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 24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24.第 24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待得棋局散了, 万岁还要留楚邪在宫里用御膳。

    “朕记得你最爱食宫中的水晶饺,一会陪朕且多食些。”

    楚邪却抬眼看了看院中日冕,眼看着太阳西垂,再不走, 便又要在宫中停留一夜,虽然嘉康帝留重臣在宫中彻夜清谈政事,乃是常有的事儿, 但是楚邪却不愿意白白扮个贤臣装样子。

    趁着太子刘熙前来向父皇问安之际,他便向圣上鞠礼请退。嘉康帝抬眼打量着他, 似乎想开口什么, 最后只挥了挥手,示意着他退下。

    因着自己别馆的马车一早便由着大内总管的吩咐回去了。所以他便叫了匹马, 带着侍卫们准备骑马离京。

    临行的时候, 大内总管文泰安特意提着一个鎏金的漆面食盒来, 一脸笑意道:“圣上体恤着王爷陪着下棋实在辛苦,又不曾食些什么, 便装了个食盒赏赐王爷,里面用了温水搁子, 就算一路到别馆也是热乎乎的。”

    琅王谢过了圣上的恩典, 命人提过食盒子, 转身便骑马带着侍卫一路绝尘而去。

    跟在文泰安身后的太监, 本以为这趟差事能得了王爷的几锭银子封赏, 可谁知, 那王爷接过食盒连个谢字都没吐出口便骑马走人了。

    太监当下面色悻悻, 对着文泰安声抱怨道:“也难怪这江东王的名声臭,太不会做人了,谁不知干爹您是万岁爷眼前的红人儿,满朝文武能劳动干爹您的大员能有几个?您老亲自给他送了皇上的御赐,也不知给些赏钱……”

    那话还没吹捧完,脑袋上便挨了一下子,文泰安瞪眼训斥起干儿子道:“个没眼色的东西,替皇帝办差,却寻思着收银子饱私囊,没的还夹带着杂家进去,闹不清的还以为是杂家教了你这样的昏话!今儿也甭吃了,当完了差事,给我立在廊下站着去!”

    将干儿子骂得灰头土脸后,文泰安回到了万岁爷的御书房。这时太子已经请安离开了。

    嘉康帝半靠在躺椅上,合着眼问:“走了?”

    文泰安声道:“走了,骑马走的……”

    嘉康帝身体还算康健,可此时睁开眼,却是满目的疲惫:“到底是大了,宫里一刻都呆不住,往常都是能陪朕在宫里待上几日的……”

    文泰安心翼翼地看着皇上略显怅惘的脸色道:“奴才自己琢磨着,也许是琅王他自己觉察出了什么,也是刻意想要避一避嫌吧?”

    嘉康帝没有话,只是眼望着窗外的道:“这孩子就是钻了死理,有什么避嫌的?时,他的样子七分随了晴柔,剩下的三分俱随了朕。以前是不显,现在倒是越大越是像朕了。当年朕是太子的时候,跟晴柔的事情,太后那边老一辈的宗亲里哪个不知?就算朕现在宣布忘山是朕的龙子,又有哪个敢提出异议?”

    到这,他顿了一下道:“这几年见他行事越发的乖张,恶臭的名声尽是主动往自己身上揽。别人不知他的心思,难道朕就看不出来?这就是怕朕将他认回来,可着劲儿的作践自己呢!”

    文泰安给皇上递了一杯茶,好压一压心内的火气,开口宽慰道:“毕竟是老琅王养大的,一时想不开也是常理。”

    嘉康帝到激动处,眼角微微湿润了:“这辈子,朕无愧祖宗地,唯独对不起朕的晴柔,她给朕留下这点骨血,可朕却不能好好地养在身边。想要多看上几眼,还要寻个名目,他就是不懂,搞臭了名声,朕就会嫌弃他,不认他了?他就是作上了,也有朕顶着!固守了这么多年的江山,难道还不能宠一宠自己的儿子?”

    文泰安没有接话,此时皇帝并不是在跟他话。江东那个年轻的郡王,是万岁爷心里的难以治愈的病,梦里烦忧的根。

    眼见着嘉康帝闭上了眼,他替皇帝盖好了被子,轻轻地退下了……

    再琅王楚邪,一路疾驰回到了别馆后,回房净手宽衣后,见厮将食盒里的菜肴摆将出来,便开口道:“菜凉了,摆出来作甚,在桌子上点个吃锅子的炭炉子,唤琼娘来热菜。”

    那厮闻言便去传话,可不一会,又跑回来:“的给王爷热菜吧,那厨娘出宫着了凉,正发烧呢,可不敢过来,给王爷传了病气。”

    琼娘的确是发烧了。在宫中吃茶的时候,热热地透了一层子的汗,然后又跟那倒霉王爷爬高楼,高处风大,这么一冷一热,初时不显,结果入夜的时候便喉咙干疼,发起烧来。

    前世生病,都是有丫鬟婆子伺候的。可是现在她身为别人的下人,就算生病也要自己亲力亲为。

    之前跟妙菱的那一架算是打出了名声,管家将妙菱迁往了别的院子。这院子里就剩下她一人,烧得糊涂时,连个递水投凉巾帕子的都没有。

    其间有人似乎喊自己起身热菜。她烧得眼皮子疼,一时张不开眼,只含糊地答了一句生病有病气之类的话。接下来又自睡过去了。

    可是不知过了多久,却觉得脑门一阵清凉,甚是舒服。待得积攒了气力睁开眼时,在豆粒大的火光间,竟然看见琅王正床边用水投着手帕子。

    她也是烧糊涂了,直眼看了半,直到跟他四目相对时,才缓过神来,察觉自己一双脚儿露在被外,直缩回被子里,慌忙要起身。

    琅王却按住了她道:“都烧成了炭炉儿了,动什么动?”着又把新投的巾帕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琼娘想开口:“奴家一个下人,由您来伺候不大合适吧?”可一开嗓子,那声音嘶哑得犹如老鸹,惹得琅王皱眉道:“没的歇了嗓子,什么也别。”

    着端了一碗浓黑的汤药来,要她喝下。琼娘浑身无力,就着他的手饮下才发现,根本不是她以为的汤药,而是一碗黑糖姜汁水,甜滋滋的。

    她正烧得嘴干,咕嘟嘟一下子全将水喝干了。喝完后,嗓子也滋润了些,倒是能话了。

    “这里是下人的院子,王爷您待着这里不大合适吧?”

    楚邪一听,觉得甚是有道理,便起身准备将她抱起,带入到自己的房中。

    琼娘哪里肯去?昨日才跟妙菱热热的打上一架,若是真被琅王抱去了,岂不是一下子坐实了爬床的传言?

    琅王被她闹得发了烦,拿出一副训斥顽童的语气问道:“在此你不合适,去本王的院子又是不肯,你这娘,究竟要怎样?”

    若不是恢复了一丝清明,烧得糊涂琼娘恐怕还真会觉得琅王的歪理得甚有道理呢!

    “还请琅王莫要管奴家,奴家睡上一觉便好,不用劳动王爷的金身。”

    楚邪将她按回到了床榻上:“在高楼上时见你咳嗽,便疑心你受寒发了热,本想摸摸你是否发烧,却被你引得不干正经偏亲了嘴儿,一时忘了正道,那糖水里点了本王平时惯用的药露,发汗去烧效用最好。只怕你一会睡熟踹了被子,本王本来也是睡不着,带了书卷来,看着你免得踹了被子。”

    琼娘拗不过他的大力,被塞回到了被窝里,只没精打采地恨道:“怎么的是我引得你,明明是王爷你举动轻佻……”

    楚邪看着她烧红了一张脸儿,嗓子粗哑偏还要发生的逞强样子,只觉得心都要化开了,权当她是不懂事,难得温言道:“皆是本王的不是,待得你好了任你罚可好,刚饮下药,快些睡吧,免得散了药性。”

    完替她盖好了被子,拿起书卷,靠坐在了床边借着灯光看了起来。琼娘见他的确是没打算做什么,渐渐的,那糖水里的药性泛了上来,眼皮子渐渐胶着在一处,竟然就这么昏昏睡了过去。

    待得她睡下了,琅王才放下书卷,单手撑着头,侧卧着看琼娘的脸。

    他细想了白日里,她的定亲之言,定是搪塞他的。琼王本是有些气恼,弄不清她为何不愿。只想带着她回转江东,离了崔家,免了嫁给别人的心思。

    可是入宫与皇上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倒是有些想明白了。

    这娘被柳家夫妇苛待,自然生不出与养父母亲厚的心思。可是那么多年的养育之情又岂能忘?这番返回了崔家,一定不愿再见柳家人,免得再暗自垂泪,劳心伤神。可是若成为他的侧妃,留在京城,大宴会,岂不是要隔三差五与柳家人相见?但是叫她不见崔家人也是不妥。

    刚刚及笄的娘子,刚与崔家夫妻亲厚起来,心内聊有慰藉,若是被自己剥夺了去,岂不要生怨尤,与他闹,不肯好好过日子倒是事。若是像现在这样郁闷得生了病,可如何是好?

    琅王倒是难得为个女人前后着想了一下前程。最后他决定,江东是要回的,可是崔家夫妻也得带走,到时在离王府不远处,将她的家人安置下,她定然心生欢喜,明白他是愿意待她好的。

    这般想着,楚邪觉得心情畅快了许多。这么看着琼娘的较嫩嫩的脸儿,也睡了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