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7.第 7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想起那人,隔着一世都觉得头痛。

    琼娘没有再想下去。而柳家的千金姐来得快,走得也如一阵风,眨眼间窄的院子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静。只余下相送的刘氏站在桥头怅惘地看着渐渐消失在街角的马车。

    琼娘倒是体谅刘氏的心境。毕竟是亲手喂养大的孩子。刘氏又不像尧氏那般处处甩手给丫鬟奶娘,两位母亲对待女儿的感情,也是厚薄不同的。到底是不能如尧氏一般,知道琼娘不是亲生的,便冷了慈母心肠。

    她把那木盒放到一边,替爹娘打来洗脸的水,笑着问:“原以为能赶在爹娘回来前将饭菜烧好,还是手脚慢了,今日怎的回来的这么早?

    听了这话,传宝兴奋地道:“还不是琼娘你的妙笔,有从摊边路过的举子,一见了你画的糕饼,便直言乃奇作,结果呼朋唤友地来看,最后,有几个阔绰的公子这糕饼可不能打散了卖,便一起将那几盘子买走了。”

    琼娘听闻这话,心里一松,脸上倒是真切地笑开了。可不是得整买!她花了一上午的光景,在整盘码放整齐的方形糕饼上誊画下了芙蓉镇的浓缩街景图,而且在街市上增添了官差报喜,送头名状元喜帖的场景。

    这等好彩头,只要是不差钱的举子必定要买去沾福气的!

    刘氏这时也走了回来,听到这话,脸上也露出了喜色道:“那画可真是精致,凭得累坏了眼儿,只是那些个举子还要再定,你爹却没立时答应,就怕你的身子受不住。”

    琼娘笑道:“这是好事,为何不应?那些个画作不过是走了取巧而已。本来也不是什么精致的传世之作,他们若要,我明日再画,只是爹娘明日要多做些糕饼。”

    既卖了钱,又沽了肉,刘氏做了自己拿手的烧肉,一家人围坐在了木桌有有笑的吃饭。

    琼娘前世受的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家教。可是这般一家人围坐的其乐融融,却叫她有种发自心内的暖意,也跟着凑趣上几句。

    饭后夕阳西斜,帮娘亲洗刷了碗筷后,琼娘咬着酸果站在墙头望去,周围水乡人家炊烟袅袅,夹杂着各种不出的菜香,桥头传来光屁股孩童的追跑嬉笑声,携伴到桥下用稻草拴着蚯蚓钓螃蟹。河水堤岸旁的垂头长柳下,不知谁家的姑娘正隔水向望,偷偷私会着少年郎……

    琼娘就像个真正的姑娘,手垫在墙头,微笑着看着这一切,没有朱门高墙的阻隔,她第一次这么真切地感受人间的烟火,真切地感受着自己的确是在脚踏实地活着,这样的感觉倒是新鲜而惬意!

    只是她不自知这般温柔甜笑,也成了他人眼中的一道如幻美景。

    “尚兄,正到经卷其三,怎的突然没了声音?”

    尚云身旁的同乡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立在客栈窗口的尚云这才回过神来。

    年方十七岁的他这是第一次进京赶考,母亲怕他一路短缺了人照顾,特意办妥同乡一起赶考的举子方达帮衬一二。

    京城里吃穿用度高过别处,所以二人干脆如大多数举子一般,暂时在芙蓉水乡停留备考,待得开考那日再奔赴京城。

    这晚,二人饭后闲来无事,便倚窗而立借了隔壁酒家高挂的灯笼照亮,一处温习功课,以备来日待考。

    可谁知读着读着,尚云便没了动静,方达循着他的目光一望,只看见正从墙头离开的琼娘的后脑勺。

    虽然没看见正脸,可依着那窈窕的身姿也足见是一位妙人,当下取笑道:“书中自有颜如玉,尚兄才学不俗,何愁来日不能高中,迎娶心仪佳人呢?”

    尚云也是方才无意中的一瞥,这才被那墙头娘的甜笑迷醉,不知不觉走了神儿。如今被人抓包,正值年少的他登时被羞臊得脸热心跳,连忙挥手直言自己不过进京一试,并没存着高中的侥幸。

    二人笑一番后,方达取出一个纸包道:“今日郑举人买来了一大盘糕饼,其上竟然绘有报喜高中图,他与我私交甚好,特意分了两块给我沾一沾彩头,现与你一同品尝。”

    着打开了纸包,只见那糕饼上虽然只一部分的街景,可是屋瓦树柳皆笔触细腻老道,真难想象在这乡糕饼手艺人中竟然有这样的丹青高手。难怪人子脚下卧虎藏龙,就算是毗邻京城的水乡也盘踞着世外高人呢。

    向来喜好丹青的尚云捧着糕饼端详半,竟然舍不得下嘴。他这般痴相惹得方达一阵大笑:“快些吃吧,不然热,这糕饼再美也是要发霉长毛的。据明日他们还要去那糕饼摊子续订,你若心喜,也一同前往看看热闹罢了。”

    尚云欣然答应,这时楼下的伙计送来了一封拜帖,直言白日他俩外出时,有位乘着高马华车的姐命丫鬟送来的,连同一盒人参一并要给来自茂才县的尚云。

    尚云狐疑接过透着花香的拜帖,展开一看,乃是端秀的字,只言自己乃是京城柳家的姐,闺字萍川,近日听闻大哥柳将琚昔日西席先生之子尚云不日要来京城赶考,她替大哥备下礼参一份,还望尚公子笑纳云云。

    尚云看得眉头一皱,心内直觉对于这位柳姐有些抵触之情,官宦人家的女子,原本不该行事这般轻佻孟浪,连面都没见过,怎的就这么贸然来访?

    方达在一旁窥见,再看看那参粗壮的根须,不由得艳羡:“就你尚兄是有艳福的,这不,京城里千金姐特意来与你相会,真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呢!”

    话间,尚云已经将那拜帖撕得粉碎,正色道:“方兄谨言,官家姐的清誉岂是你我可玷污的,我父亲虽然曾做过柳家西席,不知这位姐是如何得知,也许是受了她兄长的委托才顺路送来的。只是大约年龄尚浅,不懂得这般亲笔给男子写信却是不妥,所以少不得我你沉默是金,替这位姐周全一二,此话便在这屋子为止,不可再外传!”

    方达被叮嘱得哑口无言,只得摇头笑道:“尚兄乃真君子也,方才是我孟浪了,咳,将来嫁与你的女子当真是有福气了!”二人笑一番后,便熄灯休息了。

    待得第二日,两人也未在客栈用早餐,便一路散步来到了街头的崔家糕饼摊前。

    本以为二人算是来得早了,没想到不大的摊子前已经是人头攒动,竟然有不少举子前来享用饼茶,顺便得以窥见昨日在糕饼上作画的那位高人。

    只是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摊子前也只有那俩夫妻在进出忙碌,也不见端来做了花纹的糕饼。

    有心急之人不耐出声询问,那姓崔的老板才笑言道,一会便送来。

    果然,不多时,一位健壮少年手举托盘快步走来。

    还没等托盘放到架子上,众人已经是呼啦啦地围拢过来。也许是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今日只花了零零星星的十块白玉糕。那糕饼上画的也不再是街市风景,而是花鸟图。

    但凡对工笔丹青略有涉猎的人都知道,画作里最考验人的是鸟禽。活物灵动,鸟禽的羽翅飞翔,若没有经年的功底和赋,是无法跃然纸上的。更何况在糕饼上作画,并非是在平滑涂胶的宣纸上,更加考验人的耐性腕力。

    可是这位不知名的高人居然挥毫得心应手,黄莺婉转枝头,喜鹊临枝报喜,鸳鸯依水而戏……这十样糕饼花式不同,可每一样都叫爱画者看得移不开眼。

    起码尚云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将这些糕饼尽买入囊中。可是他一问价钱,还未等摆摊的汉子开口,那送糕饼的少年便抢先开口道:“这糕饼用的是上乘的糯米面,和面的泉水泡化过极品燕窝,用起来最滋补养人,所以一两银子一块,限数十块,货少不等人。有要的客官要赶早定下啊!”

    他这话一出,一旁卖糕饼的夫妻先被吓得一哆嗦,刘氏手里裹馄饨的擀面杖都要飞出去了。真想敲开自己儿子的脑壳子看看,是不是洗脸时进了水去?一两银子一块糕饼?他怎的不拿着菜刀当街抢劫去?

    果然,这人群里便有人嗤笑道:“兄弟可真会吹牛!你们这么一个露的摊子,有甚么极品燕窝?当真是想钱想疯了吧!”

    崔传宝听了,不慌不忙地从方才糕饼的托盘上取来一只砂锅,揭开盖子,只见锅里里黄澄澄的汤水飘着枸杞红枣,看上去煞是好看。

    他举杯道:“和面的泉水泡的便是这茶盏里的燕窝。敢问哪位识得燕窝,品一品便知。”

    昨日买糕饼的郑举人家世阔绰,当下站出来。崔传宝倒了一杯与他品尝。他饮了两口点头道:“与我家里收藏的海崖上品燕盏的味道不相上下,果然是极品,而且熬煮的手法老道,配以桃胶银耳更是不俗,绝非乡做法!”

    众位举子相处有些时日,都知道这位郑举人是不差银子的富户,吃穿用度皆是讲究,听了他这么一,猜忌尽消。只是就算货真价实,这一两银子一块的糕饼实非平常人能消受得起的。所以不过是一同观看品酌一番后,便要各自散去了。

    而那位郑举人虽然也喜欢那糕饼的精致,但是昨日已经大手笔买了糕饼,今日若是再尽数包圆,难免有铺排败家的嫌疑,所以也只打算买上一块猎奇,更能引来一众同年的艳羡。

    不过就算卖出一块,这一两银子的价钱也足以买上一百多块糯米糕了。崔家二夫妻听了立刻转忧为喜。那刘氏心里思度道,自己儿子的榆木脑袋可想不出这样的生意经,大约又是琼娘的主意罢了。待今日生意做成,早些收了摊子,去布行给琼娘扯上几尺鲜亮的布匹做衣裳,

    也要叫柳家知道,崔家不用他柳家隔三差五的周济也有华衫穿,免了柳家来人,白白惹了女儿的眼泪去。

    可就在这时,有一华衣豪奴道:“这十块白玉糕尽包起来,我家主子全要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