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9.第 9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心内诧异时,琼娘眼角微微一扫,才发现芙蓉镇的大街可真是拥挤,前世今生的孽缘聚全到了一处,那街角阴暗处蒙纱而站的女子不正是柳萍川吗?

    她脑子向来轻灵,稍微一转立刻梳理明白了。

    前世尚云恐怕就是这一撞断了腿,错过了考期的。可是被哥哥这么出手,却祸水东引,流到了哥哥身上,看哥哥那腿不自然的样子,肯定是骨折了。而那柳萍川会出现在此,恐怕打算的是“美救英雄”的主意。

    想到这,她不由得恼起自己来,若不是这番重生后,自己动了改善的心思,以至于全乱了套路,崔家绝对没有闲钱去买花灯,大约是自己在家糊一个了事。而哥哥若不是陪着自己逛街,又怎么会顶替了尚云的祸事,闹得如今重伤在身?

    其实柳萍川比琼娘还要着恼。

    她这辈子早早换回了柳府,可谓舒心畅快。然而娘家再好,也不是女儿家最终的归宿。还要早早为自己谋算了夫婿才稳妥。

    这辈子因为是高门嫡女,可挑选余地甚是阔绰。上至皇家下至京城各个世家,都不无可能。然而萍娘思度半响,还是觉得再没有比尚云更称心意的了。他日后可是入了内阁的重臣,一朝权倾朝野,何等荣光?只可恨自己前世在琼娘死后,却未曾坐上正妻之位。

    那时琼娘意外落井而亡后,尚云深受打击,回绝了父亲举她为平妻的建议。若不是碍着自己与他被捉奸在床,不好抵赖,他甚至不想抬她入门为妾。

    可是入了门顶了妾侍的名头后,再无二人偷情时的那种柔情蜜意。尚云的心仿佛跟着琼娘一同死去了一样,再未入自己的房中、长夜漫漫,她万万没有想到,处心积虑唆使书童害死了琼娘的结果却是自己后半生要苦守烛灯,守了活寡……

    想到前世的若黄连般吃不完的苦楚,柳萍川对琼娘的恨意就更深,也越发对尚云产生执念,放不得手。

    这辈子她有幸重生,再没了琼娘的阻隔,她自然要细细谋算,先赢得尚郎之心,结一段羡煞神仙的姻缘。

    然而自己没有琼娘容貌的灵秀,更无她的诗词文采。回想起自己当初从琼娘嘴里得知的,二人诗词相会情形,她毫无把握会叫尚云一见钟情。

    再则,就算尚云钟情于她,他若无功名在身,父亲和母亲也绝对不会答应她这个正宗的嫡女嫁给一个自己拣选的穷子。

    思来想去,她决定里里利用了尚云被车撞的节点,以救他躲避一劫,顺理成章地相识,依着自己伺候男人的本事,管教他如前世一般对自己心动。而他没有负伤的话,自然能顺利开科考试。到时候一遭金榜题名,再去跟父亲提亲事,到时候自己去求父亲点头,也就顺利成章。

    因为当时她与尚云闲聊时,无意中记得他受伤是在乞巧节的前五日。这才选了两个壮奴跟随,想要及时施救。

    万万没先想到,筹谋了近一个月的打算,却让崔传宝那个憨货搅合得七零八落。当看到尚郎与琼娘四目相对时,柳萍川真是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一对男女拉扯开来。

    可是当她看见那马车车厢上的白泽图腾时,那脸刷得一下血色尽退,连忙蒙紧了面纱,更往角落里缩了缩。

    崔传宝只感觉腿骨如嵌入了钢钉,疼得连哼都哼不出来了。而那闯祸的马车下来人后只顾着看倒下的马匹,压根没有看看伤者如何的意思。

    尚云见了,书生的正义感顿时勃发,眼见着救下自己的少年快要昏厥,而他的妹妹也是羸弱女子,自然要自己代为出头。于是他站起身来,冲着马夫冷声问道:“闹市如此莽撞,撞了人也不见歉意,敢问是哪位府上的车马?这般横行街市?”

    那车夫人高马大,连看都未看尚云一眼,只拧着眉查看着抽搐的马匹,气得一跺脚,又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走到了马车前,冲着车里的人低声道:“启禀王爷,那马看着不行了,嘴里的白沫有股子酸味,似乎是被人下了药的缘故……末将失职竟未察觉,请王爷责罚。”

    马车里寂静无声,倒是从后面赶过来的侍卫头子一脸自责懊恼,更跑得一脑门的汗,闻听此言低声道:“看来是有人不想王爷进京,给马下药,手段这般下作!”

    尚云倒是认得那赶来的侍卫头子,不正是前两日包圆了花鸟糕饼的豪奴吗?那日见他一言不合便抽刀伤人,今日更甚,将人撞伤后竟视若无睹?朗朗乾坤,子脚下,怎的就没了王法?

    书生意气热腾腾地顶将上来,尚云立意要讨个法,上前厉色责问,不得便吵着要拉人见官。

    那领头的叫常进,平日在江东是一不二的主儿,此时心里正恼,眼见书生聒噪,顿时提起了脚,冲着尚云便踢了过去。

    尚云虽然身材高大,可也承受不住沙场下来的武将一脚,当下噔噔噔倒退,竟然倒在了刚刚站起身的琼娘身上。

    而琼娘原是验看了哥哥的伤势,见他缓过来后,气息平稳,能够言语,并不见内伤,便略松了口气,正想叫人帮忙扶起哥哥回家,远离这是非之地。

    那马车上的图腾,她一早便看到了。跟江东琅王讲道理?还不如给虎狼念一卷道德经呢!有这磨牙嚼舌的功夫,赶回家里请先生给哥哥正骨才是道理。

    可是没想到刚站直了身子便被尚云压倒在地,不由得“啊呀”一声痛叫了出来。

    常进望过去,倒是“咦”了一声:“这不是绘制糕饼的那个娘吗?”

    他的话倒是引得马车里的人些许好奇,一根修长手指挑起了半幅窗帘,一只狭长幽黑的眼儿顺着布帘逢往外瞟着。

    只这一眼,便将琼娘被压倒在地的狼狈像尽收眼底。

    因为头布包裹不甚得法,松松的全散开了。一头绸滑的乌丝飞泻而下,将白莹莹的脸儿显得又瘦减了几分,加之急得粉颊绯红,便如被梨花赛雪压上的粉霞海棠,叫人不禁生出些许怜惜。

    尚云虽非主动,到底是唐突了家人,仓惶起身,一时要去扶琼娘,却被她抬眼冷冷的一瞪,顿住了手脚。

    那帘子也顿了下,便又被放下,横眉瞪眼的常进被叫到了马车前,附耳听上那么一会,便松缓了面皮,扒拉开尚云,走到了琼娘近前,道:“我家主子这几日食欲不振,前日食了你制的糕饼,觉得味道甚佳,便邀你入府再制些,多给你赏银便是!”

    他这一开口,琼娘心内真是想要骂娘了,这位琅王马车撞人不提赔偿,反而要她这苦主给他制糕饼去?还真是个不讲理的主儿,前世圣上英明,怎么没立时砍了这厮?

    其实琼娘与马车里的这位,虽然见面不多,倒还颇有些渊源。不光他是崔萍儿曾经的侍主的缘故,更因为琅王曾经托人向柳府捎话想要提亲迎娶柳将琼。

    仔细想来,好像就是这一年的乞巧节上,在宫中,她第一次见了进京的琅王。

    只是那时她的心思全放在了公主与皇后的身上,对于他这个外疆的异姓王不甚关注。更不知这位见惯了环肥燕瘦的王爷,怎么就在一干娇艳欲滴的贵女中看中了自己?

    而太子向来与这位异姓王不甚对付,连着皇后也是不喜,加之这位王爷的府宅风评向来不佳,是以养父柳梦堂当时是一口回绝了。

    至于后来,崔柳两家抱错孩儿的事情泄露后,柳家夫妻更不可能将琼娘嫁入什么高门大户,当然,那些具是后话。

    可是本应该是这一世没有交集的人,没有想过竟然在此处遇见!

    琼娘只抿嘴低声道:“贵人认错人了,我并非什么会做糕饼的手艺人。”

    可惜常进自觉并无眼疾,更何况是这等国色香的美人?看在她一会要给王爷烹制糕饼的情分上,王爷手下的豪奴们都收敛了傲气,更是有两个人抬了担架,将崔传宝抬起送去医治。而琼娘婉拒不得,自然也被“请”上了一顶软轿,一并跟随。

    而那个尚云,在问明琼娘并不认识得他后,就被常进推搡到了一边,眼看着琼娘被带走,急得直跳脚。

    而那柳萍川并没走得太远,选了对着大街的茶楼,依坐在二楼处,看着街下的情形,虽然听不见他们着什么,可看到琼娘被带走时,不禁喜上眉梢,长长舒展了一口气。

    琼娘的容貌乃是国色,既被琅王掳去,便没有再清白回来的道理。

    她前世身为琅王侍妾,自然体会到琅王的无情,再姣好的眼色,在那个王爷的眼里也不过几的新鲜,若是争宠惹了这位琅王心烦,那王府里的管家便有着无穷整治人的法子。

    琼娘这般姿色必定会被物尽其用,待王爷玩厌了后,大约是会赏赐给他那帮子狠戾粗鲁的手下吧?

    这么一想,她惊见琅王的恐惧渐渐压了下来,看着楼下尚云急得团团转的身影,自信地冷笑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