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第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15.第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白日里好好交流了一番,两人关系也亲近了许多。不过郭满看完才知道,周博雅这本食谱是方氏让他顺道儿捎回给她的。

    用晚膳之前,郭满琢磨着婆母对她这般慈爱,若是她上道儿,怎么也该表示表示。关系都是这么维系的,人家都好,得领情儿。于是便命双叶将库里一幅鱼鸟水墨取来,收拾收拾,主仆三人便去芳林苑给方氏请安。

    虽然看不出画作的价值,但林氏出身江南巨贾,作为嫁妆携上京城自然没有差的。

    郭满到的时候,周钰娴也在。

    方氏诧异郭满这个时候过来,连忙招手示意苏嬷嬷去迎。郭满进来立即就感觉到母女之间气氛怪怪的,娴姐儿人已经背过去坐了,清艳的脸儿绷得紧紧的。她顿时明白自己这是来得不凑巧了,正赶上母女俩闹矛盾。

    “儿媳见过母亲。”进都进来了,退出去也不太好。郭满低头碎步走过去,乖乖巧巧地行了个礼。

    “满满来了……”方氏抬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见郭满有些拘谨,便拍拍身边座位牵出笑脸道,“也不知你在娘家时都唤什么乳名,母亲便唤你满满了,过来坐吧。”

    郭满听话地过去坐下:“满满或六皆可,母亲您随意。”

    “六可不好听,”方氏见她乖巧,紧绷的嘴角也松弛了些,“还是满满好。圆圆满满,吉利又好听。”

    郭满低下头,佯装害羞地笑笑。

    方氏顺势抓起了她搭在腿上的手,本欲做亲昵姿态地拍拍。然而捏到手中方才发现,竟然只有手心一团大。方氏低头一瞧,这立即就惊了。白嫩嫩,肉呼呼,她握在手里连连捏了好几下还不舍得放地笑道:“满满这手生得真好,福气。”

    一对白包子嘛,郭满早就了解了。于是不话,就冲方氏咧嘴笑。

    绷着脸的娴姐儿,眼风递了过去瞧。

    这双肉爪她早上就瞧见了,生得实在讨喜得很,当时她一看到就想捏捏看。可顾忌着新嫂子才进周家大门,姑嫂关系疏淡,娴姐儿便忍着没把眼睛往上头瞥。这时候到显得母女心意相通了,她娘捏着新嫂子的肉爪子就没松开过。

    见娴姐儿眼睛转过来,方氏叹了口气,方才的事儿又重提。

    “娘与你的自然都是有道理的,你莫要再犟。”

    一双儿女婚姻大事上都不叫她省心,雅哥儿是时运不济遇到谢家,娴姐儿可就完全是自己不愿,“风哥儿心里没你,这么多年你自己也该明白了。再这般耗着也不是事儿,听娘的,别犟了。”

    娴姐儿不愿谈这些,抿着嘴不话。

    “娴姐儿!”还是这态度,冥顽不灵!

    再不愿谈也必须谈,娴姐儿如今也十六了。别人家这个年岁的姑娘早该出阁,好生养的兴许连子嗣都生了,方氏语重心长地劝:“听风哥儿年前才跟陛下请旨,今年四月南下南疆,协助翟大人处理西南蛮族骚乱之事。南疆在大召沉珂已久,没个两三年是他决计不会回京。届时你也十九了,可见他就没顾及过你。就算顾及了,你眼看着年岁大了,又可等得起?”

    “娘,长风哥哥不是那样的人!”即便是她娘,娴姐儿也听不得她拿这样的话沐长风。

    周钰娴十分生气,饱满的嘴唇都在发颤,“长风哥哥只是没开窍,他不像大哥成熟心思深沉,他少年心性。等他成熟了自然不会……你怎么可以这么!”他才不会耽搁她,他会娶她的。

    回回都不通!

    方氏心里是又急又恨,捂着胸口,恨不得一巴掌打醒她这女儿。任性也不是这么任性的,沐家那子好她知道,可是人再好也得看缘分不是?没缘分就是没缘分,硬凑在一起也不过强扭的瓜不甜,娴姐儿怎么就不懂呢!

    周钰娴就认准了沐长风,不管方氏怎么劝怎么吓唬,就是不松口。

    郭满坐一边,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她虽是嫂子,可也才进门一而已。这么快就接触到如此私密的话题,她觉得自己承受不来。不过好在两人也没有拉她参与的意思,郭满就只能装聋作哑地等两人争执完。

    是争执,其实只是方氏色厉内荏地吓唬娴姐儿。

    娴姐儿也是个主意大的,根本吓不住。

    她也不与方氏争,就摆着一张不听不动的脸,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任由方氏操碎了心干了唾沫,她也无动于衷。最后闹得没办法,方氏又不能真上手打,再她也不舍得,所以只能放娴姐儿回去。

    周钰娴冷着一张脸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方氏被她这做派又给噎不上不下,捂着胸口,手一指门外的背影不住地点。郭满赶紧倒了一杯茶,递给她缓缓。方氏接过去就一口灌,好半才勉强收拾好了心情应付郭满:“……让你见笑了,娴姐儿这脾气。”

    她真是疲惫,每日操持周府上下已经够忙了,还要为娴姐儿婚事提心吊胆。

    “哪里的话,”郭满立马摆手,“娴姐儿是直爽性子,儿媳哪里会见笑。”

    方氏为周钰娴的亲事烦也不是一两,沉沉叹了口气,不想再提。罢了罢了,儿女都是债,转头又看向郭满:“满满这时候过来是有何事?”

    郭满于是立即将画作拿过来,笑道:“儿媳这儿有一副水墨。”

    着,她打开木盒,讲画取出递上去,“儿媳虽才进门,却当真受了不少母亲私下的照顾。母亲惦记着儿媳身子骨,还特地叫夫君送来食谱给儿媳养身子,母亲真真儿费心了。”

    漂亮话郭满张口就来,她轻言细语的。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方氏,真诚得像个不懂事儿的孩子句句发自肺腑,“儿媳心里头感激母亲慈爱,特地来道谢,谢母亲怜惜儿媳。不过儿媳不知母亲喜爱什么,便自作主张挑了幅水墨。”

    方氏在书香门第耳濡目染二十多年,书画上自然重视。一听是画作,接过来便打开。缓缓展开一看,她面上的笑意立即就真诚了起来。

    前朝怀无大师的嵩山鱼鸟图,看这笔触与印章,应当是大师盛年时的作品。类这种,当今世上,仅存不超过八张。听当初画作一问世,便被江南一个富商给收藏了。现如今许多人见过的鱼鸟图,都是那富商怕人惦记,找人仿造的。旁人认不得真假,有幸见过真迹的方氏却认得,郭满送的这就是真的。

    虽然只是其中一幅,却足以让方氏犹如喝一碗蜜水,心里甜滋滋的。

    并非贪图这鱼鸟图贵重稀罕,她还没那么铜嗅,不过是心怀甚慰罢了。她私下做的那些事儿,是为了儿子往后能夫妻和睦些,原本也没想叫新媳妇知道。没想到新媳妇竟然全看在眼里,也记了在心上。

    当真是个有心的好孩子,比谢氏懂事了不知多少!

    “这就太贵重了,满满拿回去吧!”她心翼翼地从卷轴的下摆往上卷,生怕碰坏了,“娘这儿要用画叫雅哥儿画两幅便可,娘不要你的东西。”

    知道郭满在郭家拮据,这幅画怕是她嫁妆里头最贵的东西了。

    想到这,方氏转头看向郭满的眼神慈爱了许多。她不过送了本食谱,这孩子就送了最宝贝的东西来,这么实诚的孩子,她都不知道话从何。

    “母亲你……”

    “叫什么母亲,”方氏唉了一声,道,“满满就跟着娴姐儿喊,叫娘。”

    郭满最上道儿,立即道:“娘!”

    “嗯,”方氏是真高兴了,越想越满意。虽郭氏年纪样貌也差,脾气却是真乖巧。古语有云,娶妻娶贤,纳妾才纳色。这般一想,儿媳妇也不算娶错人,“这幅画你且拿回去,我这里用不着。若是觉得过意不去,那便替娘好好照顾雅哥儿。”

    雅哥儿好了,她心里头自然就高兴。

    推辞来推辞去的,画最后还是没送出去,又完完整整地带回。

    郭满回去路上,就忍不在住思考两件事:一是周家人怎么能个个都这么有原则,既然这么喜欢还不愿拿。二是这幅画真的很值钱么?方才方氏一看到画,眼睛噌地就亮了。

    能让周家大夫人都惊喜震惊的东西,价值定然不会轻。

    郭满敲了敲木盖,开始耻笑金氏号称满腹诗书到底得多学业不精。这八幅画挂在金氏正屋十多年,她日日看,都不曾表现得多重视。以她爱钱的性子,定然不能啊。十多年都不曾发觉画有何不同平常,还自诩什么文化人。竟叫她那么轻易拿走东西,郭满都要笑死。

    这打脸打的够好玩儿啊!

    这头郭满在嘀嘀咕咕,谢国公府谢思思今日准备出门去将军府做客。

    沐长雪在府上办了个赏花宴。及笄礼前,将军夫人特意让女儿练练手,自己组织同龄贵女们来府上聚一聚。沐长雪一口气邀请了二十多个姑娘,为了办得热闹成功,她连不对付的谢家姑娘都不计前嫌地下了帖子。

    谢思思上辈子还在周府当少奶奶自然没去,这次一听,今日随谢家姐妹一并出门。

    她坐在梳妆台前,一面由着丫鬟上妆一面在想一件事。

    周博雅会阴差阳错娶了郭六,是她最始料未及的。但不得不承认,在知道这事儿之后,她心中涌出的庆幸与窃喜无以用言语明表。因为谢思思很清楚,这个郭六就是个短命鬼,神药补药地养着也保不住。至多两年,郭六必然会与世长辞。

    诶,可怜了上辈子沐长风与郭六相识一载却为这丑八怪孤寡半生,谢思思想到此事无限唏嘘。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