱反悔, 从我的手里抢银子!待我去了衙门还要告你爹娘想要抢劫呢!”

    可崔忠一向老实不经事,觉得平头百姓人家,见官几多麻烦,若是被白家木行反诬成了抢劫,他和妻子不得全被抓进去吗?左右官府是不怕事儿大,就等着下面人拿钱疏通的,当下便拉拉刘氏的衣袖,示意她去和稀泥,大不了认倒霉买下这批木头。

    可琼娘却并没有被他这话吓住,只泰然道:“此乃皇山,将来往来于此的都是达官贵人,一根木头砸下来,不是王孙也是贵女。这次拼得告了你,留下案底罪证,这大片的店铺,但凡以后哪一家屋梁塌陷压死了贵人,都可以追查到你们白家以次充好,卖烂木头给人上房梁的亏心事。”

    琼娘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前世里在皇山寺庙开山迎香客二年后,的确发生了一家香火店屋梁塌陷,压死香客的事情。

    那被压死的香客,乃是三朝元老秦大人家的独子,此事一出,秦大人悲怆得立时一病不起。皇帝震怒,下令彻查此事。

    虽然民间有人影传是白家商号的木头问题,然而这木头买来时,并无人留存证据证明此乃白家木行的木头,便是死无对证。

    而彼时白家已经靠上了当朝太子,暗中上下运作一番,又打着太子心细慈悲,体恤民情的名号,自掏腰包将皇山周遭的店铺房梁俱换了个遍,湮灭证据的同时,让那太子刘熙赢得了爱民如子的美名。

    可怜那家香火店的老板,却遭逢横祸,被砍头偿命不,全家老俱被发配充军。

    就是因为知此前情,她便要买下这些木头,告官留证。

    虽然大约是告不成的,可是告官前,她会敲锣打鼓,广告乡民,叫上这十几家店铺的东家主人一起前往。官家就算收了钱,维护了白家,也不敢行事太张扬,左右是两边收了钱,和稀泥后,不了了之,但绝不敢撤了这案子的记录文案。

    如果因为她的大肆张扬,能让周遭店铺的东家们警醒,自己先主动换了房梁最好,自己也算是花银子救了几条鲜活的性命。

    但若有人执迷不悟,舍不得钱银不肯换梁,有了案底便好办了。到时候万一发生意外,人证物证俱在,那白家洗脱不清干系,想借着太子的名义去换其它房梁湮灭证据,只怕太子也会明哲保身,高高挂起吧?

    她此番得以重生,胳膊上陡然出现的佛家万字印记也许是提醒着她,做人当积攒福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些可以的善事,也算是答谢上苍许她重活一回。

    此话一出,那二爷先是迟疑了一下,见这娘言辞凿凿,有理有据,可不是一般的乡野粗妇,糊弄不得,于是不耐烦道:“一家子的胡搅蛮缠,卖你们木头,我算是倒霉了!算了,你们既然不要,那便退了你们银子,木头我运走,懒得跟你们这些个穷酸搅合!”

    “慢着!只怕你们要运走的不光是这些木头吧?”琼娘接着开口道,“这周遭的木头若不运走,我们家的木头便不退!”

    那位二爷原先看琼娘娇弱,原以为是个好话的。哪曾想,这全家里最胡搅蛮缠的原来就是这位娘。当下没了怜香惜玉之心,只一挥手便要耍横打人。

    可惜琼娘早就算计着他忍不住犯横。他们一家子固然打不过,但是琅王的侍卫就在坡下不远处。

    虽然要跟琅王算银子赎身,但是此时自己还是琅王府里的厨娘。狐假虎威的威风还是可以抖一抖。依着那琅王现在对着自己的热乎劲,还有他向来的横行乡里的做派,打残这几个奸商,绝对不在话下。

    可是还没等她扯嗓子喊人,一个身影先直直地冲过来挡在了琼娘的身前。

    “有我在,休想欺负弱女子!”那人直着胸脯维护在了琼娘的身前。

    琼娘定睛一看——坏菜了,原来是前世的冤家尚云!

    原来那日闹市马车撞人后,尚云感激不已,千方百计打听到了琼娘兄妹的家宅,谁知前去拜访时,听闻崔家夫妻道,那琼娘为了抵偿碰坏马车的费用钱,已经入了别馆当厨娘,这么一听,尚云更是自责不已。加之芙蓉镇先前有关琼娘清白的风言风语,都让他日夜寝食难安。

    当下决定,大丈夫在世,当有担当。既然娘子被众口铄金,污了清白名声,再难觅得好人家。那么他便一力承担,来不及禀明母亲,先自上门提亲。

    于是,他寻了同乡的举人为保,主动寻到了崔家夫妇表明了自己的身家清白,同时提出了愿娶琼娘为妻。

    那刘氏听清了缘由后,对这尚云上下打量了一番,便有些中意。这书生虽然家境清贫些,但身有功名,是个斯文读书人,他日若是金榜高中前途无量。而且这书生仪表堂堂,看上去容貌不俗,正配她家琼娘的品貌。

    所谓“士农工商”,她崔家身为最下等的商户,若能寻一个读书人当女婿,那可真是改换日,琼娘的孩子也算是洗脱了商户的贱命,有了个体面的爹爹。

    这么一想,刘氏是越看越满意。只是女儿一直在别馆帮佣,不曾回家。待得哪她歇工返家时,便让两个儿女相看一下,女儿若点头,便应了这门亲事。

    这几日,崔家忙着张罗着店铺的事宜。那尚云想着崔传宝有腿伤,便搬迁至皇山下的一处农户住下,读书温习备考之余,也三五不时的前来帮忙,这么相处下来,刘氏和崔忠都拿他当半个女婿看待了。

    而今日,他照例前来,正好看见有人欲对琼娘行凶,当下心里一急,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那二爷看一个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冲了上来,嘿嘿怪笑:“你又是哪一个?”

    尚云方才从坡下走来时便听见琼娘的侃侃而谈,心内对于她生出了几多的佩服,虽然是个乡的女子,可是谈吐辩才当真不俗,他尚云何德何能觅此娇妻?就算拼了性命,也绝不叫人伤她分毫!

    想着这几日崔家夫妇的默许,尚云有了底气,更为了自己出师有名,当下开口道:“这娘子乃是在下未过门的妻子,我乃洪武三年的举人,功名在身,你若敢碰我分毫,便要吃了官司!”

    他这话不假。大沅朝注重文生,凡是考取了功名的,不论秀才举人,去县府官衙不必磕头,平头百姓更不可拳脚相向,有辱斯文。

    那二爷一听,倒是收起了拳脚,可是眉眼一使,却招呼身后的伙计冲了过来,架起了尚云,将他拽到了一边。

    既然打不得,便挪个位置。他今日真是倒霉,撞上这么一户硬货。既然如此,木头更得收回,禀明白家的东家,免得留有后患。

    再则,那娘白嫩得紧,一会拉扯间,少不得要吃些她的豆腐,看看那纤腰肥臀,是否嫩滑爽手。

    这么想着,他那双长了黑毛的大手,便伸向了琼娘……

    可惜,那手只伸了一半,就听见咔嚓一声,手骨就被利落地折断了。

    那二爷猝不及防,疼得翻着眼白大口骂妈:“哎呦呦,哎呦呦,哪来的瘟生?还不赶快放手!”

    琼娘先是被突然冲出来的尚云吓了一跳,再抬眼一看,觉得那位二爷不认那真神,此时拧着他的胳膊,想要把整个胳膊扯下来的主儿,可不是什么瘟生,而是正宗的瘟神!

    不过这位爷的大掌虽然拧着奸商的胳膊,那双眼却狠狠地来回巡视着琼娘和书生尚云,那满眼的愤恨妒意,俨然是堵住了被窝,捉奸在床的丈夫苦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