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第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7.第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红盖头一晃,郭满突然窝进一个清冽的怀抱,着实吓了一大跳。周博雅抱起了人,眸中忽地讶异一闪。手下不着痕迹地掂了掂,发觉他的新妇竟就这么丁点儿的重量?隔着两层衣物,也挡不住瘦弱的肩膀和嶙峋的肩胛骨。

    眉头及不可见地蹙了蹙,他抱着人,面色无恙地继续走。

    男人身上气息幽而淡薄,郭满却敏锐地嗅到一股特别的松香。周博雅的手臂轻轻松松穿过她的咯吱窝来到胸前,再不会逾礼,只虚虚悬着。而手下,则是一马平川的松江平原。郭满莫名地有些不自在,手不自主地挡在了胸口。

    身为一个曾今波澜壮阔的性感女性,这是她不为外人所道也的痛。

    周博雅注意到她的动作,以为是他膈着郭满了。便顺势帮她扯了下袖子,盖着盖头全凭直觉判断的郭满以为他在扯开她遮丑的手,顿时不爽地挣扎了起来。

    顾虑着这是两辈子一次的婚礼,挣扎也不敢太过。

    她才扭两下就被人给按住。周博雅的胳膊略微往里收了收,双臂环住,顿时仿佛一个最难挣脱的桎梏,郭满这细胳膊细腿的根本挣扎不得。头顶有低沉清淡的男子声音落下来,不疾不徐,叫她:“莫动,跨火盆。”

    清淡淡是三个字,恍若山间清泉,沁人心脾。

    郭满耳廓猝不及防被刺得一酥,就真的乖乖没动,由男人抱着走。

    这似乎……也太瘦了些。

    新娘的嫁衣绣了繁复的绣面,料子厚重,下摆长长曳地,委实不便行动。若是跨火盆,稍不注意便容易烧着人。大喜的日子新娘子嫁衣烧着了多不吉利,周家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周博雅自不愿闹出这样的笑话。

    他抱人轻轻松松跨了火盆,不过进了门就把人放了地上。

    郭满突然脚踩着实地,还有些懵。等手里又被塞了红绸子牵着走了两步,她忽然明白这个周家那谁突然来个公主抱,应当是在嫌弃她走得太慢。

    她走很慢吗?好像是有点,但好像也没慢到叫人不耐烦吧!

    郭满其实有些羞恼,为自己方才居然跟个没见过世面姑娘似的,被这人的声音给蛊惑了。左顾而言他地心中不忿道:戴这么厚盖头,前方又是台阶,谁敢瞎几把乱走啊又不是她的错!

    自作多情的郭满一面碎步,一面为自作多情的自己翻白眼。

    周博雅不知她此时心中胡思乱想,只是察觉新妇总落在他身后走得太艰难,便回头瞥了一眼。然后就看到,那厚重的嫁衣底下伸出了一只白面团似的手。白白嫩嫩的,不若一般女子纤细修长,反而是与自身单薄极不同的肉呼呼。

    此时那手紧紧攥着红绸子,因着用了些气力,手背还凹出了肉窝窝。

    这般便就更巧了,最多只他手掌心大,十足地可怜可爱。周博雅看了一眼,再看一眼,鬼使神差又看一眼。心里暗忖,这双手最多八岁孩童大,他这新妇真及笄了?

    想着那白乎乎的肉手,周博雅忽而有些怪异的柔腻,寡淡的面孔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落门外的双喜双叶看两人背影走远,对视一眼,满面的红光。

    门外围观太傅府娶亲的一众邻里却是差点惊掉眼珠子。这可了不得!上回娶亲周家大公子还不咸不淡的,这回竟把人给当众抱起来?这继室是个什么来头?比那国公府的嫡出姑娘还金贵么?

    也无怪旁人大惊怪,实在是周家这大公子在京城那可是出了名儿的端方有礼,谦谦君子。邻里也算看他长大,最是不会人前做那些腻歪孟浪之举。抱新嫁娘走,实在是打破了他们对他的认知。

    不过这时候也没人管路人心中嘀咕,亲事进行得如火如荼。

    鞭炮噼里啪啦地响,周府大门前四五个衣着喜庆的婆子挎着系了红丝带的篮子,手里抓了大把的喜果子见人就散。谁多了两句喜庆话,就再塞一把。双喜双叶两再不敢耽搁,立即抬了脚跟上去。

    进了周家的大门,才知道什么叫一流世家。

    郭家在她们眼中已然是顶顶富贵的人家,可如今一比周家。才惊觉这等几百年底蕴的大家族,郭家是万万比不上的。

    迎头便是开阔敞亮的井,成规规整整的四方形。沿着廊下边沿种了花草,都是些极少见的草木,瞧着极雅又文气。廊下挂了红灯笼,灯笼下则站着垂头敛目衣着统一的下人。这齐整威严的气氛,十分符合百年书香门第的身份。

    丫鬟一律身着绿襦梳统一的双丫髻;婆子则是翠色褙子,发丝一丝不苟地全梳上去,显得干练又利索。厮就是褐色干练的短打,黑色纶巾。所有周家下人,个个身姿笔直。穿梭在廊下,光见人动不见脚步声,训练有素比之郭家下人,当真一个一个地。

    什么叫显贵?什么叫气派?这就是。

    双喜双叶若有所感,生怕行为不端给郭满丢了脸。连忙收住四处乱窜的眼珠子,敛住面上略浮的笑,挺直了背脊走。

    往东转是一个角门是一个东西方向的穿堂,大理石砌成的台阶,显得十分宽敞。过了穿堂,是花园。园中亭台楼阁,假山,拱桥,清幽的池柳水廊。两边抄手游廊,羊肠道儿蜿蜒其中。脚下码着大一致的青石板,一路从花园这头伸展到那头。

    远远望去,向南的仪门内是一个巍峨的大院落。

    正对面红漆青瓦的正屋与抱夏,两边对称的厢房,鹿顶,耳房。雕琢得巧夺工的兽首垂挂在屋椽上,正威严又肃穆地盯着来人,双喜双叶垂下头不敢再看。正下方放着一个紫檀架子仙鹤古松大插屏。两边跪着粉衣丫头,此时正拿团扇,不疾不徐地扇着香炉。

    插屏的背后,隐隐有人影在晃动。

    与双喜双叶一面走一面震惊不同,郭满是越走越绝望。顶了个十多斤重的玩意儿,本身又是个动两下就能驾鹤西去的林妹妹身子,走不到一半她就想往地上瘫。

    还有多久到?周家到底有多大?可否来人抬个软轿送她?她走不动了喂!

    周博雅一路走得很慢,否则以他的脚程,这时候应当已经端坐于正屋里头了。今日为着迁就新妇,一半路还未走到。可即便如此,他发觉手中这红绸子扯不动了,起先以为是错觉。再扯两下,发现是真扯不动。

    他回过头,就见那娇娇的一团红弓着腰,两腿肚子在抖。

    周博雅:“……”知道新妇弱,但弱到这个份上,连他都无话可。

    郭满她也不想的,谁大喜的日子搞事情?虽这婚礼于她来得突然,但好歹两辈子第一回,她心中自然是珍重的。如今是当真走不动了,郭满十几年底子败得太狠。她这半年的功夫顶多治得了标,却治不了本。

    两旁簇拥着新人的下人见郭满停下不走,也默默地停下了。

    周博雅偏过脸挑了一边眉头,无声地疑问。

    双喜双叶搀扶着郭满低下头,不敢看新姑爷的脸色。她们家主子体弱是真真儿的,再狡辩也掩饰不住。可他们又实在不愿承认,这不就等于告诉新姑爷他娶了个不顶用的?都大户人家最在乎子嗣,她们姑娘落下这口舌,岂不是还没拜堂就失了姑爷的心?

    一时间,两人心虚地脸儿都揪起来。

    周博雅淡淡扫了主仆三人一眼,大致猜到了。当初周老太爷一气之下定了这郭氏,他虽不在意新妇如何,却也早早派人去探听了些消息。郭满孤注一掷抢了这门亲瞒不过他,常年拿药当水喝也瞒不过他。不过他都不在意,信手拈来的人生,娶谁与谁和离,不过是无趣的庸人自扰罢了。

    等了一会儿,见郭满实在走不动,他冲旁边一个厮招了招手。

    厮立即上前。

    周博雅弯了腰,跟他耳语了两句。

    只见厮冲他打了个千儿,然后掉头便向游廊另一头去。双喜双叶不明所以,见周博雅负手而立,俱以为周博雅生气了,有些不知所措。

    周家的下人倒是习以为常,她们家大公子从来都波澜不惊。

    一大帮人就这么无声地停下了,双喜双叶无所适从,冷汗都冒了出来。可郭满实在是不能再撑了,她今儿本就起得早,为了保持口气清新,又滴米未进。轿子里再颠簸一个时辰,两条腿软得跟细面条儿死的。周家还建得这般大,她总不能爬去拜堂吧!

    等了一会儿,双喜双叶长廊那头四个健硕的下人抬着一架步辇轻快地过来。

    两人一愣,仰头看着周博雅。

    周博雅扯了扯红绸子,攥着红绸子另一头的肉包子手跟着一耸一耸的透出了嫁衣袖子,他嗓音依旧淡如风:“过来吧。”

    然后就轻轻拽着红绸子,将郭满扯到了步辇跟前,也不碰她,让她坐下。

    就这一刻,不仅双喜双叶两瞪大了眼,就连郭满这没心肝儿的人都发觉了,这个周家那谁好像意外的有点体贴?!臀下贴着软乎乎的坐垫儿,腰后靠着恰到好处的靠枕,郭满突然就决定了,她以后觉不会作妖,她会好好对这周家那谁的,她发誓!

    双喜比她更感激涕零,私下不住地捏郭满的胳膊,就差扑过去痛哭流涕了。

    郭满坐下后,周博雅掀了衣摆也坐了上去。

    红绸子均衡地摆在两人腿上,一人牵着一端,红绸花悬在两人中间。他这么一坐上去,甭管其他人怎样,立即就显得郭满坐步辇的行径合乎情理了。这般被抬着过去拜堂,周家长辈见了也不会嫌弃郭满太娇气。

    这下连双叶也绷不住要咧嘴了,她们姑爷当真是周到体贴!

    “走吧。”

    接下来就便宜了,虽然脖子还有些受不住,总体上郭满重重舒了一口气。厚重的红盖头遮挡了视线,郭满看不清身边人,就看到盖头下面半步之内的周博雅大腿以及搭在膝盖上一只白皙的大手。腿笔直且长,手……堪称艺术品。

    郭满心里猛地一跳,这,这真的太考验她身为手控的定力。

    很好,非常好,她这次嫁人很愉快。

    抱着这样的心思,后面的流程仿佛也愉快了起来。郭满笑眯眯地一拜地二拜高堂,笑眯眯地夫妻对拜,笑眯眯地被送入洞房。

    好在新房并不太远,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屋子似乎是男主人寝室改得新房,内里十分宽敞,处处透露着男儿的硬气。

    宽大的飘窗,简而化之的格局,飘窗下设了一张镂兽纹的矮桌案。桌案上摆了笔墨纸砚,右手边放了厚厚一叠书。两面摆着铺垫,方便研读之人随时静坐。往里,则是一面嵌在墙壁上的巨大书柜,上头密密麻麻摆满了书。

    纱窗贴了喜字,到处红艳艳的一片,喜庆又雅致。

    双喜双叶不上来哪里好,是处处透露着高贵与奢华吧,但又不似金氏屋里那一股子金钱味儿。用一个词形容,大体是‘清贵’?

    屋里除了伺候的丫头,还有一帮衣着华贵的夫人姑娘在等着。

    坐在喜床之上,郭满本以为她们要闹个洞房什么的,她也准备好了最温软的笑应付。谁知这周家就是与旁人家不同,不愧是最讲礼仪的人家,预料中的大声喧哗决计不能有。就几个文雅的夫人姑娘们矜持地取笑了几句,轻易便放过了她。

    “新媳妇儿面皮薄,咱们这些人,调笑也不能太过。”

    一个十分爽利的女声道,“雅哥儿家的瞧着年岁还,哪儿还经得住咱们一哄而上的逗弄?咱们莫要坐那促狭的恶人,吓着人家就不好了!”

    “的是呢!”

    许是有人交代过,一个人开头立马就有另一个接,“雅哥儿马上就回来了。咱们来这边热闹热闹也就够了。都散了吧,若是要见人,明儿新妇奉茶再瞧吧。”着就把人往外头带。

    话的人体贴,听话的人也识趣。不一会儿,人就都出去了。

    热热闹闹的屋子安静下来,周家的丫鬟们私下眉目传神,看向一左一右立在床榻两侧眼观鼻鼻观心的两粉衣丫鬟。

    两粉衣丫头皱了皱眉,冷淡淡地上下打量了穿顶着盖头的郭满,那眼神,挑剔得很。似乎觉得郭满身无二两肉还矮得看不见腿,配不上她们神一般都公子。然而她们再不愿,这也是新少夫人。眼中隐约闪过嫌弃,然后无声地一声哼,转头率先走出去。

    粉衣裳的带了头,绿襦裙的丫鬟们便放下手中的捧盆,跟在后头鱼贯而出。

    屋里只剩下双喜双叶,双叶盯着领头的那粉衣丫鬟的背影,若有所思。

    双喜满心担忧郭满的身子受不住,无知无觉地去关上门。转头连忙给郭满喂水喂吃的。郭满这一从早上到现在一口水没喝过。这一杯子凉茶灌下去,她往双叶胳膊上一靠,顿时感觉自己活下来了。

    古代的婚礼,真的好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