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第二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21.第二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浩哥儿怎会走丢?”赵煜执棋的手蓦地一顿, 眉头就拧了起来, “你是怎么看人的!”

    厮当即腿一软, 跪在了地上。

    赵煜只冷冷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人,便又轻飘飘收回来。

    他这人颇有些男生女相, 唇红齿白, 乌发雪肤, 乍一看比旁人家姑娘生得还白净。眼角狭长而眼尾生上挑, 斜眼看人时,十分的妖气且不好惹。王爷近来的心情有些不太顺畅,此时眉宇中便显出了几分不走心的轻浮和漠然。

    “人不见了你便去找就是了,瞎慌个什么劲儿?”

    缓缓将白子放到棋盘上, 赵王爷十分不耐, “这儿是周家又不是大街上, 浩哥一个奶娃娃走不远, 多带些人四处去找找!”

    浩哥儿是赵煜的庶长子, 今年方三岁,通房所出。

    来赵煜这人面上瞧着纨绔不着调儿,私下最是一不二的性子。当初得这浩哥儿, 王爷是发起狠来,差点没把后院养的一众莺莺燕燕全给杖毙了。其中之曲折, 只能是一个世家大族子弟通有的弊病。通房这些暖床玩意儿不能宠得太过,一旦养大了心, 定会狠狠反咬下主子一口肉。

    为了这事儿, 赵煜自幼定的亲事都被搅和了, 如今年二十三,还未曾娶亲。

    不过赵王爷也不是什么好性儿的人,怎会由着下人算计?对于这胆敢违背他意思偷偷怀子的鸳鸯,处置起来也十分不留情面。怀胎十月,直至瓜熟蒂,一碗药下去,直接去母留子。南阳王府如今只有庶长子,没有如夫人。

    孩子的母亲,一张草席卷了抬出去。

    想要孩子么?可以,去母留子便允了你生。宠极一时的鸳鸯姑娘去就去了,王爷翻脸便不认人。这般狠辣的做派,一时间叫府中诸多对蠢蠢欲动的丫鬟们吓得都歇了心思。后院还留下的姬妾们再没一个敢恃宠而骄,俱都夹紧了尾巴,要多听话有多听话。

    如今浩哥儿是养在赵煜院子里的,生得玉雪可爱,十分讨喜。赵煜对孩子要多宠爱,其实也不然,想起来便逗上一逗,想不起来就都是下人在看顾。但若要不闻不问吧,也不是。毕竟是王爷头一个孩子,只不咸不淡的养着。

    今日浩哥儿会跟来周府,其实是赵王爷心血来潮,带出来玩玩儿。

    “石岚。”周博雅跟沐长风清楚其中缘由,对这孩子也保持着距离。他轻声唤一声,台阶下走出一个高挑的劲装男子,周博雅淡声儿道:“你带了人在这一片搜搜。孩子还,应当不会走不远。”

    石岚垂头应‘是’,转身招了一队,重点去水榭与鱼池搜。

    ……

    西风园后厨,喷香的糕点味儿叫整间厨房都甜蜜了起来。郭满垂头看着只到她大腿高的不点儿,心肝儿有些颤颤的。

    她抽了抽鼻子,摆出特和蔼可亲的笑脸问团子:“……宝宝你是哪个呀?”

    不点儿眨巴眨巴了大眼睛,没怎么听懂这宝宝叫得谁。

    不过这不重要,这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头顶飘香的点心他特别想吃。浩哥儿仰着脑袋咧开红润润的嘴儿冲郭满笑,嘴儿里包了一大口口水,米牙都看不清。他一笑,那口水就哗哗地就从包不圆的嘴角漏了下来。

    浩哥儿不在意地抡起袖子豪迈地一揩,粗短的手指指着桌案上的托盘,口齿不清地冲郭满撒娇:“姐姐,点心~浩哥儿想次~~”

    “浩哥儿?”郭满回头看清欢,她没听过这名字,“这是哪房的孩子?”

    清欢摇了摇头,周家三房都没这么大的孩子。

    郭满对这个年纪的孩子完全没抵抗力,尤其那种胖乎乎软糯糯的团子。她蹲下去……发现自己需要仰视,于是她半蹲:“浩哥儿怎会一个人跑这儿来?你可有奶娘?奶娘呢?怎地不跟着你?”

    一边着,她一边摆手示意清欢取两块泡芙递给她。

    清欢从旁打量了浩哥儿许久,确定这孩子是府外来的。其实想想也不难猜,今日来府上做客的,统共也就公子的两位至交好友。沐公子无妻无妾,孤家寡人一个,自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赵王爷听四年前得了个庶子,不常带出来见人,约莫就是眼下这个。

    她心地取了两块,蹲下身递过来。

    浩哥儿人但被教养得不错。尽管看着黄橙橙的点心不停地口口水,他也没上手去抓。胖爪子一指旁边的杌子,意思是他要过去坐着吃。

    清欢于是捧着盘子,送他去旁边坐。

    团子人只一丁点儿大,走起来七摇八摆的,尤其可爱。郭满被家伙给迷得五迷三道的,跟在他身后一句一句地逗他话。家伙表现得稚气中又很有教养,一面往婆子们用来闲磕牙的杌子撅屁股,一面答郭满的话。

    不过这大人做的杌子,于他来还是太高了些。团子屁股撅半,只堪堪坐到个边儿。两短腿蹬在地上,坐姿当真十分心酸。

    可即便如此,家伙坚持要坐。

    等觉得坐稳了,他才慢条斯理地伸手去拿点心。

    哎呀,这到底谁家的宝贝呀!郭满恨不得捧着家伙脸颊亲一口。她眼巴巴看家伙一口一口地吃,肥嘟嘟的脸颊肉一鼓一鼓的,她眼眨不眨地看了老半。还是清欢装好了点心提醒她该送去前院,她才突然醒悟。

    ……还得将点心给周大美人送去呀!

    前院有男客来,她如今这身份不知适不适合见外男,她不太拿捏得住分寸。

    犹豫地看一眼清欢,清欢福至心灵地懂了她的意思,笑了笑便:“奶奶如今已经是出嫁的妇人,规矩上自然比做姑娘时候松散些。公子那儿,若去,其实也去得。毕竟这些可都是您奶奶亲手做得点心,没得叫旁人去送。”

    正是这个理儿,她的东西,怎么能教旁人去送殷勤?

    郭满这么一想,于是理直气壮了。

    李旺家的自做好了点心,便束着手在当个隐形人。郭满临走前,手伸进腰封里头仔细摸了摸。然后摸出一枚银锭自,转头便打赏了李旺家的。

    李旺家的愣了一愣,接过去,半没反应过来。

    虽世家大族叫下人办事有打赏的规矩,但素来都是事后慢慢打赏。这般当面给银锭子的,还是头一回。低头一瞧这银锭的个头,李旺家的笑得老脸都皱成了花。一旁总拿眼儿偷摸打量这边婆子们眼尖瞧见,心中暗暗艳羡。

    那银锭子的分量很足啊……

    郭抠抠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给了多少,她对银两这类现金等价物的估值,还停留在一个很肤浅的层面。心道叫人办事怎么也该给点赏钱,方才来后厨,她便顺手从自己藏床底下的宝贝钱箱里拿了一个出来。

    不过若是知道了分量,她也还是会给。头回吩咐周府的下人办事,开个好头,往后自然会有人乐得给她办事儿。

    既然要去前院,还得回屋换身衣裳。厨房里待得久了,一身油烟味儿。

    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已经吃完了点心的家伙,郭满手冲他招了招。浩哥儿只觉得自己吃了从未吃过的新鲜物儿,两个下肚,还想再吃。见郭满招手,胳膊腿地麻溜爬下来,肉爪子一拽郭满裙摆,就跟她走了。

    有奶便是娘,古话得当真一点儿没错。

    清欢轻手轻脚地拎了点心,落后两步跟在两人身后,眼睛还不住地在浩哥儿身上打转。是王府的公子,她其实也没见过。只不过想着这孩子生得玉雪可爱,又举止中透露出一股贵气,总不会是下人能养出来的。

    看着看着,她觉得这画面看着十分可心。他们公子也是弱冠之年,膝下还空虚着,不知新奶奶何时能生个公子……一想到郭满初潮还未来,清欢顿时就垮了脸。奶奶还得多补补,能把身子骨给养壮实了才最实际。

    也不知公子何时能请太医给奶奶把个脉,放下成见之后,清欢是比谁都着急的。

    乱七八糟地胡想,转眼几人便到了正屋门前。清婉此时正温婉柔顺地立在台阶之上,双手交叠垂在下腹。一身水粉的裙子,整整齐齐。

    见郭满上来便屈膝行礼,张口唤一声:“奶奶。”

    郭满偏头瞧了她一眼,没搭理她,抓着家伙的手便踏入门内。

    清欢也是一身油烟味儿。不过双喜双叶不在,还得她先伺候得主子更衣才能回屋里换。于是便将食盒放外间儿的桌案上,连忙招呼了丫头去后厨送些水过来。丫头脆生生应下,她转身进内室去帮郭满挑身见客的衣裳。

    清欢不愧是大家族调/教出来的人,眼光毒辣得很。

    她配出来的衣裙乍一看不怎样,一上身就处处合适。郭满这两日自然感受到清欢投诚的心,由着她来。

    清婉见没人搭理她,暗暗跺了跺脚,也跟进了屏风后头。

    她与清欢是自幼一起接受嬷嬷教导的,礼仪规矩读书识字两人一模一样。不过因着素来爱美好打扮,她的眼光,比清欢还毒辣那么些。

    犹豫了再犹豫,她上前开了口:“奶奶不若换这身丹色的襦裙?奶奶生得白皙,头发又乌又密,这身丹映衬得气色颇佳。”

    着,她还取了藕色的半臂,配一起确实好。

    郭满眼睛递过去看一眼,低头再打量身上这身靛青,眉头皱了皱眉。清欢一愣,舔了舔下唇,眼睛便斜过去看清婉。清婉没理会她,水汪汪的杏眼只看着郭满,似乎在等郭满做选择,听谁的。

    清欢面上顿时就有些难看,清婉这是何意?明晃晃地嫌弃她不会挑?喉咙里似有什么梗住了,清欢没话。只等着郭满,听她是换还是不换。

    “不必了,”郭满犹豫了一下,摆摆手道,“就这身吧,清欢你也去换身衣裳。”

    清欢心里莫名松了口气,她也气着了,屈膝向郭满行了一礼,擦着清婉的肩走出去。这回再没那么好心给清婉使眼色,心里头憋了口气,她转过身便绷了脸。

    清婉眼风在她背影上溜了一圈,眼里闪过一丝懊恼。

    不过想着公子好几日不曾与她们话,她咬了咬下唇,只能心中对清欢句抱歉。正屋里有资格贴身跟着主子的,就四个一等大丫鬟。双喜双叶在忙嫁妆,抽不开身,清欢又去换衣裳了,此时能顶事儿的便只剩下她。

    于是低声问郭满:“奶奶可是要将这点心送去前院?”

    郭满对着铜镜左照右照,闻言抬了头。

    清婉面上还是那副温婉恭敬模样,但郭满还是立即就明了她突如其来的热情是为何。这是想跟她去前院?

    她慢慢牵起嘴角,点了下头:“是呀。”

    “点心出锅好一会儿了吧?从后厨端来走这一路,怕是要凉了。”清婉声音又轻又柔,仿佛那最温柔的解语花,“奶奶若不快些,这味儿定要差了。”

    郭满眨了眨眼睛,屁股一动不动:“……哦。”

    “奶奶可是不知前院怎么走?”清婉又,“不若奴婢送您过去?奴婢知道个近道儿,兴许一炷香就能送到。”

    “啊呀,那真好!”

    清婉心中一喜,浅浅地笑起来道:“那奶奶可要动身了?”

    “我不,”郭满咧开嘴笑,“我就爱给夫君送冷的。”

    清婉冷不丁被噎了个半死!

    郭满哼了一声,抽下屏风上搭着的半臂挽到胳膊上,转头去外间儿逗胖团子了。胖团子手里又拿了一个泡芙在慢慢啃,丫鬟细心,特意给配了爽口的淡茶。吃得高兴了,仰起脸儿就冲郭满笑。

    郭满呼噜了一把他的脑袋瓜子,又开始查户口。

    家伙人口齿却清晰,问什么答什么,没一会儿就把底儿都给交代了。

    家伙名字叫浩哥儿,今年三岁,是跟他爹出来的。至于为何人儿一个走丢,是他那不怎么靠谱的爹找什么叔叔下棋,顺手把他丢下。他自个儿在园子里乱钻草丛,闻见了香味,便钻到了她这里来。

    好了,她明白了,这是个古代版爹带娃的故事。

    “罢了,宝宝你一会儿就跟姨姨,嗯……婶婶?走,”郭满想着他爹就是再不靠谱也该发现孩子丢了,估计得急坏了,“婶婶送你去你爹那儿。”

    “姐姐~”胖团子鬼机灵鬼机灵的,指了郭满笑得人心都甜化了,“姐姐~”

    哎哟~~这孩子,就是有眼光!

    郭满美滋滋地牵起他,正巧清欢换好了衣裳匆匆赶过来。

    清婉人在郭满跟前晃悠了许久,郭满跟眼瞎了似的,只低头对家伙了一句‘走吧’。而后清欢连忙去拎好了食盒,抬脚引郭满去前院儿。

    前院这头石岚等人是怎么也没料到浩哥儿一个人儿能走那么远,跑去后院的。他们就差把前院儿给翻过来,各处的下人却都没看见公子。南阳王府那厮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衣裳全湿透了,冷汗一茬接一茬地往外冒。

    这可如何是好?公子若真丢了,他几条命都不够填!

    找了许久找不到,石岚又折回了凉亭,只能据实已告。南阳王府那厮跪在凉亭下,额头贴着青石板,抬头看一眼自家主子的勇气也生不出。

    赵煜将棋子往棋翁里啪地一丢,站起了身。

    他也是十分高挑,虽不及沐长风精壮,也十分硕长挺拔。此时居高临下,狭长的眉眼隐隐散发出戾气叫下头厮腿肚子都开始发颤:“看个人都看不住,留你何用?”丢下这一句后,他便要亲自去找。

    周博雅跟沐长风哪儿还有对弈的心思?自然也放下了棋子。

    “水榭那头可是找过了?”周博雅皱起了眉,有些担忧怕孩子掉池子里坏事儿,“草丛,花圃,木桥,假山下面可都有翻过?”浩哥儿个头,若一个不慎钻到哪儿睡着了没出来,也十分有可能。

    “都找过了,没有公子的身影。”石岚摇了摇头道:“奴婢想着,兴许公子钻去了别的院里。西园那边的墙角正巧有个狗,嗯……洞。大人钻不过去,若是娃娃,那边轻轻松松便能钻过去。可是这西园奴婢等不方便去打扰,所以就……”

    西园如今已不是公子的院子,他们这些人不能轻易进出的。

    沐长风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当即不耐烦:“那定然是钻了狗洞了!博雅你跟弟妹打声招呼,叫西风园的下人经个心,也不耽搁弟妹什么事儿。浩哥儿那么点儿大你周家又处处精巧,真藏到哪儿出不来,怕是几都翻不出来。”

    周博雅是不愿打扰到内院,但孩子丢了,也只能进去找。

    于是便道:“你们且在此等等,我去去就来。”

    着,他便起身往西风园方向去。

    赵煜沐长风也坐不住,干脆分头去找。赵煜沐长风也不算生人了,来过不知多少次,对这周府熟门熟路的。沐长风走了南面,赵煜便选了东边。

    与此同时,清欢带着郭满抄近道儿,从东边的花廊穿过来。

    周家的设计当真仔细到了边边角角,就是这么一个不常有人走的花廊。满树叫不出名儿的白花结成一个拱形桥,仿佛那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鹊桥,真真儿落英缤纷。她一边走一边心生感叹,周家人品味一流。

    很快便走到花园,甬道的尽头便是外院。

    赵煜人高腿长,从外院穿过二门走到这儿,才走了一炷香不到。然后他便看见,花廊的尽头,一个娇娇的姑娘牵了个比她更的胖团子。两个人张着嘴仰头看着落花,一路摇摇摆摆往这边走来。

    更的胖团子,俨然是他丢了的儿子,浩哥儿。

    赵煜双手抱胸斜靠道树上,原地站定了,等着那头人过来。

    然而于他来才几十来步路的距离,他等啊等,等啊等,连换了好几个姿势,人还是没走到跟前来。这么点儿路,愣是被两矮子走出了荒地老的架势。都半了,还磨磨唧唧的。赵煜这破脾气上来,长腿抬起几步走了过去。

    安静的甬道冷不丁一个人冒出来,郭满差点没吓死。

    赵煜轻飘飘地上下一扫郭满,只一眼,就看穿了郭满的身份。穿成这般自有出入周府的,不外乎博雅新娶进门的媳妇儿。然而见到了人,他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反应是:好矮,第二个反应:有点丑兮兮的,第三个反应:这女人前后一样平……

    他扫得非快收得也非快,偏头瞧另一个矮子,脸顿时沉下来。

    狭长的眸子里目光似利刃,刺得人心惊胆战。

    郭满不知他心中所想,仰头看着不明喜怒的赵煜,心道长得惊艳脾气应当不算好,浑身上下透露着不好惹。犹豫了再三,她还是决定打个招呼。于是晃了晃手里的肉爪子,她弱弱问了一句:“……你可是在找这个家伙?”

    浩哥儿看到他爹先是一喜,而后害怕地缩到郭满的身后。

    郭满默默将奶娃挡在了身后:“你是夫君请来的客人吧?不知客人怎么称呼?”

    她其实没比浩哥儿高多少,顶多两个浩哥儿。从赵煜的眼睛看过去,两个人根本什么都遮不住。赵煜冲她冷淡地淡一点头,眼睛瞥向了浩哥儿:“出来!”

    浩哥儿身子一抖,憋着嘴便慢吞吞地从郭满身后出来。

    郭满看得可怜,但也知道人家在教育孩子便也没拦。

    虚眼那么一瞧浩哥儿,娃娃脖子都吓缩起来。脑袋左转右转,看看她再看看赵煜,嘴儿瘪着,想哭不敢哭。

    郭满到底不忍心,摸摸浩哥儿脑袋又尴尬道,“……相公许是还在等着呢!公子若有什么事儿,不如以后再?”

    “赵煜。”

    “……嗯?”郭满一愣。

    “赵煜,”赵王爷指了指自己,重复了一遍。

    郭满立即哦哦地点头,屈膝福了一礼,“妾身失礼了。”

    赵煜没滋没味地嗯了一声,心道博雅真是辛苦,这弟妹至多十三岁吧!及笄了没?看着瘦猴一般的样貌,日子该过得多苦!

    心里这么想,他很给面子地放过了浩哥儿。

    浩哥儿自知得救,抓着郭满的手更紧了。基于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他此时是恨不得贴着郭满走。郭满感受到,很仗义地把他拨到离赵煜远的一边了。

    赵煜人高腿长,很快便走了个没影儿。

    郭满看他背影远去,心里松了口气。刚才那什么赵煜的,一看就是唯吾独尊的霸王本性,吓人得很。一直没出声的清欢这时候开了口,“奶奶,那位应当是南阳王府的王爷。”

    郭满:“……哦。”

    既然客人都找到花园来,她们也不能再慢吞吞的,郭满于是加快了脚步。其实走到这儿,离外院也不远了。不出一刻钟,三人终于到了。

    她们到时,三个男人已经坐下了。

    周博雅脚程快,西风园一个来回,便从清婉口中得知了浩哥儿被他媳妇儿带走的事儿。于是马不停蹄地回来,正巧遇上赵煜从东边过来。沐长风更快,两人结伴回来时,沐长风已经靠在亭柱便优哉游哉地喝茶了。

    郭满远远看到凉亭三个人,一个潇洒爽朗,俊眉修目;一个凤眸伶俐,姿容绮丽,只有周博雅坐在其中,气质绝尘,仿佛随时能羽化登仙。她于是咧开了嘴,灿烂地笑。嗯,三个高颜值男人等于两片绿叶衬鲜花,她老公的脸第一能打!!

    “相公~”郭满声音跟沾了糖霜,又软又糯。

    周博雅看到她,面色顿时就松下来。

    三个大老爷们也不动,坐原地等郭满上来。

    沐长风站着看得远,这么居高临下一瞧他这位新弟媳,双手就抱了胸。第一念头,怕是没桌腿高吧?好似比浩哥儿就高一点。第二念头,前后一样平;第三个念头,这脸……嗯,差强人意吧!

    ……不得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是十分有道理的。

    三个风格迥异的男子在见到郭满的第一时刻,脑中闪过的是一模一样的东西。沐长风这人比较欠,心里觉得,他非要嘴上嘀咕一句:“哎呀弟媳这腿也真够短的呀!就这么点儿路,该不会要走到明年?”

    周博雅耳夺贼尖,听见了,嗖地一记冷眼便射过去。

    沐长风憋了憋嘴,老实受下这口气。

    赵煜冷眼旁观地暗骂一句活该!虽然他初初心里也这般觉得,但他当着人夫君,很给面子地没。抿着一张殷红的嘴,他耐着性子等那头人过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走到了跟前。

    郭满不知亭台上三个男人私下眉眼官司,仰头笑眯眯地看向周博雅。晃了晃浩哥儿牵着她的肉爪爪,她半真半假地得意道,“哎哟,都是妾身的错!怪妾身的点心做得太好。家伙钻了狗洞也要尝一口呢!”

    周博雅顿了一顿,面不改色地应下这话。

    他淡漠的眸子轻飘飘一扫看热闹的沐长风赵煜,两人识趣地把头扭去一边。他于是垂眸摸摸郭满的头,配合地夸奖:“娘子可真了不起!今儿为夫是有口福了。”

    郭满娇羞一笑,好特么矫揉造作。

    沐长风/赵煜闭了闭眼:“……”伤眼。

    周博雅却眼中泛出了笑意,指着赵煜沐长风对郭满介绍:“这位是南阳王府的王爷,这位是镇北将军府的沐公子,是为夫的好友。”

    郭满乖巧地与他见了礼,沐长风赵煜客气地还礼,算是正式打过招呼。

    郭满爪一挥,清欢便将东西摆上了石桌:“点心刚做好,配茶水正好。”

    周博雅顺势捻起一个,轻笑着就道了句辛苦。

    点心送到了,郭满便不打算逗留,毕竟是外男。然而郭满正要走,一直抓着她的浩哥儿就慌了。浩哥儿怕被父亲罚,于是便可怜兮兮地唤郭满‘姐姐’,企图求郭满别走。别留下他一个人,他害怕。

    郭满也觉得赵煜太吓人了,浩哥儿毕竟才三岁。错犯过一回,且叫他知道了厉害下回不会乱跑便就算够了。于是把头又转过去。

    赵煜敏锐地察觉,凤眼一眼风扫过去,郭满瞬间噎住。

    好可怕,嘤嘤嘤……

    周博雅察觉,立即把郭满拉过去。他的媳妇儿胆,哪能这么吓唬!

    浩哥儿终是年岁太,身子一暴露顿时嘴儿一瘪,忍不住泪珠就滚滚地落下来。

    娃娃钻这儿钻那儿,其实早就累坏了。再被他爹那么一唬,一抽一抽地哭,别提多可怜。也不知道是突然悲从中来还是怎地,奶娃娃是越哭越惨,直哭到打嗝儿。等一股脑儿地将猫尿儿洒尽,脑袋一歪,靠在郭满腰上睡着了。

    赵煜目光扫了过去,招来一个厮:“将公子送回去。”

    厮为难地看了眼郭满,清欢适时走出来蹲下。心翼翼抱起浩哥儿,将人递给了那厮。

    浩哥儿一走,郭满便领着清欢走了。

    人一走,三个大男人便将目光投向了桌案上的一盘古怪点心。老实,再没有哪个点心做得如这般粗糙的,拳头那么大一个,没行没状不,外皮还有些焦。沐长风与赵煜面面相窥,转头看向周博雅。

    沐长风:“弟妹够实在的啊……”

    赵煜赞同地点头。

    哪家贵女是亲手煲汤,不是张口吩咐个厨子便了事的。似这般真亲手去做,还敢把如此粗糙的东西拿出来待客,当真是头一遭。

    周博雅寡淡着一张脸,就手里的东西,斯文地咬了一口。

    里头甜腻的奶油融进嘴里,又甜又香,滋味陌生却十分的和他心意。于是寡淡的周大公子他整个人寡淡地冒出了幸福的泡泡。他理也没理两个话多的,不动声色地将一块吃完又捻了一块。

    沐长风与赵煜狐疑地看着他,也捻了一块。

    齐齐一口下去,沐长风齁得脸都绿了。想吐又不好吐,端起一旁的茶水不停地往嘴里灌,企图盖掉嘴里的腻味儿。一边灌一边瞄赵煜。方才还嫌弃得不愿下手的赵王爷,此时眼睛都美得眯起来,反倒比周博雅还过分。

    估计郭满在这儿又要,又是一个甜食控。

    赵煜心道,虽东西粗糙了些,但尚可入口。

    周博雅细细品味这嘴里的滋味儿,古井无波的黑眸中笑意闪闪。他这媳妇儿年纪虽,心却是不一般地敏锐呢。心下这般感慨,他一拍赵煜接连伸的手,拿走盘中最后一块:“内子手艺粗陋,就不叫王爷您勉为其难了。”

    赵王爷啧了一声,悻悻地将手移开,端起杯子。

    既要对弈,三人便就着这幅白玉棋子,来回好几局。回神时,庭外早已落霞漫。

    周博雅明日还要与郭满回门便也没留两人。方才那点心的奶浆,也不知怎么做的。赵煜犹豫许久,到底没好意思张口讨方子。

    夜里周博雅回西风园时,郭满歪在桌案前捏了一支笔,不知在写些什么。

    他有些好奇,便凑过去看了一眼。

    这一瞧,差点没被郭满牛屎粑粑的字体给惊得笑出声。只见那上好的澄心堂纸上这里积了一块黑,那里沾了一团黑,一坨又一坨的,鬼画符都画不出这等效果。他手拄着唇,清隽的容颜被烛光晕染得仿佛画中仙。

    “满满这是在写什么?”

    郭满完全没注意到周博雅靠近,身子倏地一抖。她跟看黄书被发现似的一把盖住计划书:“……啊?”

    周博雅学她眨了眨眼,“怎么了?”

    “夫君走路没声儿,差点吓死妾身!”遮得再快,不过该看到的已然被看来,郭满有些生无可恋。她完美的人设,估计在这份计划书里粉碎了,“妾身在做回门礼清单呀……”

    “嗯?”周博雅丝毫没发觉,十分自然地坐在了郭满身边,“回门礼?”他凑过去再看一眼,就这?

    “嗯,明日回了郭家,”郭满破罐子破摔,拿出那张皱巴巴纸,指着其中一个鬼画符的东西,“妾身在琢磨,是继续装弱卖惨呢?还是趾高气昂当那最潇洒的翻身咸鱼?”

    周博雅:“……”

    虽然不知翻身咸鱼指的何物,但他媳妇是否对他太坦诚了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