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5.第 5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不过琼娘脚步轻盈,提着布裙一路过桥穿巷,来到了崔家夫妇摆摊的地方。

    昨日夜里,她听娘亲跟爹爹的闲语,这几日镇里来了许多进京待考的举子,在距离京城不远的此地暂时落脚些时日。

    夫妻二人欣喜过望,本以为突然而至的人潮能让生意变得好过些,可是没曾想,这些书生们有钱的附庸风雅,喜欢在此地最大的茶楼里用餐聚友;手头拮据的更喜欢在客店里熬煮白粥买些炊饼果腹。

    这下来,夫妻二人的摊子便有些不上不下、不俗不雅,白白制了许多的绿豆糕和各色软糕。气渐热,就算吊在井中也耐受不住几日。这么一来,就算折损许多的食材银钱了,怎一个“愁”字了得?

    琼娘听了他们的话,也是思绪了一夜。自己前世嫁人时,柳家的嫁妆看着妆奁抬数甚多,却是充场面的装箱法子,细算起来,并不丰盈,她不想守着自己那点子嫁妆坐吃山空,便在京城经营着一家书画茶庄,更是练就一手上乘的笔墨丹青,本以为这一遭重活回归户商家,那些个风雅伎俩尽是无用了,灵光一闪,却计上心来。所以她赶着一早买来细笔、红曲,准备试一试自己思度出来的法子管不管用。

    芙蓉镇的人无茶不欢,就是清晨刚起,也要饮茶提神。刘氏正在简易的灶上烹茶,招呼着左右的相熟的街坊,外乡人不识货,可是镇里的人都爱崔家独门糕饼的甜醇,用来配茶最好。是以不大的摊,三张桌子倒是都坐着客人。

    这时,刘氏抬头见女儿与儿子结伴而来,便问:“你们怎么来了?”

    琼娘伸着脖儿看了看摊旁架子上足足三大盘各色糕饼,笑着道:“在家里闲来无事,看看能不能帮衬爹娘……我见过京城里的商贩最喜在糕饼上画下花纹以增食欲……娘,女儿学过些许丹青,能不能在这些个糕饼上花些花纹,看看能不能引来些客人品尝?”

    再过一日,那些糕饼就要变了味道。崔家夫妻做生意讲究诚信,就算那糕饼还能吃,也绝不会卖出砸了自己的祖传招牌。既然如此,女儿闲着要画,便依了她,也免了她整日里胡思乱想、郁郁寡欢。当下便爽利答应,只是女儿的模样太招人,崔家易女的事情本来就闹得满街的人都知晓,她这般抛头露面,岂不是要引来狂蜂浪蝶?当下便叫传宝取了一大木盘子的绿豆糕,拿回家给妹妹画着玩。

    等兄妹二人回了家,琼娘便拿碟子化开了那一块红曲,调了浓淡颜色,挽好衣袖提笔作画。

    传宝对这些个书画不感兴趣,当下便出去寻了前街的伙伴,一起去镇外的山上砍柴。

    等他砍了一大捆回来时,已经到了晌午时分了。

    他先在门外的河边洗了满脸的汗渍,这才回转家中。只是进了院子,经过院子里的桑树荫下,无意中往那一盘子的糕饼上一撇,顿时呆愣得忘了挪动脚步。

    这……这是?那糕饼上尽是街市楼阁,精致得叫人看傻了眼。

    琼娘刚从里屋出来,见哥哥愣住了,便笑着:“花了一上午,我手臂没有力气,怕送回摊子时掀翻了木盘。还要劳烦哥哥再将糕饼送回去。”

    传宝又看了好半糕饼,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了自己这个亲妹子一眼:画虽精致,但这糕饼还是糕饼,能卖出去吗?

    传宝心内嘀咕,又一想,不过是让妹妹画着开心的,挽起衣袖,迫不及待地端着木盘出去给崔氏夫妇献宝去了。

    崔传宝走了不久,琼娘打算憩片刻,可一不心就睡过了头,也不知睡了多久,隐约听闻门前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不大一会,便有人“笃笃笃”地敲门。

    琼娘起身整理发鬓,从屋里穿过院子,再顺着门缝往外一看,顿时愣住了,当下猛地将门打开。

    眼前之人,乃是正当妙龄的华服女郎,也是十四五岁的年华,发鬓斜挽,白裳苏袖,微窄的腰身和放开的下摆都是与市面上衣裙不同的雅致——琼娘看得眼熟,因为这是重生前的她,在一次贵女宴席上,当着众人的面亲自绘图的,又请人依着她的独创花样裁剪出来的,柳家将琼,独领风骚,引得京城里的贵妇们纷纷效仿之。

    若是不看脸,琼娘竟恍惚以为面前站着的乃是前世的自己——通身的衣着打扮,鬓发无意不跟自己从前肖似!

    想到这,她莫名有种诡异之感,定定地看着那张曾熟稔不已的脸,冷冷问道:“崔萍儿,你来此有何贵干?”

    还是十五岁妙龄的崔萍儿带着两名丫鬟和一个婆子俏生生地立在了她的面前,带着一种难言的微妙表情,仔细打量着粗布蓬发的琼娘,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笑开道:“父亲愿我后半生顺遂,改个‘川’字,我已改名叫柳萍川,我你半个月,姐姐可以唤我萍妹妹。”

    着,也不用琼娘招呼,径自熟门熟路地进了崔家的院子。

    旧地重游,颇多感慨,改了名的柳家嫡女柳萍川,先来到了琼娘的房中——这屋子也是她先前住过了十三年的地方。窗棂的旧裂纹,蚊帐上的线头,无一不透着熟悉。

    只是以前每每看着寒酸莫名之处,总是愤恨自己错投了穷家胎。如今再看,已经可以含笑俯视,悲悯人地同情代替自己留在此处的那个可怜贱种了。

    柳萍川带着发至内心的愉悦,看着昔日熟悉的一切,转身柔声道:“我听前几日送东西的范婆子,姐姐你吵着要回柳府?”

    琼娘没有话,对于这个前世偷了自己丈夫,抢夺自己儿女的女人,她看着觉得恶心,实在是懒得什么。

    但是反过来想,自己前世用了崔萍儿的爹娘,占了她的福祉,也算是冤冤相报,因果循环。

    既然一切的孽缘都是因为两家抱错孩子而起,那这么这一世早一年换回,也算是终止了孽缘。从此她当她的豪门嫡女一路浮华,自己做自己的商户娘脚踏实地,再无瓜葛就是了。

    她不是什么神佛,想着上一世莫名溺井而亡,做不到无怨无恨。可前世着实是一笔烂账,若不是她感念重生不易,还真是压制不住初见她那一刻的恶心劲儿,只愿今世再无牵扯就好。

    这个柳什么川,明显来者不善,眼巴巴跑过来耀武扬威。

    而且……当她看见这个改名叫崔萍川的女人,衣着莫名与自己上一世相若时,突然明白了什么……也许,这个崔萍儿也是重生一世,而且比她更早重生。

    所以自己醒来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这一切都是崔萍儿故意与尧氏提前见面的缘故。

    崔将琼的心里迅速做出了决断——千万不可叫柳萍川发现自己也涅槃轮回的事情。

    眼下柳萍川已经恢复柳家嫡女身份,此番前来,不过是来昭显下自己的优越,出一口前世憋屈的闷气。

    可若被她看出自己也重生的话。依着萍娘的心性,恐怕没有闲情逸致玩猫替耗子尾巴的游戏了,只凭她如今的地位钱银,弄死自己不在话下!

    ……也许前世她已经这么干过了!

    想到当初推自己下井的那一双手,崔将琼心里微微打了个寒颤,然后强压抑住心内的愤恨,低垂下眉眼,适时露出些许悲愤之情。

    既然这柳家大姐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倒教她瞧去好了,若她想斗,只管放马过来,忍得这一时之气,以后再徐徐图之……

    那柳萍川见了,心内舒爽极了,当初她重回前世,睁开眼那一刻,只道上垂怜她上一世的苦楚,竟然让她重生改写际遇姻缘!

    这一世,她巧妙布局,早早回到了柳家,再也不会沦为那个暴虐琅王的妾侍,所以这辈子她绝对要活得风生水起,而这个崔家的贱种,她也不会轻易放过,一定要好好排布一下,叫崔家琼娘慢慢品尝她前一世为人侍妾,终身不得生育的苦楚……

    已经成了柳萍川的她,心内的毒瘤并没有因为重生而化解消弭,反而因为时间的酝酿,更加的腐朽化脓。可她脸上的笑却渐渐柔和起来。

    “姐姐,莫怪父亲母亲不来看你,实在是他们顾及着我的心情,其实我也是劝过他们二老的,毕竟养了姐姐你十五年,父女一场,彼此挂念也是人之常情……这不,母亲让我稍带了一些新裁的衣服与你。”

    听听,依旧是娇嘤颤颤的和声细语,搭配着垂眉善目,多像个善解人意的娇娘啊!

    若是没有重生一回,琼娘可能真以为这位萍娘是个良善温婉之人,然后对她卸下防备之心。

    可惜,这等虚伪,她现在看得清楚,琼娘脸上不露声色:“谢谢柳姐,只是回来崔家后,要帮爹娘担水做饭,那些个华美衫穿起来有些不合时宜,白白费了料子,还是请姐拿回去赏人吧。”

    崔萍川倒不意外她的回答,那曾经名动京华的柳将琼是何等傲骨,就算这辈子早早沦入商家,也绝不屑于他人的怜悯施舍。

    想到这,她的嘴角笑意更盛了。呵呵,可惜才女将琼这辈子再不是官家女,这点子傲骨扔到市井巷里,连狗都不屑啃一啃。

    听之前的婆子,这琼娘回到崔家后就一直作作地、要死要活的,只让崔家夫妻疲惫不堪。想来一家子都厌烦透了这突然而至的娇贵姐。

    这正合她意,虽然柳家富贵,但是论起亲情,到底是崔家的养育了她的父母要来得亲切。如今她过起了柳家的闲逸日子,又不想叫琼娘占去崔家养父母的亲情,所以听闻了琼娘在崔家不得人心的情形,立刻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虽然琼娘卷拂了她的心意,也不见柳萍川着恼,只让身后的丫鬟翠玉在院子的石墩上铺了锦绣团垫,捏着绢帕坐在了石墩上立意要等崔家夫妇回来见上一面,再回转京城。

    一时间姐坐定,跟随而来的一众丫鬟婆子便忙碌开了,沏茶的沏茶,摇扇的摇扇。还有一个懂眼色的丫鬟嫌弃这院子里蚊虫太多,还在一旁点了笼熏香,免得蚊蝇嗡嗡扰了姐的休憩。

    其中一个叫碧玺的丫鬟,就是那个看上去很有眼色的,故意当着琼娘的面儿,大声夸赞着柳萍川的襦裙霓裳:“姐你今日通身透着别致,方才下马车时,那些个乡人都看傻眼了!”

    还没等马屁落地,那沏茶的婆子接着屁味拍了起来:“别是乡之人,昨日夫人领着姐参加丞相夫人府里的诗会,那些个见过世面的夫人姐不也看直了眼?可是个个争着问我们姐的衣裳是哪里做的,可给我们夫人争了好大的脸面呢!”

    那碧玺接着道:“可不是,谁也料想不到,这衣裳是我们姐亲自绘制的,对了,方才那个客栈老板娘也询问我呢,就是方才在客栈寻访尚公子时……”

    “嗯哼……”才女柳萍川突然清了清嗓子,打断了丫鬟的多舌吹捧,同时不露痕迹地扫了琼娘一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