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5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15.第 15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当初哥哥被撞时,虽然有些场面混乱,但是按理,这肉身不该将马车撞得那么厉害啊!

    她快步走了过去,沉声道:“那日我也在场,并未见马车有损毁。”

    楚盛冷哼一声道:“这么,娘子是在质疑我堂堂琅王府讹人不成?”

    琼娘紧抿了一下嘴唇,心道:还真是备不住!

    前世里琅王虽然战功赫赫,但他那混不吝的行事做派也在朝堂上被人所诟病。当初大沅与边疆七夷族作战时。那一年因为黄河决堤的缘故,朝廷的国库大半用来赈灾,无力支付琅王的大笔军饷。

    主持内务的太子便暂时缓拨了军饷,这可捅了马蜂窝。

    那琅王要不到钱,竟然是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最后折腾得内务府拨了军款不算,最后还抓捕斩杀了几个据是贪墨了军饷的官吏,才算让那位江东王满意,了结此事。

    犹记得尚云无意中与她谈及此事时,对那位琅王做了甚是中肯的评价——若是乱世,当为枭雄;可是太平世间,那就是朝廷之祸害。

    如今,江东王的蛮横劲儿是准备使在她这户人家上了?琼娘心里直发沉。她心内清楚,如今依着自己的身份,是很难同琅王府讲理的。

    崔传宝听得来气,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道:“你们王府还讲不讲理?将我撞伤,反而要我们家赔钱?”

    许是听着少年郎的话不顺耳,从管家的身后出来几个昂扬大汉,手持佩剑满脸阴沉地瞪着少年家,似乎再多一句,便要手起刀落。

    琼娘心知,此时杵在自家门前的可不是张屠户之流,看那架势都是跟琅王上过战场刀口舔血的凶徒。哥哥若是真是与他们硬来,绝对讨不得便宜的。

    当下便拦住了哥哥道:“哥哥,你腿上有伤,有爹娘交涉,且回屋休息去吧。”

    刘氏却知道儿子的火爆脾气,连忙推着崔传宝进了屋子。

    崔忠一脸赔笑地问楚管家是不是弄错时,琼娘也看清了管家身后马车,破损处的确是有些惨无忍睹,那镶嵌损毁的宝石也是货真价实,得是铁铸的身躯才能将马车装成这幅凄惨模样。

    当下开口道:“管家,您看,这马车会是人撞的吗?”

    楚盛拖着长音道:“王爷是便是,哪个敢质疑?”仗势欺人的刁奴嘴脸真是刻薄得很!

    琼娘心内将这场飞来的横祸仔细地回想了一遍,便知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现在闹不清楚这背后的主谋是何人。若是琅王,他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绝不会为了区区五千两银子来为难一个的商户。

    又可能是王府中有人假借着此事干着讹诈盘剥的勾当。若是后者的话,事情倒也好办了,左右是有人要占些便宜。于是想到这,她便对楚盛道:“你也看到了,我们家无长物,实在是拿不出五千两。素闻琅王爱民如子,想来也不愿落下一个将撞伤的百姓逼得家破人亡的名声。不知楚管家可有办法教我?”

    话的功夫,楚盛已经被请到了屋里,奉上了茶盏。楚盛琢磨着火候差不多了,缓缓开口道:“我们王爷宅心仁厚,自然是不想逼死你们这一家子。但是无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就此放过你们,岂不是让下人以为王爷的马车冲撞便冲撞了。御赐之物被损毁,要知道往严重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崔忠听到这,脸色都变了。平头百姓家哪里会想到有一会与皇家之物有了干系。只觉得楚管家之言并非危言耸听,一个闹不好,自己的儿子真的有可能被拉到菜市口问斩。颤声道:“我愿入府为奴,赔偿王爷的损失。”

    楚盛一脸为难道:“府里还真是缺了一个糕饼师傅,可惜我们王爷有些怪癖,不喜食年老之人烹饪的食物,只怕你想入府也无合适的位置。”

    琼娘在一旁听着,便适时插嘴道:“王爷的怪癖可真是有些稀奇,也不知何等样人有幸做出佳肴入王爷之口?”

    楚盛道:“你们若真是想要免了你家郎这场祸事,我这倒是有个差事可有一试。现在府中正缺一个面点的厨娘。前日王爷吃了你家这位娘子的糕饼,甚是满意。

    琼娘听得眉头一皱,道:“不知贵府的厨娘月钱几何?”

    楚盛的下巴翘得更高:“王府一向善待下人,照着常理该是五两银子,但是你这番前去是抵偿你哥哥的罪过,每个月要扣些银两,剩下的差不多是五钱银子。”

    琼娘没话,心内的算盘却在不停拨打:这个什么琅王府还真够仁慈的啊!估计期间的利钱也是不能省下的,照这么一算,一百年做到死都偿还不清。

    而且那位主儿最后可是被囚禁在皇寺里去的,万一吃得顺口了,自己岂不是也要跟着一起被软禁?

    那琅王府是个火坑,琼娘不想往下跳。奈何现在有人做了套儿,摆的又不是能讲理的架势,若是不自己不去,今儿的情形就是要把哥哥或者爹爹绑走,那这个家就全散了。

    现在是连当今太子都奈何不得这位琅王,他的气数正盛,她一个民间女子更是奈何不得他……

    一旁的崔忠听了,却急急道:“那可不行,我这女儿娇弱,不堪伺候贵人,何况她的糕饼手艺是跟的学得,还是让我入府服侍贵人吧……”

    楚盛懒得废话,只变了脸色道:“既然给你们指了明路你们又不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着便叫人去绑崔传宝回去。

    那崔传宝虽然体壮,但在几个大汉的手中便如鸡仔一般,一下子被拎提起来,不但施了绳子,还上了铁索。

    一时间,崔家院落尽是刘氏高喊要拼命的嚎啕声。

    琼娘急急道:“且慢!我只再问一句,是不是凑足了五千两以后,这件事情便算了解,我也可以返回家中了?”

    楚盛觉得这娘的乃是白日梦话,照着崔家的家当,就是典卖光了房屋也偿还不清的。所以,他点了点头,道:“若是偿还清了,娘自然可以出府。”

    听到这,琼娘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奴家便随管家入府。只是我既然去做厨娘,便不是卖身府上,家里父母身体不好,需要照料,不知每月有几可以出府?”

    楚盛回道:“按惯例,每个一月有一可以返家。不过王爷不会在京城久留,月余就要折返江东。”

    琼娘的纤眉皱得更紧。如今这事,左右是摊上了无赖。既然讲不得道理,那就当降横祸自受了去。

    不过是区区五千两,吓得了别人,可琼娘却并未太放在心上。为今之计,就是希望自家皇山下的店铺顺利开张。烹制素宴的法子,她会悉数教给爹娘。只要店铺进钱,干上几年也能偿还清了那五千两。

    崔氏夫妇哪里舍得?但是他们夫妻二人也是无法,要么是儿子被抓去砍了脑袋,要么是女儿入王府做厨娘,这一时失了主意,待得楚盛放人走后,刘氏只能抱着琼娘大哭。

    少不得琼娘柔声安慰:“娘,我不过去是做工,每个月五钱银子虽然少些,也能贴补家用。只是你和爹爹万万不可听了旁人教唆,使银子去给我疏通,皇寺马上便要开门迎香客。那店铺还有些杂乱,需要好好修缮,你和爹地放心去张罗店铺的事情,待得店铺进了钱,咱们早日还清他们王府的马车钱,女儿就可以回来陪你们了。”

    刘氏捧着女儿的脸蛋,心内一阵的发急:“我的女儿,那位王爷听是个好色之徒,这几日频频往府里买侍妾。你这般容貌,是藏不住的,若是被……怎么能叫为娘放心得下?”

    琼娘轻轻地搂住了刘氏,爬在她的怀中感受着娘亲的温暖,声道:“娘,你真的不用为我担心,只要爹娘和哥哥安好,这日子才有盼头,我一定会从王府里出来的。”

    看来王府里的确是缺厨娘。第二日一大早,楚盛便派出一辆马车将琼娘连同她的包裹一并接入了别馆。

    那楚盛一看便是换脸的行家。在崔家时,还趾高气扬的模样,入了府里,却慈祥得如邻家老伯,亲自将琼娘带入她暂住的院,衣食起居样样交代清楚。

    那院子倒是清静。因为别馆依山而建,她的院正在半山腰间,推开窗子,繁茂的树林尽收眼底,乌瓦青砖的院落甚是雅致,加之刚刚下了一场雨,屋檐上的积水滴答作响,竟有是隐身于世之感。

    琼娘看着满眼的绿色,一时间有些恍惚。这一次重生,不过是早早返回崔家而已,竟然生出了这么多的变化,而前方的道路该是怎样,她也是看不清楚。

    只是她不知,依山而建的别馆更高处,有人坐在凉亭中,将她怅惘的侧脸剪影尽收眼底。

    楚盛伺候在一旁,心翼翼道:“王爷,您看的这趟差事办得可是利落?”

    楚邪收回了目光,在棋盘上摆着棋子,也不回答,只过了一会才道:“吩咐下去,一会本王要吃绿玉豆糕。”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