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第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13.第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惠风和畅,朗气清。

    早上起得早就是好,郭满喜滋滋地带着双喜双叶两丫头逛园子。周家的花园布置得比前世景观还要雅致,格局大,且处处透露出周家百年世家的底蕴。亭台楼阁与花草树木交相辉映,芬芳的草木清香萦绕在鼻尖,心旷神怡。

    双喜双叶两眉头都要拧成一个疙瘩,欲言又止的,想劝她又不知从何开始。

    按她们,这新妇嫁进夫家的第二日,不是都该与新姑爷腻在一起?她们姑娘方才还在念叨姑爷生得第一俊。既然第一俊,那为何不厚着脸皮腻着他?似这般没头苍蝇在园子里乱走,不就是给了那些个心思不纯的丫头机会向姑爷献殷勤?

    双叶是暗中把清欢清婉给狠狠记恨上了。

    ……能不记恨么?

    就在方才,她们姑爷姑娘一起回了屋子。姑爷前脚刚走,清婉清欢就一幅心神不宁万事惫懒的模样。掐着细腰,眼睛很不得跟着姑爷飞走。过一会儿瞧一眼外头过一会儿瞄一眼窗户外头,打量她们才来不知道?不就是在瞧姑爷是不是回来了!

    双叶心里清楚,所以更计较,然后就处处不满。

    实在瞧不过眼便指使个事儿,那清欢立即就蹦了起来,跟她做了什么不该的话似的。清婉倒是没炸,但也阴阳怪气地指明她们俩是姑爷书房里头伺候的,并非一般的粗使,做不来这等递茶送水的粗活儿。真当自己跟周家正经姑娘啊,架子端得比谁都大!

    双叶心里头耿耿于怀,可又不能跟她们家姑娘挑明。

    她清楚自家姑娘的,行事最是干脆粗暴。若被她晓得了那还得了?依她们家姑娘的性子,清欢清婉定然要被撵出去!虽姑娘是女主子自当有这个权利,可才嫁到人周家两就撵人姑爷院里伺候的大丫鬟,那成什么人了?

    且不这头双叶一口气闷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书房那边周博雅命人唤了周家大管家,心情不美。

    “不管是何人绝不姑息,还请公子息怒。”

    大管家还没见过周博雅黑脸,冷汗当下就冒出来,连连保证一定查到底。他心下也正在纳闷儿呢。新奶奶昨儿才进得门,连面儿都没见着。这些个有鼻子有眼的胡吣,到底从何人的嘴里冒出来?

    周博雅摆摆手,示意他自去。

    人一走,他拿着公文看了一会儿又放下,起身往周大夫人的院子去。

    周大夫人在福禄院喝了新媳妇茶,又陪大公主叙了会儿话,才将将回。周博雅不来,她正巧跟苏嬷嬷俩又琢磨起新媳妇还是个青瓜蛋子的事来。

    新媳妇听才及笄,十五岁。寻常姑娘这个时候来是有些晚,但新媳妇在娘家过得苦,晚些也能理解。实在不行,也可以请太医看看。她烦是烦周博雅,她们家雅哥儿正值血气方刚的年岁,这么干熬着等也不是事儿!

    “若不然,给雅哥儿备上两个通房?”

    她这话一出,旁边替她捏肩的丫鬟风铃身子顿时就是一僵。忍了又忍,才没在方氏跟前露出端倪,只是手下却更体贴了些。

    “这般不妥吧……”前头才和离就提过一回,被大公子给拒了,这回再提,定更不会答应。

    苏嬷嬷没注意到风铃瞧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有些犹豫地,“咱们大公子的性子跟旁人不一样,最是不喜跟丫鬟们纠缠。这般行事……他约莫不会高兴的。”

    “这不是没法子么!”

    周家自祖上起便有男子三十无子方可纳妾的家规。上至周绍礼下至周家辈,后院都只一个正头夫人。但正头夫人只一个,通房星却是不拘的。琢磨了会儿,方氏觉得可行,“挑老实的便是,总不会给媳妇难看的……”

    “不必了母亲。”

    苏嬷嬷还没接嘴,正巧过来的周博雅听见了,“母亲。”

    “雅哥儿来了,”方氏抬眼一瞧立即笑了,“怎地这时候过来?”

    周博雅人高腿长,看着不疾不徐,眨眼就走到了跟前。他笑着与方氏行了个礼,便被方氏指使到身边下首右侧的椅子坐下。

    他一坐下,丫鬟立即莲步上前奉上热茶。

    方氏摆手示意她们退下,就又开口了,“通房还是要备的,媳妇年岁太身子骨儿没长全,总不能坏了她根基。你且放心,娘心里有数,自不会留那些个心术不正的。若你是怕新妇瞧见了引起夫妻不睦,就把人搁前院书房,侍弄书墨,红袖添香。”

    “母亲想哪儿去了!儿子是这急色的?”周博雅皱眉,“红袖添香就不必了,研磨儿子自己会研。”

    周博雅接过茶轻呷一口,眉头几不可见地一皱。太苦!

    自然地放下杯子,推了开,他又缓缓道:“儿子如今已弱冠之年,正是立业的好时候。朝堂上也有诸多事儿要忙,没那些精力再去应付。”

    “又不是正经妻妾,谁教你应付?”

    方氏不以为然,呷了一口茶。上个月采摘的新茶,最是清爽:“不过是给你平日里消遣的玩意儿罢了。”

    “母亲笑了。”周博雅抬眼看了她,淡淡一笑。继而轻飘飘感慨了一句,意有所指,“这人只要是活的,再是个玩意儿,也会生出心思的……”

    “话不能这么,玩意儿生出心思还能拿主人怎么着?”方氏就不信了,“你若是怕她们生出心思,别给脸就是了。”

    “能少些麻烦自然是好的。”周家家大业大,京中多少世家巴不得周家翻车?周家男人知道,与女色上素来克制,避免后院失火。

    不过再克制再严格,也挡不住有些自恃貌美之人一颗想往上爬的心就是了!尤其盯紧了府上的香饽饽,嫡长孙周博雅。

    茶水周博雅喝一口便不动了,奉茶的婉玲眼一动,公子不是最爱新茶?这可是最新的……

    心里嘀咕,转身退了下去。

    周博雅又,“儿子平日里公务也忙,时常处理到深夜。这般也是为了自己打算。况且母亲也别忘了,儿子再是冷清,也是个普通人。是人总就有懈怠的时候,到时书房里头日日伺候的,自然比后院里头的亲香……”

    本还坚持的方氏听他这话,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一僵,渐渐就消声了。

    她垂下头,自然忆起,周大爷年轻时候也养过三个通房。

    原本是自幼在他身边伺候大丫鬟,情分自然有。方氏考虑着怀了孕身子不方便,于是就做主给开了脸做通房。结果这一开脸果然就出事。那通房仗着与周大爷多年的情分,私下里偷偷倒了避子汤。

    一来二往的,果不其然就怀上了。

    周大爷最是个怜惜柔弱的多情人。怜惜通房柔弱,非闹着不给药掉。怀了七八个月,不能再如何,就只能生下来。那通房尝到了甜头更会得寸进尺,见儿地怂恿周大爷给孩子抬身份。孩子的身份要抬,生母自然不能再当奴婢。若非大公主强势,不容情面地将作妖的几个通房送去庄子上,周大爷差点就坏了周家的家规,给抬了妾。

    如今俩庶子庶女也十四十五了,虽不敢与周博雅兄妹争锋,却也时常碍了周大夫人的眼。

    “呼……”周大夫人想到这儿心中犹如吞了一坨秤,这通房啊……心思真要不正,面上再是看不出来的。正头夫人再能耐,还能管到人家心里去?还是莫要再造孽,“雅哥儿的是呢,且再等等吧。”

    猝不及防触及旧事儿,周大夫人也有些心烦:“媳妇儿你瞧着可还康健?”

    原本不放心派人去打听,结果打听的都是在这郭氏身子骨儿最是病弱不堪。结果今儿才一见,瘦是瘦了些,瞧着却是一幅乖巧又聪慧的皮相。

    “尚可,”周博雅想起那一把骨头,斟酌地道,“还要在好好将养。”

    “罢了罢了,你且自己做主吧。”也只能这样了。

    方氏早上起得早,如今头有些疼。按了按额头,她促狭地了句玩笑话,“左右你也懂事儿,你的媳妇儿就你自己养。”

    周博雅被她这一句给酸得头一麻。

    抬头见周大夫人笑得一脸暧昧,顿生无奈。他也并非为了新妇而来,只是私心里实在不喜后院女子太多罢了。人多是非多,省得到时候给他招惹麻烦。况且他性子使然,虽有欲.望要纾解,却更厌烦旁人靠他太近。与别人肉贴肉相比,他宁愿憋着。

    “母亲,那儿子告退了。”

    方氏摆摆手,便由丫鬟扶着去屋里躺下了。

    周博雅人行了个礼,转身就出了院子。

    正要进花园,后头就跑着跟上来一个丫鬟。边跑边一声一声地唤他。他想了下,顿住脚步。

    只见是芳华苑的风铃,娇.喘吁吁的,手里抱着一个木盒。

    跑动间,她胸前一耸一耸的,此时抬起盈盈如水一双剪水眸,仰头温柔地看着周博雅:“大公子,这是夫人命奴婢拿去给新奶奶的东西。奴婢手里头还有些事儿,正巧劳烦您给带回去。”

    周博雅有些诧异为何母亲方才不直接给他。

    不过也没多想,接过盒子。

    东西确实是方氏命人送去西风园的,是一本养身的食谱。

    方才方氏忽然想起来,叫苏嬷嬷找出来送给郭满养身子用。新媳妇太瘦了,这么瘦什么时候能长大?必须得补!苏嬷嬷手上有事,找出来就唤个丫头替她送去。风铃听见了自作主张给截下来,她来送。

    周博雅打开看一眼,忍不住就笑了。合上盖子,便要走。

    然而脚下才一动,风铃又轻唤他一声。

    “何事?”周博雅声音清凉如山上泉水,不含喜怒却沁人心脾。

    “大公子,”大公子素来宽容有礼,对下人从不苛责。风铃咬了咬下唇,有些话差点就脱口而出。忍了又忍,了一句,“您今日来夫人这儿应当携奶奶一起,这般一个人来去……不太好。”

    周博雅淡淡挑了眉,转身离去。

    风铃的脸,蓦地涨得通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