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第二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20.第二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新奶奶突然出现在后厨,几个摸鱼打诨的婆子都惊了一下。

    张管家家的放下刀,两手飞快在罩衣上擦了擦,弓身领一众婆子慌慌张张给郭满见礼。郭满抬了手示意不必多礼,虚虚一打量这地儿,指着旁边一个空的灶台对亦步亦趋跟在她身边的李旺家的道:“就那个吧。忙你们的,不必管我。”

    李旺家的点点头,穿上罩衣跑着去了灶台。

    这个时代的物资不算匮乏,却也没有现世那般多种多样。郭满脑中存了许多甜点方子,不是苦于没新鲜素材就是太耗费功夫,做不出来。她插着腰看了眼厨房里有什么:鸡蛋,糖,一些猪油,菜油,新鲜的果子也就青梨、梅子、枇杷、杏、李这类的。她决定做个快速又简单的——甜死人不偿命的奶油西点。

    李旺家的知道今儿这点心是新奶奶特意做给公子献殷勤的,丝毫不敢拿大掺和。竖着耳朵听郭满吩咐,郭满什么,她便做什么。

    不得不,李旺家的手上功夫十分了得。郭满不过了个模糊大概,她便能还原度十分高地做出来,坐得比机器做得还要精准。眼看着一点点齐备,撒糖时郭满叫她多撒两把,李旺家利索的动作却顿住了。

    “奶奶……”李旺家的为难道,“这些糖该是够了。”

    “嗯?”郭满看了一眼,“不,再放些。”

    “公子是男子,不是姑娘家,自幼便不怎么吃甜食。”李旺家的怕新奶奶初来乍到不清楚,皱着脸好言相劝道,“奴婢平日也做点心,不过回回呈上去都要剩下一大半。若是做个公子用,这糖还是撒少些为好……”

    “他不吃甜?”郭满很诧异,“那你这两日做得点心还放那么些糖?”

    李旺家的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明白新奶奶这话的意思是她不喜甜。

    当即有些惶恐,她擦擦手便又要跪下:“奴婢不知奶奶不爱甜,自作主张多放了些糖,是奴婢的错。”她哪里知道,前头那位嗜甜嗜得厉害,她没过脑子的,便也以为这新奶奶姑娘家家的定是嗜甜的。哪里知道人与人不同,这般显得弄巧成拙了!

    郭满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挠了挠脸颊,也懒得跟个婆子计较。

    “罢了,你听我的,”她抬手示意她起身,“这点心既然是我要求做的,要怎样,你只管听我的。若是夫君吃了一回吃不惯,下回不给他做便是了。”

    “可是……”

    “没可是,你放。”

    这两,她早机智地看透了周博雅。那男人正经疏淡皮囊下,其实藏了一颗对甜食爱得深沉的心。毕竟那一盘盘打死买糖的的东西她吃一口就要吐,周博雅那男人可是眼眨也不眨就吃了。

    没点儿热爱之心,正常人能吃第二口?

    忆起周博雅眼角眉梢漾起的柔和,身为咸香党,郭满现如今想起后牙槽还泛酸,口中涎水泛滥。她唆了一口口水,心里笃定:周博雅绝对是个甜食控,绝对!

    虽然不是很明白周博雅为何在自家也隐藏嗜甜本质,不妨碍郭满为了表示自己言而有信,对他好就对他好。于是她一点不含糊,大手一挥:“这边也放。对,多撒点,蛋也打得再绸些。”

    李旺家的拗不过,心这是新奶奶要求的并非她的手艺,苦着脸往下继续撒。

    前院凉亭,方山将白玉棋子摆上,赵煜与沐长风两人的眼睛蹭地都亮了起来。这幅棋打磨得确实好,棋子晶莹剔透,触手冰凉。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公子一眼便看出来,这东西是好物儿。

    “你从哪儿弄来的?”沐长风捏着棋子,斜眼瞥向周博雅,十分羡慕:“给我,赶明儿我也去弄一幅回去。”

    “弄不了,”周博雅呷了一口茶,不咸不淡,“整个大召就只这一幅。”

    “那不若你送我呗?”沐长风确实喜欢,爱不释手,“正巧再过两个月是我生辰。权当时你送我的生辰贺礼了,如何?”

    赵煜斜了狭长的眼眸去瞥沐长风,似笑非笑的。

    就听周博雅继续淡声道:“送你也可。”沐长风眼角就要飞起来,周博雅又道,“当生辰贺礼约莫是不太可能,毕竟你那生辰,也算不上重要日子。给你当新婚贺礼倒是可以。登科,细细一算,配这棋子还算差强人意,你娶亲吧!”

    沐长风整张脸倏地就垮下来,赵煜从旁静观,噗呲一下笑出声儿。

    “你何时也学这婆妈的做派了?”沐长风十分不高兴,他堂堂镇北将军府嫡长子,就值这一幅棋子?糊弄人也不是这般糊弄的吧!“娶妻多烦?似我这般来去一身轻,多潇洒?好好的逍遥日子不过非拖家带口的,我做什么要找罪受?”

    周博雅眼皮子掀都不掀,“若不是你成日里晃荡碍了别人眼,谁乐意管你?”

    “我碍谁眼了?”沐长风就不解了。

    事及周钰娴,周博雅也不愿多提。

    淡淡扫了一眼那榆木脑袋的沐长风,他突然捻起棋盘上一颗棋子,掷到了沐长风的脑门上。别看周大公子生得一副文雅模样,这棋子被他那么一掷,险些没将沐长风的额头给砸一个包出来。

    沐长风捂着额头顿时就跳脚了:“周博雅你可是想切磋?来来来,正巧我近来精力多得无处使,这就陪你打一场!”

    一旁喝着茶的赵煜无奈摇头,长风那根筋就没长过。

    “来,长风你南下南蛮的事儿定了么?”赵煜前几日才从封地回来,得什么消息也比京城晚许多。放下杯盏,他突然道。

    提起正事,沐长风也不耍宝嬉闹了:“若无意外,八月便要启程。”

    周博雅这时候也沉默了。

    南蛮那边始终是大召一个隐患。近几年大乱没有,战不断,这般断断续续的,南疆的百姓苦不堪言。朝廷派去的驻兵一批又一批,就是拿不下来。加之南蛮人多善蛊使毒,一旦中招,非死即残。朝中大多武将谁也不愿接手这个摊子。

    推来推去,还是落到沐家人身上。

    “沐伯伯怎么?”周博雅知其凶险,面上也正色起来,“你虽上过战场,可那是上头有沐家人看着,打闹。这回孤身一人去,沐伯伯真放心?”

    “不放心也得去啊,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沐长风耸耸肩,十分看得开,“我怎么也二十有一了,总不能一辈子缩京城当纨绔吧?”

    赵煜脸色沉了沉,嘴角勾起,邪气又讽刺道:“要当纨绔还轮不到你。”

    “我这才叫纨绔。鲜衣怒马,美酒美人,成日里惹是生非。”顿了顿,他又叹息,“不过你家也确实是太过势大。瞧瞧,大召能载入史册的三大军事鬼才都出自你沐家,哪个朝代也没有这样的事儿。如今西北百姓只知有沐将军却不知有陛下,为君者自然不能忍。上头那位若似高祖心胸宽广那倒还好,可惜他不是……”

    “你有几层把握?”惠明帝为人,不提也罢。周博雅心情也沉下来,“若是把握不大,便是当个纨绔也无妨。”

    沐长风飞扬的眼角沉下来,抓了抓头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是因为太清楚,所以才自觉夹紧了尾巴。什么脏事儿难事儿,旁人不愿上的,沐家人二话不往上冲。他们家姿态都摆出来,惠明帝还是放不下心。

    长腿空中一划,他翻身从栏杆上跳下来。

    粗行粗状地往石凳上一坐,顺手取了个杯子满上茶水,沐长风转眼又笑起来:“瞧你们的,仿佛我这一去就回不来似的。我沐长风岂是那无能之人?几个蛮子罢了,使些不入流的手段就能将我如何了?”

    “我沐家人,自便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

    这话一,沐长风淡笑着端了起茶杯,然后一口灌下去。

    周博雅赵煜端杯子的手一顿,不出声,一齐冷眼看着他灌下。

    就见那滚烫的茶水,差点没把沐大公子的嘴给烫肿了。沐长风脸瞬间涨得通红,捂着嘴,脸扭到一边撕心裂肺地咳起来。冷眼旁观的两人一脸无动于衷,他怒了:“咳咳咳咳……你们俩个混蛋,这么烫怎地不提醒我一下!”

    “谁叫你喝了?”赵煜十分无情道,“反正你也皮糙肉厚,烫不到。”

    周博雅慢条斯理地啜了一口,苦得脸皮一抽,他也冷漠:“既然注定了非死即残,你不娶亲还算有良心。既如此,这幅棋子你也别要了,省得往后陪葬。”

    沐长风泪花儿都咳出来,一手指着周博雅点了半,只想冲上去打死他。

    与此同时,郭满这第一炉点心将将出锅。

    盖子一揭,甜腻的香味弥漫开来,整个后厨都是那股子又香又甜的味儿。那头正忙晚膳的几人也从灶台后头伸出了脖子,心想这是什么好东西呢。李旺家的十分惊奇,根本没料到粗糙的手法,居然能制出这般香甜的点心。

    郭满肉爪子把味儿往鼻子里扇了扇,命李旺家的抬出来凉一下。

    然而才抬出来,郭满正准备跟着过去,就感觉自己的裙角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她低头一瞧,一个瞪着乌溜溜葡萄大眼的三头身胖白团子唆着手指,眼巴巴地看着她。

    郭满有一瞬的懵。

    当机了一息,她脑中冒出四个字:……这团子谁?

    凉亭那头三人才开始对弈,一个穿戴十分体面的厮匆匆跑了过去。见赵煜看过来,立即上了台阶,弯腰凑到他的耳边急道:“王爷,公子不见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