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第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16.第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来谢思思私心里其实十分艳羡这郭六。

    虽郭六早逝,但人的命数自来由定,长与短早已注定。女子这一生不就为寻得一心人?前世的郭六何其幸运,叫沐长风那样的男子为她记挂半生。

    思及此,谢思思再反观自己,心中不禁又妒又涩。

    锦瑟不知自家姑娘又在悲苦些什么,想着外头谢家的马车早已候在门外,总不好叫几个姑娘等她们姑娘一个。于是叹了口气上前,轻声唤了声谢思思:“姑娘,姑娘?五姑娘六姑娘方才已遣人过来问了。咱们是不是该快些?”

    谢思思蓦地惊醒,抬头看了眼锦瑟,意兴阑珊地开了妆奁着手上妆。

    不过再是幸运又如何?

    这辈子郭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遇上沐长风。

    抢破头嫁进了周府,遇上周博雅那个薄情的男人,她郭六这辈子到死也逃不了一个与她上辈子相同的结局。不,应当比她还不如。郭六没她的美艳,没她的显贵家世。无才无貌的,在周家根本无立锥之地,周钰娴一张嘴就能叫她羞愤欲死。

    这般一想,谢思思心里畅快了。

    她重生这一回兴许还做了件好事,叫沐长风省了半生的蹉跎。

    “把我那件烟罗裙子拿来,今日我要穿那个。”

    谢家是皇后的娘家,谢思思自然少不了这些稀罕货,光烟罗裁得裙子就十多条:“另,将娘娘赏的那副点翠也一并拿来。”

    锦瑟如今只要她不哭就是大善,立马去取来。

    谢思思不愧是京城一等一的好颜色。肤白貌美,湘妃色罗裙一上身,又点上最艳的口脂,整个人显得人比花娇。她揽镜自照,觉得还缺些什么。于是又提了朱砂笔,在眉心画了朵红梅。

    “走吧,”谢思思扶了抚鬓角,掐着细腰踏出来。

    锦瑟琴音松了口气,她们家姑娘可算是想通了。

    马车上,谢家几个姑娘早已坐在里头等。

    谢思思这头一掀帘子,脸一露出来,那叫一个艳光四射。她神色淡淡地与姐妹们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上车,眼风一扫,十分自然地坐在了几个姑娘的正中间。眼波流转间,她媚眼如丝。

    谢家几个姑娘心里顿时就不高兴了。谢四往日未出阁前就跋扈,姐妹们忌讳着她得皇后姑母另眼相待,平日里自然会避其锋芒。如今谢四都被休回娘家了,还不改本性一上车就坐主位,真真儿碍眼!

    谢七姑娘心里头不舒坦,故意拿话刺她:“四姐姐,听今儿沐府赏花宴,对外是沐长雪请姐们聚一聚,实则是将军夫人借机替沐大公子相姑娘。”

    她声音软糯,带着绵绵的鼻音,倒也不显得恶意,“四姐姐盛装出席,是不是真不打算与四姐夫破镜重圆了?”

    “七,”谢五等她一番话完,娇叱道,“怎么这般话?”

    “难道不是?”谢七鼓了鼓腮帮子,一幅年纪口无遮拦的模样,“那郭氏算个什么东西?一场风寒就能挪位子……四姐姐你是吧?”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谢思思。

    谢五立即拍了她一下。

    谢七吐了吐舌头便住了嘴,却还拿白眼暗暗翻向谢思思。

    谢思思眼睫倏地一颤,垂下眼帘。

    谢七这一番恶毒的话,恰巧正中了她的心思。谢思思立即将头转向窗外,故作不听不理会。就听谢七抢白得逞了还不依不饶,嘀嘀咕咕:“不过四姐姐兴许早腻歪了这‘如玉公子’也不一定。”

    “毕竟京中都在,如玉公子是那蜡枪.头,生不出来子嗣……”她忍住红脸的冲动,装作无知地问谢思思,“四姐,什么是蜡枪.头?”

    这话得就十分不堪入耳了,大家姑娘,哪里能把这话出口?

    不仅谢七,就是一旁看热闹的谢五谢六也顿时面红耳赤。

    谢思思一张脸都气得通红,脂粉遮都遮不住。她刷地抬起头,狠狠瞪向哄笑的谢家姐们。

    稳坐钓鱼台的谢五一把捂住谢七的嘴,这下是真呵斥:“你快闭上这嘴!听听你都在些什么?大家姑娘,谁人似你这般口无遮拦?”什么蜡枪.头不蜡枪.头的……这一字一字的真污人耳!

    她一面抢着不让谢思思发作一面作势教育谢七,“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在主人家跟前嚼舌根头,叫你听得这些话?被我查出来,非全拉出去发卖了不可!”

    谢思思面上发紫,嘴绷成一条线。

    虽周博雅这闲言碎语是她自个儿找人放出去的。心里最清楚是假非真,可她也仍旧不能忍受旁人对周博雅一个字的诋毁。

    “确实要发卖,这般背后论人口舌,还污言秽语挂嘴边的人,早就该烂嘴巴了!”谢思思面上绷得紧紧的,出来的话像刀子似的往人脸上戳,“若不然旁人听了怕是都要质疑咱们谢家姑娘的教养。姐妹们可不像我,你们亲事都还没定呢!”

    谢五和稀泥的面色顿时僵硬了,抬头看向谢思思。

    谢思思挑了挑眉,“五妹妹你可是这个理儿?你的亲事婶娘还在四处相看。名声比什么都重要,出门在外的,自然要谨言慎行。”

    谢五牵起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四姐的是。”心里不痛快便转头严厉呵斥谢七,叫她莫要再胡言乱语。

    谢七被呵斥得一愣,立即扭头去看谢六,然而谢六端起了茶盏不看她。她顿时噎了好大一口气,狠狠瞪了好几眼谢四才气哼哼地把头扭过去。

    谢思思心中冷哼,抽出帕子压了压眼角,转头又看向了车外。

    虽周博雅生不出子嗣的消息是她派人散出去的。可这三人成虎不是着玩,话传着传着,连她自个儿都有些相信了。谢思思一直耿耿于怀。她上辈子跟这辈子,嫁给周博雅三年都不曾有过孕。结果她一怒之下入东宫,没多久就怀上了。

    这般一比较,周博雅在那等事儿上确实不如表哥,周博雅太敷衍。

    思及此,谢思思便又忆起了周府的竹林与东宫后院儿激烈的欢好。藏在发丝中的耳尖悄悄红了。马车中几个姑娘心思各异,都没了再话的兴致。

    且不提这边谢家一众姐们的暗中机锋,周家这边,周钰娴也是要参宴的。

    周家与沐家世代交好,周钰娴与沐长雪更是自□□心的闺中密友。沐长雪的花名册,周钰娴要排头一个。娴姐儿心知今日对好友来格外不同,所以在穿戴上便多花些心思。特地选了一套藕色的广袖直裾,淡雅又不会喧宾夺主。

    因着沐长风的事儿,方氏是不想她再去沐家走动,省得弥足深陷。然而不等她什么,娴姐儿已经命人套好了马车,招呼不打一声便飞快走了。

    方氏追都追不及,听下人回禀后十分生气,转头便命人去寻周博雅来。

    周博雅正在屋里跟媳妇儿话。

    来也是稀奇,他本是个不喜吵闹的性子。结果取两任妻子都是闹腾的,前头那位闹腾是性子太蛮横,后头这个纯粹话多。叽叽喳喳的,也不知打哪儿来得满脑子古怪念头 ,前言不搭后语的,偏又叫人觉得好玩儿又乐意听。

    苏嬷嬷来的时候,就是两夫妻正靠在一处不知道些什么。那新奶奶好似了什么话,她们家大公子眉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

    苏嬷嬷十分震惊。

    愣在门槛儿处,以为自己看花眼,还是清欢瞧见给拍回了神。

    “这,这?”苏嬷嬷刚张了张口,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便立即压低了嗓音道,“大公子仿佛跟新奶奶处得还算不错?”

    清欢已经看过几回,心里头已经淡定了。点点头,“……嬷嬷前来所为何事?”

    苏嬷嬷这想起来事儿很急,一拍手道:“夫人那儿有些事要寻大公子商量。你快去禀了公子,就夫人还在等呢,急得不得了!”

    苏嬷嬷素来是个最正经的,有急事那定然就有。于是清欢不耽搁,抬脚便走进屋。

    苏嬷嬷等了一会儿,就见里头周博雅低头跟新奶奶了声,款款起身出来。然后那巧的新奶奶黑黢黢的大眼睛顺势就看过来,老远地冲她点头笑。苏嬷嬷猝不及防的有些受宠若惊,愣了愣,屈膝回了个福礼。

    郭满挠了挠下巴,琢磨着既然紧急,她身为儿媳妇要不然也跟去?

    她看看色又看看从方才进屋就绷着个脸站她旁边不走的清欢,眨巴了两下大眼睛突然问她一句:“你觉得,我应当跟着去么?”

    清欢昂着下巴,姿态有些娇矜:“果然奶奶想得周到。”

    这意思是希望她去?

    ……所以她等在这儿就是为了等她这句话?

    郭满诧异地一眨眼睛,总觉得这清欢的态度突然变得有些奇怪。若是她没感觉错,先前这大丫鬟对她可是十分嫌弃的。

    清欢被她盯得发毛,但也绷着脸硬是没走。

    “罢了,”郭满拍着袖子艰难地爬起来,没办法,她实在不习惯古代跪坐的姿势。坐久了从膝盖往下全部都是麻的,似有千万根针在扎,“双喜,更衣。”

    双喜正在外间儿张罗插花,闻言擦擦手便要过来。

    清欢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一句:“少奶奶穿那套湘妃色的襦裙最好。”

    双喜一愣,回头瞪眼看她。

    清欢对郭满不敢摆脸,对双喜双叶可不在意那些。当即挑了一边的眉,淡淡道:“我等做奴婢的,应当万事以主子为先。奶奶与能公子融洽和睦,那便是最好不过之事儿。”

    双喜云里雾里的,有点懵:“……哦。”

    双叶去后厨替郭满看着药,梳妆就得双喜一个人来。清欢见双喜实在不会梳头,再没似上两回束着手,麻利地帮着挽了个流云髻。

    郭满不知清欢忽然转变的原因,但不妨碍对此,她乐见其成。

    一行人去到芳林苑,方氏才跟周博雅开了个头。周博雅眼尖儿瞧见外头一个娇的红影在门口晃动,立马招呼一个丫鬟去迎。

    郭满人走进来便径自走到周博雅身边,贴着他坐。

    方氏本在为女儿心烦,瞧见儿子没动,老老实实由着媳妇儿贴。顿时便有些侧目。不过娴姐儿的事才是当务之急,十六岁的大姑娘,比新媳妇儿还大一岁半,总不能叫她还执迷不悟。

    于是便一点没隐瞒,把自己的打算直了,让周博雅想办法。

    周博雅闻言,顿时为难了。

    娴姐儿是个大姑娘又不是不知事儿的孩子,性子又是一等一的倔。若是铁了心不听劝,他们强求只会适得其反:“母亲,娴姐儿既然已经到了沐家,此时再叫回来也太失礼了。”

    方氏自然知道,可是娴姐儿醉翁之意不在酒……

    ……

    “娴姐儿叫不回来,那把沐大公子弄来咱们府上呗!”

    安静的花厅,突然响起一声软糯的声音,仔细听还有些吊儿郎当。

    郭满抓了抓脸颊,被突然转过脸盯着她看的母子吓一跳。软糯的声音变得怯生生,她心虚:“反正是那都是姑娘家的赏花宴,沐大公子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在一群姑娘中间凑合的……夫君你是也不是?”

    周博雅看着她弯了眼角,忍不住摸了一把媳妇儿脑袋,轻笑地夸她,“是,娘子真聪慧!”

    郭满:“……”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