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25.第 25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许是那药露真管用的缘故, 琼娘睡得一夜后,头痛之感大减。

    窗外隐约传来邻院婆子们打水漱洗的声音将琼娘唤醒,只是睁眼时侧头发现那琅王居然还睡在自己的身边。只见他长发披散,衣襟半开, 人因为俊美的缘故,长睫微闭时,竟有些许孩子气……

    但是再怎么看着俊美昳丽的男子, 待睁开眼时也是匹恶狼。

    琼娘这次全清醒了,咕咚一声坐了起来。楚邪被她的动作震得一皱眉头, 犹带着起床气, 拧着眉瞟了她一眼后,只翻个身继续酣睡。

    “琼娘, 替你打了水, 要不要我给你端进来?”就在这时门外有人喊话, 正是跟她一起在厨下帮忙的李婆子。

    琼娘吓得拿被子将酣睡的王爷罩个满头满脸儿,然后镇定了一下道:“李妈妈, 我睡得出汗湿透了里衫,正在换, 不方便开门, 你且放在门口我自取去。”

    那李婆子闻言, 将盆放下便走了。待琼娘听得脚步声远了。这才略松了口气, 揭开手里紧捂着的被, 发现被下之人睡意全无, 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衫。

    因是将夏, 内衫都是薄透的棉麻,虽则宽大不沾身子,却若云中观景,透着桃花点点……

    琼娘快速将被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力持冷静,只压着嗓子声道:“已经大亮了,还请王爷回去吧。”

    琅王最爱看辣椒羞臊的模样,一时刻意挨近,也学了她压低嗓门的腔调声道:“不是衫湿了吗?你病得无力,本王替你换可好?”

    此时已经大亮,院门外不时有人走动,琼娘心知得赶快弄走这祸精,这王爷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毕竟被贵人照拂了一夜,也得感激个一二,便声道:“还请王爷怜惜,院门外全是人,被人瞧见了,奴家可没得脸见人,传扬到了镇上,爹娘也出不得房门了。”

    琅王想到昨日这娘也不曾吃食什么,大约晚上回来病得也是没了胃口,早饭倒是耽搁不得。这么一想,便也不再逗她,起身穿好鞋子便大步流星要往门外走。

    琼娘急得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袖,声道:“王爷,走不得大门……”

    楚邪的眼神一顿,问:“本王该往哪走?”

    琼娘指了指床一侧的窗——那窗正挨着院后的青山。因着别馆依山而建,绕着山后走,倒是不容易被人看见。

    楚邪可是恣意惯了的人,哪干过偷睡寡妇般跳后窗的勾当?当下冷哼一声举步就要开门走人。

    可最后还是被琼娘使劲了浑身气力一把拽住,少不得要软语哄弄着离了房门远些。楚邪借机倒是寻香窃吻了一番,这才将长袍掖在腰带处,推开窗,从窗里干净利索地翻将了出去。

    这边送走了瘟神,琼娘将窗子掩好,立刻翻了翻床下的钱袋布包,待看银票银子原封不动,便大松口气。

    这琅王果真与传闻无异,乃是色中的恶鬼,若是再在别馆耽搁,女儿家的清白真不剩下什么了。有这五千两的银子在,一切好办!

    可是琅王的心境却大不一样,一路满眼是深树满绿,耳旁是翠鸟恰恰婉转,嘴里是窃玉幽香,,就算一路蓬草荆棘缠腿,也走得甚是畅快。

    只是从自己院落的院墙跳下来的时候,将正进来的常进唬了一跳,再看王爷鞋面和裤子被草叶上的露水尽打湿了个透,便心翼翼道:“王爷,后山可有不妥,待属下派人去搜查……”

    琅王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只悠哉悠哉地换了衣衫鞋履后,随口问道:“你去看看那崔家夫妇现在怎样,得了空子,本王要去崔家走一走。”

    那常进因着常去芙蓉镇采买东西,不大的镇子倒是趟得门儿清,当下道:“那崔氏夫妇已经收了摊子,据是去皇山下开铺子去了。”

    琅王闻言倒是浑不在意,只在早饭后唤了琼娘过来,隔着地桌问:“食了早饭没有?”

    琼娘一一边收着碗筷一边:“王爷今晨不是命大厨房熬了燕窝银耳粥赏给厨房内外帮佣的人吃吗?奴家也食了一碗。”

    琅王满意地点了点头,要不是顾及着她面儿窄,怕人言语,整锅尽是要端给她吃的。如今看,她的脸色倒是好了很多,话也不那么嘶哑了。

    他如今既对这娘起了些许怜惜之心,便看着她处处都是好的,虽则有些太假正经了,但她顾及着女儿家的脸面,自己总要照拂着些,别馆里临时的帮佣多是她的乡邻,既然没有将她抬进府里,自然亲近不得。

    可是看着她细滑滑的脸儿,娇娇柔柔的身段一时不得亲近,心内又是生痒。再则这娘生病,也是一时离了父母的缘故,心内存了些郁郁,倒是寻了机会让她见一见,也解了亲人思念。

    最后便自做了决定,对她道:“这些个碗筷你且放着,自有厮收拾……听皇山上景致不错,一会本王要到那儿赏游一番,若是景色宜人,当多停留一阵,不得要在那用饭,你且去准备些食材,一并带过去吧。”

    琼娘闻言微微抬头,忍不住暗自腹诽:皇山的景致是不错,不过琅王您真不用急着去,以后有的是时间,大约是要在那里呆上后半生呢……

    不过若能同去皇山也是好的,她这几日一直心内惦念着自家的店面,也不知爹请人修葺得怎样了,大哥柳将琚请的保人必定身份尊贵,不知什么时候能抽空来此处保人。今日前往,定要寻了机会远远看上一眼。

    琅王一声吩咐,车马很快便准备妥当了。一路官道畅通,马蹄嘚嘚就来到了皇山之下。

    琼娘坐在运货的车里,顺着车帘一看,只几日的功夫,临近皇山的一圈山道,已经是焕然一新。栈道铺路,店面一间连着一间,俨然如镇一般。

    琅王并没有乘坐马车,而是骑着高头骏马在山间前行。待琼娘探出头时,他顺着琼娘的目光一望,便看到了她看的乃是一处位于半山坡的房子。

    当下心内了然,便喊了一声:“且休息一下,再行上山。”

    于是车马便停顿了下来。琼娘下了车时,见琅王并没有唤她过去伺候,而是与常进坐在一处石桌旁,不知从哪里唤来了几个穿抽绸衣的男人似乎在问询着什么,一时间也顾及不到她。

    她想了想,离自家的店铺实在是太近了,看上一眼,也会放心些。于是便借口行方便,顺着缓坡一路走了上去。

    刚上缓坡,便看见刘氏正立在堆着木材的场院上与人交涉,似乎吵得正热,而爹爹崔忠也是一脸焦灼地立在一旁,至于崔传宝,则一脸气愤地握着把斧头立在一旁。

    待琼娘走过去时,轻声唤了声“娘……”。那刘氏吵得正酣,突然听见有人唤,立刻转头看,待看见了琼娘,不禁一喜:“女儿,怎么会来了?别站在这,日头大,且跟你爹爹屋里待着……”

    那立在一旁的人不耐烦道:“反正这木头给你们家运来了,你现在不要可不行,钱我已经收了,你再不放手跟老子纠缠,老子便叫上伙计砸了你家的店铺!”

    刘氏瞪着眼道:“你的木头都烂了芯子,这样叫人怎么用得?白给钱都不要,还付什么钱?这木头都还给你,把钱袋子还给我!”

    那人一脸的横丝肉,高大粗状,一看便不好相与的模样,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伙计。看刘氏不肯松口,那几个人纷纷挽起衣袖,拎提起了拳头比划,全然是浑不讲理的模样。

    琼娘低头看那些木头,初时看,倒是纹理清晰的厥木,本朝人好用厥木是因为质地够密,阴干了的木材不易腐烂虫蛀。

    但是当琼娘用手摸时,便了然,这批木头必定是尚未阴透时浸了水,材质被损,如今表面上是干的,但是芯子却已经开始腐烂。

    琼娘再看一旁被劈开的一半木头便明白了,大约是爹爹买来木头付了钱,哥哥等不及便拆开,劈出一根,未曾想却发现了这芯子里的龌蹉。而娘刘氏便一时抓住那人,想要索回木头钱。

    琼娘再看一眼那运木头的车,只见那商号牌子上刻的乃是“白”字。

    她顿时心下了然,这白家商号,乃是前世太子爷最宠爱的妾侍白氏娘家所开。

    这白氏原本是富贾豪绅家的女儿,被她的爹爹进献太子刘熙后便极为受宠,后来更是被封为侧妃,仅在太子妃之下。

    一则是这白氏娇媚可人,素手善于烹茶调香。

    二则,财大气粗的白家实乃刘熙的钱垛子,金宝库。

    前世里,白家商号后来蔓延大沅朝的各个城镇。而太子由此壮大了自己的声势,门下豢养死士无数,以至于最后谣传万岁爷想要废太子而不可能,那太子就算不得圣心也稳坐储君之位……

    而如今算来,这一年,太子应该还没有纳了白氏,但是白家做生意的不择手段已经崭露头角。这运货的六辆车方才看,有两辆是空的了。大致都是卖给了这山下装修店面的商铺。

    只是别的商铺要么是贪图料钱便宜,买下来装饰一番店面再转手卖出去,既然不自用,自然不顾及材质好坏。要么是东家不在,手下办事的伙计与白家的伙计勾结,赚取中间的回扣。

    而崔家夫妻却是不同,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岂可白白打了水漂,那烂木头怎么用来修缮房梁?当下就是不依。

    “二爷,码头开往江东历山的船要起锚了,再不去运货,可就来不及了,那边还等着您清点呢。”

    “死婆子,还敢拽我?一会我要往京郊码头运货,哪里有功夫与你纠缠?”那领头的男子听了这话,伸腿便要去踹。

    就在这时,琼娘高喝一声:“这木头我们要了,可是有一点,以后你们白家商号可别后悔来求着我!”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