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归位 1.第 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柳将琼是世人眼中的贵女翘楚。

    她身为京城世家柳家的嫡女,父亲是当朝的翰林大学士柳梦堂,柳家在朝三代重臣,家世贵重,出入高车驷马,列宴钟鸣鼎食,自幼习得诗书字画,更是生丽质,才貌名动京华……诸如世间才貌双全女子溢美之词,都可以毫不吝啬地堆砌于她的身上。

    当然除了姻缘有些荒诞——这样的芳华闺秀出人意料,放着一任朝中侯门贵子不选,却独独拣选了布衣白丁的书生尚云毅然下嫁。

    原本令人惋惜感叹,可谁知就是这位出身贫寒的举子,一朝金榜题名,得到了当今圣上的重用,当年柳家曾卷入政乱,颠沛流离了好些时日,让皇帝心生愧怜,而这位柳家乘龙快婿毫无根基的背景,也入了皇帝的龙眼,最后尚云位列内阁成为一世名臣。而她嫁入尚家后,英俊斯文的丈夫不曾通房纳妾,夫妻琴瑟和鸣,育有一双儿女,绵延了香火,可谓万事足矣。

    起码大半的京城贵妇女眷都艳羡着柳将琼慧眼择君,府宅里清静自在,加之她极善交际,乐善好施,更被圣上亲封为一品重华夫人。

    此时晓风残月,窗棂烛光摇曳,在兴冲冲地推开卧室紧闭的房门前,她也如世人一般庆幸自己前半生的安稳顺遂。

    可惜……这一切在她将自己的夫君与别的女人堵在了床榻上时,塌陷成一片残垣断壁。

    夫君英俊的脸犹带着红潮热汗,来不及平复剧烈的粗喘,护着身下的那一身细滑皮子的女人,一脸尴尬地回望着突然从娘家归来的妻子。

    不过到底是朝堂锤炼出来的沉稳栋梁,很快反应过来,手脚迅速地扯了身下的被子遮羞。

    室内浊气呛人,交缠在一处的二人热潮涌动,那条裹身的被子因着先前垫在身下,也被打湿晕染上了一块块不规则的湿痕,暗示着二人的酣战何等淋漓!

    她木然地望着那条亲手绣出的嫁妆锦被,只愣愣想着:可惜了当初细绣了一个月的苏绣百合被面儿,腌臜得得用火烧了才干净……

    本想给夫君惊喜的柳将琼,一时间竟被夫君惊得不轻。

    不过丈夫身下的女子崔萍儿却是坦然而镇定。

    当柳将琼被浊气顶得难以呼吸,忍不住退出了房门时重重粗喘时,崔萍儿拢着着凌乱的头发,披着尚云的外套施施然从内室走了出来。高傲地欣赏够了她脸上的怒色后,才开口道:“我与尚郎互通情谊甚久,只是碍着姐姐善妒,尚郎不好同你开口。如今被你撞见倒是省了口舌。明日我会让尚郎禀明父母,早日过了明堂!”

    柳将琼直直地望着崔萍儿犹带媚态的俏脸,再也忍耐不住伸手给了她一巴掌:“做了这等有亏德行的事情,还这么理直气壮,你可真是不要脸面!”

    崔萍儿久在市井厮混,性子是不肯吃亏的,加之她向来在柳将琼面前惯上句,见惯了柳将琼的忍让伏低做,当下竟回手还了柳将琼一巴掌,脸上是倨傲恶毒的神色,那话音却像受足了委屈一样轻柔微颤:“姐姐,你怎么出手打人,难道我还被你欺辱得不够吗?明明我才是柳家的嫡女,却偏被你这外姓人鸠占鹊巢!我何曾怨过你?”

    哼,只“鸠占鹊巢”这一句,她就能堵住柳将琼的嘴。

    崔萍儿所的,是柳家一门不得的隐秘。

    当年朝中巨变,柳家逢难,逃离京城躲避仇家时在一处山间的茅店里避雨,巧遇商户崔家。俩家也是孽缘,各自都是一对龙凤胎,一时阴差阳错,一同避雨的柳家与崔家竟然错抱了两个女婴。

    于是柳家真正的金枝玉叶蒙尘落难。而柳将琼这个崔家商户的女儿却成为了柳家的掌上明珠。

    这身世的真相是在柳将琼十六岁将要出嫁拣选人家时才被重病快要离世的柳家奶娘道破。

    那会儿,柳将琼的母亲——柳家的当家大夫人尧氏哭得是肝肠寸断,柳将琼也是晴霹雳,一时惶惶不知所措。

    当时依着自己的祖母——柳家老太君的意思,是要将养在崔家的崔萍儿接回柳家,重新认祖归宗。

    可是派人前去打探的结果却是崔萍儿已经成为琅王楚邪的妾室。

    彼时琅王拥兵镇守江东,大有造反之势。朝中群臣皆避之唯恐不及。在这紧要关头,若是换回女儿,柳梦堂便要成了琅王的岳丈。

    这等祸及九族的倒霉亲戚可不能乱认!

    当下只能将错就错,依然将柳将琼当作柳家的正宗嫡女,却并没有认回亲生的女儿。

    只是爱女心切的尧氏打听到,那琅王楚邪为人暴虐,最看轻女人妾室,常将自己爱妾美姬赠人,便私下托了人,使了大把银子请了琅王器重的幕僚出面,将那崔萍儿讨了出来,辗转一路回了京城,依托了远亲前来投奔的名义,这才将她归入了柳家。

    而那崔萍儿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后,便将占了自己嫡女位置的柳将琼恨到了骨子里,将自己先前沦为玩物的祸由,也归总到了柳将琼的身上。重回到柳家过上安逸的日子后,想到这一切原本该是自己的,心里更是扭曲愤恨。

    到了最后,崔萍儿竟觉得柳将琼的夫君——这位前程远大的国之栋梁也本应该是自己的夫君才对!

    因为早些年在琅王府里被灌了虎狼的绝子汤药,崔萍儿自知自己这辈子断无子女,倒是对琼娘的一双儿女甚是和婉亲近,隔三差五地送些时鲜的水果和奇巧玩意儿来。

    而柳将琼向来忙于贵妇之间茶会诗社的交际,又怕慈母败儿,所以一味看重学业,对儿女要求严苛,时常戒尺上身,闹得她与儿女疏远。

    两相比较起来,这崔姨在娃儿们的心里,竟比母亲还要来得亲切温情,总是盼着崔姨登府,与他们一起玩笑戏耍。

    这般敦和的假象,竟然蒙蔽了她。有段时间,柳将琼甚至误以为崔萍儿已经放下了心里的愤恨,愿意与她以姐妹相处,才与自己的夫君儿女这般和睦。而她也因为自己并非柳家亲女,却顶了名分理亏的缘故,对待崔萍儿处处刻意讨好。

    可是这一刻,她才算是彻底明白,崔萍儿哪里是在示好!她是有心取而代之,要将自己的夫君和儿女全部占为己有!

    脸颊的火辣提醒着柳将琼,自己先前对崔萍儿的刻意示好是多么愚蠢,竟然将崔萍儿这毒蛇引入了自己的府宅中。

    若是以前的将琼,挨了崔萍儿这一掌是怕要生生忍耐下去。可是现在的她决意不会再忍了,只冰冷地瞪着崔萍儿愈加嚣张的脸,突然飞起一脚狠狠踹向了她的肚子!

    柳家的大公子柳将琚尚武,柳将琼自幼多病,也跟大哥的武师傅习得几年拳脚。这飞起一脚的力道可不是花拳绣腿。

    那崔萍儿惨叫一声,立刻若布袋般扑倒在了地上。

    这一脚踢出去,在内室里不露面的尚云总算是出来了。

    大沅朝的栋梁显然不太擅长斡旋新欢旧爱的摩擦纷扰,他在屋内听着动静,脑子里想着怎么跟琼娘认错。她一向温婉,又待崔萍儿极好,大约也不会太为难她吧!可是柳将琼这次显然是气急了,责骂愤恨的声音甚大,倒显得崔萍儿的柔声细语更教人怜惜。待听了一声惨叫时,那崔萍儿被踹倒在地的狼狈更是激起了男子向来怜惜弱的性,他便急急奔了出来。

    皱着浓眉扶起瞬间柔弱了不少的崔萍儿,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了底气,对刘将琼道:“琼娘,你太过了,错原在我,你打得骂得,都是我该受着的。可你怎么……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你的妹妹!她吃过的苦楚太多,岳父岳母疼惜她都来不及,若是知道你这般行事,岂不是会怪罪于你!你这样也……也太过粗鄙了!”

    心里似乎有什么被重锤狠狠击碎,柳将琼挺拔的身形微微晃动。因为知道自己身世,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的是低贱商户的血脉。所以她在十六岁后性情愈发的古板沉静,恪守名门闺秀的礼节,生怕自己的言行不当,被家宅里知情的宗亲拿来嘴。

    可是现在自己最不设防的夫君,却拿捏着自己心内的隐痛,怀里搂着通奸的妇人谴责着自己太过粗鄙……

    知道,若是此时自己手中持剑,倒是不会粗鄙行事,只手起刀落,优雅地捅出两个热腾腾的血窟窿了事!

    这一刻,压抑了许久的本性尽数破茧而出,云淡风轻的宽容大度被扔甩一边。她冷笑出了声,决意粗鄙到底,几步走到尚云的面前,一扫往日的温婉贤惠,抬手狠狠给夫君一记耳光,打得他偏了头才问来:“尚云,你缔结婚书前是眼瞎还是耳聋?我可曾婚前对你隐瞒过我的身世?我为什么放着一众京城贵公子不嫁,却偏偏拣选了你这个家道落魄的白衣布丁?只因我自知本不是柳家的骨血,配不起真正的名门望族,更不愿将来被夫君知情,责怪骗婚,所以才会选了你……

    话间,她上下打量着骤然变得陌生的丈夫,自嘲笑道:“我本是低贱商户,你尚家当年也是落魄得揭不开锅,算是门当户对,挑不出彼此的短长。当我道破自己的不堪时,你是如何盟誓应承的?你无论我真正的身世若何,今后便是你尚云的妻子,尚家儿郎会凭借自己的本事让自己的妻儿显达。而如今呢,你倒是在嫌弃了我的粗鄙?怎么?跟崔萍儿偷情之时,床榻上就领略了柳家真正闺秀的体面风采了?你们可真是够斯文好学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归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归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