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 10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10.第 10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就如柳萍川所言,琅王暂居在芙蓉镇外的秋檀溪旁的峡山下。别馆前的石阶都是打磨了圆角的,更比别提别馆内的山石布局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琼娘一路被挟持到这,想着琅王前世不佳的风评,手心隐隐冒汗。

    待下了软轿,就被请入了一处水榭楼阁旁的厨里。

    琼娘看着那些个案板炊具,心里反而安定些。看来还真是要她制作糕饼之意,既然如此,便做上几样,只是还糊弄不得,她在前世曾经听闻,因为嫌弃皇寺中饭菜味道不合心意,他命人将那做饭的厨子拖出去杖毙了。

    许是看在已逝的老王爷楚怀农的情面上,圣上对楚邪甚是优待。皇寺里做饭的厨子都是带有品阶的御厨。可是这位王爷却是杖毙便杖毙了,最后被人参上一本后,皇帝那却是挥了挥手,弄出了“御厨包藏祸心,想要下毒谋害琅王,陷朕于不义的荒唐借口”不了了之。

    所以,若是做得不合了那位“贵人”王爷的口味,他命人弄死自己,便跟碾死只蚂蚁一样。

    这么一想,少不得抖足精神洗手作羹汤。

    可这位王爷的喜好如何,她全然不知,只依着常进之前的只言片语判断,这位王爷似乎郁火在心,水土不服,食欲不振。既然先前的白玉糕入了他的法眼,大约是喜欢爽口去火的吃食。

    于是,她依照先前,又揉面制了糕。接着搭配着时令新鲜的,用白玉豆芽搭配着新鲜的虾仁做了凉菜。那调配豆芽的葱油,乃是琼娘的独门秘方,葱香入味,掐了尖儿的豆芽,若玉柱般根根泛着油光,清清爽爽也了中和了白玉糕的糯米甜味。

    起码琼娘喜欢这样的吃法,觉得比用茶配更加开胃。

    待得糕出了蒸锅,用刀切成菱形装盘,入了味的菜也一并搭配好后,便由仆人端到了一旁的水榭离去。

    可不大一会的功夫,又有人来传琼娘,只琅王不满意那糕上无画,命她再去添上画作。

    就这么的,琼娘被带到了水榭楼阁中去。

    这阁楼乃是照前朝古风修建而成,在凭栏之外有个石头垒砌的水池,一旁的平台上,竟有两只仙鹤在依水漫步。

    隔着随风漫卷的轻纱,琼娘看到了一个俊帅异常的高大男子,正倚靠在水榭花雕的软塌上看着一卷书。

    待琼娘入了阁中,那人也没抬眼。琼娘心里惦念着哥哥的伤势,只想赶紧伺候这位吃顿饱足的,好与哥哥一同还家。

    于是便跪坐在一旁的几旁,手执着备好的蟹爪笔沾着红曲花了先前的花鸟图案。糕饼作画,尤须精细,不能不加着十二分的心。

    待得最后一笔化成,这才檀口微张,轻呼一口气,半抬起了头来。

    这一抬头,却直直闯入了一双狭长深邃的眼里。

    那幔帘许是被风吹得卷在额倒挂的金钩上。而琅王也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书卷,半躺在软塌之上,宽袍松散,脚着布袜,一只手撑着头颅,除了冠的长发披散在宽肩之上,正一瞬不瞬地盯着琼娘看。

    这一眼,竟有不出的邪气。更是立时唤起了琼娘曾经极力淡忘了的往事……前世某次宴席觥筹交错时,一时落单的自己被那个皇寺闲居的“贵人”堵在了长廊转角处。

    长廊一侧是酒酣人喧,角落里却是光线昏暗,她被那人钳住了腰,被一双充满邪气的眼狠狠地盯着,长指更毫不客气地捏着她的下巴道:“柳家琼娘?听是你央父亲回拒了我。总有一,本王会就叫你悔不当初!”

    柳家将琼,才貌冠盖满京华,当年求亲之人何其多?所以若非琅王提及,琼娘早就忘了这位边疆藩王曾经向自己求亲的事情。是以对琅王控诉自己当初眼瞎心盲的指责,一时也是无法回应。

    他在她耳边低语后,便松手离去。只余了下巴的指印提醒着她被人轻薄过。

    可就算琅王无礼,琼娘也无法大肆张扬,免得污了自己的清誉,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从那以后,看见琅王便远远绕行。而琅王也没有再寻机对她无礼,只是每次“巧遇”时,他的眼神总是莫名叫人厌烦……

    而如今,重活一世,她却又与这双眼相对,一时间竟有恍惚尚在旧日时光之感。只是这一愣神,盯看着琅王的时间未免过长。

    因为生得俊美,楚邪倒是习惯了女子主动,只当这娘心思活络,有意勾引自己。他扬了扬眉,开口道:“端过来。”

    琼娘这时也发觉自己方才的失态,连忙端着糕饼敛眉收颔端送到琅王近前。

    因着气的缘故,楚邪这几日有些水土不服,胃口不畅,因为昨日见常进呈上的糕饼花纹精致,便挑了兴致尝上了几口,未曾想有入口即化之软糯甘香。吃上几块后,心情莫名便好,再看那糕饼上的鸟雀,根根翎毛毕现,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

    是以在街市上听闻常进遇到作画之人,便挑帘一看。不曾想,倒是有意外的收获……于是便叫人将她一并带回来。

    方才作画时,他一时书卷看得乏累,便抬头缓神,正看见玉人长颈半垂,含唇敛眉,葱尖似的纤指捏着一根极细的蟹爪笔,在一块方糕上轻描细绘,看得久了,仿若有一根轻羽在心尖处撩拨。

    常进乃楚邪贴身的护卫,在一旁一边候着,一边察言观色,顺着琅王的视线观之,竟然是看那绘画的娘。常进也想不透,水乡镇里竟然藏着一朵出尘芙蓉,这等妙人洗手做羹汤,想想都胃口大开。

    这娘走到近前时,细观肌肤真是寸寸滑入凝脂,常进想不破怎样的低门户,养出这么一位妙人儿。怨不得向来不将女人放在眼中的王爷,会不错眼珠地看了许久。

    琼娘将糕饼布置在琅王软塌前的茶几上,便侧身退后。

    琅王信手捏起了玉箸,夹起了豆芽放入口中,虾仁的鲜香被葱油激发一并归入到了清脆的豆芽菜里。看来这菜对了琅王的胃口,这一品尝竟然停不下筷子。琼娘暗自松了口气,暂时解了被杖毙之忧。

    可是等楚邪食了一块糕,慢条斯理地接过侍女递来的巾帕擦嘴后,突然慢悠悠地开口道:“柳家将琼,为何成了崔家之女?”

    这一问,听得琼娘头皮微微发麻,诧异地抬头望向了楚邪。

    楚邪正在饮茶,放下茶盏后,道:“看来柳姐是忘记本王了,去年夏时,你的兄长将琚不是曾带你在郊外的猎场射鹿吗?你我有过一面之缘。”

    对于楚邪来只是一年前的往事。可是两世为人的琼娘,却要错乱地回忆上一阵。

    经楚邪这么一提醒,上一世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

    当时的皇家人最喜涉猎,万岁爷的公主虽然年纪尚,却精于马上技艺。柳梦堂想到女儿将来难免要陪伴公主等皇室中人围猎,必要的马上技艺若是能学上一学,必定会在众位贵女中拔得头筹。于是便让柳将琚带着妹妹去围场学习马术技艺。当时她好像还与一位姑娘起了争执……但是她如何与琅王见过却半点也想不起来了。

    但是既然被楚邪识破了自己的根底,再推诿下去也是无济于事。当下便是语带保留地出崔柳两家当年抱错孩子的事情。

    楚邪微微扬起眉,打量她这一身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衫,不无玩味地道:“你的兄长柳将琚你一向在家中娇养,柳大人能狠心舍得下你?养了十五年的女儿不要就不要了,难道他柳家养不下两个女儿吗?”

    琼娘半抬起头,不卑不亢地道:“既然是当年的错事,自然要纠正过来。难道只因为柳家富贵,养的下两个女儿,崔家便要无女儿可养吗?”

    琅王手指敲着茶盅盖子道:“那你离开柳家可有什么不适之处?”

    琼娘嘴角微微一笑:“奴家原本就该是崔家商女,如今回归本位而已,爹娘不嫌弃奴家笨手笨脚就好,余下的照样时一日三餐,晨昏日落,哪里会有什么不适?”

    琼娘到这缓了一缓,接着启唇道:“我的兄长被撞伤,不知现在境况如何,加之爹娘不知我二人去处,一定会担心的。不知可否让我二人还家,日后王爷若是还想再尝一尝崔氏糕饼的滋味,只管命人去取便是。”

    她的模样虽妩媚,可是前世堂堂一品夫人的贵气是粗布衣衫遮挡不住的。虽然是恳求,却让人无法感觉到语气的卑微。

    琼娘这般清冷矜持的模样似乎勾起了琅王什么不好的回忆,他嘴角笑意尽收,看上去冰冷而不好接近。

    就在琼娘几乎绝望地以为这位王爷要继续为难自己时,他总算是开口道:“撞伤你的哥哥,是王府下人的不是,他的医药费用,自有人会张罗,你们回家去吧……过些日子,本王会派人前去你的府上。”

    琼娘这才隐隐松了口气,她不好问琅王,以后为何要派人回来。只当这位王爷礼数周全,而崔传宝已经正骨包扎妥当,被移送到了马车上。

    待兄妹二人返家时,崔家夫妻已经急疯了。他们还未收摊时,便有相熟的邻里来告知,是看见他家的儿子被马车撞伤,女儿也被那马车的主人带走了。

    两夫妻顿时五雷轰顶,连摊子都顾不得收,便去前街寻找一双儿女。

    可寻了一圈,都一无所后,回到家时,却发现柳萍川坐着马车等在了门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