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19.第 19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一观便花费了些功夫,当公主与柳将琚从琅王府出来时,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其实若是可以,公主还想再多停留一会。她的姐姐们年岁甚大,跟她玩不到一处,没曾想竟在琅王府下人的屋舍里遇到一位知己。这娘与自己话不卑不亢,可是每一句都是那么的入心,皆是解了她的心意。

    依着她看,虽然这琼娘命运多舛,一下子从云端跌落下来,但是这内里的才情岂是粗布荆钗能遮掩住的?看过了她的画作,再回头细品这位娘,当真是一颦一笑都带着独有的气韵。

    雍阳公主在临走的时候,不无怅惘地想到:也不知明日的乞巧节上,在那一堆锦衣华衫阿谀奉承的官家姐里,能不能寻得一位如此的妙人做知己。

    虽则想多留片刻,可是那琅王府的管家阴阳怪气地入了三次院子,提醒着琼娘,王爷中午吃得不爽利,这会儿子又饿了,让她赶早了结琐事,入厨房做饭去。

    这么明显的哄撵人的话,就算不解世事的公主也听出来了,只得依依不舍地与琼娘分别。

    而柳将琚将雍阳公主护送回宫后,与人轮值交接完毕后,也没有会侍卫营的寝房,领了出宫的牌子后,一脸怒色地骑马回了柳府。

    等他回到府中时,一问下人得知,母亲正在妹妹柳萍川的房中。

    因着明日乞巧节入宫,各府年龄相当的姐们纷纷入宫得以面圣。这等大事岂能马虎?所以尧氏早早就让人在库房取了皇后赏赐的御贡湖锦,拣选了花色为柳萍川裁了衣裙,又命婆子端了自己当年的嫁妆盒子,可着柳萍川的心意选珠钗搭配裙子。

    柳萍川立在铜镜前一脸喜色地往头上插着发钗,心内是难以言表的满足激动。在前世里,她只是在旁人的嘴里听闻过柳家将琼在乞巧节大放异彩的往事,当时她听得心内发酸,恨极了鸠占鹊巢的琼娘。没曾想过有一日,自己居然马上会成为满城美眷羡慕的人物。

    这几日,尧氏请了在宫中当差过的女官入府,细细教授自己宫中的礼仪,大宴会,她也去了不少,就算两世为人,起初那等隆重的场合也有些怯怯,但是当众人打量自己通身的衣着,传看自己的诗集发出赞许声时,柳萍川渐渐自信起来。

    原该如此!这些赞誉本来也应该是她的,现在只不过是上有眼,让她将失去的渐渐收回而已。待得明日,她柳家萍川的名声将冠盖满京华!

    而尧氏看着盛装打扮的女儿也满心欢喜。柳萍川怎么看,都肖似年轻时的自己,只要她明日争气,以后别人便再也不能在抱错孩儿的事情上嘴,乱做文章了。

    就在母女二人俱是喜气洋洋时,丫鬟通报是大公子要见尧氏。

    尧氏笑着道:“今日不是休沐,怎的回来了?叫他进来,也好看看妹妹的新衣裳。”

    可是等柳将琚进来,夹带着一股瑟瑟寒风,也不向母亲施礼,只扔甩了一本诗集拍在了柳萍川的脸上。

    他的手劲儿甚大,柳萍川被拍得生疼,不禁啊呀叫出声来。

    尧氏也是一怔,停下手中的摇扇厉声喝问道:“这是在外面惹了哪门子的闲气,跑到你妹妹面前撒野来了?

    柳将琚紧绷着脸皮道:“她也配做我的妹妹?不会写诗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短处,非要抄袭琼娘的诗作攒成个册子到处丢人现眼!”

    柳萍川正在兴头上,却被书脊砸得鼻梁生疼,心内也腾得起了火。若是在崔家,面得崔传宝那个哥哥,早就百无禁忌地蹦起叫骂了。可是看一眼柳将琚,虽是少年郎,生高大的个子,加之年少得志,入了禁军营,一身禁军军服更加的不怒自威。

    于是她那骂人的恶语在嘴里兜转了几圈,硬生生被柳将琚瞪了回去,加之被柳将琚质问得心虚,生怕自己抄袭的事情被人知晓,只怯怯道:“哥哥听了哪个闲人的挑拨……”

    尧氏一听也短了底气。其实这诗集一事,琼娘在柳府的时候,老早就安排下去了。可当初琼娘将自己的习作归拢到了她的书房里后,就出了身世泄露之事。接下来就是两家将女儿换回的一场闹剧。

    待得先前联络的书局来领书稿排版时,她也是问过柳梦堂的。夫君当时沉吟了一会,又考过了柳萍川识得笔墨后,便让书局领走了书稿。

    所以听到儿子突然揭破了隐情,尧氏也唬了一跳道:“你是听谁的?”

    柳将琚本来只当是柳萍川在书房偷看了琼娘留下的文稿拿去私印,没想到母亲也是一脸知情的心虚。心里顿时不是滋味道:“母亲,难道你也知情?”

    尧氏被问得一窘,到底是书香人家的出身,也知道窃书者耻的道理,只是强辩道:“萍娘归家太晚,虽然勤勉好学,也有追及不上的短处。如今世道不比前朝,不再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谁不知当真圣上最喜女子通晓书画?你妹妹的出身被有些人听到了风声拿来嘴,这本诗集正好堵住他们的嘴!再琼娘返回了崔家,门户的,这些诗作与她也是无用,若是同她讲,拿着个来挽救萍娘的名声,想来她也是愿意的……”

    柳将琚深知母亲没理也能辩三分的能耐,可是看着眼前柳萍川满头珠翠的华丽模样,再想想今日在琅王府看见妹妹琼娘粗布蓬发的光景,心里酸楚得眼角都要冒出湿意了。

    “母亲!你太糊涂,萍娘是你的女儿,难道养了多年的琼娘就能抛在脑后了吗?你可知她如今沦落入了琅王府成为了厨娘!整日里要看人脸色吃饭,她哪里能吃得那苦?”

    尧氏一惊,细细询问,这才知了内里隐情。只是这么听来,她忍不住猜测:大约应该是琼娘在琅王处看到了这本子诗集,认出了自己的诗作,一时气愤嘴给琅王听了,才惹来琅王奚落自己儿子的枝节。

    听了昔日女儿这般处境,尧氏心里其实也不大舒服,但是她更担心抄袭诗集被泄露的事情传扬出去,影响了柳府的声望,当下不快道:“不过是几首闲情逸致的诗作,又不是金銮殿试,她怎么这般家子气,非要跟个外人告状诉委屈?”

    柳将琚气得头顶冒出了青筋,高喝一声:“母亲!您平时对我耳提面命的圣人哲理都是放屁不成!”

    尧氏哪里见儿子与自己这般话过?顿时气得大声训斥,在柳萍川的院落里吵成了一团。

    可是柳萍川立在一旁垂头听着母亲与哥哥的争吵,心内却是万分欣喜。没想到街头的一场马车撞人,到底是让琼娘入了琅王的眼,这不,都被算计进了王府,大约是白日烧火做饭,晚上宽衣解袍吧?

    这么一看,她这般处境,竟然连侍妾都不如,没有半点的名分。那琅王对待女人也不是气之人,怎么这般对待琼娘?大约是那琼娘太端着了,又犯了她那大家闺秀的毛病,惹恼了琅王,想要整治整治她吧?

    柳萍川也越想越高兴。前世里,那琅王直到被软禁在皇寺都没有娶正头王妃。也许是为了便于监视他。还未兴兵造反时,皇帝与太子陆陆续续赏赐给他不少的美人。

    因为一直没有正头王妃,按规矩她们这些个妾不能越界生养子嗣,免得王府的长子为庶,乱了纲常。无论容姿再怎么妖娆,入府之初,也是一碗绝子汤药。

    而她在入府后,得罪了下人的缘故,竟被人偷换了虎狼之药,再不得子嗣。

    那琼王虽则好色,但是从没有特别迷恋哪位侍妾,往往是喜新厌旧,再想不起旧人。想她入府后,简直跟守活寡无疑。耐不住寂寞时,她便跟几个侍卫有了首尾。反正那琅王也是不管不问,左右也乱不了王府的子嗣血脉。

    后来跟她一批入府的侍妾,被琅王拿去赏人,分给了他的侍卫手下。独留着她没有被分出去。幸而尧氏托人,被幕僚要出了王府,这才得以脱离苦海。不然,岂不是一起入了皇寺,死在庙中的下场?

    想起前世,柳萍川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就算琅王再怎么英俊不凡又如何,左右已经也是个毫无前途可言的废王。

    想起自己规划好了的锦绣前程,再想想琼娘这一世可悲的下场。就算满耳哥哥的怒骂声,也绝不住她嘴角的笑意。

    最后柳将琚斩钉截铁的一句话结束了争论:“这五千两,我们柳府出了,我明便接琼娘回家……”

    “不行!”突然一声威严高喝,打断了柳将琚的话。柳将琚回头一看,正是父亲柳梦堂。

    他刚从府衙归来,同儿子一样,官服尚未及脱换。

    柳将琚不敢同父亲无礼,忙鞠礼问安,怕父亲刚返家,不知琼娘处境,便又讲了一遍,急急道:“这五千两虽则数目甚大,可我们柳家也出得,父亲为何反对?”

    柳梦堂在女儿萍娘的服侍下坐在了椅子上,沉着脸道:“你如今虽然不走科考,但也算入了仕途,身在圣上的身边听差,怎可不觉察龙威?”

    柳将琚听得一愣,不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

    “前次因为军饷的事情,琅王将太子得罪得不轻。圣上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做臣下的逼迫储君连斩几员手下,岂是忠臣良将?”

    “他是忠是奸,与琼娘何干?”柳将琚兀自不服气道。

    柳梦堂微微瞪眼:“如今各地藩王进京述职,他琅王面圣,可会有好果子吃?这时我们柳府眼巴巴拿银子去赎人,知道的是我们心存仁义,去救养女。不知道的呢?还以为我们巴结那江东王,上赶子给他送银子呢!此事干系我们柳府上下,你休要自作主张,若干私自筹募银子,仔细我将你逐出家谱!”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