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第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12.第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高堂之上,周家大家长周绍礼与周家老封君明泰公主神色淡淡地端坐于上。左右两侧分别是大公主所出的两兄弟,两个儿媳,以及两房子嗣。周太傅今岁已六十有五,满头华发,面部因常年操劳而轮廓深刻且消瘦,十分威严。大公主瞧着倒是比太傅年轻,凤目修眉,清晰可见年轻时候美艳凌厉的模样。

    现实中的世家贵族跟在电视上看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真正身处高门贵族之中,郭满才深刻地体会到古代的‘势’。何谓‘金玉堆砌成的贵与生高人一等的等级优越’?从她进了门,一股居高临下的压迫扑面而来。若她胆点儿,绝对会没出息地腿软。

    ……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她敢断定,无视古代教条作作地的穿越女,基本脑残。

    默默告诫了自己的郭满视线也没敢乱瞄,匆匆瞄了一眼便低下头。她跟着周博雅,乖乖走到屋子中央。两手交叠垂在腹,眼观鼻鼻观心。

    方一站定,立即有穿桃粉色襦裙的丫鬟取来铺垫摆放到二人面前。

    这是要敬茶了,可是她什么敬茶礼都不懂。

    郭满这时候感觉到金氏用心之险恶,这些礼仪,未出嫁的姑娘家应当在出嫁之前由家中请礼仪师傅好好教导。郭满出阁,金氏却连糊弄都懒得糊弄,导致她是一点儿都不懂。不过谁怕谁!她不懂,难不成还不会模仿么?

    眼角余光一直注视着周博雅,郭满心里冷哼。

    周博雅的礼仪教养仿佛可在骨子里,举止行动间如行云流水,堪称赏心悦目。

    他如今是照顾着媳妇腿短,故意将一步故意缩成两步走的。谁知郭满怕出错,这时候加快了脚步跟上。这般一来,差点贴到周博雅身上。周博雅淡薄的脸一僵,他十分不习惯旁人亲近他。不过周家人都在看着,他却也没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开距离。

    两人于是就这么从门口一路走,跟周博雅身后长了个尾巴似的,引得周家人频频侧目。

    周大夫人早上才因苏嬷嬷的回禀对新媳妇生出了些许不满,这般一瞧,莫名觉得好玩儿。他们家大公子可自就是个疏淡的性子。平日里与周家姊妹们从不亲近,就是跟大爷和她也恨不得站出半步远。还没有这么腻歪的时候!

    她觉得好玩儿,上首大公主也这般感觉,素来严厉的眉头都挑了起来。

    不得不,郭满今日的衣裳穿得实在好。

    大公主虽信佛不掺和府中事儿,性子其实是十分强势的。如此,难免会更偏爱柔顺乖巧些的孩子。之前谢思思身份高模样好是没错,但娇蛮的性子,她私心里其实极不喜。郭满这样的,正巧对了她的眼缘。

    婆媳两又对了一眼,再瞧这消瘦娇的郭氏感官又好了一些。

    周大夫人想得也简单,别的不多,她只要夫妻两能好好儿过就行。前头那个太能闹腾了,她心里头累得慌,实在不想第二个还是那个样儿。身份低就低点儿吧,左右他们周家与‘贵’字一字上,无需别人再添砖加瓦了。

    心里这般思量,两人面上还是一副淡淡的。

    走得近了,感觉更强烈。周太傅身为朝中一品大员,居高势威。郭满没出息的,整个人有点懵。

    见周博雅掀起袍子的下摆,不疾不徐地跪下去。郭满顿了顿,慢他一点也扑通一声干脆地跪下。然后学着他的动作,僵硬地磕头。

    双喜适时贴到郭满身后,将托盘递到郭满的手边。郭满磕完了头正不晓得做些什么呢,手背被人碰了碰立即反应过来。

    转头取下托盘上的鞋,然后恭敬地呈上去。

    大公主视线在鞋上掠了掠,女红马马虎虎。放下杯盏,她手摆了摆。一个面目秀美的丫鬟立即上前,托盘递上来。托盘上放着一个紫檀木镶金的盒子,打开,里头是一对羊脂白玉的镯子。

    大公主淡淡嘱咐郭满几句,便将盒子转手递给了郭满。

    周老太爷喝了改口茶,也送了新媳妇礼。珍藏许久的一台砚,平日里稀罕的不得了。周博雅眼中诧异一闪,却也没什么。郭满不识货,但不妨碍她知道这些东西很值钱。跟着周博雅磕头道谢,改口叫祖父祖母。

    周家因着老太爷还主事,大公主还硬朗,敬茶才多了这一环。

    周老太爷大公主之后才到正式的婆母公公,之后的流程一样,磕头,敬茶,送绣品,改口。周大夫人送的礼真是十分可心了。知道郭满在娘家不受宠,她直接给了些实在的金银。郭满捂着鼓囊囊的荷包,感动得那是不要不要的。

    她喜欢周家,周家太好了嘤嘤……

    敬完茶从福禄院出来,周博雅不着痕迹地瞄了好几眼乐开花的郭满,想笑又觉得无语。他这媳妇……要乐的话,好歹回屋里避着人吧?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这媳妇!

    大公主钟爱牡丹,福禄院里种满了各色各样的牡丹。姹紫嫣红,明媚的光色之下,千姿百态,煞是醉人。沿着牡丹花圃中的甬道往外走,郭满心中雀跃,脚步一颠一颠儿的。

    两人才到院门口,就被一个高挑清冷的姑娘给拦住了。

    貌美如斯,但,方才好像没在屋里瞧见她。

    周博雅一看清楚来人,无奈地牵起了笑了下:“娴姐儿怎地出来了?”

    来人是周钰娴,周博雅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妹,性子比她大哥周博雅还淡薄几分。今日新妇敬茶她不愿凑热闹,便在窝在闺房作画。

    画作到一半,觉得闷便出来走走。只是才出来园子里,透透气儿,就听到两个丫头在嚼她新嫂子的舌根头。什么新奶奶貌若无盐,瘦得跟皮猴儿似的,一阵风都能刮跑了!她们家仙人似的大公子娶了她,当真是一朵仙葩插在牛粪上,瞧得都心口疼!

    这话的,简直把郭满比到泥地里。

    真有这么差?周钰娴别的不在意,自家大哥的事儿哪能不放心上。心里不高兴,于是便急匆匆地赶过来瞧瞧。

    她生得高挑,此时看郭满,就一个黑乎乎的头顶。

    瘦是真的瘦,却也没丑得伤眼的地步。自上而下地打量郭满,周钰娴只觉得她的新嫂嫂仿佛只有巴掌那么大一团,竟跟个孩子没两样!

    周钰娴:“……哥哥,这?”

    郭满眨了眨眼,抬头看向美人儿,毫不掩饰满目的惊艳。

    不知道叫啥,她扯了扯周博雅的袖子。

    周博雅不习惯与人近距离接触,袖子突然被扯住,身子不受控地僵硬了。

    他心中不适,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开两步。然而媳妇毫无所觉,以为没拽住他,上前又贴得更近了些。不能再退,否则就显得不近人情。周博雅无奈,于是抿着嘴就这么站定:“这是妹娴姐儿,府上三姑娘。”

    郭满:“……哦。”

    他袖子被人扯着,只能低头跟矮子呼吸相闻,“娴姐儿的院子就在花园的南面。你往后若是得了空,可以去找她话。”

    郭满矮子黑乎乎的脑袋往这边转,再往那边转,然后咧开嘴笑:“娴姐儿。”

    她记得长辈见辈要送见面礼,肉呼呼的手从袖子里露出来,飞快地在身上摸。然而早上衣裳是双喜双叶给穿戴的,根本没塞什么能送的。摸半,就摸出一只胭脂盒。早上她睡糊涂了,随手塞进腰封里。

    娴姐儿看着她这一番动作,莫名奇妙想到了闺中密友养得那只雪猫儿。

    心里生出点怪异之感,但又不讨厌。蹙了蹙眉,她抽出腰间的帕子压了压嘴掩饰,低低地应了一声:“嫂子若不嫌弃,多走动。”

    郭满喜欢瞧美人儿,男女都可。立马高兴地点头一定,只要不打扰娴姐儿就好。

    娴姐儿礼数周到地她要来便欢迎,潋滟的桃花眼极快地上下扫一圈郭满,心里给了个肯定的印象。嗯,比谢思思那女人瞧着顺眼许多。

    于是来之前想问的也懒得开口,周钰娴扶着丫头的胳膊,丢下一句便打算走。

    周博雅哪还看不出她在想什么?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自个儿都管不过来,还操心他?真真个爱操心。不过……素来不爱管杂事儿的娴姐儿都来瞧瞧,怕是下人嘴巴不老实,散播闲言碎语。淡漠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周博雅低头了句‘走吧’,抬脚又继续走。

    郭满此时还不知道,她眼中高冷的仙女周钰娴,正是谢思思最难缠恨不能弄死埋掉的姑子。乐呵呵地看着美人儿一摇一摆地走远,又扯了一把周博雅的袖子。

    周博雅被扯得脚步一顿,回头:“……”

    媳妇这习惯真不好!

    “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真真儿好看!”郭满兴奋道。

    “……”不知道怎么接。

    “气质如兰,行走间步步生莲,”郭满夸美女素来不吝溢美之词,若非女儿之身,当真可谓油嘴滑舌之最,“郭家的姑娘,没一个能抵得上娴姐儿的……”

    “你过誉了……”

    “……除了我。”

    周博雅差点没被这最后一句给噎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