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17.第 17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听到琅王问了一声配不配,琼娘只想冲着他远山般孤高的眉眼来一声“呸”!

    前一世里,柳家将琼,是瑶池圣莲般的人物。就算京城里最浪荡的公子,也不敢在端庄的大家闺秀面前轻薄妄言,泄了自己的底蕴。

    所以她的丈夫尚云在卧房里都不好意思对她太过轻薄。可是现在,她却被个只见几次面的男子拽进怀里贴耳话,登时气得脸颊绯红,但是这男人又不是一巴掌能打回去的。

    只能深吸一股气,努力平复怒气,跟他“好商好量”一番。

    不过美人颊边的绯红,看在楚邪的眼里,却是情窦初开的娇羞,勾人含怯的欲迎了。

    这几日,他虽然没有进京,可是因着年幼时在京城陪皇子们在御书房读书三年,结识了些许志趣相投的玩伴,便参加几场京郊各家别院里的宴会。

    品酒会友之余,也听到了关于柳家影影绰绰的传闻。大约是柳家的千金原来竟在襁褓时抱错,最近才算是换回来。

    许是怕换回来的正宗柳家千金没见过世面,乞巧节时入宫叫皇后瞧不上眼的缘故,这两日柳家夫人特意命自家的大公子带着这个新换回来的妹妹出席各种宴会。

    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这个据是户人家抚养的柳萍川姐居然也不差,待人接物的仪态落落大方,通身衣服款式是世面上看不见的雅致。引得爱美的夫人姐争相询问,一问才知,那些个衣物是柳姐自己琢磨裁制出来的。

    另外柳萍川的文采不错,最近编纂了一本《清溪诗集》,里面的词句清丽婉约,叫人又对这位半路归家的柳姐刮目相看。

    在一次宴会上,柳家人将诗集分发给众人传看,琅王也得了一本。因着他看,新换来的这位柳姐倒是没有了原来的那位端庄骨子里隐藏的泼辣,少了些味道。

    原本这次进京,他有娶妻打算,心内的人选便是那位一年前遇到的呛口椒。倒不是甚么非娶不可的一见钟情,女子之于他一向是可有可无,既然终究要娶一个,那不如就是这个柳将琼了。一则将她弄在身边,惩戒了她当年的口舌之快。二则,她的父亲柳梦堂在朝中声誉稳健,又非兵部一类敏感的要职,惹来皇帝的猜忌。有了这位岳父在朝中帮衬,对他江东大有裨益。

    可是没想到柳家竟然闹出抱错女儿的闹剧。而琼娘返回崔家,他堂堂江东王,万万没有娶一个镇商家女的道理。

    但是准备送往柳家的求婚书帖倒也作罢。那新换回来的柳姐虽然极力展示大方,骨子却透着股家子气,叫人生厌。不知为何,她似乎很惧畏他的样子。当柳家那位大公子柳将琚将诗集送到他手时,那位柳萍川的脸色都变了。

    这倒是引起了他的些许好奇,随手便翻阅一下。没想到一下子看到了故人曾经做出了诗句。

    据柳家人,这是姐新近做出的诗集。可他偏巧一年前在猎场的渡口边就听人吟诵过。

    犹记得当时大雨如注,那位将琼姐身披的蓑衣都湿透了,却直愣愣地望着大雨发神,全然没有了在猎场骂人的飞扬神采。

    就在他以为姑娘被雨水浇傻了的时候,她却突然开口吟诗,而且字句推敲,相当认真,单是那句“蓑雨透衫人不归,斜阳野渡几徘徊”中的蓑雨,便改了三次,在“乱雨、狂雨、蓑雨”中,反复吟诵最后敲定下来。

    就是因为娘当时的认真专注劲儿,才让他对这矫情的诗句印象深刻。

    哪里想到,一年之后,那渡口冒雨吟诵的诗句却出现在了别人的诗集上。也不知这位新回府的柳萍川姐是不是当初在芙蓉镇街口卖糕饼时,诗情大发想出的婉约丽词。

    想到这,再看怀中娘颊边绯红,便有了让人怜惜的楚楚。就连这娘用力推开他,跌坐在一旁无状,也不那么叫人恼怒了。

    “你怎么不问我这诗集的出处?”他附身向前垂眼望着她道。

    琼娘跌坐在一旁,目光正落在合上的诗集封面上。同上一世一样,依旧是清溪居士的署名,不过可能是个人的喜好不同,封面和诗集书页里骤然多出了不少仕女插图,显了些俗气,彰显出诗集的主人已经改朝换代了。

    柳萍川看来立志要成为一代才女,略微不择手段,连抄袭他人之作的事情也能做出,而柳家的父母未见阻拦,看来也是出了不少力气帮她整理自己先前留下的练笔诗作……

    现在琅王一脸看笑话似的问她,当然是想要看她被人顶替了的羞愤填胸。可是琼娘问了问自己,还真是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才女的名头在庶民一日三餐颠簸的日子里,半钱不值!柳萍川喜欢,自拿去用好了。她现在一心只想着自家的店铺,将来日进斗金,可比出什么沽名钓誉的诗集要实惠得多。

    琅王看着她慢慢道:“你昔日的家人到处传送这些个诗集,是柳家的那位大姐所著……”

    琼娘依旧面色不改,淡然地打断了琅王道:“奴家现在不好这些风雅之事,诗集一类也与我无旁的干系,有人喜欢这些幼稚词句,自印去好了……只是……王爷英伟,当是昂扬男子,既然与我父母好让奴家来做厨娘,想来是不会再朝令夕改,五钱银子还要奴家兼得旁的差事……”

    她这般不卑不亢,全然不把被抄袭的事情放在心上的气度,还真是出乎琅王的意料,又听出她话里有奚落之意,当下拉着长音问道:“本王要你兼了什么差事?”

    琼娘重新跪好,慢条斯理道:“像这坐卧君怀,玉手被执握的雅事,本该是王爷府里夫人侍妾的本份。奴家不才,惯做了粗活,满身油烟,五钱银子,也买不起香粉玉脂保养,若是不慎,粗手磋磨了王爷的贵手便不美了。”

    琅王觉得自己方才觉得这娘淡然,当真是大大的错觉,那话里的刁钻,依旧是猎场里的泼辣才是。生市井口的顽劣,难怪回到崔家适应得这么快,拎着晾衣杆在河沿上追着男子打。可笑他当初竟有娶她之意,这般品行哪里配做王府的正头王妃?

    当下拖着长音问:“不知我厨娘的这份抱怨,是嫌兼的差事太累。还是嫌弃银子少,要涨工钱买香脂滑手啊?”

    琼娘话既然点到,自然是抿嘴不答。

    琅王舒展长腿,倚靠在一旁的靠垫上冷笑一声:“做的甚么吃食,也有脸开口涨工钱?”

    “口味可有不对?还请王爷指正!”琼娘听闻此言,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似的,眼睛都瞪大了,全然不似方才听闻诗集被炒时的淡然不屑。

    琅王又冷哼了一声:“这鸭为了快熟,破开蒸的吧?蒸汽尽卸了稻草香味。那糕和面醒的也不够时辰,咬着有些发硬……敢问崔姐是拿本王当街头的食客糊弄,还是对克扣你银子赔偿车钱心怀不满?”

    琼娘那点心思竟然全被人看破了,更没有想到这位王爷果然是位老饕,竟然能品酌出短缺何处。当下真心实意的羞愧了起来。其实她方才在厨房自用时,也感觉到了口味的欠缺。自己准备拿来安身立命的本事,却在王府里因为一时懈怠破了功,还被人教,真有种当年在女学里被先生拎提训斥的羞耻感。

    待得琅王起那道凉菜的不是时,琼娘急喊一声等等,顺手拿起了书桌旁放置的纸张与毛笔,沾着墨汁写下蝇头字记录下新主子提及需要改进的地方,那股子认真劲儿叫申斥之人不觉气闷。

    单论起规矩来,这位崔家的娘似乎还没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往常高府里的姐做派依稀可见。

    若是旁人,单是敢从他楚邪的桌子上摸纸的行为,就要打断十根手骨。

    可是话涌到嘴边,又慢慢咽下去了。琅王似乎有些舍不得打破这书斋里的片刻宁静。玉人伏案,一绺长发没有被发簪固定,半垂在了胸前,弯长的睫毛随着笔尖起伏微微颤动。

    一种久违的异样感觉涌上心头,就像一年前的那场雨,他看着一位丽人在渡口的满江雨烟中,痴痴地伸出纤指,接住雨露点点……

    可就在这时,书房外有人禀报:“启禀王爷,雍阳公主又来了,门卫拦不住,已经直闯进前院了。”

    话的功夫,一阵娇滴滴的声音唤着琅王的字传了过来:“忘山哥哥,看你养的那些个刁奴,竟然敢阻拦本宫!”伴着软语阵阵,一位高鬓长裙的少女直闯进了书房中来。

    本来还面露笑意的公主,待看清他矮桌旁跪坐的琼娘时,脸色顿变,眼泪聚集,潸然泪下道:“她是何人?你……你又纳了新的侍妾?”

    跟在雍阳公主身后的,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也见到了正抬起头来的琼娘,登时也眼睛瞪圆了道:“妹妹!你怎么会在此处?”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琼娘昔日的大哥柳将琚。

    雍阳公主原本是要兴师问罪,可不曾想身后护卫她出宫的禁宫侍卫长——柳家的大公子却唤那娘子为妹妹,当下也哑了音,准备听个究竟。

    琅王看着柳将琚略显激动的直盯着琼娘看,心里登时不大畅快,便对琼娘道:“本王有客,你且先下去吧。”

    琼娘在此间陡然见到昔日兄长,心内也是百感交集,她前世与柳将琚也算是兄妹互相持爱,但是因为兄长年纪大了后,自有自己的玩伴,不大回府的缘故,并不像别的兄妹那般亲昵热络。

    而自己当初离开柳家的时候,这位兄长大约也是不在府中的,应该是去参加御林军的营训去了,若是他在……

    琼娘没有再往下想,想起那本子易主的诗集,她突然想到,柳家人一定不希望自己这个崔家女搅了柳萍川的才女之路。

    当下只当没有听到柳将琚的问询,低头快步走了出去,与昔日的兄长擦肩而过。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