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 1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11.第 1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柳姐只装作来探访崔氏夫妻的样子,听了刘氏带着哭腔的讲述后,眼波微转道:“姐姐生得貌美,那马车主人这般无礼,姐姐就算回来了,这名声……”

    她话只了一半,可是刘氏却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正当年华的女儿家在街坊邻居的眼里被掳走,还有甚么名声可言。

    崔忠到底是家里的主心骨,先不管什么名声不名声,且先把儿子女儿救回来要紧。当下便准备赶到县丞那里敲起冤鼓。

    可刚出门就看见一辆马车将儿子和女儿俱送回来。

    刘氏见儿子躺在担架上,腿那打了板子固定,可是神色还好,能开口唤人,半悬的心放下了一半。再看女儿从马车上下来时也是头发整齐,通身端正的模样,脸上也未见惶恐愤恨之色,那另一半心便也放下来了。

    送人回来的乃是琅王的管家楚盛。他入院时,先打量了一圈窄的院落,又看了看崔忠夫妇。许是琅王府里的人都习惯鼻孔看人,那楚盛嘴里的歉意听起来也不甚真诚。只是包封银的盒子很沉,另外还搭配了两盒子的人参和补骨血的药材。

    听闻了撞人的乃是个王爷,就算崔氏夫妻心内有气,也是强自忍耐,待收了礼,送走了管家一行人后,刘氏这才安顿好儿子,忙不迭拉着琼娘的手细细询问了一番。

    琼娘便照实了,只是入了琅王的别馆替他蒸制了糕饼。

    柳萍川在一旁听着,目光闪烁,只今日时辰尚早,已经禀明了柳家的母亲,可以陪着崔氏夫妇吃饭。刘氏虽然心烦儿子受伤,可是见萍儿肯留下来用饭,自然是满心欢喜。现在夫妻二人手头宽裕,便沽卖了熟牛肉,又砍了两根大骨头给儿子熬汤进补。

    趁着崔氏夫妻去生火做饭的功夫,柳萍川留下丫鬟婆子,只一人入了琼娘的房中。

    这间房她住了经年,自是异常熟悉。可谁曾想一踏进门,竟然有走错了房门的错觉。只见窗棂上的旧窗纸换了雪白的新纸,墙上裂纹被新画的字画遮挡上了。字画虽然没有裱糊,两端只用削平的木棒卷裹撑直了钉在墙上,但是胜在那画作的远山浮云,气势非凡,不见半点匠气。

    她的昔日的旧床也变换了位置,床头多了用两个食盒并拢去掉把手改装的柜子,上面支着一面铜镜和一把木梳,权当了梳妆台,还摆着刘氏原本盛装酱油的陶土罐子,一支娇艳的红杏斜插在罐子里,竟是不出的雅致。

    琼娘正站在床上挂蚊帐。拢床的蚊帐上破了几个洞,琼娘昨日管相邻的姑娘配了彩线,绣上几朵淡雅的樱花。她向来针线娴熟,两面的苏绣刺花巧妙地遮挡了破洞,延伸开来的枝蔓显得异常清雅。

    这么挂展开来,半旧的蚊帐立刻旧貌换新颜。宛如一枝樱花探到床前。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可因为主人变换了,蛛尘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在下午的阳光下,弥漫着岁月静好的祥和。精心的布置和恰到好处的屋点缀,都显示出房屋的新主人乃是志趣高雅之士。

    不知为什么,柳萍川看得心里一阵难以舒展的不畅。

    在她的心里,琼娘回到崔家后应该是日夜哀怨,郁郁寡欢才对。可是如今看着屋内的摆设,没有半点自怜自爱,倒是透着一股子优哉游哉的闲情逸致。

    她如今在柳府的房间是另设的,原本她是看中了琼娘的房间的,但刚刚归府的大哥柳将琚也黑着脸不肯,只若是琼娘日后回来探望柳家父母,也要有个歇脚的房间,最后到底是让她搬出了屋子,给那房间上了锁,留了下来。

    而她新搬入的院落,房间的物件摆设样样都是她自己亲自去柳府里的库房挑选回来的。按理个个都是相似的名贵之物,可不知为何就是摆设不出琼娘原来房里的雅致贵气。

    这种两相比较下,倒显得她的品味不如琼娘,这怎么能不叫柳萍川暗暗气闷?

    琼娘挂好了蚊帐从床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柳萍川。

    看她那微酸的眼色倒是异常熟悉,前世里,她也曾经试着跟柳萍川做一对好姐妹,只是一起逛街时,无论她看中了什么,柳萍川都要抢先买下。一句话,是她琼娘的,柳萍川都要占为己有。

    若是可能,琼娘很想试试,掏一勺满溢的大粪,这位柳姐会不会抢着喝。

    这边柳姐想起了自己留下的用意,按了按心内的酸意,开口道:“姐姐既然是入了琅王府。想必是见到了那位贵人了吧?怎么样,听他的相貌俊逸远超旁人可是真的?”

    琼娘取了针线笸箩,坐在窗边接着细绣着自己挑选的一块棉布手帕,漫不经心道:“我去他府上烹制糕饼,伺候茶水的自有下人,我哪里会见到主人?”

    柳萍川一听,依然不死心道:“这等难得的机会,姐姐为何不及时把握?”

    琼娘抬眼看着她,状似不解地问:“妹妹将话得清楚些,该是如何把握?”

    柳萍川自然知道琼娘端惯了大家闺秀的做派,并不认为她在装假,当下便将话点透道:“姐姐这般容貌,那位王爷若是看到,必定心喜,到时自然水到渠成。”

    琼娘噗嗤一声笑开了,道:“瞧妹妹的,那贵人又不是街角的混子,怎的见个有姿色的女子就心喜得不行”

    这边柳萍川见琼娘迟迟不开窍,当下一急,便自道:“过段时间,琅王府会召人牙子买些侍妾入府,若是姐姐肯,我给姐姐安排门路见那王爷如何?”

    琼娘实在是被这位柳姐的急切恶心得不行,将那针线笸箩往旁边一甩:“妹妹这话得蹊跷,为何一味撺掇我去他人府上为妾?好歹崔家也是正经的人家,祖上三代也未出过男盗女娼,放着以后规矩人家的娘子不做,却偏偏自甘下贱为人妾侍?这是妹妹你的意思?还是爹娘养不起我,托你带话敲打着我?”

    到这,琼娘暗掐了自己的腰侧,大着嗓门冲着门对面的灶房喊道:“娘!你容不下女儿我便直,何苦的让妹妹敲打作践我?”

    刘氏正在厨房里擀宽面——这是昔日崔萍儿最爱的,江南新麦的面香搭配着鸡蛋卤,甚是美味。

    可现下听到平日里总是柔声慢语的琼娘凄厉的一声哭喊,当下丢了锅里的面飞跑过来,撩起门帘,瞪眼看着她俩问道:“怎的哭了?”

    柳萍川也是猝不及防,没想到琼娘哭便哭,更没想到她还如三岁奶娃一般开口唤娘前来告状。当下急急道:“不过方才跟姐姐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她竟当真了……”

    着自己的眼圈也是一红,倒像是她也受足了委屈一般。可惜琼娘哭得比她厉害,倒是显不出她柔柳扶风了。

    等刘氏闹清楚原委后,也不管柳萍川如今贵为官家姐,只拧眉瞪眼道:“为人妾的话怎么好开口打趣?你姐姐看着就是个端庄持重的,这样的话传出去可叫她怎么做人?”

    完,又转身对着琼娘哄道:“听见了吧,你萍儿妹妹跟你开玩笑呢!”

    若是前世的柳将琼可不会这般得理不饶人的哭闹。但是她实在是厌烦着柳萍川三番四次地到崔家来恶心自己,更是想起她前世抢夺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女,不用掐腰眼泪也喷涌而出了。

    于是,她只蓬乱着鬓角,红着眼倒在刘氏的怀里道:“哪有这等的玩笑,竟出让我主动找人牙子去别人府宅里卖身的话来,有鼻子有眼儿的,倒像她自己做过一般!”

    柳萍川听了她的控诉,身子不由微微一僵,抬眼看向琼娘,见她哭得抽噎的光景,就是个没长全心机的姑娘。

    就算琼娘在前世里贵为当朝一品夫人,不也没有算计过她?更何况自己重生一回处处占了先机呢!

    想到这,柳萍川直觉自己是太过心急,被琼娘抓住了话柄,她向来是能屈能伸,当下赔了笑脸道:“是妹妹我的错,请姐姐莫怪。”

    可是越劝琼娘哭得越厉害,最后竟然抽噎了起来。刘氏立刻联想到了琼娘刚回崔家时的情景,那真是能哭得冲垮长城,淹没了山海关。

    当下再也不好留柳萍川吃饭,只冲着她使了眼神,声道:“你姐姐今日本就受惊吓,你又拿话激她,要不……你先回去吧,改日有空了,再来看你爹和我可好?”

    柳萍川原本也不想留下吃饭,现在自己一时失语落了下乘,正好寻机离开。

    刘氏是打算做好了筑坝抗洪的持久准备,可哪里想,柳萍川刚走了不一会,琼娘就慢慢收了眼泪,抽噎着:“娘,宽面好了吧?再不吃可就要糊了。”

    刘氏乐不得她转移了思绪,连忙起身去了灶房,用冷水过面,倒在热滚滚的骨头汤里,再浇上一勺子浓稠的鸡蛋酱。

    琼娘亦步亦趋跟在她的身后,一边用湿巾子擦脸一边探头:“娘,再放一勺你昨榨的辣油,昨看你做时,便闻得香……不过给哥哥的那碗别放,他骨头受伤,吃着汤药,忌讳辛辣。”

    刘氏看她方才还哭得肝肠寸断,现在倒是一副全然只想着吃的样子,可不就是个馋嘴的姑娘吗?当下高悬的心一下放下,在大海碗里又加了一勺辣子和一把香葱碎,笑着道:“你哥哥哪里吃得这个,娘再给他用骨头汤做碗面鱼儿,也好化食。”

    方才那场闹剧,崔忠倒是听得明白,但是也只当琼娘姑娘吃醋,不喜欢萍儿来占自己爹娘的便宜。

    而且毕竟是养了十五年的女儿,那萍儿往日里就艳羡那些个高门大户的阔绰。若不是自己和刘氏看得紧,她不得就要跟街市上那卖肉张家的浪荡独子有了手脚。

    所以方才那些个教唆琼娘的话,还真可能不是玩笑。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