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 20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20.第 20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柳家因为琼娘的五千两银子吵成了一团。

    可是事主却不知情,被琅王那老饕般的舌头检验了一番后,琼娘自省觉得自己的手艺还不够火候,将来开店独当一面时必定露怯。既然现在必须在琅王府里当差,就安下心来磨练手艺。所以晚饭时的那几道菜做得甚是精心。

    只是琅王平日里的饮食喜好为何,她并不清楚。问那帮厨的丫鬟妙菱,因着中午时主动去送餐讨了没趣,被管家责骂,那妙菱看着琼娘愈发的不顺眼,只斜楞着眉眼不搭理人。

    看她这不顺气的光景,就算了,琼娘也不敢轻信。于是干脆跑去问管家。

    楚盛看琼娘一副认真领差的样子,顿时笑开了老眉老眼,道:“这就对了,我们做下人的只要用心,主子都看在眼里,五钱变五两的事情,不过是上下嘴唇一碰的事情……”

    夸赞完毕后,便事无巨细地出了琅王的饮食喜好。身为江东王,靠水而生,自然最喜食鱼。肉类也是每餐必不可少的,至于青菜,无甚忌讳,什么都吃。

    琼娘逐一细细记下。当下决定今晚蒸鱼吃。

    别馆送来的鱼都养在一口大缸里。琼娘挽起衣袖,亲自捞了一条桂花鱼,宰鱼开膛,发泡了上好的冬笋,将陈皮泡软,刮干净瓤子切丝,又亲自调配了蒸鱼的鱼汁。待得佐料备齐,鱼也收拾干净后,这才铺上葱段摆鱼铺好陈皮丝,肉丝和冬菇丝上锅去蒸。

    琼娘知道越是看似简单的美食,越考验功底。例如蒸鱼,火候时间必须掌握好,否则便蒸散了鲜味,而调配的鱼汁又决定了蒸鱼的口感。

    这次她做得认真,却不知那位挑剔的主子能否满意。

    待得配菜做好,蒸鱼出锅,不用人吩咐,琼娘自装了盘子趁热给琅王送去。

    这次用餐换了地方,乃是别馆临湖的凉亭里。

    当琅王舒展长袍在凉亭席上的矮桌坐定后,举筷夹了一块鱼肉沾了沾鱼汁,送入口中。

    眼之余光瞥到,那厨娘虽则跪在地上,可脖子伸得直直的,眼巴巴地看他食鱼,似乎在等着他的品酌。

    楚邪一时起了兴致,故意慢吞吞地食鱼,却偏不话。琼娘不好发问,只能看着他如同咽药一般,一口一口地吃着。

    待得差不多时,楚邪才放下了碗筷,开口问道:“你平日喜欢茹素?”

    琼娘被问得一愣,道:“倒也不是,只是擅长做素斋。”

    “这鱼虽则做得鲜香,但是少了些厚重的味道,本王喜食荤腥,口味略重,下次蒸鱼,浇上一层烧开的猪油,那炼油的油梭子碎也淋洒上些……”

    琼娘听得一愣,觉得这般做来,岂不是太油腻了?下次再做,她要尝尝味道,看是否像他所言,口感更好一些。

    琅王用巾帕擦了擦嘴,又接着:“土味太重,当去一去。”

    琼娘又听楞了。只道:“王爷,桂花鱼哪来的土味?”

    楚邪踱步走到她的面前,审视着她从府外带来的衣裙道:“本王是你这一身打扮土味十足,看着碍眼。”

    琼娘觉得这位王爷方才一定吃得很好,都吃撑得管起她的衣着来了,当下从善如流道:“奴家明白,以后绝不会再到王爷面前,玷污了贵眼。”

    楚邪单手将琼娘的皓腕抓住,猛地将她拎提了起来,冷冷道:“本王不是你市井里的街坊,休要油嘴滑舌,一会自有人拿衣裙与你,选些喜欢的,明日随本王入宫。”

    被他使力握住,才发现这男人的气力有多大。他的衣服上似乎有清冽的熏香,夹杂着男子独有的气息钻入鼻孔。

    琼娘前世是嫁过人的,却被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搂入怀里,别提有多么的不适了。她再也忍耐不住,抬起另一只手想要打他一巴掌,却被他轻松化解。

    楚邪拉着长音道:“举手作甚?可是长了胆子?”

    琼娘此时出口,必定问候老琅王上下五代,这样一来触怒了这个混账王爷岂不是要累及父母?当下只能恨恨咬唇不语。

    楚邪欣赏够了娘气得涨红的脸,才慢条斯理道:“宫中的御厨总管到了年限,眼看要告老还乡,他掌勺多年,自有一番心得,本王时在宫中御书房陪皇子们读书时,最喜他的手艺。带你去,看看能不能见他一面,也好修习一下技艺,莫要再亏欠了本王的舌头。”

    琼娘被他钳住了双手,挣脱不得,只得强忍怒火道:“王爷方才食得甚多,仔细扭了胃灌气,奴家自会去选衣裳,去了土味,不给琅王府丢人现眼……”

    那双柔荑若凝脂般顺滑,软软的握在手里,才体会了什么叫软若无骨。楚邪又捏了捏,这才放了手去。

    待得琼娘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时,软绫罗、彩绸裳,各色的衣物竟是满满一箱子,搭配衣物的珠钗水粉胭脂,也一应俱全。

    那妙菱的跟琼娘一个院子,只是居住在偏房。方才眼见着丫鬟婆子抬来华衫首饰,一时眼酸得很,待得人走干净了,才坐在打开的窗前,阴阳怪气地道:“若不知情,还以为我们王府又抬了新妾,这般有能耐还做什么饭食?脱干净爬上贵人床岂不省力?”

    若是旁的闲话,琼娘倒也忍得。可拿自己清白的名声嘴怎么忍得下去。

    当下扭身妙菱的屋前,抬腿便踹开了房门。

    妙菱看琼娘长得娇,性情也该是温温雅雅的,她这般指桑骂槐后,也只能忍气吞声。

    可没想到那么娇弱的娘,抬腿踹门直闯进来,从椅子上扯了她的头发就拽到了地上。

    妙菱惊呼喊疼,还没等扯开嗓子,就被琼娘押着胳膊,扯着头发转圈打。

    琼娘心知,跟这等粗浅的下人掰扯不出什么道理,与她对骂也是浪费功夫,倒不如扯破了脸面,热腾腾打上一顿,也叫她知道自己是什么秉性脾气,没得别再来招惹自己。

    那妙菱几下子挣脱不开,脸上挨了几下**辣的,不由得呼号痛骂:“外府放进来的乡泼妇!无端端的怎么打人?”

    琼娘掐着她的胳膊来了一下狠的,冷声申斥道:“打的就是你这种不干活的懒丫头!明明是厨房的帮佣,每到饭时就耍滑偷懒,今日连杀鱼去鳞这等子事都要我来做,问你什么都一问三不知。我懒得跟你计较,自做了去,没曾想你倒是躲在窗下当着我的面我闲话,真当我是死人不成?”

    妙菱被打得长发披散,满地哀嚎,虽则想还手,奈何不是琼娘对手,只引来院里院外的婆子丫鬟前来劝架。

    琼娘看着人齐,正好打开亮窗话,直指着趴在地上哭啼啼的妙菱道:“王爷吩咐奴家明日入宫与御厨修习手艺,总不好满身粗布衣裙带着油烟入宫给王府丢人。不过几件子细滑的衣服,没的惹来眼皮子浅的丫头嫉恨,张嘴闭嘴的爬主子床,亏得姑娘家长得开嘴!”

    一旁跟琼娘同在厨房的李婆子劝解道:“都是一个伙房做事,抬头不见低头见,话开便好,何必动手伤了和气?”

    琼娘腰杆挺得溜直,一双凤眼扫了一圈在场人等,抬高嗓门道:“今日我琼娘便将话放在这,背后我闲话的,自爱去,我琼娘身正不怕影子斜!可若是叫我听到半点子的风声,便是命也不要了,提着菜刀去寻你!到时被砍成个血葫芦,可莫要喊冤,死也死得明白些!”

    众人入府时都学了规矩,哪敢在别馆里这般滋事?如今见这娘百无禁忌,一副泼辣辣的模样,张嘴闭嘴便是数条人命,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硬茬子。当下劝解了几句后,便各自散开。

    有那跟妙菱的父亲相熟的王府老人儿,跑去跟管家通报,好叫楚管家出面,“教教”这娘府里的规矩。

    楚盛食了晚饭后,正躺在床榻上抽水烟。听到几个婆子前来告状,只半掀了眼皮道:“那崔家娘打破了手没有?她每日要给王爷做饭,手最金贵,若是停了差事,我上哪找人顶去?”

    几个婆子面面相觑,皆是琢磨不透管家的反应。

    楚盛心里冷哼,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若是看见崔家娘当初满河沿的追人打,估计也不会这么眼巴巴地去撩拨她。还跑来告状?这么泼辣的娘,几次在王爷面前无状,那王爷都是高抬轻放的,也不见立规矩,更是送去华衫要带她入宫去。

    别人不知,他可是门儿清!王爷甚至还吩咐他买了盏硕大华丽的莲花许愿灯,连同一包子乞巧许愿的针线包,明日一并带到宫里去。这是要给谁乞巧许愿呢?反正不会是公主,放眼一望,也就是那位厨娘的年岁正赶上了及笄乞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